已完成

异能鬼探

时间:2020-11-17

分类:短篇小说

作者:阅读王

主角:吴机智,高守,智障,安琪,冷警官,方强

在线阅读 微信阅读网友评论
最近更新:更多章节

《异能鬼探》写的一本小说,主要讲述吴机智,高守,智障,安琪,冷警官,方强之间的故事。异能鬼探约820000字,欢迎在线阅读!

免费阅读

吴机智高守小说名字叫做《异能鬼探》,这里提供吴机智高守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实力推荐。异能鬼探小说精选: 审讯室内的三名囚犯如坐针毯,那光头嫌疑犯惊恐地问道:“冷警官,你们要问什么问题我都会回答的!你们别难为咱们俩,求你们了!”见冷警官没回答,那刀疤脸又说:“各位大爷,我们都说了多少遍了,我们真的对后面的事情没有任何印象!求求你们了,赶紧审判我们吧!我这些天过得提心吊胆的,真的很痛苦呀!”“妈的!你们这人渣,还叽叽歪歪!”高守憋了一肚子气,一巴掌扇了出去,把那光头打得懵圈了。还没等光头求饶,智障也是一巴掌就打了过去,他们手速很…

审讯室内的三名囚犯如坐针毯,那光头嫌疑犯惊恐地问道:“冷警官,你们要问什么问题我都会回答的!你们别难为咱们俩,求你们了!”

见冷警官没回答,那刀疤脸又说:“各位大爷,我们都说了多少遍了,我们真的对后面的事情没有任何印象!求求你们了,赶紧审判我们吧!我这些天过得提心吊胆的,真的很痛苦呀!”

“妈的!你们这人渣,还叽叽歪歪!”高守憋了一肚子气,一巴掌扇了出去,把那光头打得懵圈了。

还没等光头求饶,智障也是一巴掌就打了过去,他们手速很快,噼里啪啦地给三人嘴上就招呼了过去,打得三人鼻青眼肿的,真是令人解气。

吴机智紧握拳头,对着刀疤脸三人脸上一人赏了一拳后说道:“灵儿,你要来几拳吗?”

灵儿冷笑一声:“不用了,他们三个人渣待会也得半死不活的了,你们理理气息,准备一下吧。”

冷警官还是假装没看到,三人被高守和一大一小打了好一会后,他才阻止道:“差不多得了。”

一大一小撇着嘴骂道:“猪狗不如的东西!”

“好了,停下来准备一下吧。”高守劝住了几人,其实他心想:“再打下去的话这三人得送院了。”

他用毛巾狠狠地塞进了囚犯的嘴巴,在他们耳边冷笑一声:“待会就让你们求死不得求死不能。”

三名囚犯一听,顿时吓得屁滚尿流,连声求饶,可是嘴巴塞了毛巾,只得“呜呜...呜呜...”得哭个不停。

任由他们如何哭诉,高守的心根本就不为所动,晓婷死得这么惨,都是这些**为的始作俑者。

另外一边,灵儿已经摆好了法阵:“吴机智,你口诀背熟了没?”

“没问题了!”吴机智卷起了衣袖,用力地点点头。

“好了,大家注意,”灵儿吩咐道:“开始施法了,时间紧迫!”

众人听状,一下子都静了下来,能听到的都是众人极力稳住的呼吸声和三名恶徒的呜咽声。

审讯室内的气氛很快就变得压抑起来,高守心中很是紧张:“不知道这去降头和电影里面的情节有何不同呢?”

他细心观察,只见吴机智两手手指交叉,做出“八卦指”之势后,嘴中念念有词:“太上台星,应变无停。驱邪缚魅,保命护身。智慧明净,心神安宁。三魂永久,魄无丧倾。”

光头见吴机智要对着他们作法了,心中立马惊恐起来,不断地摇头求饶,豆大的眼泪鼻涕很快就流了出来,这反而令审讯室的气氛变得更怪异。

“这法术好专业的样子,”高守没有理会他们的求饶,而是好奇地低声问灵儿:“你教智障念的是啥咒语?”

灵儿低声回答:“此乃“静心神咒”,能助修道、起坛之人净化身心,排除杂念,安定心神,入于清静之中,并有保魂护魄的作用,你看好了。”

高守点点头:“原来还有这样的咒语,今天算是长见识了。”

又见吴机智拿出小刀咬着牙在掌心划出一道长长的血痕,手掌用力一握,把滚烫的鲜血滴落在三名囚犯的头上!!

“我去,这又是干嘛!?”

这一幕显得格外的血腥与怪异,与高守之前所见的起坛作法是完全不同的。

“我的天,怎么这么血腥?”高守心中微微发寒:“这和邪术似乎没什么两样!”

他压低惊奇的声调问灵儿:“他这…是在干嘛!?”

灵儿解释:“下降头之时,需要用祭司的血为引子,而解降头之时,也必须要用解降头之人的血作为引子。所谓的“引血解降”,便是这意思了。”

众人听得连连点头,又见吴机智口中念念有词:“乾罗答那,洞罡太玄。斩妖缚邪,度人万千。去恶邪,驱阴毒。急急如律令!”

吴机智口中咒语一停,又在手掌中挤出了鲜血,他那淌着血的手掌猛地一挥,狠狠地拍向了那三人的头颅之上!

“啪!”高守的眼皮跟着击打光头的声音一顿,心中大为诧异,打量着吴机智的神色:“这一巴掌够响亮的,智障一定夹带有私仇的成分在里面。”

猛掌拍出后,吴机智快速收回手掌,双手再次紧紧地结出了“八卦指”。

高守从咒语的字面意思能猜到大概,这些咒语应该就是要把那三人体内的恶毒驱走出来。

到这步骤后,灵儿紧握宝剑,轻声叮嘱道:“大家警惕起来,别分神了!”

时钟秒针在跳动,“滴答滴答”...

“好压抑的气氛...”高守情不自禁地咽了一口唾沫:“这秒针什么时候变得这么渗人了!?”

不一会儿,见吴机智面色有变,灵儿命令众人:“大家小心!若情况危急,危及我们生命之时,警察直接开枪杀了这三人!”

“什么!?开枪杀人?”

众人听灵儿说得如此恐怖,纷纷握紧手上麻绳和手铐,而冷警官三人紧紧捂住自己的手枪,准备随时拔出来,审讯室的气氛徒然剧变,令人紧张无比,冷汗直冒。

刀疤脸三人本来就被眼前的奇门异阵吓得够呛了,这又听见灵儿这番惊悚的言语,不禁呜呜大喊,可是嘴上被塞了布条,怎么也喊不出来,只能眼睛瞪得大大的,瞧着眼前空无一物的墙壁,流淌着他们那恐惧的泪水。

忽然,三人止住了呜呜的哭声。

审讯室仿佛像死了一般寂静。

在场的各人面面相觑,把手中的武器握得更紧了。

“想不到啊....”

忽然,一把寒气渗人的男人冷笑之声从光头佬身上慢慢传出:“哎呦,竟然有人敢碰我们施的血咒术。”

相对与那男声的忽然传来,更令众人感到震惊的是,一把更为阴森逼人的女声从刀疤体内慢慢地冒出:“我的好师弟,看来你这血咒术还不够狠呀,呵嘿。”

那女音虽是轻声细语,却令高守感受到一种说不出的鬼魅与恶毒。

那手臂手上的囚犯也怪笑一声:“我的好师姐,你看这里多热闹,看着他们又刀又枪的阵势,似乎不把你放在眼内呢。”

“啊!?”众人心中一紧:“三名囚犯不是背对着我们吗?怎么能看到咱们!?”

“他们的嘴不是被塞住了吗?难道妖道躲在他们体内!?”高守越想心底便越是发寒:“他叫她做师姐!?难道,这妖道的幕后主使是一个女的!?”

冷警官三人心中虽是有了心理准备,可是面对令人胆战心惊的怪象,都禁不住咽了一口唾沫,瞬间拔出手枪紧紧对准了被恶灵附身的三名囚犯。

囚犯身上的麻绳被弄得“咯咯”直响,他们坐着的椅子也开始“笃笃笃”地颤抖不停,似乎要用蛮力把一身的束缚挣脱掉!

“加绳子!”冷警官低吼一声,高守手中的粗麻绳一下子就把光头三人套了几圈,以加固对他们的束缚!

“你们三个别嚷嚷了!”高守低骂道:“被绑住了就得老老实实!!”

忽地,三个囚犯居然吐出了嘴中的布条后歇斯底里地大喊起来:“警官,放开我,放开我,求你们了!!”

高守一惊:“这可是光头的原声!?”

“不要慌!”灵儿大吼一声:“不要被眼前的假象迷惑了,做好自己该做的!”

此时,吴机智脸色变得更为难看了!只见他身上汗如雨滴,手中八卦指似乎也有些架不住了,他出尽了全身力气,才勉强不让双手被怪力拌开:“灵儿,我快撑不住了!”

见吴机智咬牙死撑,灵儿手中古钱剑紧握,大骂道:“妖孽,现形吧!”

她灵符一烧,古钱剑一剑刺向光头佬背心!

宝剑出鞘,光头的大叫声立马就止住了,可是那渗人的男音又出现了,只听他轻哼一声:“你这小毛丫头还有点本事,可是你单枪匹马,怎么敌我三人!?”

灵儿深吸一口气:“他们三人被困,恐怕你们法力也大打折扣吧!”

“呵呵、呵呵!”那阴森女声嘿嘿一笑:“看不出你还点见识。好师弟,莫为这点小事伤了自己,咱们撤吧!”

那两师弟嬉笑道:“好的,师姐。小妞,咱们山水有相逢!”

高守大骂道:“你们是谁,不能就这么走了!”

“不走你们也奈何不了我呀,小帅哥,下次再见!”他们师姐弟话音落下后,三名囚犯挣扎不停的身子终于安静,过了好一会后,灵儿才放松下来,她刚刚垂下了古钱剑,却听高守大惊失色地呼道:“不妥!好像有些什么东西从囚犯脑中冒出!”

“滋滋...滋滋~!”

原来就在灵儿垂下古钱剑的同时,一条长度约尾指般长短、体积比牙签大一点的黑色蠕虫飞快地从三名囚犯脑袋中窜出,瞬间就奔向了吴机智面门!

灵儿心中一惊,举起钱剑之时已来不及了!

见智障有危险,高守怒喝一声,从腰间掏出一瓶特制杀虫水:“我去你大爷的居然还有阴招!?看我的“黑旋风喷雾剂”!!!”

就在众人束手无策之际,“呲呲呲呲呲呲呲呲!”的声音从高守手中传来!

在此同时,飞向吴机智的三条蠕虫应声落地,瞬间就被他一脚踩死了!

灵儿喜出望外,扭头看向高守,正见握着一瓶“黑旋风”强力杀虫水,双指并拢,指着被踩成渣渣的三条蠕虫怒斥道:“妖孽,有本法师在,你们休得放肆!”

“啊!幸好!”

见自己得救,吴机智半吊着的心肝这才慢慢松下。

高守如此机智化解了危机,众人又惊又喜,心中长长舒了口气。

高守小说名字叫做《异能鬼探》,这里提供高守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实力推荐。异能鬼探小说精选:女鬼露出了惨淡的真容,这可把还在迷离状态的高守吓得顿时惊醒:“你!你是谁!?我.....我的安琪呢!?”那女鬼并没有理会高守,而是尖叫着奔着门外的方向而去!“想逃!?没门!”灵儿手中灵符跟着手指飞转起来,直指女鬼!“我的天,”高守惊呼:“想不到灵儿居然是个犀利的女道姑!”那女鬼自然懂得那灵符的厉害,一个转身便躲在了高守身后,想用高守作为掩护而逃出门外!“对了,我记得是怎么一回事了!”见二人斗法,高守终是回过神来,他猛地转身将浴巾从胯下…

女鬼露出了惨淡的真容,这可把还在迷离状态的高守吓得顿时惊醒:“你!你是谁!?我.....我的安琪呢!?”

那女鬼并没有理会高守,而是尖叫着奔着门外的方向而去!

“想逃!?没门!”

灵儿手中灵符跟着手指飞转起来,直指女鬼!

“我的天,”高守惊呼:“想不到灵儿居然是个犀利的女道姑!”

那女鬼自然懂得那灵符的厉害,一个转身便躲在了高守身后,想用高守作为掩护而逃出门外!

“对了,我记得是怎么一回事了!”

见二人斗法,高守终是回过神来,他猛地转身将浴巾从胯下一扯,露出了未曾开封过的金箍棒大喝一声:“妖孽,吃老孙一棒!”

说罢,高守尿门一开,将一注纯洁的童子尿朝女鬼身上喷射而去!!!

二人相距不过一米,更何况女鬼有法力也料不到高守会当众亮家伙撒尿,这一阵功夫的事情,女鬼身上就被童子尿撒中,瞬间冒出了丝丝被烧焦过的气味!

“哎呦,疼死我了!”女鬼吃痛,一下子飘荡在角落处怒骂:“你居然敢用尿来喷我!?”

“用尿喷你那都是小事,我还有更牛逼的功夫呢!”高守依仗有灵儿撑腰,将金箍棒对准女鬼威胁道:“妖孽,识趣的你就赶紧把吴机智的魂魄交出来!免得再吃老孙一棒!”

“想不到你都20多了还是处子,看来今天我是被你们算计了!”女鬼恨得咬牙切齿:“吴机智是色鬼,你为什么要阻止我惩治坏人?”

高守提枪怒斥道:“人有人道,鬼有鬼道,人间之上,哪轮到鬼魂赏善罚恶!?”

女鬼面对灵儿结出的“困鬼咒”已是无计可施,眼下又多了高守这根收放自如的金箍棒,使得她心中更是凌乱了:“你若把我逼入绝路了,那吴机智的魂魄你们就永远也别想找回来!”

“冥顽不灵!我肾好活好尿得远,你看招!”

救人心切的高守心中来气,想也不想便提枪再战,一股精纯的童子尿夹带着强烈的怒火便攻向女鬼!

女鬼怎能料到高守一泡尿能分开十几次撒!?而且特么的还撒得又高又远,跟有个瞄准器的机关枪似的,没几下就将自己的脚给射中了!

“哎呦!我的脚!我跟你拼了!”

女鬼小腿生痛,一下子摔倒在地,可是她不但没有放弃反抗,反而朝着高守一扑而来!

见女鬼要冲击高守,灵儿一咬手指把鲜血涂在灵符之上,玉手一挥,灵符已然无火自燃,竟然变成一个大大的无形“驱”字,直扑女鬼!

面对这大网一般的“驱”字能量,女鬼心神俱震,避无可避之间被能量撞中,一下子滚落在地!

女鬼被这符咒的无上法力网住后,立马全身冒火,叫得痛不欲生,那魂魄之力正以可见的速度飞逝!

“为什么!?为什么你们都要我死!?真正作恶的人依然逍遥法外,我们死了还要被你们降服!?我不服!我不服!”

女鬼最后两句“我不服!”叫得特别的悲愤,直入高守脑海!

高守见女鬼如此痛苦,心中不忍:“女鬼,还不速速投降!?”

“我呸!你们这些助纣为虐的修道之人,通通不得好死!待我下了地府,必会遍告十殿阎王,把你们通通打入阿鼻地狱!”

高守听得此处不禁暗吃一惊:“听她此话,似乎内有重大冤情呀!”

“灵儿,先撤手看看她有什么话要说!?”

见女鬼此刻就算被惩治得如此惨也不肯认输,灵儿心中也觉出奇,同为女子,她确实不忍女鬼再受苦难,便叹了一声:“罢了,罢了!”

她手印一撤,女鬼如释万斤重负一般,跪在地上不断地喘着粗气,她扭头看着高守边哭边骂道:“用不着你们妖道猫哭老鼠!”

高守盯着满身伤痕的女鬼,叹息道:“你这是自作孽,我们已是好话说尽,救人危及,唯有将你降服了。”

女鬼不仅不感激高守为自己求情,反而还呸了一声:“女妖道破门而入,就算我是鬼,那时候也会觉得害怕的好吗!?”

高守方才明白,鬼也怕被人吓。

灵儿解释:“事出突然,若不是救人要紧,我也不会使用此法。请你告诉我,吴机智的魂魄在哪里好吗?”

女鬼又骂:“休想!你们这些所谓的修道之人,帮助他人还不是为了帮自己积德!?我生前受尽折磨,死了后又有谁人帮过我!?”

“你有想过别人来帮你吗?那你还害人!?”高守穿上裤子低骂道:“你也不想一想,若你真把吴机智给害了,到时候那就真成了厉鬼,万劫不复了,那些修道之人一定会把你降服的!”

他这句话正如当头棒喝,女鬼不禁心中愕然:“对了,我怎地会想到把人生生害死?!”

“看她反应,我的劝说有些用了!”高守心中一喜:“一定要将她说服,不然智障真就得见阎王了!”

灵儿猜测道:“估计你是被怨念控制住了,以致被仇恨蒙蔽了双眼,做出这些害人的事来。你当真是被人害死的?!”

女鬼双眼通红,盯着灵儿,又转头看向了窗外,眼神又充满了怨恨与恶毒,似乎在回想一些令她愤怒无比的事情。

“没错,我是被人害死的。”女鬼又补了一句:“我一定要将他们碎尸万段!”

高守心中一痛:“原来她真的是冤魂!”

见得女鬼执念如此重,灵儿眉头一皱:“我本为修道之人,若你是含冤而死,我必会助你。”

高守也轻叹一声:“我虽不是修道之人,倘若你有冤情,我也一定会助你申冤!”

看向一脸同情的二人,女鬼摇头轻笑:“你这般说,还不是想我告诉你吴机智的魂魄在哪里而已。”

“你叫什么名字?”高守忽地问道。

女鬼瞪了他一眼,冷冷道:“晓婷!”

高守竖起起誓三指:“我高守发誓,在有生之年必要出尽全力,助眼晓婷惩治恶人,若违此誓,五雷轰顶,天诛地灭!”

晓婷心中有些感激:“这呆子这誓也够恶毒的。”

她咬牙问道:“你们当真要帮我找到当日害我之人!?”

“当真!”

晓婷见高守和灵儿回答得斩钉截铁心,心中真是又惊又喜,顿时泪如泉涌,又哭又笑地看得人揪心不已。

高守心想:“这晓婷生前必然是受了极大的伤害,真是可怜的人儿。”

哭了一会后,她才慢慢说来:“吴机智,他的魂魄在新城一中篮球场之上游荡着。”

“太好了!你终于肯合作了!”听得吴机智的下落,高守心中大石总算放下了,又见灵儿从背包取出一折叠伞打开后对晓婷说道:“事态紧迫,你魂魄被伤,进我这里休息一下吧。”

晓婷眼神闪过一丝犹豫,又听高守说道:“你相信灵儿吧,她是真好人。”

晓婷点头抿嘴:“劳烦了!”,她魂体一飘,就隐匿于折叠伞之中了。

高守把上衣穿好后,二人立马就到下面截了出租车飞速赶往新城一中篮球场去了。

篮球场上。

透着远处路灯微弱的灯光,二人做了一次“翻墙侠”,高守来回扭头,低声呼唤道:“智障…..智障….你听到吗?!”

“嘘!”灵儿打断他:“你傻呀,要是这么容易被你呼喊回来,那我还来干嘛!?”

高守一听,不禁尴尬一笑:“是哦,你说得有点道理。”

灵儿从怀中取出一小草人:“我这就把吴机智的魂魄招回来,你给我把风,别让人打扰我。”

“好的,把风这事情我拿手,交给我吧!”经过刚刚和晓婷的一番较量,高守已知灵儿道行颇好,此刻自然是言听计从。

灵儿摆好了法阵后,轻声念道:“老祖传牌令,金刚两面排,千里拘魂症,速归本性来!”

高守看得出奇,紧紧地盯着灵儿手中的小草人,见良久后似乎没啥动静,便轻声问道:“这,小草人似乎没动静哦?不如…你把这招魂法教我,我来试一试?”

灵儿思索片刻:“也行,你是他的发小要寻得比我容易点,我教你咒语,你念的时候必须心清神宁,记住,心诚则灵。”

高守照着灵儿的方法试了一遍,可是几十秒过去了,小草人也是没有动静。

高守不禁懊恼了,轻轻地拍了拍稻草人:“我好歹也是童子耶,智障,给点面子行不行?!”

“估计是你道行太低了,”灵儿又思索片刻:“这样,我教你念一句简单的咒语,你还是童子之身,应该能驱动符咒的能量。”

高守点点头,又根据灵儿的教导,口中念道:“天门开,地门开,千里童子送魂来,失魂者吴机智,若听得我呼唤,速速归来,速速归来!”

他咒语刚刚念完,手中小草人竟然颤抖了起来了!

“喂,你特么的是智障吗?”高守心中大喜:“是的话你给爸爸点一下头!”

见高守占自己便宜,那稻草人愣了一下,很不情愿地在他面前点了点头。

“太好了!智障回来了!”

高守兴奋得哈哈大笑:“爸爸这就带你回身体!”


异能女探免费阅读  异能女探人物介绍  异能女探全文阅读  鬼凤异能指数  异能的鬼  异能之鬼  


异能鬼探小说章节

查看全部目录

异能鬼探小说资讯

猜你喜欢

短篇小说推荐

更多

网友评论

我要跟贴
阅读王
高守之&同的。

这一幕显得格外的血腥与怪异,与高守之前所见的起坛作法是完全不同的。

阅读王
水有相&逢!”

那两师弟嬉笑道:“好的,师姐。小妞,咱们山水有相逢!”

阅读王
边,灵&法阵:

另外一边,灵儿已经摆好了法阵:“吴机智,你口诀背熟了没?”

阅读王
慌!”&:“不

“不要慌!”灵儿大吼一声:“不要被眼前的假象迷惑了,做好自己该做的!”

阅读王

&,你要

吴机智紧握拳头,对着刀疤脸三人脸上一人赏了一拳后说道:“灵儿,你要来几拳吗?”

阅读王
袋中窜&门!

原来就在灵儿垂下古钱剑的同时,一条长度约尾指般长短、体积比牙签大一点的黑色蠕虫飞快地从三名囚犯脑袋中窜出,瞬间就奔向了吴机智面门!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