已完成

极品学生混校园

时间:2021-01-10

分类:短篇小说

作者:梧桐阅读

主角:潘逆,吴忠明,王博,文学,刘欣,钱学同,

在线阅读 微信阅读网友评论
最近更新:更多章节

《极品学生混校园》写的一本小说,主要讲述潘逆,吴忠明,王博,文学,刘欣,钱学同,安月生,蒙亿,王子路,苏姗,潘父之间的故事。极品学生混校园约170000字,欢迎在线阅读!

免费阅读

潘逆小说名字叫做《极品学生混校园》,这里提供潘逆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实力推荐。极品学生混校园小说精选:潘逆是封平大学二年级的学生,因为出自书香门第,饱览中西文学,博古通今,加以父亲身上封建时期残留的文学基因遗传,兼有中国的传统儒雅和西方的不羁,所以既是天资聪明,思想与时俱进却不随潮,有着年轻人少有的独立和人生价值观。只是社会实践尚浅,很多事习惯性的浅尝截止,看起来有些城府内向,却又心浮气躁,极具叛逆倾向——而叛逆大都只在心里,只在于先斩后奏,不擅正面的反抗。潘逆的老家是在德全市,当自己考上大学之后向家人要求外宿,鉴…

潘逆是封平大学二年级的学生,因为出自书香门第,饱览中西文学,博古通今,加以父亲身上封建时期残留的文学基因遗传,兼有中国的传统儒雅和西方的不羁,所以既是天资聪明,思想与时俱进却不随潮,有着年轻人少有的独立和人生价值观。只是社会实践尚浅,很多事习惯性的浅尝截止,看起来有些城府内向,却又心浮气躁,极具叛逆倾向——而叛逆大都只在心里,只在于先斩后奏,不擅正面的反抗。

潘逆的老家是在德全市,当自己考上大学之后向家人要求外宿,鉴于平时的勤奋好学,以及优异的文笔,大有继承老子文学气质的潜质,他父亲颇为感动。这样一来,父母没有过多阻拦,唠叨几句,便眼一闭牙一切,为儿子在学校附近租下一套公寓楼房。虽然觉得是贵些,但望子成龙的心还是至高无上的,倘若因为吝惜钱财而致使人不成龙,变成类似蛇鼠蜥蜴之类的小辈,岂不被人笑话。

可是,潘逆却从未这样想过,之所以要租房,不过是喜欢静修,忍受不了学校那些痴男怨女的爱恨情仇等俗世之争,虽然自己长相也并非绝品,但想到越是相貌出众者大都始乱终弃,水性杨花,而平凡者一旦被**诱惑,越能执迷不悟,事后的惨象那是暴风骤雨不能相比,被风雨刮倒过后仍能甩掉泥巴站立起来继续往前走,但失恋可是不仅心碎一地,还要拿来青春的血与泪洒挥洒一空。只有“与世隔绝”方能实现自己追求出淤泥而不染的姿态,以便将来感化他人,一同维护中国破坏了三十几年的文明。再者,能时常走出校园,过着逍遥自在的生活,实在惬意。

不过,曾在潘逆心里,具备聪慧贤淑而又善解人意一类的女生是自己心仪的对象——只是这一点,从初一失恋到大学,他已经仿佛绝望了几个世纪,所以看破红尘,遁入空门,甚至开始为轻浮之人感到撕心撕肺,难以理解众多扭曲的情感心理,可见潘逆当时爱的太伤。但世事难料,老天不把一个有志、有才的人折磨的死去活来,以致劳其筋骨饿其体夫,又怎么肯罢休呢。

刘欣出现那天傍晚,潘逆正从学校逃下一节历史课——在潘逆看来,历史老师的讲课就像“那边有座山,山里有座庙,庙里有个和尚”,之后便戛然而止,翻出新的一页继续“庙里有口井,井里有只蛙……”——井底之蛙,淡然无味。

天气风淡云轻,令人惬意,潘逆背着书包站在自己家楼下看着阳台的几样盆栽,顿时喜形于色,再伸了个长长的懒腰,之后向着和煦的阳光挂出嘴角的一丝欣笑,心旷神怡。

“嗨,让一让!”

正在潘逆陶醉时,一个大肚翩翩的光头男人一手将他扒在路边,另一只手搂着一个十分妖艳的女子。那女子穿着齐腰的白色寸衫、一条黑色的牛仔短裤——大致短的可以用几寸来形容,上身还好,衣袖有两只肩膀挂着,该藏着的部位包的挺紧,但下身,若不是人的腰部之下还有髋骨,都要担心她的屁股突然春光乍泄。

曾经,潘逆在某篇杂志上看到两个体积相差几个来回的男女亲吻相拥,他一直都是抱着打死也不肯相信的态度,此刻,事实就在眼前,不禁仔细打量了一番,确定无误——但也不想打死自己了,一个耳光都舍不得,毕竟错误的本身源于一个风流成性的淫徒和一个把低俗行径视为前途的女人,这些都是自己感到羞耻的人,假如被自己敌对的人害死,一来丢人,二来无用。

真是大煞风景,潘逆闭目消气,接着上楼。但很是不巧,两个男女竟就住在自己对面。前几日潘逆还想,附近太过冷清,疑是自己租了鬼屋,阴气弥漫,但现在看来是自己多虑了,心头落下磐石。而此后绝无安宁可言,至少潘逆自己的心里平静不下,觉得有些世俗的事,躲始终不是回事。

男人双手搂在女人的腰间,再将她的身体按在门上,如狼似虎的啃咬着女人的唇、下巴、再到脖颈,发出哧溜溜的声音。

往日,男性只能偷看或者偷买着看的情景,这会跟自己近在两米之内,都能闻到女人的芬芳,甚至还有一阵阵男性荷尔蒙扑鼻而来。顿时,潘逆不小心忘掉了自己的清高,看的仔细,也失去了移动的能力。

女人发现了潘逆,突然娇嗔的说:“别——先进屋!”

男人不顾,肆意的在女人身体上胡为,但低下头埋到女人胸前时余光却看到身侧的一双耐克鞋......男子看了一眼鞋子的主人,想着就要怒喝,但认清对方长相,威吓一个学生又略失身份,便掏出钥匙开了门,拉着女人进屋了。

随着门“哐当”一声,潘逆如梦初醒,脸颊烧的通红,心脏加速了百倍还不够,似乎要跳了出来才能找到足够的空间蹦跶。羞愧之下,潘逆赶忙回到自己家中,但脑袋里依旧萦绕着那副激动人心、人体的画面,潘逆不忍通过猫眼再次看了看刚才的事发地点,但早已空无一人,于是缓了口气,既是松懈,也觉意犹未尽。

潘逆在学校绝对是个正人君子,以贪图色欲者为耻,刚才的一幕,随也着实撩动了一个男性无可压抑的浴火。不过男性的***与生俱来,只是有高尚和猥琐之分,分化成理智和冲动,也就在于做与不做之间选择,并不需要在想与不想上区别,因为只有理清事物的本质之后做出的决定才能称得上理智,而一味强调想既是做,不做就不能想的人,大都还是懵懂之人。潘逆想到这一点,立即去厨房洗了把脸把头部的热气降下,防止一时疏忽,不久做出混蛋的事,自己到时后悔不及,还要陪人堕胎杀死自己骨肉,想想就觉得后怕。平和情绪之后,潘逆把扰人清闲的事暂且放在一边,忙活自己的私事。

潘逆自己一个人住,平时没啥闲事可做,除了看书和看电视,也就剩下吃饭和睡觉,所以对楼上楼下楼道的动静十分敏感。晚上八点的时候,当对面屋里出来人时,潘逆第一个,也唯一一个人把眼睛凑到猫眼处探望——男女干完了该干的事,女人裹着白色的睡衣,把男人送到门外。男人背对着自己,潘逆辨不清他的表情,但头一抬一低之间大概看完女人的身体还有些不舍,意欲再战。再想女人,唉,一条浴巾都比白天时的衣物实在,能遮的一点没落,留下的也都令人垂涎,现在的服装业真是化简为繁,样式五花八门却不方便。

“亲爱的,你先在这住下,以后我给你在海边买套别墅。”男人将女人吻了一口说。

“每次见到我就说想我想的要死,为什么还要走这么急呀,是不是还有相好的?”女人皱着眉头委屈的说。

“胡说,有你在,我哪还有精力找别的女人。”男人淫笑着,但立马感觉手表上的指针走的飞快,急声的说:“不说了,家里那母老虎的厉害,你不是不知道,我先走了,改天再来看你。”

男人转身,女人看着他下楼,之后埋头想了点什么,抬头看了看潘逆的家门,确定无人,退进屋里。这一眼,虽然没有察觉到潘逆的存在,却也把他吓的额头一热。回到屋里坐下,潘逆开始运用算数的逻辑进行猜测,“亲爱的”=?“母老虎”=?,亲爱的=母老虎?——算了几十秒,涉世未深的潘逆也算一清二楚了,对面屋子住着一个二奶。想来,潘逆之前坚信“体积相差太大不成情侣”的结论的依旧是可信的,但现在潘逆不会因为这一点而高心了,有这样不知廉耻的女人作为自己的邻居,真恨不得冲出门外一脚把对面的门踹开,大喊:“**,滚远点。”,以此慰藉自己愤愤不平的怒气。但潘逆能忍,而且忍成了习惯,无关于己的事,看过且过,想想也就罢了,实在介怀的事留下,在夜深人静时再跟自己苦斗一番以息干戈。

所谓日思夜想,看完龌蹉之事的潘逆晚上睡觉时还真梦到了新识的邻居,她正被一个裸奔的肥肉男子追的满屋子叫喊,但跟一般热捧的电影情节无异,女孩最终被扑到在地,哭声连连......

潘逆睡梦中惊醒,顿生怜惜之意,无论如何,如此貌美如花的女人怎么可能,怎么能够做出这样有伤风化的事来。可是,再怎么不合理、不该出现的事,想到自己的身份之后,除了作为旁观者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之外,又能担负何任呢?想罢,潘逆一头栽在枕头上,怀念小时研读古文中妇女的三从四德——未嫁从父,既嫁从夫,夫死从子;妇德,妇容,妇言,妇工——想完一遍,安静的睡去。

吴忠明潘逆小说名字叫做《极品学生混校园》,这里提供吴忠明潘逆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实力推荐。极品学生混校园小说精选:雷塔寺在一座郁郁葱葱的山顶上,相似于李靖手中的玲珑宝塔,而进山的入口是一座架在人工渠之上的石桥,石桥两边的堤岸年久失修坍塌多处。来到河渠的石板桥边,晓敏看着两岸上的黄土堆问:“这里的桂花树四季开花,香气宜人,怎么突然被挖掉了呢?这样不是让河岸坏的更快吗。”潘逆从骨子里习惯讽人,笑道:“呵!大树没了,不是还有树苗吗?”晓敏仔细一看,附近的草丛之中还真有几棵树苗在,不解的问:“大树不是更好吗?”潘逆道:“大树老了,就应该卖钱,免…

雷塔寺在一座郁郁葱葱的山顶上,相似于李靖手中的玲珑宝塔,而进山的入口是一座架在人工渠之上的石桥,石桥两边的堤岸年久失修坍塌多处。

来到河渠的石板桥边,晓敏看着两岸上的黄土堆问:“这里的桂花树四季开花,香气宜人,怎么突然被挖掉了呢?这样不是让河岸坏的更快吗。”

潘逆从骨子里习惯讽人,笑道:“呵!大树没了,不是还有树苗吗?”

晓敏仔细一看,附近的草丛之中还真有几棵树苗在,不解的问:“大树不是更好吗?”

潘逆道:“大树老了,就应该卖钱,免得浪费;小树苗象征着希望,希望代表着未来,未来才是我们要去的地方,所以眼下的惨状和一点损失不足多虑。”

潘逆的意思是,管理河渠的人只是把岸当成土地,生钱之道,全然不顾所谓的环境或者公共的利益;也在讽刺这个社会总是强调希望,却始终维持不住本来的光芒——比如文明,21世纪,改革开放,放着放着放的太开,以致崇洋媚外严重,我们自己心中的自豪全却都留给了过去,前进的时候忘了带上自己的本色,好比一部很烂的电视剧情节的发展,走到最后跟原本要表达的目的完全两样了——危险系数之大,大过海啸地震。现在,中国自擂的文明古国大致除了史书上找找,已经无以慰藉,当然文明包括很多,吃喝也可算作文明,现在发展的很好。

晓敏察觉到潘逆心情有隐约的不快,但思维决然没有潘逆想的复杂,只是感觉贬义很浓,浅笑道:“好啦,我只是随便问问,还生气了。”

吴忠明正愁无话可说,见机就上,说:“他啊,就那样,脸色说变就变,跟变色龙似的。我们过桥吧。”

潘逆习惯了不被理解的生活,能委婉的表达一下自己的情绪已经心满意足了,笑着对晓敏说:“哪有生气,只是想到一些开心不起来的问题而已。走吧,上山!”

过了河就是树林,通向山顶的是一条狭长而曲折的青石阶,路上偶尔碰上一两对情侣,看着潘逆他们投去匪夷的目光。晓敏和吴忠明单纯,未有察觉,唯有潘逆肚子忍受那无端的猜忌和讥讽——一个思想丰富的人,可能会比一些人看得开,但同样对厌恶的事极其敏感。

这种隐埋于心的三角恋,其实女方才是关键,假如晓敏自己心中没个选择,受苦的还是男同胞,你争我斗,至死方休。而晓敏天生丽质,身边围着几个男生习以为常,根本没往心里去,况且潘逆文学气质正是女生爱慕的对象,至少可以是个交心的好朋友。

可是,潘逆在自己的思想之路上犹如一个双重性格发展近乎完美的人,想到正面,反面也就随即出现——想到自己与晓敏的可能性,也想到了自己会因为一个女生而忘乎所以的趋势。梦想和女人在一个有理想,又具自我批判性极强的青年身上,就好比自己的父母离婚,你两个都喜欢,到底跟谁呢?

不过,这个问题并不是无解的,只要不是白痴、残疾,都能从身边的人口中听到经验,只是每个人在自己的青春期,有的放纵,有的收敛罢了,这源自各方面的影响。收敛的人,只要稍加静思就会有答案。

其实,还是梦想重要,因为即使你现在得到女人,你今后还是需要为自己的梦想去努力,从而获得一定的条件养活自己和女人,而且,年轻时的选择内心的出发点是单纯的喜欢一两点,没有想过绝大部分维持生活的基础,也不具备能够应对现实对情感冲击的能力,再者就是,年少的心大都只懂拥有,不懂维护,失去只在一念之间——也是说,梦想和女人可以同时兼具,但那时你需要有足够的条件和时间。

而潘逆暂时没有。有时候,潘逆特别想鲁莽的去一两件事寻些刺激,想象自己成功后会有的快乐,但事实是,他永远说不服自己真的去做,这就是本性,天赋秉承。

潘逆想着,落后晓敏和吴忠明一大截路,晓敏气鼓鼓的回头拉住潘逆的手说:“你干嘛呢,出来玩就好好玩,呆头呆脑的。”

潘逆平时恨极女生轻浮的行为,但眼前的晓敏并非轻浮之人,还是自己心仪的,心脏“嘭”“嘭”的跳动,较往常强烈,弧度也大,能够感觉它在撞击胸口,却又非常平缓。但,如果此时潘逆没有想到抉择的艰难,心会跳的尤其的快,甚至还会脸红。

潘逆感受手间的冰凉——原来晓敏的手夏天也是凉的,有点紧张,不敢用力,却也不想放手,想着任性一回,反正牵手的意图又没明说,怎么解释都容易,不像生米煮成熟饭,证据在别人身上,你后悔也没用。

到了雷塔寺下,吴忠明跑进树林找地解决私事去了,晓敏松了口气带着脸上一层细细的汗珠笑道:“终于到了。”

晓敏想要松手,而潘逆此时脑子里还恍如梦境,死死的抓着手中的东西不放,待手被晓敏挣的有些疼了才眨了眨眼,慌忙松手谦意的说:“晓敏,对不起。”

一句对不起,两人已心知肚明,晓敏脸色羞红着小声的回道:“没,没事。我们去那边坐吧。”

两人坐下,沉默不语。或许在正常的境况下,男生应该懂得绅士,主动表白,或者首先拉开话题,但潘逆此时却只想平静的过去,随着明媚的阳光和清风除去自己的忧虑。

吴忠明从树丛钻出来,笑道:“天气不错!”

潘逆和晓敏一齐看着吴忠明还停在裤腰带上的双手,懒懒的眼神看的吴忠明耳红心跳,稍后壮着胆子叫道:“不就方便一下吗?你们嫉妒,你们也可以去。”

潘逆看晓敏有点不高心,爽朗的说:“好了,既然来了,我们进寺里烧柱香。”

雷塔寺有八层高,周围种着各色的花草,而且被打扫的非常洁净,但却不是为了招揽生意,当初这座山还是荒无人烟,只是有个有闲钱的人觉得这座山环境优美,四面的视野也都开阔,会是一个消暑解忧的好地方,所以花钱建来供人游玩,再请了两个老者每天打扫。烧香的地方也只有一楼的一个石制的香炉和一尊石灰质的白色观音,其他空间都是徒壁。

三人各自跪在地上的香蒲上闭着眼许愿:

潘逆——保佑爸妈身体健康,我呢,顺利完成学业,这次比赛赢得大奖,还有……希望刘欣能迷途知返!

晓敏——保佑家人和和睦睦,以后成为最伟大的画家和作家。嗯……还有,应该没有了。

吴忠明——希望晓敏早日成为我的女朋友,拜托拜托!

三人许完愿,站起身,突然身体一股清流穿过,都轻松了,欣笑着互相看了看。

吴忠明带着命令的语气说:“潘逆,你许什么愿了,从实招来。”

潘逆把手搭在肩上的位置摇了摇,自顾走出寺里。

吴忠明“切,我还不稀罕知道呢”说完,温和的问晓敏:“晓敏,你呢,可以透露一下吗?”

晓敏嘟着嘴唇,阴着脸憋了老久,突然笑道:“说出来就不灵验了。”

吴忠明故作被人戏弄的表情,把嘴杨在一边说:“不说就算了。”但心里却早已被晓敏的笑脸七魂勾去六个,还有一个张牙舞爪的已经脱身半边。

晓敏开了个玩笑,本来打算让一鼓作气让自己的情绪高涨起来,但潘逆忧郁的神情和举动把自己感染的寸肤不留,只得苦恼的出门。

把山看完,肚子也饿了,两个男生并着走在一起盯着前面一蹦一跳下着台阶的晓敏犯傻。

吴忠明突然撇过头看着潘逆问道:“你是不是我兄弟?”

潘逆一猜就知道吴忠明心里那点算盘,淡淡的回道:“兄弟不是说出来的。”潘逆跟吴忠明从中学就一直没交过心,如同你和你家楼下的小卖部老板,关系只会限制在买卖商品和招呼之间,多一点就不正常了。所以潘逆也不在乎吴忠明怎么想。

结果吴忠明一点没多想,气恼的说:“跟你说认真的,别漠不关心的,帮我说说好话。”

潘逆自顾不暇,虽然跟吴忠明谈不上情敌,自己也不打算玩命的追晓敏,但至少将自己喜欢的女孩拱手送人,这也太过委屈自己。

潘逆叹了口气说:“晓敏她就在前面,你自己没长嘴吗?还是依旧活在封建王朝的婚姻制度,来个明媒正娶?那我也不是媒人的料。”

吴忠明埋头一想,潘逆说的一点没错,说干就干,三步跨做一步,一边喊着:“晓敏,等我一下,我有事跟你商量。”

“商量!”潘逆真是哭笑不得,表白不是家庭琐事,还商量着来。不过,潘逆也十分清楚晓敏的性格,自己有无希望尚且二话,吴忠明愤青的性格就更难了,纠缠下去也就是个牺牲品。可是,你又不能在这节骨眼上一耳光把人扇醒,一来招致怨恨,二来也阻止不了——你说女人有毒,可是有些人宁愿毒死也要试试味道。

想着,晓敏突然像个村姑见了多年未归的男人似的,站在那招手呼喊:“潘逆,过来!”而吴忠明在一旁赔笑。

潘逆不知唱的哪一出,走到晓敏身前问:“怎么了?”

晓敏道:“原来你是外宿啊,吴忠明说你家藏着很多好书,我想去看看。顺便,我做几个菜犒劳犒劳你们。”

潘逆看着吴忠明颓散的表情,欣笑道:“好。”

晓敏见潘逆突然笑的那么阳光,心情也随之好转,背着双手下山。

晓敏一走,潘立即气道:“你搞什么鬼?”

吴忠明羞于启齿,见潘逆恨铁不成钢的架势,急道:“我说不出口……才认识两天,我是无话可说。”

潘逆摇摇头道:“你喜欢她什么就说什么啊!”

吴忠明苦思良久说:“我喜欢她……我喜欢她漂亮。”

潘逆气道:“具体一点,眼睛还是鼻子。”

吴忠明羞红着脸说:“哪都喜欢。”

“哈哈哈……”

潘逆气急而笑,笑的如痴如狂,笑的鸟兽飞绝,笑的吴忠明不寒而栗。

潘逆看的例子太多了,自以为恋的天经地义,自以为恋的无怨无悔、一心一意,幼稚——怎知恋爱也像冬天的小白菜,一天一个价,而且这个价不只是金钱和烂漫去衡量的,如果人是无知的,你就无法预测它来时的形式和征兆,也就买不起。

吴忠明不知一向斯文的潘逆哪来的怒气,可能是自己让他失望了,但又不至于劈头盖脸冲着自己发了疯似的大笑——回家的路上一声不敢“哼哼”。

回到潘逆家的楼下,刘欣正在树荫下看几位老人博弈,见了潘逆甜甜的笑了一个,潘逆微笑着点点头,而吴忠明身子都差点被笑软,刘欣的火辣的身材,大概也就七八十岁的老人无心可动。

刘欣走向前来热情的问:“潘逆,这两位都是你朋友吗?”

吴忠明眼神中全是白茫茫的一片,晓敏礼貌的说:“对,我们都是潘逆的同学,来他家看书的。”

说到看书,刘欣感触颇多,尴尬的笑道:“这个倒是,他家里书蛮多的,而且发人省醒。”

晓敏听了好奇地问:“你是潘逆的姐姐吗?”

姐姐——潘逆大惊:“这……不,不是。”

刘欣道:“不是啦,我是他邻居,不要误会了,潘逆待会该生气了。”

晓敏道:“这有什么好生气的,有你这么漂亮的姐姐,他高心还来不及呢!”

刘欣埋头羞愧的说:“是吗?”

晓敏嘻嘻的笑着说:“姐姐待会有时间吧。”

刘欣除了睡觉大概所有时间都是空着的,笑道:“没什么事!”

晓敏晃着手中买来的蔬菜猪肉开心的说:“两点了,我们玩了整个上午和中午,快饿死了,你帮我去做菜吧。还有……我怕他们欺负我!”说着,晓敏把自己的臭脸丢给潘逆,但潘逆一脸木讷,根本没有色心,只好扔给吴忠明,吴忠明在美女面前除了笑什么也不会——正中下怀,晓敏气道:“看见没,一副色眯眯的样子。”

刘欣看着潘逆等待答复,潘逆对刘欣也没深仇大恨,微微一笑说:“一起吧。”接着,潘逆把钥匙递给刘欣说:“你带他们上去,我去买点饮料。”

目送三人上楼,潘逆就着路边的草地就躺下了。本来以为自己就着上好的天气,和晓敏聊聊文学散散步,这是多么令人舒心的事,半路杀出个吴忠明之后,未想自己把自己折磨的半生不遂、生不如死,实在可悲、可叹、可怨,痛心疾首啊。

虽然,这样自我摧残的事,潘逆已经不只第一次,但是不是说不再是第一次就不会痛呢?其实,只要加大一些力度,可能连以前的伤疤一块揭了,一起流血。

躺着,潘逆差点睡着,爬起来去小区的小卖部买了几瓶啤酒——想想觉的无以消愁,再买了淳朴家自酿的米酒留着晚上自醉。

刚进屋,浓郁的酒香就传到了厨房的晓敏鼻子里,并立即问道:“潘逆,你买的什么饮料,这么香。”

城市的女孩,对农村土窖里出来的酒味不熟,潘逆胡口说:“就是一般的饮料,可能是新品吧。”

晓敏不信,长着手中的勺子走出厨房查看,见到潘逆手中的塑料瓶子问:“怎么可能是一般的饮料呢,给我喝一口。”说完,晓敏回厨房拿了碗伸到潘逆面前。

潘逆被折磨的有气无力,晓敏无疑是在逗自己开心,扑哧一笑道:“真要喝?”

晓敏心意已决,鼓起勇气说:“快点,还毒死我不成。”

潘逆此时做事已经没有分寸,一倒就是半碗,晓敏闻了闻没有怪味——刘欣闻这么浓的气味,赶出来看,正欲开口阻止,晓敏一饮而尽,豪气盖天!

“咕噜”一声,晓敏把酒咽完,闭眼感受了一秒,突然发作握着肚子跑进厨房漱口,漱口完毕跑进大厅倒水灌胃——整个过程持续了两分钟,晓敏蹲在地上感受烈酒的刺激。

刘欣盯着潘逆,不知该说什么好,扶起晓敏说:“什么都乱喝,那是酒,烈酒。”

晓敏哭诉道:“他说是饮料。”

晓敏意欲指责潘逆,但手指前方却是透明的空气——潘逆已经到了卧室,将吴忠明从电脑桌前拉开,取而代之后严肃的说:“晓敏肚子疼,事有蹊跷,你去确定一下原因。”“还有,既然喜欢就去追,这么好的家庭氛围都不会利用,难道你想省去诸多细节,直接结婚生子?这不是封建皇朝,这21世纪,不会巧言令色,不会死缠难打的人难有成功。”

吴忠明看着潘逆如此为自己出谋划策、深思熟虑,一阵感动,随即飞奔出去——但下一秒,晓敏却闯了进来,并立即挥手势要拍下眼前的脑袋,可是正好碰上脑袋转身——“啪”的一声巨响,晓敏双手麻木,骨节僵硬。

潘逆沉的像具尸体,对于来犯之敌稳如泰山,淡淡的说:“够了吗?不够再打,直到你大小姐的脾气全都爆发出来。”

晓敏知是犯了大错,吓的逃出房间。

潘逆揉了揉脸颊,再用**添了一遍牙齿,确定完好,耸了耸肩继续玩电脑。


重生极品学生高手夏天  重生之校园黑道极品学生  极品学生混都市 小说  极品学生混都市  


极品学生混校园小说章节

查看全部目录

极品学生混校园小说资讯

猜你喜欢

短篇小说推荐

更多

网友评论

我要跟贴
梧桐阅读
碗,晓&出来看

潘逆此时做事已经没有分寸,一倒就是半碗,晓敏闻了闻没有怪味——刘欣闻这么浓的气味,赶出来看,正欲开口阻止,晓敏一饮而尽,豪气盖天!

梧桐阅读
开话题&忧虑。

两人坐下,沉默不语。或许在正常的境况下,男生应该懂得绅士,主动表白,或者首先拉开话题,但潘逆此时却只想平静的过去,随着明媚的阳光和清风除去自己的忧虑。

梧桐阅读
脑袋,&可是正

吴忠明看着潘逆如此为自己出谋划策、深思熟虑,一阵感动,随即飞奔出去——但下一秒,晓敏却闯了进来,并立即挥手势要拍下眼前的脑袋,可是正好碰上脑袋转身——“啪”的一声巨响,晓敏双手麻木,骨节僵硬。

梧桐阅读

&苗吗?

潘逆从骨子里习惯讽人,笑道:“呵!大树没了,不是还有树苗吗?”

梧桐阅读
—保佑&伟大的

晓敏——保佑家人和和睦睦,以后成为最伟大的画家和作家。嗯……还有,应该没有了。

梧桐阅读
像生米&用。

潘逆感受手间的冰凉——原来晓敏的手夏天也是凉的,有点紧张,不敢用力,却也不想放手,想着任性一回,反正牵手的意图又没明说,怎么解释都容易,不像生米煮成熟饭,证据在别人身上,你后悔也没用。

梧桐阅读
么好,&,那是

刘欣盯着潘逆,不知该说什么好,扶起晓敏说:“什么都乱喝,那是酒,烈酒。”

梧桐阅读
潘逆气&飞绝,

潘逆气急而笑,笑的如痴如狂,笑的鸟兽飞绝,笑的吴忠明不寒而栗。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