大唐第一世家 第3章 这是真*穷凶极恶程恶霸(粉嫩新书求收藏求推荐)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房俊一脸呆愣地望着程三哥,整个人都迷了。“三哥,你啥时候会给人找大夫了?”该怎么作出解释?因为看见了房小二身负重伤这才曝露自己医术技能的程处弼也有些懵逼了。大脑疯狂的地计算与需要考虑着应对方案,但是在那之后,自己毕竟不能够曝露穿越众的身份,因为程处弼最终决定以彼该怎么解释?因为看到了房小二负伤这才暴露自己医术技能的程处弼也有些懵逼了。。...

房俊一脸呆滞地看着程三哥,整个人都迷了。“三哥,你啥时候会给人瞧病了?”

该怎么解释?因为看到了房小二负伤这才暴露自己医术技能的程处弼也有些懵逼了。

大脑疯狂地计算与考虑着应对方案,不过在那之前,自己当然不能暴露穿越者的身份,所以程处弼决定以彼之予攻彼之盾。

“你猜一猜我是怎么会医术。”

“……”屋子里再一次陷入死寂,二位神医道长的脸色隐隐发黑,程咬金虎目含泪,一旁的尉迟恭长吁短叹,李恪这位蜀王亦是一脸自责。

房俊差点就哭了。“小弟不知道啊,三哥,要不咱们别治了?”

程处弼断然否决了房俊的提议。“不行,不能放弃治疗,我是那种不负责的人吗?”

作为乡镇卫生院的技术骨干,作为一心为病患服务的医德楷模,是不可能眼睁睁看着病患因为各种难题而放弃治疗的。

“相信我,你不会有事的,就算是阎王爷想要让你三更死,我也有把握拖延到五更。”

房俊呆呆地看着胳膊上那道伤口,怎么也想不明白这么一道不大的伤口,怎么到了程三哥这里就说得那么可怖。

那可是犬科动物,狂犬病毒的主要携带者,不仔细地处理,万一感染上了狂犬病咋办?

虽然没有狂犬疫苗,可最大程度地清创,还是能够降低感染狂犬病的机率。

程老三已然唤了家丁将诸物件拿了过来,程咬金看向孙思邈。

“且看他如何去做,些许小伤患,若是有问题,自有贫道与袁道友出手。”

言罢,孙思邈与袁天罡互望了一眼,孙思邈不声不响地从怀中取出了针囊,抽出了一根三寸长的银针。

袁天罡则从袖中取出了一瓶精心炼制的安神定心丸,二人默默地关注着程处弼的一举一动,就如同两头跃跃欲试,伺机捕食的老练猎手。

“……爹,老三懂医术?”程老二一脸懵逼地低声问道。

程咬金一把拍在程老二后脑勺上。“闭嘴,惊扰了老三犯病,信不信老夫把你扔锅里跟狼心狗肺炖一块。”

程家几兄弟脑袋点的比鸡啄米还快上三分。一干大唐著名人士与非著名人士全都呆若木鸡……

这是真*穷凶极恶程恶霸。

###

程处弼接下来用配制好的淡盐水进行的清创操作,手法之熟练,动作之灵巧,着实令孙思邈与袁天罡刮目相看。

好在伤口虽然深,但因为是沿着胳膊纵向割裂,肌肉组织断裂并不严重,清洗起来也就更简单,程处弼一边清洗创口,一边考虑该如此进行创口缝合。

“程将军。”收起了定神安心丸的袁天罡朝着程咬金低声询问了一句。

“贫道观其手法十分熟练,仿佛都经过了深思熟虑一般,没有半点胡来的意思,反倒是其一举一动皆有其用意。”

孙思邈将银针收回针囊附合道。“贫道行医数十载,却也未曾想到过,居然可以将针弯曲之后,用以缝合伤口,这等手法,实在闻所未闻。

“二位道长的意思,我家老三不是胡来?”

“不像胡来,倒真像是懂得医术一般。”袁天罡与孙思邈互望了一眼,不约而同地点头认可道。

程咬金一脸懵逼,此刻脑子一团乱麻,这老三是啥德性,自己这个亲爹能不清楚吗?

跟他那两个哥哥一般,都是好勇斗狠之辈。成日不是喝酒耍拳练斧头,要么就跟一票勋贵家的狐朋狗友游猎嬉戏,标准武家纨绔子弟的模板。

现在两位大唐医药学界的权威,道家高人居然认为失心疯的老三成了无师自通的医学天才。这特么是大白天见鬼了?

程咬金都不知道用什么样的语言来形容此刻澎湃到难以自已的心情了。

程处弼用那已弯成了半月状的针穿过了皮肤,然后手指头十分麻利地将棉线打了一个外科手术结。

因为不确定这个伤口经过清创后是否杜绝感染的可能性,所以,程处弼决定稳妥起见,采取适用于皮肤和皮下组织的单纯缝合法中的单纯间断缝合。

打完了结,抬头看了一眼房俊,虽然已经脸色发白,满脸冷汗,但他却死咬着牙关一声不吭。让程处弼亦朝着他翘起了大拇指。“是条汉子。”

一干人等都怀着震惊又或者是疑惑的心情欣赏着间隔齐整,带着一种标准化和规范化之美的缝合伤口。

“处弼兄,你是不是学过女红啊?这针脚缝的,怕是不比上等绣娘差,有一套。”李恪这位蜀王殿下啧啧有声地道。

一旁的大哥反倒美滋滋地拍了拍李恪的肩膀。“别看我家老三病了,可照样有绝技。”

神特么的女红,神特么的绝技。程处弼的脸直接就黑了,真想直接给这两个混帐的脸上各拉一道口子然后缝上一朵美美哒的蝴蝶结。

让他们感觉一下多种手术缝合技术都达到A+级缝合大师的缝合艺术之美。

缝针包扎好,程处弼交待房俊记得过来,好给他检查伤情是否有变化。

话还没说完,程咬金一脸慈爱地一把将正要术后清洁的程处弼一把给拽了过去。

程处弼已然麻木,这位亲爹看样子当年在战场上应该很喜欢生擒敌将,不然为啥手法如此熟练让人无法抵挡。

“三郎过来,这二位道长可是我大唐难得的神医,今日特地来探望你,身体还有什么不适,一定据实说。”

一面缝合一面听到周围议论的程处弼已然得知了两位牛,嗯,道长的身份。

程处弼用一种缅怀先烈的敬仰目光打量着这几位盛唐历史耳熟能详的名人。

特别是孙思邈,历史上的著名医学专家,虽然程处弼主攻的是外科方向,但并不妨碍他敬仰医学前辈。

孙思邈和颜悦色地问道。“贤侄,自你醒来可有什么不妥的地方?”

“太多了……小侄许多事情都记不住了,就连家人,都想不起来……”

程处弼实在是挤不出泪水,既然硬件不允许,只能用表情上继续下功夫,努力让自己做出一个悲伤到无法自己的表情。

看着满脸沮丧与黯然之色的程处弼,作为父亲的程咬金不禁心疼地安抚道。

“没事,要怪就怪你那两个兄长。放心,爹已经抽过他们替你出气了。”

“……”



从良总经理 婚后被大佬惯坏了 我能看见主角光环 谢谢,还能爱你 教官从我是特种兵开始 我成了大明改造者 我有一座末日城 仙秦多元宇宙帝国 这个西游有点诡异 圣门执法者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