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帘风月挂九重 一帘风月挂九重 第2回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甭看寿短,人生百味,苦辣酸甜味,惊恨喜怒怨等逐一尝遍。也许梦做多了,使她面对自己人生的变故时整体表现得很淡定从容。例如复婚,对,她三个月前复婚了。原因很简单的,她不能够生育。女性的价值不关键在于生育,起码她是这么想的。从谈谈恋爱到结婚了,前夫也不在意。一一眨眼,多年过...

甭看寿短,人生百味,苦辣酸甜,惊恨喜怒怨等一一尝遍。或许梦做多了,使她面对人生的变故时表现得很淡定。比如离婚,对,她三个月前离婚了。原因很简单,她不能生育。女性的价值不在于生育,至少她是这么想的。从谈恋爱到结婚,前夫也不在乎。一眨眼,多年过去了,经过两人的奋斗终于挣出个家财万贯后,他在乎了。离就离呗,这世道,难道离了男人她会死?别人会不会她不知道,反正她不会。不仅离了,财产平分,她还转身就把手里的股份卖给了死对头。让对方不仅堂而皇之地进入两人苦心经营的公司,其手里占有的股份也几乎与前夫持平。够前夫头痛一阵子了,一个不小心,他这董事长的位置随时被敌人取代哦。毕竟,这位对手的父亲当年差点被自己夫妻逼得跳楼。这个仇,对方说会记一辈子。得知她离婚了,那人曾经劝她,与其独自转身黯然离开,不如嫁给他,让那位前夫看到两人合作的场景。男人最了解男人,即便离婚,有些男人仍视前妻为己物。一旦知道前妻再婚,还是和对手结婚,必然气急败坏,懊恼半生。“别人或许会,他不会。”她当时笑了笑,平静道,“他顶多懊恼几天,他看重的是钱和权,不是人。”离婚了,她与谁结婚有什么关系?前夫是一个头脑冷静和理智的人,他认为她也一样,是个充满斗志和事业心且懂得衡量轻重的女人。做了二十年最佳拍档,谁不了解谁?离婚时,其余资产都平分了,唯独两人共同创立的XX财富投资管理公司一切不变。他提出买下她手中的股份,她不肯,说看好公司未来的发展和钱途。她不缺钱,要留着给自己生金鸡蛋。前夫当时笑得一脸志得意满,戏谑地说:“我就知道你会这么想。”在他眼里,前妻的冷静和理智不输于他。甚至有的时候,她比他更加果断清醒,心狠手辣。所以,他认为两人更适合做生意上的伙伴,而非夫妻。由于两人有过一段夫妻情分,他坚信她不会背叛自己。呵呵,她当时回以一笑,一派温婉淡定,似乎不介意他当了婚姻的“逃兵”。等知道她把股份卖给了商业对手,被辜负了的前夫气得血压飙升进了医院。“为什么?!”前夫出院后,得知一切无法挽回,气得在电话里质问她,“你说过你不介意!”是啊,她不介意,因为她的介意一文不值。前夫介意的是钱,而她介意被身边的人欺骗。与其苦苦纠缠不如爽快放手,找机会还击。这就是她。前夫要么是忘了,要么以为人心易变,和他一样。两人的初相识,在大学校园的图书馆里,当时的她是一枚表面文静,实则内心孤傲得谁都看不上,并且灵魂在放飞自我的路上狂奔的闷**青年。她出生于小康家庭,对金钱的欲.望不大。当年的前夫青涩得很,戴着一副近视眼镜,神色忐忑,内向腼腆地多次出现在她面前。借故与她说话时动不动就耳根红透,是一枚相当可爱秀气的男生。听说,容易害羞的男孩是老实人,她不由动了心。求婚时,他向她发誓,要一辈子和她白首不相离,在生活上永远有说不完的话题。她相信了,没毕业就领了证。为了帮助他实现创业的梦想,她抛开对清新小确幸生活的向往,抛开内心的孤傲,向别人低头哈腰,开始不断地积累和吸取别人的成功经验为己用……一眨眼,多年过去了。她助他实现了最初的梦想,他却违背了最初对她许下的诺言。在古代,违背誓言的后果很严重,会遭天谴的。当然,那是迷.信。从古到今,违背誓言的人啥事都没有,反而活得比旁人轻松惬意。既如此,那只能由她亲手给他报应了。在这上半生,她输了他的人,他输了她的钱,算是一报还一报了。没了家庭的牵绊,她终于有时间追求自己的清新小确幸。男婚女嫁,一别两宽。说实话,对于前夫,对于离婚,她真的丝毫不怨。报复他,是为了让他体验一下遭人背叛的滋味。仅此而已。离婚的事,她一直没跟家人提起,因为懒得解释为什么要离。整个过程,她不哭不闹,不悲不喜,一副早已看透人生的样子。也对,离婚而已,比梦里的她幸福一万倍了好吗?梦里的她死了之后,成了阿飘,看着每个年代的父母一次次地因为悲伤过度得病,最后死状凄惨。那种过程,她心如刀绞。有一世,独生女的她死了之后,家中门庭清冷,无人探视。最后,父母相继惨死在屋里数月无人知,还被鼠蚁蟑螂啃食。这一幕让她痛不欲生,愧疚难当。之后,每次梦醒,她总会第一时间打电话回老家问候父母。通过视频看看二老健康否?日子过得开心否?孤独吗?寂寞吗?有亲朋前去探望吗?如果有,她感激涕零,十分慷慨地给予对方自己所拥有的一切。比如钱财和人脉。穷在闹市无人问,富在深山有远亲。凭她目前的身份地位,提携年轻人不算难事。只要她的父母生活无忧,安康快乐,一切都值得。唉,若世间真有轮回,她衷心希望下辈子别死在父母的前头,别再让二老经历白发人送黑发人的悲痛。当然,那都是梦,不必太在意。……在客厅喝完水,齐霖任由心思涣散飘忽了好久,下意识地瞄瞄闹钟。啊,快六点了,昨晚小老妹儿说今天和妹夫一起来找她聊聊人生。哦对了,妹子是唯一知道她离婚的亲人。所谓的聊聊人生,不外乎是带着一分关心,三分讽刺,六分吃瓜的八卦心理前来一探究竟罢了。虽然这个妹子是亲生的。但请相信,姐俩真心希望对方是捡来的,这样就能把对方往死里怼了。想到这里,齐霖顶着一头鸡窝乱发,懒洋洋地回床上补眠。和小妹的唇枪舌战,她从未输过。今天也一样,她要补充好精神与体力,把小妹怼得再次精神崩溃。



从良总经理 婚后被大佬惯坏了 我能看见主角光环 谢谢,还能爱你 教官从我是特种兵开始 我成了大明改造者 我有一座末日城 仙秦多元宇宙帝国 这个西游有点诡异 圣门执法者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