已完成

两生孽缘:倾城难宠

时间:2020-12-22

分类:玄幻小说

作者:阅读王

主角:许怀川,萧菀,念星,陆堔

在线阅读 微信阅读网友评论
最近更新:更多章节

《两生孽缘:倾城难宠》写的一本玄幻小说,主要讲述许怀川,萧菀,念星,陆堔之间的故事。两生孽缘:倾城难宠约530000字,欢迎在线阅读!

免费阅读

念星小说名字叫做《两生孽缘:倾城难宠》,这里提供念星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实力推荐。两生孽缘:倾城难宠小说精选:听到这话,婉蜜一个激灵,拉住念星的手,“书房在哪儿啊。”念星被她的动作吓了一跳,她看着黑黑的四周,指着被树掩盖的一条黑不见底的小路。“诺,就在那里,不过姐姐最好是白天去,晚上很恐怖的。”她还作势办了个鬼脸。婉蜜心中了然,念星那天看见的定是弟弟无疑,可是为什么是在书房,难道书房里还别有一番洞天?这样想也是极有可能的。“姐姐,你真的要去啊。”念星推了推发呆的婉蜜。婉蜜应付了一下,便又陷入了沉思。念星看见婉蜜沉着脸不讲话的样子,心…

听到这话,婉蜜一个激灵,拉住念星的手,“书房在哪儿啊。”

念星被她的动作吓了一跳,她看着黑黑的四周,指着被树掩盖的一条黑不见底的小路。

“诺,就在那里,不过姐姐最好是白天去,晚上很恐怖的。”她还作势办了个鬼脸。

婉蜜心中了然,念星那天看见的定是弟弟无疑,可是为什么是在书房,难道书房里还别有一番洞天?这样想也是极有可能的。

“姐姐,你真的要去啊。”念星推了推发呆的婉蜜。

婉蜜应付了一下,便又陷入了沉思。

念星看见婉蜜沉着脸不讲话的样子,心里有点害怕,她不知道自己说错什么了?念星手里搓着衣服,眼睛却看着婉蜜,而婉蜜手里拎着衣服,心里却在想别的,气氛一下子就阴沉下来,一个场景里,却各有所思的两个人。

待婉蜜和念星洗好衣服时,天色已是微微泛白了,念星甩甩手。揉了揉发困的双眼。

“回去睡吧,念星,这里就交给我就好了。”婉蜜笑笑的拍了拍她。

念星打着哈欠眼睛一闭一合的朝婉蜜连连摆手,“姐姐,我先回屋了,困死我了。”

婉蜜看着她摇摇晃晃回屋的身影,伸手捂住嘴轻轻的笑着。此时的婉蜜却丝毫没有睡意,她还在想着怎么进书房呢,她左右看了看无人的四周,轻轻一笑,弓着身子一头钻进了那条树木掩盖的小路。

此时正值初秋,但周边的树木已然开始落叶,厚厚的几层铺在路上,若不仔细看,定然是不会发现这里竟然还有路,果真是“曲径通幽处,禅房花木深”在这里也是颇有意境了。

不过这可不是去禅房,她弓着身子看着地上隐约的路,黑夜中,茂密的树木长在两旁,秋风不断的从树叶缝中吹向她,怪瘆人的,微微的寒意让她抱紧自己的身子,如此隐秘的地方果真是不易察觉,果然,狭窄的尽头原就是一片豁然开阔,别致的小屋孤单的挺立在一片空地上,她四下看了看,正准备进去,哪料到半路杀出个人来,他从屋顶跳下,大喝一声,“站住,这里不能进去。”洛泽紧握手中的剑看着她。

她看了看天,却还没想到这半夜三更的竟有人在这看守,她笑了笑,“我只是好奇想去看看。”

洛泽狐疑的盯着她显然,他是不信任她的。

“你是想找你的弟弟——乔宇吧!”他一语道破。

这下换成是婉蜜难为情了,她低着头,眼睛却左右看着,既然来了哪有不看弟弟就回去的道理,趁着他的一个闪神,她突然跑起来,想要强行进去,没想到他却先她一步伸开双手挡在门口,婉蜜猛地在他前面停下来,两个人挨着很近的距离,这叫她左也不是右也不是,总能让她从一个男子的臂弯里钻进去的吧!她气馁的垂下双手。

洛泽看着眼前这个肌肤胜雪的娉婷女子就站在眼前,他只觉得快要离不开眼了。

只见婉蜜红着脸低着头咬着嘴唇,拉着他的胳膊,眼泪都在杏眼里打转,一副楚楚可怜的样子。

“好将军,就让我进去看看吧。”她轻轻的摇了摇他的手。

洛泽压制住心里的躁动,面无表情的看向别处。

婉蜜见自己一时也无法进去了,她怏怏的准备往回走。

看这个样子,弟弟就是在这无疑了,毕竟今天晚上的目的已经达到了,她压根就没想进去,只是想用自己来试试,果不其然,她一转身,脸上所有的泪都变成了淡然,既然已经知道位置那一切都好办了。

刚踏上回去的小路,洛泽从门前跑过来。

“以后不要在来了!”他拉住她的手肘道。

婉蜜看了他一眼,不留痕迹的移开了自己的手,洛泽看见她的眼神越过自己默默的回头看了眼那个丛林深处的小屋,她的眼神告诉他,她并没有死心……她回过头继续往回走。

“你想知道你的第一个男人是谁吗?”他看见她的背影明显一滞。

她瞪着眼不可思议的看着他,良久,他被她看得心里发毛,眼睛不自然的看向别处,他轻咳了一声,“下次见面再告诉你。”说完跑进了树丛中。

他只是留了句很模糊的话给她,就连他自己也不知道下次见面是在什么时候,他来无影去无踪,而且只是为瑞王办事的暗卫将军,要不是这次婉蜜的突然造访书房,怕是也不会见面的,他可算是陆堔最倚重的人了,保护王爷不说,还去过舜朝当过细作,所以对婉蜜的从前也是了解的。他**不羁的坐在屋顶上,看着丛林深处那个越走越远的白色身影。

婉蜜回到屋里,坐在桌子前,整理着自己的思绪。

那个屋子果然是有秘密的,且不说是在那么隐秘的地方,如果不是有重要的人在那里的话,单是有个武功高强的人在那里守卫就很奇怪,看来念星那天看见的肯定就是弟弟了,这样想来,婉蜜倒是心情大好,她仰头就睡了。

“王爷,书房里的人好像被舜朝旧人发现了,我们要不要移走。”洛泽半跪在地上道。

“哦?那么隐秘的地方,你说该不会是有人泄密吧!”他似笑非笑的盯着面前的人说。

“属下不知,一切还要由王爷定夺。”洛泽坚定的答道。

他是故意没有说那个人就是婉蜜,他的下意识还是想袒护她的,记得从前在舜朝的时候,他是细作的事实被别人起疑,还是她无意的一句话保全了他,他才幸得逃脱,免于一死,只是她却不记得了,她的苦他多少还是知道一些的,只是很多时候碍于身份,什么也不能去做,本是一个才貌双全的女子,应该是有个好归宿的,可她偏偏是个公主,真是个可怜人儿。

陆堔只是狐疑了片刻,随即抿着嘴笑着。

“那好,我们只等看好戏。”

洛泽没有回话,他不知瑞王葫芦里买的是什么药……

依稀的亮光照进房里,只见婉蜜愣愣的坐在床边,她压根就没睡着,翻来覆去的想着昨天晚上洛泽那句暗示性的话,她不知道为什么他会突然就说了出来,但他肯定是知道些什么,还好与他有个下次见面的约定,希望在下次见面时自己会知道些什么,她把桌上写好的字条折好,塞进袖口里,回头看着熟睡的念星,她走过去帮她盖好滑到腰间的被子。天刚刚亮透,婉蜜和念星就被嬷嬷喊醒了,念星睡的迷糊,连天的打着哈欠,慢慢的打开了房门。

念星小说名字叫做《两生孽缘:倾城难宠》,这里提供念星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实力推荐。两生孽缘:倾城难宠小说精选:她走到婉蜜面前,低着头怯懦的说:“婉姐姐,我想到我姐姐了,以后我可以喊你姐姐吗?”婉蜜盈盈的笑着:“我只是孤单无依靠的亡国之人,只要妹妹不会嫌弃我就好。”她拉过念星的双手说道。念星看着这个眼含笑意的明媚女子,伸手摸摸她脖子上的印子,“痛不痛?我给姐姐找药酒擦擦。”看着这个小丫头回身去找药酒了,她走到床前拿出那件被撕烂的粉色流苏长裙从里面掏出一块质地极好的羊脂玉,递到她手中,“我也没什么东西给妹妹的,只剩这块玉了,就当给妹…

她走到婉蜜面前,低着头怯懦的说:“婉姐姐,我想到我姐姐了,以后我可以喊你姐姐吗?”

婉蜜盈盈的笑着:“我只是孤单无依靠的亡国之人,只要妹妹不会嫌弃我就好。”她拉过念星的双手说道。

念星看着这个眼含笑意的明媚女子,伸手摸摸她脖子上的印子,“痛不痛?我给姐姐找药酒擦擦。”看着这个小丫头回身去找药酒了,她走到床前拿出那件被撕烂的粉色流苏长裙从里面掏出一块质地极好的羊脂玉,递到她手中,“我也没什么东西给妹妹的,只剩这块玉了,就当给妹妹的见面礼罢,还希望妹妹不要嫌弃,收下的才好。”念星看着那块在她手中一看就知道是价值不菲的玉,连连摆手拒绝,婉蜜拉过她的手硬塞着给她,“这件东西原是定情信物,现在想来我这辈子怕是也嫁不了人了,留着也是没用的。”听到这话念星更是把玉赌气的放到床边,别人的定情信物怎好得让自己白白的拿了去?婉蜜见她犹豫的样子,便也在床边坐了下来,她看着她的眼睛说:“你看我,连件蔽体的衣物都没有,这么重要的物什当然是要给重要的人去保管的,现金妹妹就是这个重要的人,如果不给你,在这府中我还能信得过谁呢?”

小姑娘自然是天真的,只见她用狐疑的眼光不时打量着婉蜜,看着脸色坚定的她,念星拿起床边的羊脂玉,又找了两块长布把它包了起来,接着拿起放在桌上的药酒,细细的替她擦着药。

婉蜜在浣衣院时总是能受到来自别的侍女的特别“照顾”,常常被繁杂的活压的脱不开身,连饭都顾不上吃,还好在念星得空的时候总是会带些吃的给她,不然她肯定早就累趴了,在府里除了因为一些女人的嫉妒受欺负外还总是会有男人特意跑过来看她,对她毛手毛脚的,她知道就算是在白天,她大声叫喊,周围也都是些看热闹的人,他们压根就不会帮她,所以当她看见一些不怀好意的人靠近,就会马上挥舞手中湿湿的衣物,被贱一身水的男人总是说些难于入耳的话。在繁杂的劳动中她一刻都没有停止想念,思念弟弟的情绪与日俱增,她希望可以再见到弟弟以及与自己因玉结缘而没有来得及拜堂成亲的卫国王爷。

陆堔最近老是心神不宁,他总是在不经意就想起她,那清冷的眸子和白白的脸,他的身体忠实的告诉自己,他想念她的味道她光滑的背和与之完美的切合感,但随之而来的就是一个个狰狞被杀亲人的脸,他们都在叫器着让他给他们报仇,看着黑布般的天空悬挂着明亮的圆月,突然就想到了自己的母亲,都说“游子易望月思亲”这话果然是不错的,他走到案前抚平纸皱,提笔就写“仇报思母,勿念勿挂”这八个蝇头小字,小心的卷好放进信鸽的纸筒里,一松手,白白的鸽子在银月中扑扇的翅膀飞向远方。它会飞去母亲那的,不知母亲可好?他站到窗前,远处的假山在黑夜中披上一层银辉的月光,心中冒出一个小小的声音。

“不知道她现在在干些什么?”

戌鼓断人行,边秋一雁声,露从今夜白。

月是故乡明,有弟皆分散,无家问生死。

听着外面的糜糜丝竹管弦之声,脑海中倏地就冒出这首诗,便不自觉地脱口而出。这说的不正是自己当前的处境么?

在一旁忙活的念星歪着头问道:“姐姐,这首诗是什么意思呀,太深奥了,我听不懂。”

婉蜜抿嘴一笑,正要说什么的时候,外头传来了敲门声,念星忙去开门,只见外头是一个小厮,他朝念星一鞠躬。

“姑娘,我家王爷让送了衣服过来,不知姑娘现在方不方便让进来。”念星看了眼坐床边的婉蜜,一侧身,那小厮身后头跟着几个鬼头鬼脑,手捧着衣服的人,他们排成一列放下衣物在婉蜜面前福福身。

“请姑娘挑件好的衣服,今天晚上王爷想请姑娘去大厅里坐坐,请姑娘快些点装扮。”

说完他们退到了门外,念星拎起旁边的衣服欢喜说说:“姐姐这衣服好漂亮,若是穿在身上,姐姐定是貌若天仙。”小姑娘看见漂亮衣服总少不得夸赞,婉蜜却陷入深思,这个瑞王爷不可能这么简单的送她这么些漂亮衣服,瞧刚刚那小厮的样子,事情定然没有那么朗若,她坐在镜子前看着自己,她从衣服里挑了件素白内衫外罩蓝纱的衣服,换上后才发现衣服怎么都挡不住脖子上的红痕,他怕是故意要这样的,拿起桌上的盒子往脖子上盖上了厚厚的一层粉,饶是如此,细看下依旧能看个真真的,她不让念星给她錧发,垂落在腰间的青丝仅用一根蓝丝带随意的绑住,脖间偶尔会落下丝丝碎发,看上去俏皮可爱,让人不会过多的注意她的脖子,她未施粉黛,素面朝天。一开门那小厮即躬身,看起来是一直在外头等着,“也罢随他去好了”。

婉蜜被小厮牵引来了大厅的偏殿,“姑娘稍等,容我去禀明。”说完不见了人影,她坐了下来看着这个别致的偏殿。

“听说王爷前阵子大破舜王朝,可有别的好收获?”

“是呢,王爷仅用八个月就把舜王朝打得溃不成军,真乃天生神力。”

“只可惜了天下第一美人,现在只怕是尸骨无存了,真是可惜,不然我等便可一饱眼福了哈哈。”说完这话的人忙捂住嘴,看向旁边正在饮酒的卫国王爷顾亦宸。看见无表情的他这才放心下来。

陆堔在高座上看着众人你一言我一语的谈话,眼睛一撇,旁边宫人即刻会意,只见他走到台中:“王府里新来一位舞姬,才艺甚好,我家王爷看各位舟车劳顿,特请出来助兴。”他后退几步便跑向后面,不等多时。

婉蜜跟着那小厮慢慢的从后面出来,只见她内着素白衣,外罩淡蓝纱衣,裙摆随着步履波动,白色的腰带束在纤纤细腰上,衣服上的蓝峰花托衬着饱满的胸,未施粉黛的脸更显仙气,一双含情脉脉的杏眼,轻抿的红唇,系在青丝上的发带还飘在身后,众人都看着这个似天仙的姑娘迈着小步缓缓走来。他们都忘记了喝手中的酒,有人的酒杯不知道什么时候掉落在了地上,在那一刻,连台上的陆堔也怔了一下,唯独顾亦宸只是默默的喝着手中的酒,他的眼睛死死的盯着她脖子上连厚粉都盖不住不易察觉的齿印,他没有发觉自己舒了口气,“舜王朝灭亡,还好她幸得没事,只是他们的距离好像已经拉的好远好远了。”



两生孽缘:倾城难宠小说章节

查看全部目录

两生孽缘:倾城难宠小说资讯

猜你喜欢

玄幻小说推荐

更多

网友评论

我要跟贴
阅读王
婉蜜红&着脸低

只见婉蜜红着脸低着头咬着嘴唇,拉着他的胳膊,眼泪都在杏眼里打转,一副楚楚可怜的样子。

阅读王
洛泽&得快要

洛泽看着眼前这个肌肤胜雪的娉婷女子就站在眼前,他只觉得快要离不开眼了。

阅读王
,洛泽&己默默

婉蜜看了他一眼,不留痕迹的移开了自己的手,洛泽看见她的眼神越过自己默默的回头看了眼那个丛林深处的小屋,她的眼神告诉他,她并没有死心……她回过头继续往回走。

阅读王
&将军,

“好将军,就让我进去看看吧。”她轻轻的摇了摇他的手。

阅读王
“王&上道。

“王爷,书房里的人好像被舜朝旧人发现了,我们要不要移走。”洛泽半跪在地上道。

阅读王
怎么进&右看了

婉蜜看着她摇摇晃晃回屋的身影,伸手捂住嘴轻轻的笑着。此时的婉蜜却丝毫没有睡意,她还在想着怎么进书房呢,她左右看了看无人的四周,轻轻一笑,弓着身子一头钻进了那条树木掩盖的小路。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