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载中

绝色佳人

时间:2020-11-19

分类:都市生活

作者:喂马

主角:王东 倩姐

在线阅读 微信阅读网友评论
最近更新:更多章节

《绝色佳人》由作者喂马所写都市禁忌伦理小说。小说精彩节选:淋浴喷头的热水冲在我的身上,让我觉得十分舒爽,不一会浴室便升起了一阵热气。当我正陶醉在这种洗去疲惫的感觉之时,身下的那话居然被一只温凉丝滑的小手突然握住,吓我的瞬间一惊。“赵洪,今天怎么这么早就回来了?”是倩姐的声音,而赵洪好像就是我那个未曾谋面的姐夫。倩姐柔软丝滑的小手紧紧的握着我的火热,不断的打着转,前后活动,这让我心中翻起了滔天巨浪。站在包厢门口的任皓,看着紧闭的包厢房门,透过门板上的玻璃依稀见到房里的黄色灯光,他伸手刚要敲下房门,忽然包厢里面传出一个女人的尖叫声与喝骂声,“放开我,你这混蛋。”。

免费阅读

绝色娇妻第1章 暗红色的抓痕

深夜凌晨十二点,任皓急匆匆跑进天海星大酒店二楼KTV娱乐区,由于今晚在家里电视前看97香港回归庆典作目,迟了半个小时来接今晚参加聚会的妻子,他不知妻子是否还在KTV包厢里面,急速在二楼右侧通道转角处找到了妻子告诉他的VIP888包厢。

站在包厢门口的任皓,看着紧闭的包厢房门,透过门板上的玻璃依稀见到房里的黄色灯光,他伸手刚要敲下房门,忽然包厢里面传出一个女人的尖叫声与喝骂声,“放开我,你这混蛋。”

任皓愣了一愣,停住了刚要敲门的右手,侧耳倾听着。

这时包厢里又传出一个男人笑嘻嘻的声音:“箭在玄上,今晚你喝了这么多酒,你看我还会放过你吗?往日你那么高冷,对我正眼都不看一下,今晚我要把你脱个精光,从头到脚把你摸个够,然后。。。然后一口吞了你。”

因为隔着门板,里面传出的声音又隐隐约约,任皓听不出那女人的声音是否是自己的妻子,他有点担心包厢里那个女子是自己的妻子。

这时房里又传来好像在撕扯衣服的声音,同时又传出那女子的尖叫声,任皓心里一紧,再也顾不得里面那女子是否是妻子,右手一抓门把,猛然推开房门就冲了进去。

包厢里的布艺沙发上,一个微胖的中年男人正把一个年轻女孩压在身下,女孩的黑色包臂裙已被掀起到腰上,露出雪白的大腿与迷人的粉色底裤,中年男人正抓住底裤要往下扯,却被突然闯进来的任皓吓了一跳。

他停止了动作,抬头瞪着任皓喝道:“你是谁?无端端跑进来干嘛?快滚出去。”

任皓看着那被中年男人压在身下的女孩,容貌生得十分俊俏,但却不是他妻子,任皓有点尴尬的对那中年男人微笑着道:“不好意思,我是来接我妻子的,我妻子今晚是在这个包厢参加聚会,我妻子叫黎雪雪,请问你们认识我妻子吗?她还有没有在这里?”

“不认识,”你看见这里有你妻子吗?中年男人被任皓搅浑了好事,心里又怒又恨,对任皓一挥手,“快滚犊子,”要不是看着任皓一米八高左右的个子,他可能就要起来对任皓猛揍一顿了。

这时那女孩趁着中年男人因被突然闯进来的任皓而放松双手的机会,猛地用力挣扎站了起来,接着狠狠对那中年男人扇了一巴掌:“李辰刚,你这王八蛋,我要你为今晚的行为付出十倍的代价。”

女孩打了李辰刚一巴掌后,摇晃着脚步走向门口,走过任皓身边时,对任皓微微一笑:“谢谢你,你妻子我不认识,但今天晚上这里确实有一个身穿全套白色衣服、叫黎雪雪的女孩。她已经在半个小时前离开了,”说完就一晃一晃的走出了包厢。

任皓听那女孩说妻子已在半个小时前离开,心里马上有点焦虑,半个小时前正是自己从家里出来之时,妻子是不是已经自己回家了?

现在已是凌晨十二点多,既然妻子已离开,任皓决定马上回家,或许妻子已回到家里,他回头对那个正坐在沙发上对他怒目而视的中年男人微微一笑点了点头,然后就快步走出包厢。

在酒店一楼门口,任皓叫了一辆摩的坐上摩托回家。

回到家里,任皓开亮了灯,客厅上没人,也没有发现妻子平时习惯放在沙发上的挎包,任皓眉头一皱,难道妻子没回来,任皓望了卧室一眼,妻子会不会在卧室睡觉了,任皓立即向卧室走去,打开卧室房门,往床上一瞧,没人,他心里一沉,立即到隔壁的次卧室打房门一看,也是没人。

任皓心里马上焦虑不安,妻子在酒店离开后却没有回家,会去那里?他最担心的是妻子今晚有没有喝多了酒,他妻子那身材、那美艳绝伦的容貌,是足以让男人见了都垂涎三尺的超级大美女,深更夜的,如果妻子喝多了酒,遇上心怀不测的男人,那可就危险了。

心里虽然焦虑不安,但苦于不知道妻子现在身在何处,他只能在家里等待,希望妻子一会就回来。

任皓躺在床上,满脑子在想着妻子到底去了那里,彻夜难眠,直到凌晨五点,妻子还没回来,任皓渐渐有了睡意,合上疲乏的眼睛。

由于心里不平静,任皓并没有睡得很沉,早上八点钟的时候,任皓醒了过来,张开睡意朦胧的双眼,用手揉了一下,侧头望了一下身边,妻子还没有回来,他猛的坐了起来,走到客厅沙发上坐下。

任皓点燃了一根烟,心里惴惴不安,妻子居然彻夜没回,会不会发生什么事了?不行,不能在家等了,任皓想到昨晚叫妻子一起去聚会的程珊,他决定现在去程珊上班的公司找她。

想到这里,任皓站起身准备到浴室去洗漱。

正当他走向浴室之时,这时客厅的房门却打开了,任皓听到开门的声音,转身一看,妻子黎雪雪回来了。

“老公,我回来了,”黎雪雪带着有点疲惫的步伐走进客厅。

任皓心里有点怒意:“你怎么现在才回来?昨天晚上去那了?”

“哦!对不起,老公,昨天晚上喝酒有点多,后来因为十一点半你还没去接我,我以为你没去接我了,所以程珊就带我到附近的宾馆开了个房间。”黎雪雪歉意的道:“是我不对,让老公你担心了,以后绝不会这样了。”

“程珊带你去开房了?”任皓半信半疑:“你可知道我昨天晚上到酒店KTV找不到你多担心?”

“确实是程珊带我去开房了,让你老公你担心一晚上,我跟你道歉,”黎雪雪走到任皓身边,抱着任皓双臂娇笑着道:“老公你可不要生气哦,我以后不会这样了。”

“行了,下不为例,”任皓转过头看着妻子道:“我昨晚为了等你,几乎整晚没睡,我现在有点困,想多睡一会,今天我不去店里了。”

“好,”黎雪雪松开双手娇笑着,“我昨晚喝多了酒,现在头还有点晕,我也想多睡一会,老公,你先去睡吧!我洗个澡。”

任皓皱了皱眉,走进卧室躺在床上,他对妻子刚才说的话有点怀疑,心里有点隐隐不安。

十来分钟左右,黎雪雪洗完澡穿着粉色吊带睡衣走进卧室,在任皓身边躺下,侧身抱着任皓。

由于妻子真空穿着睡衣,两座丰满雪峰紧贴着任皓左臂,任皓闻着刚洗完澡的妻子身上的体香,心血来潮,马上有了冲动,立即一侧身抱住妻子亲吻着,双手拉住妻子睡衣吊带就要拉下来。

黎雪雪喘息着,拉住任皓的手道:“老公,不要脱睡衣了,这样做就可以了。”

不脱光怎有激情,任皓翻身压住妻子,不顾妻子阻拦,双手用力拉下睡衣吊带,两座丰满的雪峰马上露在眼前。

黎雪雪忽然用双手死死捂住胸部,口中喃喃道:“老公,快点做,我好累,想睡觉。”

任皓在拉下妻子睡衣吊带的时候,忽然看见了什么,现在妻子反常的捂紧胸部,他更觉得有点不对,立即扳开妻子捂着胸部的双手。

黎雪雪双手被丈夫扳开,忽然叫了一声,想继续捂住胸部。

但已经迟了,任皓已看了个清楚,他看着妻子的胸部,忽然浑身一震,目瞪口呆,他见妻子丰满雪白的双峰布满暗红色的抓痕。

任皓猛地坐了起来,指着妻子的胸部,声音有点颤抖的道:“这些抓痕是怎么回事?”

绝色娇妻第2章 妻子在撒谎

黎雪雪心里一阵慌张:“哦,这……这我也不清楚,今天早上我起床就发现了,可能是昨天晚上睡觉时抓痒抓的,因喝多了酒,睡得沉,所以才没有感觉。”

“抓痒?你不要把我当三岁小孩,”任皓圆睁双眼:“抓痒也不可能整个胸部都抓成这样,别的地方不痒,那么巧就两座肉峰都痒,而且抓痒都是暗红色的,证明这是很用力抓的,你自己睡着了会那么用力抓自己胸部?”

黎雪雪更加慌张,强装镇定了一下:“老公,我真的不清楚,早上起床就有了,房里只有我一个人,肯定是我自己抓的。”

“你还想撒谎,你这个解释一点不合逻辑,”任皓瞪着妻子,怒火渐渐升了上来。

“哎!老公,我真的不清楚,房间里就我一个人,不是我自己抓的还会是谁,你还要我怎么解释?”黎雪雪看着丈夫,眼睛一红。

“我怎么都不相信是你自己抓的,你自己不可能抓成这样,任皓双眼几乎要喷出火来:你昨天晚上在宾馆是不是跟男人在一起?”

“老公,你胡说什么!”黎雪雪眼泪流了下来:“你怎能这样怀疑我?昨天晚上在宾馆的房间里就我一个人。”

任皓见妻子一口咬定只有她自己一人在宾馆,自己又没证据,再吵下去也没有结果,他冷静了一下,盯着妻子道:“你昨天晚上住的宾馆叫什么名字?在那个地方?”

“什么?”黎雪雪睁着泪眼惊诧的道:“你要去宾馆调查?”

“不要问太多废话,”任皓冷冷的道:“我问你宾馆的名字与位置,怎么了?是不是心里有鬼,不敢说出来?”

黎雪雪看着丈夫,迟疑了一下,呐呐的道:“叫悦怡宾馆,在滨海路,多少号我不知道。”

任皓记住了宾馆名字,盯着妻子淡淡的道:“如果你昨晚有发生什么事,不要瞒着我,我是你丈夫,有什么事就要告诉我,我会看看情况帮你解决。”

“真的没有发生什么,老公,你要相信我,”黎雪雪显得有点委屈的道。

“哎!”任皓叹了口气:“我也希望你说的都是真的,但你这解释很蹩脚,令人不怎么相信,你不想说就算了,不跟你吵了,我去店里了,中午我如果没回来你就自己吃饭。”

“你不是说昨晚没睡够,今天不去店里了吗?”黎雪雪止住眼泪看着丈夫道。

“现在一点睡意都没有了,”任皓道:“前几天的一个客户说这两天要来打印几百份图纸,店里只有一个工人,万一来了,他一个人也忙不过来,所以我还是去店里看看。”

“你不是有传呼机吗?客人真的来了,工人会呼叫你的,”黎雪雪看着丈夫:“你还是休息会吧!”

“都跟你说了,现在不困了,睡也睡不着,”任皓说完就走出卧室。

黎雪雪坐在床上,愣愣的看着丈夫从家里走了出去,她知道丈夫说去店里只是个借口,丈夫应该是要去那家宾馆查询自己昨晚的开房的记录,回想起昨晚发生的事,不自禁又流下泪来。

任皓从家里出来,走下楼道来到大路边,坐上一辆摩的往佳达龙公司方向而去,他此时并不是急着要去宾馆查妻子的开房记录,他知道自己一个普通人,宾馆的工作人员是不会让他查询开房永录的,这事还必须找他的老同学孟锋,他现在是要去找程珊了解一下昨晚妻子的情况。

任皓并不知道,在他下楼招手叫摩的的时候,马路对面一棵树下站着一个戴墨镜的中年男人正注视着他,当任皓坐上摩的离开后,中年男人脸上露出了一线诡异的笑容。

任皓坐着摩的来到佳达龙公司门口,向保安说明了来意,保安马上用内部电话通知了正在办公室的程珊。

不一会,程珊来到了公司门口,一眼见到站在保安室旁边的任皓,有点惊讶的道:“皓哥,怎么是你?”

“呵呵!来找你了解点事情,”任皓摸了一下后脑勺笑着道。

“找我了解事情?”程珊有点诧异的看着任皓:“什么事?”

任皓看了程珊一眼:“昨天晚上我妻子是不是喝醉了,然后你带她去宾馆开房,是不是有这回事?”

“什么?我带她去宾馆开房?”程珊脸上露出惊讶的神色:“昨天晚上我是送她回家,但不是带她去宾馆。”

“你说什么?”任皓心里一震:“你没有带她去宾馆,而是送她回家?但她昨晚根本没回家,是今天早上才回,”任皓沉吟了一下接着道:“你有送她到我家吗?”

“到你家里倒没有,但我是送她到你家楼底下,”程珊道:“昨晚雪雪喝了好多酒,十一点半的时候,我与雪雪还有几个同事就从酒店出来了,我见雪雪好像喝醉了,就陪她在路边等你去接她,但等了二十来分钟,你还没到,所以我就叫了一辆车送她回家,到你家楼底下时,我见雪雪还能走路,所以我就回家了。”

“原来是这样,但她昨晚根本没回家,”任皓这时更觉得妻子对自己撒谎。

“这就奇怪了,”程珊诧异的道:“我确实是送她到你家楼下才走的,”程珊看着任皓:“雪雪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

“哦!没有,因为还不知道原因,”任皓不想告诉程珊发现妻子胸部抓痕的事,笑了笑接着道:“我昨晚一整夜担心她,她今天早上回家说是你带她去宾馆开房,所以过来问下你而已,现在没事了,你回去忙吧!我也要去我店里了。”

“那好吧!拜拜!”程珊转身走进公司大门,眉头皱了一下,自己明明送黎雪雪到家里楼底下才走,怎么会没回家是在宾馆?任皓又好像有什么事不想告诉自己,会不会黎雪雪昨晚发生了什么事?不然任皓怎会无端来找自己问完这件事就走,改天要问一下雪雪才行,程珊摇了摇头,向办公楼走去。

任皓看着程珊走进公司大门,转身来到路边,点燃了一支烟,深深吸了一口,想着回去该如何质问妻子。

他正准备找一辆摩的,忽然一声汽车喇叭响起,一辆黄色轿车在任皓面前停下,驾驶室车窗伸出一个漂亮的女孩脑袋,对任皓笑着道:“嗨!是你呀!这么巧,今天又遇上你了。”

任皓一愣,仔细看了一眼,原来是昨天晚上自己去找妻子时,那个在包厢里差点中年男人侮辱的女孩。

“哦!是你,确实有点巧合,”任皓笑了笑道:“昨晚没事吧!”

“没事,谢谢你,昨天晚上要不是你,我就被李辰刚那混蛋欺负了,”女孩笑着道。

巧合遇上而已,不用客气,任皓忽然想起这女孩说昨天晚上有与妻子同在包厢里,或许知道妻子在包厢的一些事情,于是微笑着道:“你昨天晚上真的有见过我妻子?”

有呀!我知道了,你是想向我打听你妻子在包厢里的事吧!女孩看着任皓笑了笑。


绝色佳人的意思  绝色佳人  


绝色佳人小说章节

查看全部目录

绝色佳人小说资讯

猜你喜欢

都市生活推荐

更多

网友评论

我要跟贴
喂马
会,今&去店里

“行了,下不为例,”任皓转过头看着妻子道:“我昨晚为了等你,几乎整晚没睡,我现在有点困,想多睡一会,今天我不去店里了。”

喂马
的妻子&,双手

由于妻子真空穿着睡衣,两座丰满雪峰紧贴着任皓左臂,任皓闻着刚洗完澡的妻子身上的体香,心血来潮,马上有了冲动,立即一侧身抱住妻子亲吻着,双手拉住妻子睡衣吊带就要拉下来。

喂马

&见到房

站在包厢门口的任皓,看着紧闭的包厢房门,透过门板上的玻璃依稀见到房里的黄色灯光,他伸手刚要敲下房门,忽然包厢里面传出一个女人的尖叫声与喝骂声,“放开我,你这混蛋。”

喂马
V找不&到你多

“程珊带你去开房了?”任皓半信半疑:“你可知道我昨天晚上到酒店KTV找不到你多担心?”

喂马
黎雪雪&一声,

黎雪雪双手被丈夫扳开,忽然叫了一声,想继续捂住胸部。

喂马
往日你&然后。

这时包厢里又传出一个男人笑嘻嘻的声音:“箭在玄上,今晚你喝了这么多酒,你看我还会放过你吗?往日你那么高冷,对我正眼都不看一下,今晚我要把你脱个精光,从头到脚把你摸个够,然后。。。然后一口吞了你。”

喂马
一个年&孩的黑

包厢里的布艺沙发上,一个微胖的中年男人正把一个年轻女孩压在身下,女孩的黑色包臂裙已被掀起到腰上,露出雪白的大腿与迷人的粉色底裤,中年男人正抓住底裤要往下扯,却被突然闯进来的任皓吓了一跳。

喂马
到底去&,彻夜

任皓躺在床上,满脑子在想着妻子到底去了那里,彻夜难眠,直到凌晨五点,妻子还没回来,任皓渐渐有了睡意,合上疲乏的眼睛。

喂马
“不认&右的个

“不认识,”你看见这里有你妻子吗?中年男人被任皓搅浑了好事,心里又怒又恨,对任皓一挥手,“快滚犊子,”要不是看着任皓一米八高左右的个子,他可能就要起来对任皓猛揍一顿了。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