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甸园苹果树 第五章 构图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从那天以后,我就和阿武走得很近。说不出原因,也说不出为什么难以表示拒绝。我想,或许是那天他在台上的表现感触了我的某根神经。我对他的看法渐渐非常清晰出来,一个拳头够硬的人,但是不肯定过着有多富足的生活的生活,但在这个槽糕的环境下,起码也可以保护好我不受人地我想,也许是那天他在台上的表现触动了我的某根神经。我对他的看法逐渐清晰起来,一个拳头够硬的人,虽然不一定过着多么富足的生活,但在这个糟糕的环境下,至少可以保护我不受人地欺凌,帮我冲那些想要伤害我的人脸上挥上狠狠的一拳。又或者是像比赛场上一样,打断他们的脊梁骨,一定是一顿爽快的教训。。...

从那天以后,我开始和阿武走得很近。说不出原因,也说不出来为什么无法拒绝。

我想,也许是那天他在台上的表现触动了我的某根神经。我对他的看法逐渐清晰起来,一个拳头够硬的人,虽然不一定过着多么富足的生活,但在这个糟糕的环境下,至少可以保护我不受人地欺凌,帮我冲那些想要伤害我的人脸上挥上狠狠的一拳。又或者是像比赛场上一样,打断他们的脊梁骨,一定是一顿爽快的教训。

这天周末,烈日烘烤着着地面,我和阿武在大街上漫无目的地走着。街边的玻璃窗内各式各样美丽的吊顶旋转着,散发出不同颜色的光茫晕染开来,美丽绚烂;各式各样精致的高定服装和礼服紧紧贴着身材曲线堪称完美的假人模特,站在橱窗内供人欣赏。

我和阿武并没有走入这些地方,因为我们默契的知道那并非我们的世界。可我还是忍不住把目光移到那里,忍不住去看那里,明明以前和陆旷在一起的时候我不会去关注这些,可是人就是这样,拥有了安定,就渴望更多。我想,不只是陆旷变了,我也变了。

就在我发呆的时候,阿武突然牵住我的手,像是下了很大的决心才开口:“谭文,明天……明天我想请你……”

一辆银色的跑车突然停在我们身侧,车窗慢慢向下,Sean的额头、眉眼、鼻子、嘴巴慢慢露出来,他的嘴开开合合:“哟,谭文。”

“工作时间跑出来和人约会,我可是会扣你工资的。”

“今天是礼拜天。”

Sean拿出自己的手机,在屏幕上简单操作了几下。

“叮咚”,我拿出自己的手机,屏幕上有了新消息的提示——“加班。”

“现在通知到你了,快跟我回工作室,加班。”

Sean示意我上车,我回头看了阿武一眼,还是乖乖坐上了副驾驶。他一脚油门踩下去,无数的烟尘集结在一起,拍打在阿武的脸上。

“为什么突然要加班?明明看起来没有工作要做。”

“我这是在帮你,”Sean几乎没有考虑就脱口而出:“那个就是你新找的男人?”

没等我应声或否定,他嗤笑了一声,自顾自开始了他的点评——“杂牌T恤,百十来块的球鞋,满是伤痕的右手,一看就是个做苦力的,你跟他在一起也不会有什么好结果。顶多比起上一位好上一星半点,没什么区别。”他叹了口气:“谭文,不得不说,你看男人的眼光真的不怎么样。”

Sean的话语传到我的耳朵里,就像一把利剑穿透我的耳膜。我努力克制自己愤怒的情绪,尽量让呼吸在深浅之间不要带动着起伏的胸腔,好让情绪不要太过明显,被边上的人发觉。

我告诉自己:谭文,这是你的老板,供你吃饭的老板,不能生气,你不能生气。有什么都忍着,忍下去就好了。现在还不能冒犯他,再说了,Sean也不是第一天这个样子,难道你还没有习惯吗?

就在我好不容易整理好情绪后,他的一句话又彻底打破了我本就脆弱的心绪。

“在一个地方摔倒一次是天真,摔倒第二次就是蠢了。我雇你来是希望你好好工作,不想看着你失恋后状态不对,一天天蔫了吧唧的,影响我的心情。”

“好了,别再说了。”我再也抑制不住自己的情绪,“一上车你就开始说,说他也好,说我也好,无非就是在说,我们在你的眼里都是不上档次的人罢了。可是这关你什么事,就算他真的像你说的那样是一个苦力,我的生活好不上一星半点,可我找这样一个男朋友又和你有什么关系?”

“我从来没拖延过工作,或者把私人情绪放进工作里。如果你是想说上次艺术馆那件事,”我抬起手,用力朝自己的脸颊挥了过去,给了自己一个耳光,“我向你道歉,以后不会了。”

Sean被我的行动吓了一跳。

“别随便评判我身边的人好吗?停车,我要下车。”

我如愿以偿地站在了公路上,看着被我顶头骂了一顿的Sean开着跑车扬长而去。

天边夕阳如血,迎着暖暖的风。明明风那么温柔地抚过我的脸庞,我却好想哭。

突然前面的车子倒行一段路,慢慢驶到我的面前,车窗一点点下来,从里面伸出一朵漂亮的粉色蔷薇花。

“漂亮的蔷薇,送给漂亮的小姐~”Sean油嘴滑舌地说,语气弱弱的,带着几分试探,见我不理,他不依不饶:“是我不对,别生气了,你看,这朵花都要蔫了。”我看着他手里的花,分明是从公路旁的蔷薇丛随手折下来的。

“我跟人道歉,这还是头一次,给点面子呗。”

他慢慢开着车,和我走路的速度保持一致。

“小谭文,文谭小~”

他带着笑意和一丝丝慌乱的口气喊我的名字,像是面包房新烘烤出的面包表层撒上满满的糖霜,热气带着甜丝丝的温度蔓延到空气里,我突然心软了,停下了脚步。

“那请你以后,对我保持起码的尊重。”

“我一直都很尊重你啊!”Sean一脸惊讶,“你会这么想是因为你没见过我对别人有多嚣张啊!”

我没说话,而是眉眼低顺了下去,Sean把蔷薇花顺着我手心蜷起的缝隙塞了进去,道:“别生气了”

我坐回到Sean的车上,他开车漫无目的,只是冲着太阳落山的方向开,在寂静的夕阳下,我似乎能听到自己的心跳,以及他的声音。

“谭文,我没别的意思,只是希望你能慎重一点。男人看男人,眼光总是最准的。也许那个人是爱你的,但他一定不能为你提供好的生活,至少现在不能。”

“等新书的事情忙完之后,我来给你介绍些优秀的男人吧,任你挑选。比你的前任,比你现在这位暧昧对象都要上档次的多,不,是多得多得多。”

我沉默着,没有应答。

许久之后,我抬头望向远方天边的夕阳,那血色挣扎在天际,摇摇欲坠。

“老板,你去过伊甸园吗?”

“《圣经》里的?两河流域附近?没有,怎么了?”

“那里是《圣经》中人类最初诞生的地方,我曾经在书上看到,那里的树是生命之树,生命从那里开始繁衍,生生不息。虽然是神话,但我猜想,那里的天很宽阔,云彩很大很白,树木郁郁葱葱,一定比这里好看很多。”不知道为什么,我对Sean说出自己一直以来想要实现的一个愿望,“如果有机会的话,我真想去那里看看书上说的是不是真的。”

“不用等以后,等新书大获成功之后,我就带你去。”

Sean扬起灿烂的笑容,落在我眼中,就像这天的夕阳一样抚慰人心,像是散入阴冷的地窖中的一束光芒,照到了我的身上。

我突然觉得身体里有什么东西在融化,原本刺痛的地方渐渐缓和下去。

[次日]

街边人头攒动,来来往往,阿武轻抓着我的手腕,为我挡住下班高峰期四散冲撞的人群。我还是答应了他的邀约,跟他来到了一家新开的冰淇淋店。我在很多同事的朋友圈里都看到过这家店的甜品和精心拍摄的打卡照片,我本不是在乎这些的人,却没想到阿武会顾及到我的小女生心思,带我来这里。

“你想吃海盐味的,还是巧克力口味的?这两个卖的都很好。”还没等我开口,他自己又笑着说道:“我忘了,这两个味道你都喜欢,我都去买来,你等等我。”

说着他跑到了街对面那长队的末尾,我望着他的背影发呆,一旁却传来了曾经无比熟悉的声音。

“谭文?”

“……”

陆旷的眼神就像是在看一个普普通通的路人,我不自觉地握紧自己的拳头。

“有事?”我的声音大概在颤抖,心跳也地动山摇。

“没事,就是看到了你们。”他的目光转向那边的刘武身上,而后收了回来。

“陆旷,其实我和他什么关系都没有,什么也没发生过,一切只是个误会。我现在解释给你听,还来得及吗?”

“我不信。”

“……”

我看着陆旷那副波澜不惊的模样,只觉得自己这些年的感情和付出都是一个笑话。我养着他、支持他、仰望他,到最后他连一个解释的机会都不给我。他究竟是因为不相信,还是根本没打算听我说?

“你毫不犹豫离开我,是早就找好了下家吧?”分明不想这么说,分明知道开口会将我们推得更远,我却偏偏在这一刻想要一个明白的答案。

陆旷微微蹙眉,我突然意识到,他变得很不一样了。他不再是那个和我度过了几年贫困时光、有些畏畏缩缩到不敢出门与人交际的陆旷。现在的他充满底气,仿佛又回到了大学时候的样子,在人群之中光芒万丈。

可悲的是,我意识到我是如此的在乎他,和以前一样在乎他,面前的人,我用尽了全力去爱。只要他回头,我就永远准备好接纳他。我怕的是,他不再需要我了。

“什么下家?”

万语千言如同骇浪,不断想要冲上岸,“那个男人,我那天看见……”

陆旷突然一笑,“你是说何教授?”

“他是我认识的一位朋友,大学的时候他就很欣赏我的才华,我们偶然遇见,他才开始资助我的绘画事业。”

“可我明明看到……”

他打断我,“谭文,你别把所有人都想的和你一样。不是所有人都和你一样那么……恶心。跟一个人在一起,同时还可以跟其他人搞在一起,现在还可以大言不惭地质问我,想把过错推到我的身上!”

说完他拍了拍自己的衣袖——那是他的小习惯,他准备结束谈话地小习惯。“你的新欢来了,不打扰了。”他淡漠地瞥了一眼我,不带丝毫留恋地走开。

刘武站在离我不到两米的地方,直到我低头沉默了许久,他才靠近,他默默伸出手,将买好的两个冰淇淋递过来,可这样的盛夏里它们哪里经得起阳光的暴晒,早就成了快要融化的状态,但我还是接了过来,一小口,一小口地抿着。

“他这么对你……”我看到刘武手臂上的肌肉鼓起,他握住拳头,“只要你想,我可以帮你杀了他。”

舌尖舔拭冰淇淋的动作一滞,我愕然地看向刘武。

他还是那副憨厚冷静的模样,只是眼眸里嗜血的光芒无从掩盖。不,或许应该说,从一开始他眼中的欲望就没有遮掩过。

“谭文?”

刘武伸出手要去拉我,下意识间我将他的手掌拍开,手中的冰淇淋也砸在了地上,变成了粘腻的两瘫流汁。

“对不起,我们……我们以后不要再联系了。”

我猛然发现我正在一个自己塑造的美梦之中,而又在突然之间被人剧透后面掩埋着噩梦的种子,扔下这句话以后,我就头也不回地跑开了。

转眼间到了Sean新书发售的那一天,网站上的预售记录在只公布了书名的当天就直直上升,打破了上一季度的销售第一。大家都在说,这本书会是Sean创造的第三个神话。

是的,一开始,我们所有人都是这样想的,包括Sean自己。

直到新书上市后的第三天,第四天,事情发展的方向渐渐出现了偏转。网络上逐渐出现了质疑声,越来越多的评论家开始发表诋毁的言论。由于新书的文风和之前的两部作品大相径庭,不少读者甚至猜测这本书并非出自Sean之手,“代写”之词一时之间被推上了风口浪尖。

眼看评分高开低走,并且继续一路走低,出版商着急了,所有利益相关的集团也统统着急了。为了给这本书力挽狂澜,Sean和最大的投资商签订了对赌合约,在这场利益风暴中心,他成了最输不起的那个人。

签售会休息室中,我帮Sean打理衣着,仔仔细细检查他的形象,确保万无一失。刚打好领带,他就扯了一把,满脸不耐:“临时加了三十多场签售会?也亏他们想的出来,把我当陀螺一样转!”

见Sean状态不好,作为助理的我赶忙宽慰:“毕竟签售会可以带动粉丝消费,这也是为了确保新书销量最有力的手段,已经安排好了就好好做吧。”

他嗤笑一声,“衡量利弊,我知道。”

“我只是替那些读者可悲,整天被媒体牵着鼻子走,我就不信骂我的人里究竟有多少人真正看过我的新书!”

“是是是,他们看不懂你新书的绝妙之处。”

说完我一边递上早就泡好的茶饮,递给了Sean好让他消火。

“等会见到粉丝要注意形象,握手、签名、留言之类的,只要是合理的要求都尽量满足他们吧。”

他将茶水一饮而尽,将杯子塞回到我手里,“知道了,啰里啰唆。”

Sean的签售会可谓是人山人海,尽管现在互联网上关于新书的评价呈现两极分化的状态,但架不住他的名气和本身的才气,签售会一经举办,大家还是蜂拥而至。读者们都有慕才之心——“追”这件事,从来都少不了风向的因素。

我站在离Sean五六米的地方,一边管理书迷排队区域的现场秩序,一边随时关注着他那边的情况。好在Sean分得清轻重,一旦进入大众的视线,他就会立即从那个嚣张跋扈的才子转为温柔和煦的翩翩公子,看他和台上书迷的愉快互动,我松了口气,不管如何,下次他再想转型,我一定要拉住他警惕他慎重。

这时签售会上突然开始出现了争执声,而后声音越来越大,甚至出现了推搡的动作。我暗叫不好,急忙联系在场的几个保安去控制场面。

下一秒Sean突然将桌上所有的书本推倒,又将签售台也一把推翻,情绪激动:“你说我是垃圾?我的书是垃圾?我江郎才尽?”

“我告诉你,像你这样的人,根本没看懂这本书就下定义,连猪都不如!”

“猪如果不长胖都会从自己身上找原因,你懂吗?你呢?你们因为自己不懂,就开始指责饲养的人做的饭菜不和你们的口味!是咸是淡你懂吗?我今天给你端上一道精致的美味佳肴,你未必懂,你反而更爱旁边泔水桶里的垃圾!”

Sean一番惊世骇俗的话语几乎让所有人都愣在了原地。而人海中手机拍照录音的声音咔擦咔擦不断,那一刻我心里之闪过一个念头。

他疯了。

完了。



从良总经理 婚后被大佬惯坏了 我能看见主角光环 谢谢,还能爱你 教官从我是特种兵开始 我成了大明改造者 我有一座末日城 仙秦多元宇宙帝国 这个西游有点诡异 圣门执法者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