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载中

乡野狂医

时间:2021-01-13

分类:言情小说

作者:枷锁

主角:刘枫春花

在线阅读 微信阅读网友评论
最近更新:更多章节

给大家提供乡野狂医免费阅读,乡野狂医是由网络作家枷锁最新创作的一本现代都市小说,小说的主要人物是刘枫春花。乡野狂医小说全文讲述的是刘枫原本是六洋村一个平凡的小伙子,意外获得神秘传承之后,拥有了超凡的医术。从此妙手回春,纵横花都。六月的天,晴空万里,艳阳如同一处山坡之下,潺潺流水清凉,河流绕山而行,形同弯月,因此得名月牙湾。。

免费阅读

  六月的天,晴空万里,艳阳如同火炉般高悬,炙烤着大地。

  一处山坡之下,潺潺流水清凉,河流绕山而行,形同弯月,因此得名月牙湾。

  此时,一名少年光着膀子站在月牙湾上游的小瀑布下娴熟地耍着太极,任由磅礴流水从头上浇灌而下,步履仍然平稳,动作也不受影响,快缓由心,小小年纪,竟然就有了大师风范,实属难得。

  “呼~从三岁到现在,整整十五年,虽然已经不会再受流水影响,但还是没有感受到老头子所说的那种气,莫非真是我资质太过愚钝了么?”

  良久,一套动作流利耍完了,少年才是收功,轻呼出了一口气,看着自己的双手,目中有着几分惆怅。

  少年名为刘枫,是月牙湾附近六洋村之人,这套太极是在他三岁时,作为村中唯一一个医生的养父就教给他的,说是不仅能养生健身,还能炼出一种神秘的气,成为武功高手。

  当时他可是期待无比,每天都充满了干劲地去练太极,不说能够像传说中那些高手一般飞檐走壁,只要能够打败村中那些同龄人就行了。

  但随着时间流逝,这都已经十五年过去了,仍然是没有感受到那种气的存在,不由得对自己的天赋感到有些失望。

  他也曾一度怀疑过是养父有心骗自己,但在早几年前养父就因为下雪天进山采药失踪了,想要寻找答案也没有了方向,只能一次次鼓励自己继续连下去了。

  当然,尽管现在他还没有感受到气的存在,但随着十五年的修炼,尤其是这几年在瀑布下修炼,现在的他,虽然不是那种肌肉男,但体魄也是无比强壮,一拳下去能够干倒一头大水牛,村中没有人能够打得过他,俨然已经实现了小时候的梦想,成了村中一霸。

  “噗通~”

  刘枫完成了每日修炼,一个飞身从石阶上跳入河中,仿佛一条灵活的大鱼,在河中畅快游着。

  这几年来,无论寒暑春秋,练完功以后,在这月牙湾中游一圈,几乎成为了他必修的科目。

  几年的锻炼,刘枫的水性极好,更有着强大的体魄支撑,他竟然一口气从上游直接游到了下游,几乎有着千米之距。

  月牙湾,弯似月牙,细长无比,从一头是根本看不到另一头的。

  “咦~有人?”

  刘枫一口气游了上千米,饶是他体魄强大,此时也是有些累了,本想再加把劲游到岸边,但在拐了个弯后,却是看到月牙湾的尽头处,一抹雪白的肌肤晃眼。

  这几年刘枫几乎是把月牙湾给霸占了,因为除了引水浇灌农田,基本不会有村民来到这里,更不会在这里游泳,毕竟水深危险,村民们热了就是直接在自家庭院里浇水淋一下身子。

  而此时,半月湾的下游突然出现一个女人,她脱下衣裳,如玉的肌肤白里透红,圆润的双峰傲然挺立,茂密的丛林若隐若现,她轻轻踮脚试了一下水温,然后一跃而下,没入水中,似乎并没有发现周边有人。

  “是春花嫂?”

  刘枫已经认出了女人身份,正是自己的堂嫂,他看着这一幕,瞬间热血上涌,脸庞变得通红,某处也是自然而然地有了一些反应。

  他赶紧潜下水中,担心被春花嫂发现,悄然向着岸边游去,想着找个机会偷偷溜走。

  但他显然是有些想当然了,游了上千米的他已经感觉到累了,此时潜入水中,却是有些体力不支,正要到岸边之时,已经憋不住了,不得不露头出来呼吸。

  “呀~水鬼啊!”

  见得风平浪静的半月湾突然露出一个脑袋,正在享受着河水清凉的春花嫂直接吓得花容失色,大声惊叫起来,同时转身向着岸上爬去。

  “春花嫂,是我,我不是水鬼。”

  刘枫看到春花嫂惊慌失措的样子,赶紧出声解释,他可不希望把对方给吓坏了。

  “你……你是狗娃子?”

  春花嫂吓得都要哭了,此时听闻熟悉的声音,愣了一下,回头看向河中的那个脑袋,那吊儿郎当的笑容,不正是堂小叔子刘枫么?

  “额~是我!”

  刘枫咧了咧嘴,因为养父说贱名才好养活,而且他又是捡来的,所以他的小名就叫狗娃子,熟悉的人一般都这么叫他。

  此时看着春花嫂,他不由得暗赞了一声,嫂子的身材真好,那雪白的肌肤,那玲珑的身段,让他心中邪火一阵汹涌。

  因为刚刚春花嫂吓得要逃跑,所以都已经站起来了,半个身子露在上面上,此时回头,那靓丽的风景几乎是毫无保留地展现在张晓天面前,清澈的水面下,一抹幽黑也是若隐若现。

  “啊~”

  感受到了刘枫的火热目光,春花嫂反应过来了,脸颊一红,赶紧坐在水中,用双手遮住胸前白腻肌肤。

  但浅水区几乎是清澈见底,她细小的双手,怎能遮掩那傲然挺立的雄伟?这半遮半掩的风景,最是迷人了。

  两人都没有说话,随着呼吸逐渐加重,气氛一时暧昧无比。

  “别~别过来。”

  看着刘枫动了一下,春花嫂立即惊呼出声,她的脸颊通红,心跳也是加速,显然是紧张得不行。

  她长这么大了,就从来没有试过这样和人一起泡在水中,还是在如此清澈的河边坦诚相对。

  因为她在大婚前夕,夫家去镇上置办婚礼所需时,就出车祸死了,所以,可以说是从来未曾如此近距离接触男人。

  现在和刘枫孤男寡女在这里,她心跳加速,无比紧张,脑海一片空白,生怕后者突然兽性大发,她一个柔弱女子,该如何抵抗的。

  “春花嫂,你的脚下……”

  张泽天确实没有动,却是变得严肃了,语气都有些沉重。

  在晃荡的水面下,可以依稀看到一条漆黑的影子游荡在春花嫂脚下,一晃一晃的,有着一米多长,明显是一条水蛇。

  “啊~有蛇!”

  春花嫂闻言,低头一看,却是瞳眸一缩,瞬间花容失色,大叫出声。

  大多女子都是害怕蛇鼠蟑螂的,看到手臂那么大一条水蛇在脚下游荡,春花嫂险些被吓坏了,无暇顾及身上不着寸缕,直接向着张晓天扑过去。

  温软在怀,刘枫却是有苦难言,因为春花嫂竟然像个八爪鱼一般,整个人都挂在他身上了,双手紧紧抱着他的脑袋,那弹性十足的肉团更是直接压在他脸上,差点把他憋得窒息了。

  不仅如此,怒龙抬头处,因为春花嫂那不安的颤抖,还时不时触碰到一抹温润,使得尚未接触过某些事情的两人,一时懵了,就连水蛇是不是已经走了都无暇关注,保持着这个姿势不敢动弹。

  “春……春花嫂……”

  刘枫心中邪火汹涌,口中轻轻呢喃着,情不自禁深处舌头轻轻舔了舔那雪白柔嫩的肌肤,双手也是放在了春花嫂柔滑的背后,轻抚着。

  “不……不要,狗娃子,我……我被蛇咬了。”

  春花嫂脸色苍白无血,不知是因为被蛇咬了,还是因为刘枫的动作出格,她轻轻颤抖着,两行清泪滑落。

  刘枫闻言,顿时停下动作,暗骂了一声自己畜生,随即前进几步,将不安的春花嫂放在石头上。

  “春花嫂不用害怕,有毒蛇的地方就一定会有解药,我给你找找。”

  此时人命关天,他已经顾不上眼前风景了,只是道了一句,就潜入了水中。

  水蛇的毒性说毒不毒,因为有着一种水草可以解,但说不毒也毒,被咬之后,若是超过半小时没有受到治疗,几乎就死定了。

  刘枫身为村子唯一一个医师的传人,从小便开始学习医术,现在的他不敢说医术通天,但这几年村子里的人感冒发烧都是他给治好的,现在要找一些水草,自然是难不倒他。

  半月湾并不深,尤其是接近岸边的地方,最深只有两米多,刘枫几个浮沉,已是取到了几株可以治蛇毒的水草。

  “咦~这是蛇灵果?”

  当他再一次潜入水中,却是被一抹妖艳的色彩吸引了,仔细一看,竟然是老头子医经中所记载的一味极其罕见的药材。

  这种稀罕的药材是一种果实,只有婴孩拳头那么大,果实的外皮像是蛇鳞一般,水波摇曳,散发出阵阵妖异寒光。

  “果然是蛇灵果,有了这玩意,还需要这些水草做什么?”

  刘枫一喜,将小小的蛇灵果摘了下来,直接将那些水草给丢了。

  这种罕见的药材,本身就具有极其强大的驱毒效果,有了这玩意,莫说是区区一条水蛇,就是遇到眼镜王蛇,都不怕了。

  “狗娃子,你……你找到解药了么?”

  石头上,春花嫂已经很虚弱了,连动弹都难,当看到刘枫从水里冒出来,也顾不上自己身上不着寸缕,目中充满了希冀之色,轻声问道。

  “春花嫂尽管放心,有我在,区区一条水蛇怕什么?”

  刘枫举起手中的蛇灵果,微微一笑以安抚春花嫂的情绪。

  不过,此时的春花嫂已经没有了力气,身体开始冰冷,连说话都艰难,要将蛇灵果吃进肚子里却是不容易。

  “春花嫂,为了救你的命,我也顾不上太多了。”

  稍稍想了一下,刘枫直接将蛇灵果放在自己嘴里,咀嚼了起来。

  蛇灵果是一种很神奇的药材,入口之时火辣辣的,咀嚼了几下之后,汁水满盈,时而温热,时而冰凉,呈现出一种完美的冰火两重天。

  刘枫将春花嫂揽入怀中,感受着其身躯的冰冷,眉头微微一皱,随即再也没有迟疑,低头轻轻吻上了其樱唇,蛇灵果的汁液从他口中渡到春花嫂口中。

  蛇灵果不愧是驱毒神药,汁液刚刚入口,就瞬间融入了四肢百骸,春花嫂冰凉的身躯也开始散发出一股热气。

  两人的呼吸加粗加重了,春花嫂想要挣扎,但也不知道是刘枫的男儿气息压迫得她无法反抗,还是身体仍旧虚弱,动弹了几下,却是没有效果。

  蛇性本淫,蛇灵果不仅能够解除蛇毒,还有着蛇的一种特性。

  刘枫的心中邪火炽盛,他的眼睛都红了,竟是被欲望蒙蔽了理智,右手缓缓往上,想要攀爬那座高耸的山峰。

  “哼~小混蛋,欺负我还不够?”

  此时,感觉到了危机,春花嫂终于是下了狠心,一口咬在刘枫的嘴唇上,羞恼地道。

  “额……嘿嘿~春花嫂,我真不是故意的。”

  刘枫吃痛,正要攀上山峰的手停顿了一下,随即将怀中人儿放开了,挠了挠自己的后脑勺,有些尴尬地笑道。

  此时他感觉浑身炙热无比,小腹处更是有着邪火汹涌,沉睡的巨龙早已经是抬起了头颅。

  但他仍旧是有着几分理智,关键时刻强行忍耐住了躁动的心,这才没有犯错。

  “哼~不许看!”春花嫂不知是羞是怒,脸颊通红,赶紧趁着此间空隙,快速从刘枫怀中挣扎着起来,然后拿上自己放在一旁的衣裳,遮挡住身上美妙的地方,钻进了草丛中。

  “不看就不看,又不是没有看过。”

  刘枫低声嘀咕着,但双眼却是贪婪盯着春花嫂美丽的背影,不知道是不是邪念作祟,精神都有些恍惚了。

  “狗娃子,今天的事情不能和任何人说,不然嫂子就没有脸见人了,知道没有。”

  春花嫂穿好了衣服,尽管脸色仍旧是红润无比,但语气已经是变得严肃了。

  她是村中的寡妇,更是刘枫的堂嫂,如果被人知道今天发生的事情,必然会各种中伤她,说她勾引男人,不守妇道什么的,以后还怎么在村中生活?

  “嫂子,放心吧,我不会乱说的。”刘枫精神有些恍惚,但也是知道事情的重要性,强行按捺住心中的躁动,点了点头说道。

  “嗯~知道就好,那我先回去了,今天的事情……谢谢你!”春花嫂深深看了一眼刘枫,随即转身离开了。

  “春花嫂……”刘枫看着那逐渐远去的倩影,目中有着几分异彩。

  “狗娃子~狗娃子!”

  一道急促的呼喊声从村子方向响起,随即,只见一人一路小跑了过来。

  这人只有二十岁出头,却长得很魁梧雄壮,像是一头蛮熊似的。

  “大牛,这么急着找我,是啥事情?”刘枫看着来人,微微一笑,问道。

  来人名为李富贵,小名大牛,因为家中富裕些,从小到大只要有好吃的就不会忘记刘枫,是和刘枫一起从小玩到大的童年小伙伴。

  “狗娃子,不……不好了,大事不好了。”李富贵跑得太急了,从村子到月牙湾这里,可是有着两三公里路呢,他急匆匆赶来,就是为了汇报一个坏消息。

  “啥事情,慢慢说,不用急。”刘枫伸手拍了拍李富贵后背,使得后者呼吸通畅了些。

  然而,李富贵带来的消息,却是让他瞳眸一缩,满腔邪火,也是在瞬间变成了怒火。

  “狗娃子,大事不好了,村长带人去你家,要把你家房子和药田都拆了!”


小说乡野狂医  乡野狂医全本龙小山  乡野狂医手写红颜下载  乡野狂医 手写红颜  乡野狂医刘枫  乡野狂医阅读全文  乡野狂医张振东笔趣阁免费阅读  乡野狂医张振东笔趣阁  乡野狂医全文阅读免费  乡野狂医  


乡野狂医小说章节

查看全部目录

猜你喜欢

言情小说推荐

更多

网友评论

我要跟贴
枷锁
此时听&的那个

  春花嫂吓得都要哭了,此时听闻熟悉的声音,愣了一下,回头看向河中的那个脑袋,那吊儿郎当的笑容,不正是堂小叔子刘枫么?

枷锁
是自己&的堂嫂

  刘枫已经认出了女人身份,正是自己的堂嫂,他看着这一幕,瞬间热血上涌,脸庞变得通红,某处也是自然而然地有了一些反应。

枷锁
  刘&他可不

  刘枫看到春花嫂惊慌失措的样子,赶紧出声解释,他可不希望把对方给吓坏了。

枷锁
弯似月&头是根

  月牙湾,弯似月牙,细长无比,从一头是根本看不到另一头的。

枷锁
一个飞&,仿佛

  刘枫完成了每日修炼,一个飞身从石阶上跳入河中,仿佛一条灵活的大鱼,在河中畅快游着。

枷锁

&  两

  两人都没有说话,随着呼吸逐渐加重,气氛一时暧昧无比。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