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想稳健的我被挂机成了武神 第四章 羞耻的挂机记录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沈前是突然从梦中惊醒回来的。冷风吹得沈前的皮肤生寒,而此时的沈前,一脸懵逼。我是谁?我在哪?我疯了?沈前会觉得自己所以是在作梦,所以的话也没觉得错的话,此刻的他,正赤身裸体的躺在楼顶的天台上,且浑身酸疼……但地面极其真实的的生冷触感,和手边一些黏糊冷风吹得沈前的皮肤生寒,而此时的沈前,一脸懵逼。。...

沈前是突然惊醒过来的。

冷风吹得沈前的皮肤生寒,而此时的沈前,一脸懵逼。

我是谁?我在哪?我疯了?

沈前觉得自己应该是在做梦,因为如果没有感觉错的话,此刻的他,正一丝不挂的躺在楼顶的天台上,且浑身酸疼……

但地面异常真实的生冷触感,以及手边一些黏糊糊的东西都在提醒他,这不是梦。

沈前猛然坐了起来,但过大的肢体动作差点让他向前栽倒。

这分明是身体力量骤然增加带来的不适应的症状。

这种经历沈前有过一次,所以还有些印象,只是那一次的感觉远没有这一次来的强烈。

可是……怎么会?

他看向四周,衣服被脱下整整齐齐的叠放在一旁,天台的地面上有不少污垢,似乎都是从他体内排出去的。

而在数米之外的地方,一口铁锅架起,锅里很干净,但能闻到一股颇为刺鼻的药味。

沈前不仅身上疼,脑海中也还残留着一些刺痛,此时已经天光大亮,而沈前最后的记忆就是在家里昏睡过去,所以……

昨晚到底发生了什么?

一些模糊的记忆浮现,沈前依稀记得自己在脑海里听到了一堆奇怪的声音,什么系统和挂机来着。

当沈前想到“系统”的时候,猝不及防之间,他的意识之中出现了一个由光影组成的面板。

这个面板很被划分出了不同的区域,而最显眼的就是那正中的“挂机记录”,此刻还闪烁着微光。

在沈前意识集中过去之后,“挂机记录”被放大,下一刻,沈前的脑海之中出现了一排书架。

整个书架空空荡荡,只有最上面的一排的最左侧有一个文件夹。

文件夹的表面标注了一串数字“22970308”,正是昨晚的日期。

当沈前意念再度集中,文件夹被打开,一行文字浮现出来。

“备注:本次挂机无战斗经验,无训练记忆,为节省能量,除‘制药’部分仅留下文字记录供宿主浏览。”

沈前有些懵,但凭直觉也知道自己变化的原因多半就来自眼前的“挂机记录”,于是他继续看了下去。

“你从床上醒来(19:22)

你出了门(19:23)

你打车抵达了南门河(19:38)

你无力支付车费被司机打了一拳并踢了一脚,受了轻微伤(19:40)

……”

沈前:“?”

等等,什么鬼?

我怎么就被人打了?

“……

你在武定桥南80米处的地方跳入了南门河(19:43)

你从河底深处采集了一株七味子(注1)(19:47)

你来到了南河路的华夏大药房(19:59)

你选购了九味地黄丸、当归、丹参、红鹿皮等药材(20:02)

你无力支付药费且赊账失败后放下药品离开了药店(20:05)

……”

沈前的嘴角一抽,需要不断提醒我很穷吗?

但沈前也有些好奇。

不管这系统想要配制的是什么药剂,从他身体的变化来看,应该是成功了,那么买药的钱到底是哪来的?

于是沈前继续看了下去。

“……

你跑步来到了城北的海埂路113号(21:18)

你按了门铃并跟别墅的主人说明来意(21:20)

你见到了丁一并向她借了2795.6元(21:26)

你邪魅一笑转身离去(21:28)

……”

沈前:“……”

神特么的邪魅一笑!

如果这系统没有骗他,那沈前觉得自己可以换一个星球生活了。

他承认,某些时候他脸皮是有点厚,但也没厚到“邪魅一笑”这种程度啊!

定了定神的沈前决定先把挂机记录看完再说,以避免还有什么惊喜。

“……

你打车回到了南河路的华夏大药房并支付了57.6元车费(21:59)

你来到华夏大药房支付2651元取走了药材(22:00)

你打车回到了幸福小区并支付了23元车费(22:14)

你在门口便利店花费87元买了清水、打火机、电子秤、铁锅并向老板索要了一些木炭(22:18)

你来到了3栋天台开始制作药剂(22:25)(点击获取‘制药”记忆片段)

改良版‘体能药剂’制作完成(23:47)

你脱下衣服并服用了‘体能药剂’(23:51)

你的身体机能开始改善,剧烈的疼痛让你陷入了昏迷(23:52——10:11)

……

注1:七味子是一种含有大量微量元素以及少许灵气的药材,药性温和,常用作炼制初级武者的锻体类合剂。”

看完所有挂机记录的沈前在起初的兴奋和羞耻过后陷入了沉思。

这“体能药剂”似乎并不符合他认知中的市面常见药剂的名字,此刻他也不确定这药剂究竟对他的身体带来了多少增幅的强化。

忽然,沈前想到了另外一个问题。

按照记录来看,这么说现在已经十点多了?

他拿过自己的手环一看,上面的时间赫然已经走到了十点半。

“我丢,今天还要上课啊!”

脸色一变的沈前也顾不得回味了,匆匆忙忙穿上衣服就往学校赶。

……

当沈前赶到学校的时候,已经过了11点。

倒不是故意拖拉,而是神特么的系统和丁一借的钱就刚好够昨晚用的,身无分文的沈前也只能随风奔跑了。

幸运的是沈前赶上了最后一堂课,不幸的是这堂课是班主任刘思敏的……

“我知道你可能进入了一个自暴自弃的阶段,觉得武科没希望了,但这不是你缺席一早上的理由啊……”

“每年学校一千多毕业生,能考上武科的有几个,人人都像你这样,那这个社会难道不需要其他人了吗……”

“你不要觉得就没人关注你了,就没人关心你了,我告诉你……”

“今天就这样,扣你30分操行,下不为例!”

好不容易熬到了刘思敏尿急,沈前终于松了一口气。

他找到自己的位置坐下,正准备收拾一下去吃饭的同桌周旭脸色一变,捂住了鼻子:“我靠,沈前你早上迟到不会是因为掉进厕所了吧?”

沈前也意识到自己身上确实有些难闻,毕竟排了不少杂质,不过他也不在意,随口问道:“我记得今早最后一节课不是基础武技课吗,怎么变成刘老师来上课了?”

刘思敏教的是武道理论以及世界史,所以沈前才有此一问。

终归还算跟沈前关系不错,周旭虽然嫌弃,但还是捏着鼻子解释道:“刘老师是来收报名费的。”

“什么报名费?”沈前一怔。

“有意参加武科高考的人都要交额外的报名费啊,毕竟你也知道那些设备多值钱。”

“报名费是今天交吗?”沈前顿时坐不住了,“我怎么不知道?”

“上个月就通知了啊,不过你这么大反应做什么,难不成你还想报武科?”周旭有些奇怪的问道。

班上五十多号人,最终报考武科的也就那么二十个人不到,而沈前怎么看都不在其中。

“知道什么叫士别三日不,报名费多少?”

“五百。”

沈前顾不得再跟周旭废话,转身就找到了一桌之隔正趴着睡觉的王洋明,一巴掌将对方拍醒。

“干嘛?”王洋明迷迷糊糊的抬起头来。

“打钱,五百。”

“哦。”王洋明掏出钱包,翻了翻抽出一张纸币递了过来,“呃,我交完报名费之后好像只剩五块了。”

“靠,真穷,五块钱也叫钱?”

沈前将五块钱塞进裤包,鄙夷了一句转身就溜出了教室。

此时王洋明才略微清醒了一些,纳闷的问一旁的周旭,“他要五百干嘛?”

“似乎……是要交武科高考的报名费?”周旭不太确定的说道。

反应过来的两人顿时面面相觑。



从良总经理 婚后被大佬惯坏了 我能看见主角光环 谢谢,还能爱你 教官从我是特种兵开始 我成了大明改造者 我有一座末日城 仙秦多元宇宙帝国 这个西游有点诡异 圣门执法者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