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载中

青春是一米流浪的阳光

时间:2020-11-21

分类:都市生活

作者:悠米清星

主角:杨浩宇 娄欢

在线阅读 微信阅读网友评论
最近更新:更多章节

曾经许下的诺言都已经随风飘远了。那个对杨浩宇说着要陪他看遍世间的风景,走遍世间的每个角落的女人就是娄欢。可是娄欢失信了,是她把杨浩宇给抛下选择了他的弟弟杨轩,杨浩宇爱她那么深,他以为他和娄欢可以做一对让所有人都羡慕的情侣,结果竟然是这样,他心中莫名的恨涌上心头......杨浩宇显然不知道娄欢的言外之意。“我要说的都说了啊。难道娘子还要夫君我说海誓山盟?好,我说……”。

免费阅读

青春是一米流浪的阳光第四十二章:放不下的是你

“你是不是要跟我说一些什么。”娄欢慢慢嚼着嘴里的食物,漫不经心地看着杨浩宇,等着他说。

杨浩宇显然不知道娄欢的言外之意。“我要说的都说了啊。难道娘子还要夫君我说海誓山盟?好,我说……”

娄欢夹起一块肉,塞进杨浩宇嘴里。“你的海誓山盟我记下了,我只想问,妮玲呢。”

杨浩宇愣了半秒,“什么意思?老婆你太高深莫测了,就像考古队研究的事件一样,既诡异又莫测。你知道吗?听说请段时间又有关于古墓的发现……”

娄欢皱了皱眉,今天的杨浩宇很反常啊。怎么一直在扯开主题?难道……

娄欢嘟嘟嘴,装可怜,“上学期期末考我没有去,你没有来问我反而去找妮玲,你是不是应该说些什么?”

“那个……”

“嗯哼?”娄欢瞄了他一眼,突然间心又痛了一下,她咬咬嘴唇,双手握紧,极力不让杨浩宇发现端倪。

杨浩宇还真就没有发现,他低头夹了两口饭,也慢慢地吃了起来。“那天早上她失恋了啊,我身为她的小弟,见老姐寻死觅活的,就安慰一下姐姐啦。要是你想不开我也会第一时间冲过去,抱住你,然后说,我的孩子还在你肚子里,你是一身两命……”

娄欢白了杨浩宇一眼,为杨浩宇的智商担心着。“妮玲当时想轻生?她跟她男友不是很好么。”

“这个……”杨浩宇发现自己说漏嘴了,干咳两下,勉强将口中的饭咽了下去。故意装出轻快的声音。“是她的私事,我也不清楚,就像咱们啦,我们之间恩恩爱爱的事,她也不知道啊。”

你愤怒什么?你要是不清楚,你干嘛故意掩饰自己的怒气?

娄欢疑惑了一下,随后又似想到了什么,轻声地笑了笑,“对呀,这么说也有道理,她是那天失恋的,我也是那天分手的……”

“我……”

“我是不是不应该这么说?”娄欢停下手中的筷子,跟杨浩宇说着说着就没有什么胃口了。“没办法,我就是太小气了……”

“哎呀,今天的你是怎么了,难道你体内的PH突然降低了?怎么听你说出的话,我总是有一种酸溜溜的感觉呢。好啦,我在得知你也没有去考试时,急得就让阿憋打电话给你了,我那么爱你,你都不夸夸我嘛……”

阿憋。

“我体内的PH要是极速下降,原因只有一个,那就是被某个人气得心血管病发作,导致一系列问题。我想想啊,他是打给我了,当时你不也在旁边么,那为什么是他跟我讲电话?”

“跟我在一起,你怎么会有心病呢,我都那么健康,你在我旁边,每天有佛光普照,百病全消啊。”

“佛光普照?我感觉普照我的不是佛光,而是瘟疫。说,阿憋跟我讲电话时,你在干嘛。”

杨浩宇朝娄欢眨了下眼睛,那意思,娄欢懂,又要当“娇夫”了么……“当时阿憋在一边讲电话,我在开导妮玲,看妮玲心情有好转,就过去问问你的情况。谁知道你这么不给我面子,一过去你就跟我说分手,我瞬间感觉我的世界昏暗了。灯光不见了,窗户也关上了,我到了伸手不见五指的黑夜,突然……”

突然一个浑身发光的女菩萨从天而降?没错,遇见这种情况,多半是因为你回光返照……

娄欢放下筷子,伸手捏住了杨浩宇的下巴。“你今天很不乖哦,是不是要回家跪方便面、撞豆腐了?老实说,为什么阿憋要在一边打电话?当着你们的面不好么?”

“这……”

“要是说不出来,我也没有必要和你在这一问题上扯下去。”娄欢松开杨浩宇的下巴,装出一副忧伤的样子。“不过,你很清楚这些事,你甚至连雪花没有去考试你也知道。”

“你听谁说的?这么厉害,神算哪!教教我吧,咱们这么好,学费就免了哈,多见外啊。”

“猜的。女人的分析。”娄欢得意地嘴角上扬。

谁不喜欢自己的男人夸自己厉害?当然,雪花那种除外。

“好厉害,你是块学理科的料,下学期你就要选理哦,来吧,投入我的怀抱吧~”

“求我啊~”娄欢挑挑眉,故意挑逗杨浩宇。

杨浩宇又拿出必杀技——“娇夫的爱”……“亲爱的~不要这样嘛~”

如果不认识你,我一定会说你是娘娘腔!没办法,太熟了,你变态的一面我总是要接触的。

“有个条件,”娄欢揉了揉太阳穴,“告诉我妮玲失恋的事。”

今天头痛的事比较多,太阳穴都要抗议了。

杨浩宇愣了一下,突然就板着脸,一本正经的说:“你就那么喜欢收听别人的新闻吗?”

这种语气让娄欢一时接受不了。愣了半秒,娄欢才弱弱的说:“这都过去这么久了,不是新闻了......”

“知道那么多干什么,你好奇心泛滥啊。我不方便说……”

“是妮玲不让你说的?”

“不是……”

“你真不会说谎。”娄欢打断他,拿起放在碗上的筷子,继续吃,“就算是也没有关系。我也理解她。”

“你是怎么想的?”杨浩宇终于恢复了原样,一双眼睛死死盯着娄欢,似乎想要看清她。

越靠近才发现自己越来越不懂身边的人了。

娄欢并不喜欢猜测,只是他们留给她的漏洞太多,她一好奇才会乱想,谁知歪打正着,就撞上了枪口。

妮玲是何许人也,娄欢怎会不知。妮玲自小就喜欢音乐乐器,钢琴是她最擅长的,她的技艺甚至超过了小离。她的弱点无非就是她的男友——“痞子”和杨浩宇。

“痞子”是她从小到大的玩伴,人如其“名”,地地道道是个“痞子”。痞子最怕的就是麻烦,而妮玲对他的爱,应该是一种负担。对于前途无量的妮玲,对于岁月难熬的异地恋,痞子唯有放手才是上策。

当然,这只是娄欢的猜想。而杨浩宇知道雪花没有去考试,那更是情理之中。

娄欢对雪花来说是“第一重要”,对杨浩宇来说是“很重要”。

娄欢也知道,妮玲对杨浩宇来说是无可代替,他要顾全两侧。相对而言,雪花就自在得多。

娄欢慢慢嚼动嘴里的食物,就是故意要让杨浩宇没耐心。

可是杨浩宇是“干大事”的人,多沉得住气。

娄欢好几次张开口,见杨浩宇没有反映,便自娱自乐地夹起一块肉放进嘴里。

紧张一下会死啊!

杨浩宇依旧面不改色,连个皱眉的动作都没。

好吧。

娄欢还是决定败下阵来,“因为妮玲对我有敌意,所以涉及到我的她自然就不会有好的态度啦。”

“有道理。我老婆真聪明!”杨浩宇长舒了一口气,还不忘夸娄欢一下。

只是……

娄欢看着杨浩宇的表情……

不对啊。这不是他现在该有的表情啊。他舒什么气?

娄欢还是将事情想得太简单。

看着娄欢又有想问下去的趋势,杨浩宇赶紧抢先说:“妮玲只是担心我被你拐骗。小离的事……”眼神突然黯淡了。

娄欢听着他说,并未开口。

还在伤心?

叹了一口气,杨浩宇露出一个微笑,“阿憋说得对,谁没有错过的时候呢。像我这么健康阳光一流痴情高智商又万人迷的大帅哥,错过一些有的没的多正常啊。”

又来了,阿憋是不是说错了。人自恋一点是好,但也不能太自恋啊……

娄欢给了一个白眼给杨浩宇。“现在小离……”

“被我爱过的人是何其幸运!她现在在友校好好地当她的五好学生。我和她谈过了,一切过往就当做是少不经事吧。”

娄欢对于这个结局很是满意。但总是有些心酸,多好的两个人啊,就因为一场误会就毁了这段感情。不过人总要学会放下的。还好,他们放下得还早,疼痛还不至于深入骨髓。想着想着,一抹笑很自然地出现了。

“喂喂……”杨浩宇?伸手捏了捏娄欢的脸。“我的小可爱,你知道分别时小离是怎么给我下命令的嘛。好伤寡人的心喏……”

“给你下命令算便宜你了,说吧,让我笑笑也好。”娄欢一脸“嫌弃”地看着杨浩宇的手。

“我是被你打入冷宫的前任皇后,虽然娄欢不知天高地厚地抢了原本属于我的位置。不过,还是祝福你们。早生贵子,白头偕老,啦啦啦,啦啦啦~”杨浩宇微昂起头,面部表情配合得天衣无缝。

但这让娄欢看了直想吐……杨浩宇有病,而且还病得不轻!

很好,敌人少了一个。接下来的李紫灵……是个头疼的角色……

“我怎么说也是你的皇后吧。”娄欢嘻嘻一笑,瞬间让杨浩宇觉得不祥的事要来了。头部僵硬地点了点。娄欢满意地继续说:“那么我就有权利管理你的后宫咯?”

突然感觉情况不妙啊。

“生杀大权交给你了。”想想好像也没有什么比较严重的事。杨浩宇大方地将“生杀权”“赐予”娄欢。

娄欢点了点头。“你可不可以对李紫灵好点……”

显然杨浩宇被这话弄糊涂了。

娄欢怕他不答应,又急匆匆地解释:“你知道,李紫灵患有癫痫,而现在应该没有多少人看到她发作时的样子。咱们都知道,癫痫并不会对周围的人有什么影响,但是现在的风气……所以我不想你排斥她。毕竟,她是个女生,还比较脆弱……”

“你是在把我推给她吗?”杨浩宇收回放在娄欢脸上的手,一脸怒气。

曾经,她也把杨轩推给雪花……

“不,我没有。”娄欢真怕杨浩宇误会。她是他的,她怎么可以推开他!“我想治疗她……”

“所以你就要利用我?”

娄欢很烦闷,她怕自己说什么杨浩宇都听不下去。“这是我的私心。以后我会告诉你,我一定不会瞒你。你就当我是同情心泛滥好了……”

娄欢一脸虔诚,那表情,就差几滴眼泪来做装饰了。

杨浩宇服软了。自己爱的人都是这么“不可理喻”,他又有什么力量去“教导”她呢?

终究还是要违心。

“好。”杨浩宇沉思许久,不是很甘心地答应了娄欢。

这回答把娄欢给乐得,都成什么样了。张口就往杨浩宇脸颊上一亲。满唇的油腻都糊在杨浩宇脸颊上了。

好在杨浩宇想着其他事,才没怎么计较。

“但是,我有个条件……”杨浩宇思考完毕,才觉得自己脸颊上有不明液体……

“你说你说。”娄欢很识趣地递给他一张面巾纸。

杨浩宇擦了擦脸颊上的油渍。没办法,这是洁癖。“我帮李紫灵,你帮杨轩。”

“杨轩?!”娄欢僵硬着。许久未回过神来。

后面杨浩宇说的话就像一句响雷,直接击中了她心里最柔软的部位。

青春是一米流浪的阳光第四十一章:你真的很好

匆匆将李紫灵送往医院,趁李紫灵还没醒过来,娄欢背着杨浩宇偷偷地离开了。

这算不算是抛下杨浩宇了呢?

如果李紫灵没有癫痫,娄欢会不顾一切将杨浩宇捆在身边,但是,癫痫病是娄欢的心病……

多年之前的记忆又再次唤醒,娄欢承认自己还太过于脆弱。

就算做了件好事吧,就算对方并不会感谢自己。就算杨浩宇也不会感谢自己。

娄欢握紧拳头,漫无目的地游荡在公园里,肚子一个劲地在折磨着自己,娄欢被肚子折磨得都没心情看风景了。好饿,没有吃早餐就出门,还遇见这样的衰事……

“小姐,走那么快我都快跟不上你了,你就要将你可爱的浩浩抛下了嘛~”一个回头,杨浩宇扮了一副鬼脸,那个丑样,着实把娄欢给震住了。

话说,杨浩宇什么时候“转性”了?被阿憋开导成功了?还是见鬼了?嗯,后者的可能性比较大。

“那么可爱的人我留下来岂不是个祸害?”娄欢一拳挥向杨浩宇,“收起那张令人恶心的脸……”

杨浩宇双手握住娄欢的手,很有绅士风度地亲吻了一下她的手背,“这位女士,可否赏脸跳一舞?”

娄欢赶紧抽回手,故作嫌弃地在他衣袖上擦了擦,直到看到他挑了挑眉才意犹未尽地停止了。“赏脸就可以,你要吗?”

一抹奸笑……

“老婆我错了……”杨浩宇瞬间由绅士转成了害怕老婆的“娇夫”。

娄欢表面不动声色,内心又是一个震撼。杨浩宇可是有洁癖的啊。自己刚才……没刺激成功……

“要是我不喊停,你是不是就要当街耍猴了?”娄欢奸笑地看着他,越靠越近。

杨浩宇一把搂住娄欢的腰,眨眨眼睛,“不,我哪敢把你当成猴啊……”

“真乖……”娄欢轻轻摸着杨浩宇的脸,越摸越用力,越摸越用力,最后就变成了捏……

今天可真是遇到鬼了呀,阿憋把你教得可真、好、啊。

只是这样的你,我该拿你怎么办呢?

杨浩宇也不甘示弱,也捏着娄欢的脸,“谢谢老婆的夸赞,夫君我绝不辜负你的厚爱。我将越做越好……”

娄欢的脸就像抽了筋一样,一直被杨浩宇拉得抖动着,“那我就拭目以待咯,希望你有飞黄腾达的那一天……”

“你给的支持就像原子弹发射时那样,让我在奔跑的路上又有了动力……”杨浩宇露出“天真无邪”的笑脸。

娄欢一把咬了一下杨浩宇可爱的脸,“是嘛,那你还不快谢谢哀家。”

“小杨子谢过皇老太……”杨浩宇将头越靠越近,笑嘻嘻的,他的唇就快碰上她的唇了。

娄欢配合地也将唇靠过去,“你这个奴才要调戏我这个老阿婆了吗……”

“有何不可呢?咱们又不是‘老牛吃嫩草’,咱们是‘小牛吃黄草’……”杨浩宇不再捏着娄欢的脸,反而将手放在娄欢脖子处,他要好好地看她,看她眼里的秘密,看她暗下去的痘痘,以及看她那咬牙切齿的嘴脸好……按天数,他一个月都没靠她那么近,而这一个月却像过了好久。

“你丫的,你才‘黄草’呢。”娄欢一把挡住杨浩宇的头,别开脸去。她就是故意气气他。

“好好好,那这样,我呢,是‘黄草’,你呢,是‘老牛’行不,陪我一起老啊……”杨浩宇用手掰回娄欢的脸,两人直视着,不多时,娄欢脸红了,杨浩宇忍住笑,又朝娄欢眨巴眨巴眼睛。

杨浩宇的意思娄欢就算是白痴了清楚。“你……跪安去……”娄欢努努嘴,自己的脖子卡在他两手之间了,动不了啊。

陪我一起老啊。好啊,陪你一起老啊......

“一吻天荒嘛,”杨浩宇靠前点,吻了吻娄欢,轻轻在她耳边说着“悄悄话”。

要跪安也得先带着你走啊。

娄欢侧着脸吻了吻杨浩宇的耳朵,越吻越上瘾最后陷入杨浩宇的唇中,舌头与舌头在打着架,娄欢看见,杨浩宇那深不见底的眼里藏着太浓重的哀伤。她伸手摸了摸杨浩宇的脸,想解读他眼里的意味,但他却突然闭上了眼。

为什么你不肯跟我说你的痛?

“我好想你。”“风不解风情,我一直在思念你。”“我好久没有像今天一样抱着你,吻着你了。”“你好久没有像今天一样离我这么近了。”……

餐厅里,娄欢在享受着食物带来的舌头上的美味,闭着眼睛,听着杨浩宇去阿憋那里学来的句子。特别有味道。当然,也特别令她作呕。

“哎,你有没有在听啊。”杨浩宇摇了摇闭着眼睛不说话的娄欢。

娄欢没有睁开眼,点点头,“有啊,一直在听,一直在忘。”

“忘?……”杨浩宇一时没有反映过来。纳闷了一会。

娄欢点点头,“对呀,左耳朵进,右耳朵出……”

“你怎么可以这么对待我……”

又来了…………娇夫啊!……

阿憋,你厉害,你的徒弟可以出山了,改天我带他登门拜访你!

娄欢微张开眼,“你说那么多,不都没有抓住重点的嘛。”

看到杨浩宇又是纳闷的表情,娄欢干脆把眼睛睁了开来,“要我,只说一句话就可以掩盖这么多废话。”

“什么话?”杨浩宇将耳朵靠了过来。

娄欢又嚼了几口,把嘴里的食物吞下,清了清喉咙,将嘴贴近杨浩宇的耳朵,“你就是一个笨蛋。”

“但是你不就是爱我这样的笨蛋嘛~~”杨浩宇笑着夹了一小块肉给娄欢。

娄欢也没客气,张嘴就咬下了,一边嚼还不忘自嘲说:“错!大错特错!”

“哦?哪里错了?高人请指教。”杨浩宇也张大了嘴,向娄欢挑了挑眉。

娄欢夹起一块肉,递到杨浩宇嘴边,“我爱的不是你这样的笨蛋,我爱的是这样笨蛋的你。”说完,将伸到杨浩宇嘴边的肉又折了回来。放在自己嘴上,慢慢咀嚼。

好吧,相信语文烂到极点的杨浩宇是搞不懂这两者之间有什么区别的。

杨浩宇低头沉思。

“想什么?”不会是在想这两句话之间的联系吧?

“我在想……主谓宾,定状补……”杨浩宇喃喃地说。

娄欢一个没忍住,硬生生将一口肉咽了下去,卡在喉咙了……“咳咳……咳咳……”

杨浩宇赶紧冲到娄欢背后,轻轻地拍着她的背部,“激动什么啊你,小心点啊。”

娄欢看着他那紧张的表情,突然就笑了。“因为你真的很可爱啊。”

很显然,杨浩宇是不信的。

“女人,就是这么容易被可爱的食物迷住,就如我,又帅又可爱,这也是不可避免地被你上了瘾……”

阿憋,你可以告诉我你住在哪吗?你做的好事!好、事!我一定得买两竖菊花去看望你!

“你还想我再次噎到吗?”娄欢汗颜啊,杨浩宇在阿憋的培训下,已经“青出于蓝而胜于蓝”了。

“老婆,我错了……”

今天的杨浩宇很是奇怪啊。

趁还没看见杨浩宇的“娇夫脸”,娄欢赶紧别过头去。“知道错了就回到座位上去,现在咱们来上节政治课……”

杨浩宇很乖地回到娄欢对面的凳子上,“报告老师,我是理科生……”

“理科生就不用学文了是不是?学业水平不要过了是不是?报国胃志都不要了是不是?”娄欢揪住杨浩宇的耳朵。

杨浩宇拼命摇头,他的耳朵就在娄欢的手里,他哪敢不从啊。

娄欢许是看穿了他的心思,正想玩玩他时,突然想起一件很重要的事。


有一种青春叫流浪  


青春是一米流浪的阳光小说章节

查看全部目录

猜你喜欢

都市生活推荐

更多

网友评论

我要跟贴
悠米清星

&重要”

娄欢对雪花来说是“第一重要”,对杨浩宇来说是“很重要”。

悠米清星
在碗上&关系。

“你真不会说谎。”娄欢打断他,拿起放在碗上的筷子,继续吃,“就算是也没有关系。我也理解她。”

悠米清星
因只有&一个,

“我体内的PH要是极速下降,原因只有一个,那就是被某个人气得心血管病发作,导致一系列问题。我想想啊,他是打给我了,当时你不也在旁边么,那为什么是他跟我讲电话?”

悠米清星
憋说得&么健康

叹了一口气,杨浩宇露出一个微笑,“阿憋说得对,谁没有错过的时候呢。像我这么健康阳光一流痴情高智商又万人迷的大帅哥,错过一些有的没的多正常啊。”

悠米清星
欢真怕&疗她…

“不,我没有。”娄欢真怕杨浩宇误会。她是他的,她怎么可以推开他!“我想治疗她……”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