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载中

村江花月夜

时间:2021-02-20

分类:言情小说

作者:战台风

主角:秦天君 樊小玲

在线阅读 微信阅读网友评论
最近更新:更多章节

秦天君真的倒霉,不止毕业被分手,还得去山区支教,本以为是两年难熬的暗无天日的生活,却没有想到这个小山村满是热情奔放的留守妇人,在这一群长期饥渴的妇人包围纠缠之中,秦天君彻底沦落在了欲望的海洋无以自拔……冷宫的门被推开的瞬间,有灰尘落下,身着皇后凤袍的女子后退了一步,皱了皱眉头,轻拈起绣有荷花的手帕捂住口鼻,神情很是嫌弃。。

免费阅读

  新历一年,秋,前皇后卫氏猝于冷宫,死后抛尸荒野,无人知晓。

  冷宫的门被推开的瞬间,有灰尘落下,身着皇后凤袍的女子后退了一步,皱了皱眉头,轻拈起绣有荷花的手帕捂住口鼻,神情很是嫌弃。

  向来不黯天日的屋内,突如其来的光亮,倒是让蜷缩着的卫尽欢有些恍惚,疲倦的动了动眼眸,下意识的抬手去挡,却看到熟悉的身影款款而来。是苏映荷。

  “你个毒妇……”卫尽欢满是恨意的向苏映荷扑去,恨不得亲手将她碎尸万段!可是浑身无力的卫尽欢,还未靠近苏映荷身旁,就被嫌她脏的宫女用棍子给推倒了。

  撞击的疼痛使她跌落在地上,犹如一朵开败凋零的花,忍不住的猛嗽。想要重新站起身来时,忽然身上一重,疼痛再度蔓延开来。她有些绝望的闭上了眼眸。

  卫尽欢接受了现状,现在的她,是无可奈何了。

  曾经的她,也血战沙场,尽诛宵小的,连军中将士都不是她的对手,如今却被一柔弱女子踩在脚下,是何等的讽刺。

  “卫尽欢,你是卫家嫡女又能如何呢,到底还不是个只能上阵杀敌的莽夫。即便是换上这一身如若凝脂的皮肤,还不是入不得含枫的眼。我已是皇后,你就不要再痴心妄想了。”

  苏映荷轻蔑一笑,低眸看了一眼衣衫褴褛的卫尽欢,加重了自己的力度,而后轻抬起脚,有些可惜道:“你个将死之人还弄脏了我的新鞋子,真是罪孽深重。不如你把它舔干净,我就让含枫饶你一命,如何?”

  “你做梦。”卫尽欢咬牙切齿道,“你和温含枫一定不得好死。”她那么信任的人,甚至将所有的爱意与性命交付的人,和当做自己亲生妹妹一样对待的人,到头来却他们两个人一起要了她的性命,还连累整个卫家。

  她恨,恨自己没能早点看透一切。

  爹爹曾劝她,温含枫城府太深,不可信。她却一心都在温含枫身上,什么话都听不进去,为他斩除障碍,确保他能登上皇位。

  “卫尽欢,死到临头了,你还是这么嘴硬,那我便让你死的明白一些好了。”苏映荷不去计较卫尽欢的态度,如今她已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皇后,而卫尽欢不过是一个阶下囚罢了。

  她笑道:“你可知饭菜里的慢性毒药,是我让含枫下给你的。你腹中未出世的孩子,也是我让含枫哄你喝下的堕胎药。还有你换皮一事,亦是我出的主意给含枫,含枫毫不犹豫的同意了。你所遭受的所有一切,皆是我和含枫的意思。”

  “以你一人之力,来成全我和含枫的大业,这是你的造化。”

  “哦对了,”她似是想到了什么,眼眸突然一亮,戏谑般的说道:“你那病殃殃的兄长,是受辱而死,同你现在一样,毫无反手之力呢。”

  卫尽欢不可置信的睁大了双眸,她以为全部都是温含枫的主意,想不到还有苏映荷在里面掺合。原来温含枫竟然可以因为苏映荷来伤害自己。

  想到自己同胞所出的兄长,她绝望的闭上了眼眸,忍住眼眶里的泪水,一切都是自己的错。

  “卫尽欢,你想不想念从前满是疤痕的皮肤呢?不如我帮你呀。”苏映荷笑眯眯的蹲下身,手里握着匕首,在卫尽欢枯瘦且肮脏的脸上划上一刀,殷红的鲜血缓缓流出。

  “其实你还感谢我让你体会到什么是女儿家的肤若凝脂,而不是疤痕遮体。”

  卫尽欢从得知自己做错的那一刻,就已经做好死的觉悟了,总要为自己的所作所为付出应有的代价,只是死在苏映荷的手里,她心有不甘。

  “苏映荷,我诅咒你和温含枫下十八层地狱,来世沦为畜生道,不得好死。”

  “啊!”

  卫尽欢忍着痛,铿锵有力的发泄自己所有的怨恨与咒骂。

  身上的伤口越来越多,流出来的鲜血凝聚成一朵妖艳的花,生命一点点被抽离。

  “荷儿,莫教她的血,脏了你的手。”迟迟而来的温含枫温和的拿过苏映荷手中的匕首,面无表情的刺在了卫尽欢的心脏,没有丝毫的怜惜。

  随后将苏映荷轻拥入怀中,“她死了,以后再也没有人妨碍我们了。”

  满是狼藉的冰冷石砖上,一身血渍的女子已经看不清样貌,瞪大眼睛看着那对相拥而去的人,死不瞑目。

  苏映荷,温含枫!来世吾定让你们血债血偿!轰的一声,厚重的宫门被关上……

  阴沉沉的天色似是随时会有瓢泼大雨降落,一盆盆血水从凝欢阁里端了出来,尽数倒入池中,引的鱼儿翻腾。

  瞬间,水里一片片的殷红,像是盛开妖冶的花。

  卫尽欢睁开眼眸时,看到的是一片血色茫茫,眨了眨眼睛,映入她瞳孔里的,是几乎同她一模一样的脸。

  “哥哥……”她轻声唤着,欣喜若狂的将卫尽歆拥入怀中,清晰的感受到疼痛,却还是加紧了自己的力道,不停的呢喃道:“对不起。”

  她没有去想为何已经死了的自己还会感受到疼痛,但能够看到哥哥,真好。

  手足无措的卫尽歆终是轻轻抚摸着卫尽欢的头,不敢去触碰她的身,唯恐自己会弄疼她,似是哄孩子那般,“欢儿乖,撑过这几日,就不会疼了。”

  想起什么的他,继续道:“爹爹生气只是担心你会有所损伤,换皮并非小事,好在你并无大碍。过几日你同爹爹认个错,也就没事了,爹爹那么疼你……”

  “什么?”贪恋着卫尽歆怀里温度的卫尽欢突然睁大了眼眸,不可置信的询问道:“哥哥你方才说什么?换皮?”

  看着反应如此之大的她,卫尽歆紧张了起来,疼惜道:“是不是因为太疼了所以记不清什么?没关系,我会陪着你。别怕,你会好起来的,一定会。”

  懵逼的卫尽欢努力的回想着,自己已经死了,如果这里不是地狱,那么……“小姐,苏姑娘说是奉三殿下之命来看望小姐,已在前厅等候,小姐……”翠石的禀报打断了卫尽欢的思绪。

  怔了怔的卫尽欢回过神来道:“且让她候着。”听到苏姑娘三个字,她眼眸里不由的多了一抹恨意。

  苏映荷这么迫不及待的,是来看自己这颗棋子有没有用。可笑的是,从前的自己还真以为他们对自己是真心实意的关心。

  “欢儿你现在身子这么弱,还是别折腾自己了。”卫尽歆心疼道,他不忍看卫尽欢总是这样折腾自己,而他什么都做不了。

  卫尽欢认真的注视着卫尽歆道:“哥哥要相信我,这一次,我不会再伤害自己,伤害你们所有人。”

  “好,我信。”

  送走了卫尽歆,卫尽欢缓缓地倚在床头,自己每动一分,身上的疼痛就会牵扯一分。但比起绝望的心痛,这些都是可以忍受的。

  她微微合上眼眸,细细的回想着一切,再睁开眼眸时,眼神变得不一样了,并且接受了自己重生的事实。

  这一次,自己不会再将自己逼上绝路了。

  “卫姐姐不愧是征战沙场之人,这点痛对卫姐姐而言只是不值得一提的小事。三殿下担心卫姐姐,本想亲自前来,但多有不便,姐姐自然是能体谅的。”苏映荷巧笑嫣然的说道,一口一个卫姐姐,听的卫尽欢很是恶心。

  “为姐姐换皮的大夫,说姐姐只需卧床将养七日即可痊愈。这七日姐姐还是不要见任何人为好,以免牵动了伤口。”看似好心的提醒,卫尽欢知道,其实是苏映荷同温含枫等不及了而已。

  因为七日后,便是皇后的生辰,宫宴之上,让自己指给太子为妃。

  这就是自己换皮的目的。

  此刻的卫尽欢,恨不得将苏映荷千刀万剐,碎尸万段。可眼下她身体虚弱,尚无力应对苏映荷,只能暂且忍耐,待伤势好后,再让他们一个个付出应有的代价。

  “知道了,若无旁事,你且回去吧,我要休息了。”卫尽欢不耐烦的打发着苏映荷,转过头去,不再去看苏映荷那张假惺惺的面庞,生怕自己一个冲动忍不住。

  苏映荷诧异的看着这般的卫尽欢,隐隐间总觉得哪里有些不对,可偏偏就是说不上来。还想再说什么的她,看到卫尽欢此番的状态,也就作罢了。

  “那姐姐好生休息,我回去便如实禀报给三殿下。”

  卫尽欢身体微动了一下,闭上眼眸,脑海里浮现出来的是温含枫深情款款的脸庞,瞬间又变得冷漠无情。

  她真想挖出温含枫的心来,看看里面是不是有着一颗黑心,才会对自己那般残忍。

  将军府外的拐角处,一辆华贵的马车已等候多时。

  “看来我们的计划就要成功了,荷儿,你可真是聪明,一切都在你的计划之中,我们就只需等着坐收渔利了。”温含枫一把将苏映荷带入怀中,挑逗似的捏起她的下巴,邪魅一笑。

  苏映荷娇羞的环抱住温含枫的腰,“妾身所想的只是些雕虫小技罢了,能为殿下分忧解难,是妾身所幸。”她突然顿了一下,语气里夹杂着一抹试探,“只是这样对卫姐姐……会不会不公平?”

  “是她自己心甘情愿的,又不是我们逼她的,哪有什么公不公平。何况像她那样的莽夫,能嫁给太子为太子妃,就已是天大的恩赐,她应该感谢你才是。”温含枫嘲讽一笑,对卫尽欢不屑一顾。他喜欢的是像苏映荷这般能掐出水来的女子,而不是卫尽欢那种征战沙场的莽夫。

  所以无论卫尽欢受什么罪,都与他无关,只要能够达到目的,他可以不惜一切代价。

  七日的时间转眼即逝,好在卫尽欢常年征战,身体素质比寻常女子好许多,恢复的也比较快。

  她抚摸着自己光滑弹嫩的肌肤,甚至能够清楚的记得,曾经大大小小的伤痕所在的位置,如今连一丝一毫的痕迹都没有了。

  马车缓缓驶进了王宫,这个如同地狱般的地方,亦是她所有的伤痛。

  卫尽欢曾不止一次的幻想过自己再度遇到温含枫时的情景,可能是他来看望自己,可能是宫宴上隔着万千人海,可能是……千万种的设想,唯独没有想到会在是王宫门口。

  刚下马车的她,则看到了站在王宫一旁的温含枫,不由得愣了一下,强忍住自己所有的情绪,保持冷静。

  “欢……卫小姐。”温含枫注意到卫尽欢,朝她走去,“欢儿”两字正欲脱口而出,考虑到人多眼杂,硬生生的改口了。

  “听闻前些日子卫小姐身体不适,不知如今可大好了?”


江月花月夜春江花月夜  村将花月夜  村江花月夜结局  村江花月夜作者  村江花月夜秦天君小说手机免费阅读  村江花月夜txt下载  村江花月夜樊小玲  村江花月夜免费阅读  村江花月夜原文  春江花月夜  


村江花月夜小说章节

查看全部目录

村江花月夜小说资讯

猜你喜欢

言情小说推荐

更多

网友评论

我要跟贴
战台风
惚,疲&眸,下

  向来不黯天日的屋内,突如其来的光亮,倒是让蜷缩着的卫尽欢有些恍惚,疲倦的动了动眼眸,下意识的抬手去挡,却看到熟悉的身影款款而来。是苏映荷。

战台风
  “&体。”

  “其实你还感谢我让你体会到什么是女儿家的肤若凝脂,而不是疤痕遮体。”

战台风
都在温&他斩除

  爹爹曾劝她,温含枫城府太深,不可信。她却一心都在温含枫身上,什么话都听不进去,为他斩除障碍,确保他能登上皇位。

战台风
犹如一&凋零的

  撞击的疼痛使她跌落在地上,犹如一朵开败凋零的花,忍不住的猛嗽。想要重新站起身来时,忽然身上一重,疼痛再度蔓延开来。她有些绝望的闭上了眼眸。

战台风
,你想&尽欢枯

  “卫尽欢,你想不想念从前满是疤痕的皮肤呢?不如我帮你呀。”苏映荷笑眯眯的蹲下身,手里握着匕首,在卫尽欢枯瘦且肮脏的脸上划上一刀,殷红的鲜血缓缓流出。

战台风
还弄脏&如何?

  苏映荷轻蔑一笑,低眸看了一眼衣衫褴褛的卫尽欢,加重了自己的力度,而后轻抬起脚,有些可惜道:“你个将死之人还弄脏了我的新鞋子,真是罪孽深重。不如你把它舔干净,我就让含枫饶你一命,如何?”

战台风
皇后凤&子后退

  冷宫的门被推开的瞬间,有灰尘落下,身着皇后凤袍的女子后退了一步,皱了皱眉头,轻拈起绣有荷花的手帕捂住口鼻,神情很是嫌弃。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