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结

无尽独行

时间:2020-11-17

分类:科幻小说

作者:心不求

在线阅读 微信阅读网友评论
最近更新:更多章节

本书无极其非理性行为,以简单的很务实为行动方针,以欢快明朗化为行动指标,一切引发共鸣主题剧情,简简单的单、痛快清新自然的动漫同人。  【不求】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本书篇章路线:弑神者(通过中)>?与以盈利为目的的回收站不同,这座所谓的城中城并不是谁谁谁开设的。。

免费阅读

  她这一系列的动作让星海更加尴尬了,你说自己好歹也是成年人,让一个小女孩关心至此...

  “哥哥!哥哥!你怎么了?!不要吓我,小月好害怕,哥哥!”

  几十步后,站在树冠的边际,扬起脑袋,少年看向上方的天空,这瞬间,树冠之上,这个神秘的所在,完美的呈现在他眼前,这是片天空,这片无尽的星空,耀眼的星辰形成了一整片光幕,而且时不时有流星划过、消逝。

  “呵呵,你这、这个孩子...”床上,将手里的火烧放在小月旁边,夏海声音越发虚弱,表情却祥和的道:“什么关系?对不起,小飞、小月,哥哥跟他一点关系都没有。”

  在垃圾箱和别的地方捡来的废品,堆积分类,值钱的就转卖到其他回收站,不值钱就摆在里面。

  “这个家伙今天早上就很奇怪,不用管他静花...”已经吃完自己那份早餐的黑发男孩瞪了星海一眼,接着对女孩道。

  至于为什么政府方面对它无动于衷,那是因为里面的人住的时间长了,而住的人又是些孤家寡人,穷的叮当,响对未来没指望,不管是警察抓捕、神管镇压、还是开着推土机和铲车硬拆,他们就是死赖在里面,他们可没别的去处,要就这么离开,还不如死在里面,起码有块地葬身不是。

  城中城里坑坑洼洼的泥土地,刺鼻的酸臭,纸团、破布、纸壳之类零散各处的小件废品,堆积小山高各式的大堆大件废品。

  男孩长相平平,身高用夏海的视线一对比,与现在的他差不多,那关心的表情,成熟的夏海自是能看出他发自真心。

  几近透明的银白色树叶随风碰撞,响起宛若清脆铃音,这巨棚伞盖般的树冠遮盖了上方所以的天空。

  客厅中,坐在红色皮质的单人沙发上,身着一身纯黑色的得体衣裤,夏海,嗯,现在叫星海,已经逐渐从穿越的忐忑中走了出来,虽然担心家里的弟弟妹妹,但现在,一,他不知道这里是那里?还是不是自己原来的世界?二,能不能回去?怎么回去?三,近乎已经变成另一个人的他,这幅小男孩的外表,即使这里还是原来的世界,也能回华夏,可弟弟和妹妹还能认识、相信他吗?

  那个用捡废品、打零工赚钱养他们,供他们读书的男人,那个怀中揣着几个火烧,在回家途中为救人而被车撞的男人,那个曾是孤儿,孤身一人穷苦中却义无反顾收养了他们,并把最好的一切都给了他们的男人。

  屋内,并没有太多东西,狭窄的空间里,除了张一米长宽,摆了两个不同颜色书包的灰色脏兮兮木桌外,剩下就是几只简便制作的马扎。

  “没什么、没...”赶紧改变这丢人的姿势,夏海反射般转头回答道,但是下一刻,他忽然发现自己不但会对黑发男孩所叫的星海这个名字作出反应,连对方所说的那种并不是中文的语言,他都能听懂。

  什么叫俊美?什么叫精致?星目剑眉,直挺的小鼻子,薄薄的嘴唇,一张嫩白无暇的瓜子脸,镜子里的这个男孩漂亮的过份。

  大树下,根络之间,一个皮肤苍白、身体瘦弱、赤裸着全身似有10岁上下的少年正倚着树身沉睡,这个长的眉清目秀、五官精致的少年与所倚靠的大树比起来,简直如一粒尘埃般渺小...

  男孩同样是双眼通红,泪痕满面,但那痛苦的眼神中却多出份坚强。

  20年后,世界有名的慈善家、企业家夏飞,和他那个同是慈善家兼音乐家的妹妹夏月,两人总会在某一天来到某个已经建成大楼的地方,然后在大楼楼顶静静一起坐下,回想他们的哥哥。


独行心绪愁无尽  无尽独行迷  


无尽独行小说章节

查看全部目录

猜你喜欢

科幻小说推荐

更多

网友评论

我要跟贴
心不求
  两&人失神

  两人失神的看着呼吸停止的夏海,小屋中陷入一片死寂。

心不求
这些没&噼里啪

  黄昏下,这些没有水电勉强称作房子的小屋,被2月的寒风吹的噼里啪啦作响,大多数显得好像随时要倒塌一样。

心不求
,小月&不饿,

  小月哭着摇头,“不吃,小月不饿,哥哥肯定有事,流了好多血,去医院吧,哥哥,我们快去医院吧。”

心不求

&的就转

  在垃圾箱和别的地方捡来的废品,堆积分类,值钱的就转卖到其他回收站,不值钱就摆在里面。

心不求
的陈旧&些叠在

  方凳、马扎撑着两脚,另一面靠墙边是节不长的水泥管,这几样东西上撑着一张歪斜的陈旧木板,木板上几床残破扁平的被子下铺上堆旧报纸,这些叠在一起也没有多厚,不过这的确是张床。

心不求
凭空出&的虚空

  黑暗无尽且不知名的虚空,一个近乎透明的模糊灰影漂浮在这里,突然,一只凭空出现由白色雾气组成的巨大手掌抓住了灰影,随着一个拖拉的动作,手掌和模糊灰影便消失在这永恒寂静的虚空中。

心不求
的手,&轻轻放

  “咳呵...”强压住冲到喉间的腥甜,放下并握紧那只因捂着嘴而沾满鲜血的手掌,夏海艰难的抬起小月所紧紧抓住的手,轻轻放在她的头上,“小、小月,还没吃饭吧?呵呵,没、没关系,哥哥没事。”

心不求
  屋&剩下就

  屋内,并没有太多东西,狭窄的空间里,除了张一米长宽,摆了两个不同颜色书包的灰色脏兮兮木桌外,剩下就是几只简便制作的马扎。

心不求
经不住&僵持便

  最后因为里面住的实在是人数众多,经不住僵持下来,还能怎么办?所以这一僵持便僵持到至今。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