已完成

江郎贞女奔天涯

时间:2020-10-26

分类:玄幻小说

作者:奇热文学

主角:山姆道夫,东方,令狐振龙,白沉英,天卫士

在线阅读 微信阅读网友评论
最近更新:更多章节

《江郎贞女奔天涯》写的一本玄幻小说,主要讲述山姆道夫,东方,令狐振龙,白沉英,天卫士,东方国,东方楼秋,无晴,风霜夜,时此刻,无尘大人,天奇,西门无尘大,西门无尘,东方巧巧之间的故事。江郎贞女奔天涯欢迎在线免费阅读!

免费阅读

白沉英令狐振龙小说名字叫做《江郎贞女奔天涯》,这里提供白沉英令狐振龙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实力推荐。江郎贞女奔天涯小说精选:人命关天,这四个粗浅易懂的字经由这么一组合,再加上是由魔神使者那阴沉沙哑的声音说出,登时宛如披上了一件血淋淋的白衣,如此残酷地直面着每一个不明就里的人们。令狐振龙此时此刻在脑海中快速地将昨天那几场打斗快速地过了一遍,除了昨天下午在用餐处的血腥会战中,其余的充其量就只是击退震伤而已。而就是啊那唯一的一场见血之战,还不是自己和白沉英所为,而是那个嗜血残酷视人命如无物的拓跋国二殿下拓跋无晴所为,难道老东西要将这笔…

人命关天,这四个粗浅易懂的字经由这么一组合,再加上是由魔神使者那阴沉沙哑的声音说出,登时宛如披上了一件血淋淋的白衣,如此残酷地直面着每一个不明就里的人们。令狐振龙此时此刻在脑海中快速地将昨天那几场打斗快速地过了一遍,除了昨天下午在用餐处的血腥会战中,其余的充其量就只是击退震伤而已。而就是啊那唯一的一场见血之战,还不是自己和白沉英所为,而是那个嗜血残酷视人命如无物的拓跋国二殿下拓跋无晴所为,难道老东西要将这笔账算在自己和白沉英的头上?不会啊,当时他明明在场记录分明,而且令狐振龙也知道,什么老年痴呆云云只只不过是自己一时胡诌出来的,当不得真。那到底是因为什么事情呢?令狐振龙的眼睛一掠过东方巧巧,顿时想起了昨晚那荒诞怪异的事,心想自己会不会像巧巧一般,连续的记忆被人有意的裁剪掉一段,使得自己的记忆出现断层。这么一想,令狐振龙倒有点慌了起来,但仍是强装镇定,昂首挺胸傲然而立。

人命关天?山姆道夫走上前来,双目逼视着魔神使者,想要从他那皱纹横生的脸上看到一点点戏谑的成分。魔神使者大人,这四个字的分量以及它所附带的罪名可是不轻啊,这不由得使我想起您刚才说过的一句话,三思,三思刹那间说啊。大丈夫一言,可就是啊板上钉钉的事。

呵呵,这可当真是天大的笑话。魔神使者双目一竖,眼露杀机。我魔神使者一大把年纪了,何曾说过一句玩笑话,再次何曾夸大其词过。这件事,用人命关天四个字还算是轻的了,如果要我说狠话,只把你们这里谁也承受不起。

老匹夫!令狐振龙将御神古剑在身前一横,护住了东方巧巧等所有之人,银发飘飘衣袂翻飞。你就别藏着掖着了,有什么大家痛痛快快地说出来。只要是我令狐振龙做过的,大丈夫光明磊落当认则认。如果是那莫须有的栽赃陷害,哼哼,就别怪我令狐振龙真的在此大开杀戒,以汝之血祭我之名!令狐振龙说完,白沉英也翻剑而立,厉声说道,没有错,我白沉英孑然一人,做事从来都是对得起天对得起地,今天您既然把话都说绝了,那么如果不把事情说个原原本本明明白白,就休想我们善罢甘休。

说得好!这句话不是魔神使者发出的,因为他说不出这等豪迈威武空旷深远的语音来,只有襟怀坦荡做人行事风风火火之人,方才能够发出了落落一吼。没有错,此人正是拓跋国大将军拓跋无咎。只见他在众帮派护卫兵上足尖疾点,不消几步便稳稳地落到了魔神使者的身边。与此与此同时,还有一个白色身影也在空中旋转而来,宛如那贯日的白虹,一个潇洒转过身便在魔神使者的另一边落定,此人白衣铠甲圆月弯刃,正是风国大将军风颂殿。当然,这等场合再次怎么少得到了月国一席呢?只见月国大将军月曲光,既没有在护卫兵头上傲然而来,也没有凌空翻身在空中留下一个令人仰视的弧度,而是径直伸出一指拨开簇簇站立着的护卫兵,好似利刃拨浪般生生楔入一群人之中,还未等一群人反应过来,他已经身处了魔神使者身法,并且展开了他那招牌般的和事老和蔼笑容,拱手便向一群人行礼。

在三位大将军落定之后,他们的侍卫亲军方才姗姗来迟,在帮派护卫兵周围的空地上站定。这使得原本就以局促的场地,变得是更加无立锥之地了。

说得好,我的先锋官!拓跋无咎旁若无人般哈哈大笑起来,一手叉腰一手对着白沉英就是啊竖起大拇指,连连赞道,好,果如其然有我年轻时身上那股子天不怕地不怕的劲。好,很好。这个时候,他的对头风颂殿也不甘落后,侃侃说了起来。我见过不要脸的,可没有见过这么的不要脸的人。风颂殿还是维持着一贯高水平的冷幽默,继续说道,人家答应你了吗?没答应就别在这里瞎咧咧,我啊可真是替你害臊啊!这白沉英,归不归你啊还不是你说了算,别忘了还有我风颂殿啊。看着风颂殿如此说话,令狐振龙倒有点怀疑,昨天那个差一点致白沉英于死地的风颂殿,还究竟是不是他了?两者相距只不过十几个时辰,怎么他就能表现得这般若无其事谈笑风生呢?难道,身为战场宦海之人,就是啊这么的能言善辩脸色多变吗?令狐振龙和白沉英相视一看,却无法从对方的脸上看到一丁点的解答。

好极了二位大将军。魔神使者大手一举,即时阻止了拓跋无咎和风颂殿的抬杠,因为他知道如果放任他们下去,那可真是无休无止,很可能让正事无法处理。今天请你们来,可不是来谈论白沉英的归属问题。要如果是这样的话,也不必我们如此兴师动众了。

对啊。拓跋无咎一副恍然大悟一般,那样子倒像是原先真的打算来这里讨论白沉英的归属一般,于是他朗声喝道,魔神使者,你一大早的不睡觉,把我们这几位大将军叫到一起有何贵干啊?难不成是发生了什么惊天动地的事情不成?不会啊,昨晚我睡得可香甜了,没有听到任何的异样。风颂殿一听,立即打趣道,是啊,哪怕就算是打雷也是不可能惊动一只正在草丛中熟睡着的笨猪的。等到拓跋无咎反应过来是什么意思时,魔神使者已经在陈述事件的经过了。

是啊,这件事情的发生,连我这个自诩为帮派无处不在的正义,都措手不及。魔神使者一说及此,头止不住地摇,极是悔恨。没想到啊没想到,对方竟是这么的残忍,杀人不见血啊。

哎呀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了,都快急死我了。拓跋无咎最受不了别人的,就是啊有话不说**,和欲言再次止话只说一小半。我想不出,有什么惊天动地的事情既无声响,再次能惊动牵涉到我们几国利益的。唉,你倒是快说啊。

哼哼,装腔作势。令狐振龙严厉地说道,眼神似飞扬之鹰,直勾勾地看着那略显单薄伛偻的魔神使者。我猜啊,他就是啊无事找事虚张声势,归根结底就是啊看我们兄弟不顺眼,昨天憋了一晚没睡就只是寻思着一个莫须有的借口,好把我们这两个天纵英才给撵出去。欲加之罪何患无辞,更何况对方还是一个通晓刑律掌一院刑罚的,魔神使者啊!令狐振龙头一歪,嘴角轻蔑一弯,料定了对方就是啊针对自己,而做出的这无聊之事。白沉英倒没有开口,只是在想着所有可能出现的情况,早早做好应对之法。

魔神使者大人,您就快说吧。风颂殿好言以告,与此同时一只手放在了魔神使者的肩上以示抚慰。今天我们都在,还怕有天大的事情我们不能解决吗?我风颂殿就不相信了,有什么事情是我们四大大将军不能共同应付的。与此同时您也放宽心,只要真的是白沉英和令狐振龙所为,我们绝不姑息,全听您的处置。

既然有您这句话,那就最好极了。一声大吼,声音浸透着无边雄浑的力道,竟生生盖过了刚才拓跋无咎的那一声吼音。只见原先排列井然的帮派护卫兵像是得到指令一般,纷纷朝两边潮水般退去,让出了中间一条通道。发出那声吼之人,便是昨天与白沉英、令狐振龙大战而面不改色的魔神天卫士。只见他满脸横肉堆积,一步一地动,一走一山摇,两颗闪闪发光的流星锤安然端于肩头,慢慢地朝内里走来。但是他还不足以引人注目,而是他身后的帮派护卫兵。他们一个都弯腰拔绳,好似江河边的纤夫,躬身行走紧咬牙根,一步步艰难地前进。至于他们所拖行的物件,却全被清一色的黑色长布覆盖,让人看不出究竟里面所装何物,只能凭借外在固有的轮廓,猜测那可能是一个类似于囚笼一般的东西,但也仅仅只是猜测。这个庞大的物件,借由噜噜作响的车轮和那些绷得笔直的绳索,正像一朵缓缓飘来的乌云般,重重地无可抗拒地漫上了人们的心头之上。

魔神使者。魔神天卫士的笨拙**的身躯,终于来到了魔神使者的身边。而原先在魔神使者身后的月曲光,则微一侧身,来到了拓跋无咎的身边,但仍是一脸微小的笑靥。我原先以您老的实力,只要您一出马是决计能乖乖降服那两个居心叵测心如蛇蝎的人的,没想到最终还是得用到我。

死胖子,真是狗嘴里吐不出象牙!令狐振龙将御神古剑一指,邪气一笑,有种你就将刚才的话一字不落原原本本地再说一遍,我令狐振龙要是能忍,就把我的名字倒过来写。但是,魔神天卫士倒像是没有听见令狐振龙说话一般,稳稳得如同一座大山一般,就屹立在魔神使者的身边。而这个时候,身后的帮派护卫兵也停止了躬身前进的动作,手一松只见满手纵横交错的血痕道道清晰可见,那块巨大无比的乌云,也就如此矗立在一群人的眼前。刚才朝左右两边撤去的帮派护卫兵,也于此时重新合围了上来,飞龙盘结长棍一竖,声势震天。

好极了,此时此刻一切都到了最后的时候的时刻。魔神使者佝偻着身躯,只是向前走了两步,然后头一抬,那双摄人心魄的眼睛齐齐看向了令狐振龙和白沉英。只不过,在这一悲惨的事情揭晓之前,我还想给他们两个人最后的时候一个机会。令狐振龙,白沉英,我最后的时候质问你们,你们究竟认不认罪?

认罪?认罪?令狐振龙像是听到了一个极其可笑的笑话一般,向后退了一步哈哈大笑起来。你还有没有别的词语可以说出来的,来来来今天我和白沉英就在这里,等着你能将你所能想到的所有罪行统统说出来。只不过我敢肯定的是,我们一件都没有做过,既然这样,我们再次认的生命罪行呢?白沉英倒是将宝剑倒插回剑鞘,双手交叉于胸前满脸不屑地说道,对,令狐振龙兄说得正是,你倒是说说看,看看我们俩到底做了何等泯灭人性惨绝人寰的事?

好,很好。魔神使者耸耸肩,惨笑一声。那么我的第一问便是,令狐振龙小兄弟,你承不承认昨晚曾出去过?你只要回答,是与不是?魔神使者话音刚落,令狐振龙便接话道,神色坦然丝毫无惧。没有错,我是出去。昨天晚上我闲来无事,御剑飞行而去,怎么了?难道你们冰火两重天帮派还施行宵禁,是不是做了什么见不得光的事情了?

魔神使者一听,便接着说道,好,大丈夫敢作敢当,这也免得我们传证人出来作证,毕竟昨天晚上可是许多人都看见了令狐振龙小兄弟那御剑风姿。我的第二问便是,白沉英小兄弟,您还记得昨天那些与您对战的帮派护卫兵吗?白沉英同样磊磊大方,随口便答道,这是当然,只不过您要是问我是否记得他们每一个人,这就恕我无能为力了。魔神使者连连点头,然后就接着他的第三问,那么我再是请问,你们昨天晚上一同出此时此刻外,究竟是何缘由呢?

胡说八道!令狐振龙话一出口,刚才那一股恐惧就再次地狱魅般的出现了。究竟昨天晚上那胁迫的一幕,是否真实发生过?如果是真的发生,为什么只有自己有记忆,而东方巧巧却全然没有印象,瞧她的样子再结合她平时神经大条的表现,巧巧可不是一个藏得住话心机很重的小姑娘。再者,如果是真实存在过的,那么自己和巧巧再次是如何逃脱的呢?最后的时候那突然闯入幻景鍀那一个人,按理说应该是与那黑影是同一阵营,怎么可能让自己安然回来呢?可是,如果这一切都不是真的,那些激烈的战斗、闻所未闻见所未见的诡异图景还有自己真切感受的痛楚,再次岂是自己所能幻想出来的?这一切究竟是怎么了?还有,魔神使者还说了白沉英,难道当时他也在外?

令狐振龙就只是这么简单一想,都使得他背后冷汗涔涔,头脑里也似擂起了战鼓一般咚咚直响,双眉紧皱。令狐振龙此时心中再次想,此时此刻唯一能确定的便是巧巧和那个拓跋国太子拓跋无痕,一定是在外的。可是自己再次怎能说出东方巧巧的名字。只不过,魔神使者既然没有说出拓跋无痕的名字,就可以表明他和巧巧是没有嫌疑的,那么这是否可以倒推,他们没有外出呢?这怎么可能?怎么自己所认定的所有真实的事,都在这么一瞬间变得虚妄飘渺起来了?这,这究竟发生了什么了?

令狐振龙将御神古剑往地上一撑,稳住了自己因为持续深思而不得已晃动的身形。这使得欧阳易瑶惊慌不已连连问道,主人您没事吧,是不是昨晚替我疗伤耗损真元太多了?其实一小半是因为自己思虑过多,另一小半令狐振龙知道,是因为昨晚与那黑影对战,耗损过多还没恢复。

东方巧巧本来也想上前相扶,可是一看到欧阳易瑶那紧张兮兮的样子,自己就止住了脚步,只是不甘地抿着嘴。白沉英一看令狐振龙,也停止了自己的辩驳之词,转而扶住令狐振龙。

怎么?一向能言善辩的令狐振龙小兄弟,怎么一时语塞起来了,难道是理屈而词穷了?魔神使者笑得身形晃动,显然得意之极。其实还有一个办法可以验证,那就是啊,看看你们的真元究竟有没有大规模地耗损。如果当真有的话,那么你们如果不是真凶,也是最大的嫌疑。魔神使者话音刚落,身形一晃就来到了令狐振龙的身前。这一次,山姆道夫并没有做出反应,因为此时此刻自己再有任何作为,都会给这件事添加不必要的麻烦。

令狐振龙小兄弟,白沉英小兄弟,你们都是顶天立地的汉子,应该不介意这小小的测试吧。令狐振龙和白沉英当下无话,都是抬头望天,一脸无畏。魔神使者便领意而动,只见他伸出那支判官笔,在令狐振龙的胸前一点,再是对白沉英这么一做,然后快速一收。刹那间,魔神使者就将判官笔凌空一抛,判官笔在空中一转的与此同时放出光芒,不一会便显现出了两道刻度。那两道刻度显示的,都是令狐振龙和白沉英的真气容量,此时此刻他们的真气只是相当于全满时的,一小半还不到。

这个时候,令狐振龙的头痛暂缓,勉强抬眼看了一下,意料之中的答案并没有引起他多大的震动,只是对着魔神使者轻轻一问,老匹夫,这再次能说明什么问题呢?如果你此时此刻去查看魔神天卫士,或者其他昨日有过战斗经历之人,莫不如此。

是啊,可是昨晚外出的,却只有你们两个人。好极了,一切都该结束了。你们可真是不见棺材不落泪了,此时此刻就让你们看看,你们所做的好事吧!魔神使者大手一挥,那些个黑色幕布就徐徐落下,揭开的是一个让所有人都目瞪口呆的,结局

只不过,似乎只有令狐振龙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天卫士小说名字叫做《江郎贞女奔天涯》,这里提供天卫士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实力推荐。江郎贞女奔天涯小说精选:这个人,周身紧紧裹着一件镶金边的玄色连帽斗篷,斗篷边沿的金黄流苏垂穗随风飘荡,衬托出此人的神秘,也彰显着这人的高贵。这个人,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就在这里,悬浮在一群人之上,而最令人惊叹的就是,居然会在场的所有人都没有发觉有这么一个人的存在,最重要的是在场的不乏当世一流的高级对手。既然不知道他什么时候在这,就更加不知道他究竟在这里已然多久了,还有他究竟是敌是友?意欲何为?正当一群人惊骇于他那笑声之时,他已经如同天神降…

这个人,周身紧紧裹着一件镶金边的玄色连帽斗篷,斗篷边沿的金黄流苏垂穗随风飘荡,衬托出此人的神秘,也彰显着这人的高贵。这个人,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就在这里,悬浮在一群人之上,而最令人惊叹的就是,居然会在场的所有人都没有发觉有这么一个人的存在,最重要的是在场的不乏当世一流的高级对手。既然不知道他什么时候在这,就更加不知道他究竟在这里已然多久了,还有他究竟是敌是友?意欲何为?正当一群人惊骇于他那笑声之时,他已经如同天神降临一般,缓缓下坠,稳稳地站立在了一群人的面前,落在了山姆道夫和魔神使者等一一群人之间。

哈哈哈。那个人,仍旧发出笑声,只是面容大部都被黑布所遮,所以即使是再爽朗的笑声也会变得模糊沉郁了些,唯一能确定的便是,这个神秘人是个男子。没想到啊没想到,原本沉寂死气沉沉到处充满血腥搏杀的冰火两重天帮派,居然会也会这般热闹,真是难得难得啊。

某一瞬间,令狐振龙和东方巧巧都有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好像是在哪里见过此人一般。仔细一想,脑中忽遭雷击一般,是的,他们都还清楚地记得,他们是在往生洞中、东方巧巧的梦里,见到过类似的装扮,而当时这样装扮的可是一个恐怖阴森、预置巧巧于死地之人,难道会是他吗?令狐振龙和东方巧巧虽然没有对话,可是都在心中陷入了深深地怀疑之中,但此时此刻一来不能十分确定这个人,就是啊在往生洞中那个无所不用其极的魔头,毕竟这样的装扮并不是那个人的专利,理论上人人都可以;二来,对方还未作出任何举动,无法判定究竟意欲何为;三来,如果真是那个人的话,他也不用穿得这么让人遐想连篇,这不是让人一眼就认出吗?所以,令狐振龙和东方巧巧都不约而同地想到,静观其变,而且他们都还与此同时地点了点头。

只只不过,在前方的令狐振龙没有看到,而在他身后的东方巧巧看到令狐振龙这一细微的举动,不由得心里高兴,并往令狐振龙这边靠得更紧了些。

不知阁下是魔神使者率先打破沉闷的局面,一步迈上前来,拱手发问道。但是没想,对方却一个侧身看向了魔神使者,开口说话道,只只不过不是回答魔神使者的问题。你是魔神使者大人吧,好久不见,没想到您还是那么的风采依旧。如果说冰火两重天帮派有什么值得我留恋的地方,那么无可争论,您一定是其中最重要的。听他这么回答,魔神使者眨了眨眼睛来表示自己的一头雾水,微微一皱眉,脑中快速旋转,却也一时想不出,自己认识的人当中还有这么一号人物,而且听他这般说来,还是和冰火两重天帮派有着莫大的渊源。就在魔神使者僵立着身躯在思索时,那人看向了魔神天卫士。

魔神天卫士,没想到这么多年你还是满脸横肉没变,而且身上的肌肉似乎还多了一些,活脱脱就是啊一座肉山。没有错没有错,虽然胖了一点,可是身为冰火两重天帮派的护卫兵长,就理当有帮派护卫兵长的气势,更何况,你当的还是全天下只此一家至高无上的冰火两重天帮派的护卫兵长。那人虽然语带讥讽,可也算是一种恭维吧,但是这种曲折迂回的话语可不是魔神天卫士这种直肠子的人,能一时消化得到了的。这不,魔神天卫士一听前半部分还以为对方是在嘲笑自己,当下二话不说立即抡起双流星锤头,只听得铁索白链似利刃劈空,流星锤头宛若巨石飞舞,再加上魔神天卫士瞬时激发而出的迫人战气,就这么往那人攻了过去。

可是,这一气势夺人无可阻挡而且近在咫尺的进攻,却被对方轻松的化解。人们根本没有看见了他出招,或者是他已经出招了,只是因为太快了所以才让人们产生他毫无作为的错觉,反正只见他仍轻盈盈地站立着,面前不知何时已经矗立着一个长宽皆是三尺长的透明发光方形咒符盾牌,就这么生生挡住了魔神天卫士这一泰山压顶铺天盖地般的攻击。若是以往,魔神天卫士必定会以双流星锤头作为出击两翼,朝那人的左右夹攻而至,然后自己再不断地加大咒符战气汇聚到自己的四肢,直至将自己变成一辆无可抵挡疯狂肆掠的战车,再施行中央突破进而击倒对方。这是魔神天卫士以往的作战方式,这一霸道之极威猛刚烈的作战手法甚至连令狐振龙和白沉英也讨不到半点便宜,可就是啊这么一记重击,居然会就被眼前这人,轻轻地挡住了,而且人们还不知道为什么魔神天卫士一反常态不继续进攻。

那人只是轻轻一笑,那道透明发光方形盾牌仿佛得到指令一般,就只是这么轻轻地向前一推进,立时便从一个坚不可摧的盾牌,变成了这天底下至柔至顺的发光萤丝网,生生就把魔神天卫士兜住在了里面并且让他无法动弹。只有在旁不远的几个人才看到,不是魔神天卫士不愿动弹,而是不知何时他居然会已经睡着了,这不那方形透明发光盾牌刚变成网兜住,魔神天卫士便打起了堪比雷鸣的呼噜声。

匪夷所思、惊惧恐怖、难以置信,无法想象这些词语都一一在见证这一神奇时刻的人们的头上闪过,人们除了瞪大眼睛无法相信之外,别无他法,就连一向紧随魔神天卫士而动、且一直都在伺机寻找发泄出口的飞龙帮派护卫兵们,也只能呆在原地,倒忘记了被擒的是自己的上司,忘记了他们原本应该是一拥而上发动进攻的。

你们,这是怎么了?那人漫不经心地环顾了一下,饶有兴致地看着每个人的脸上都挂着一样惊异的表情,最后的时候他再看了一下正呼呼大睡不省人事的魔神天卫士时,才忽然醒悟到,原来他们之所以会这样全是因为自己而起的。你们是因为,这个?他的头一扬,似乎在指着魔神天卫士。其实,我只是闲他太吵了点,从刚才到此时此刻他就像是一个火炉一般,而且还是自己给自己不断地加火,你们在场的也没人能使他消气,所以我只能让他睡觉了。毕竟,人家是长辈嘛,我总不能,杀了他吧?他径直淘气一笑,只是没有人觉得这是一个值得出声的笑话,因为从他刚才的表现来看,杀了魔神天卫士也不是完全没有可能的事。

你们怎么都不说话了?看来是不大欢迎我了,毕竟在这之前,你们可还是有说有笑热闹得很啊。这个时候,他的目光落到了拓跋无咎,和风颂殿,继而是月曲光,最后的时候再是山姆道夫。原来是风东方拓跋月四国鼎鼎有名的大将军啊,幸会幸会。在下对你们,可真是仰慕已久,所谓身不能至心向往之,此时此刻终于有幸得以一见,而且一见还是四个。拓跋无咎还是那副藏不住话的火爆脾气,他那风风火火的表现都让人一时忘记了,月曲光说的那句,就是啊,就是啊。

敢问阁下尊姓大名?拓跋无咎快人快语,上前施礼问道。我拓跋无咎一向自问对诸国高级对手莫不了解,真没想到此行先是白沉英让我大开眼界,接着就是啊你。听你的口气,约莫也就是啊二三十岁左右,真没想到你的功力修为竟是如此的惊天地泣地狱神,让我们这几个人的这几十年功力都相形见绌。我诚心一邀,请你到我拓跋国就任不知拓跋无咎勉强挤出这么些个文绉绉的词语,却不想还未说完就被对方抢白道,拓跋无咎老大将军,没想到您也会说出这等风雅之语,佩服佩服。只是,在下实在恕难从命。

我还没说要给你什么,怎么?此时此刻就开始嫌弃起来了?你可别给脸不要脸啊,我的军中的每一位将官那可都是一刀一枪在战场上拼杀过来的,就你?拓跋无咎确实也是装的辛苦,索性不装了,在说出心里话之后顿觉舒坦。而那人不怒反笑,朗声说道,哈哈哈,是真名士自风流,这才是拓跋无咎拓跋老大将军嘛。您误会了,我不是嫌弃,只是不能啊。

好一句是真名士自风流,无意外,风颂殿也接腔道,既然阁下认得我,我也不必多费唇舌介绍自己。我想说的是,既然阁下来到这里,自古无事不登三宝殿,想必阁下也是有事而来的。既是如此,何必躲在帷幕之后,不以真面目示人呢?难道,阁下的真容风颂殿暗自发笑,昂首而立。而对方却只是淡淡一说,经年不见,风颂殿大将军还是那么的幽默,而且相比之前还冷了不少,只是不知道风老大将军的功力,是否一如您的幽默一般,有所增进呢?话语一出,风颂殿顿时怒眉,但对方早已将视线挪开,看到了阶上之人了。

山姆道夫大将军,东方国荒野雄狮之名,果如其然是名不虚传啊。面对对方的夸奖,山姆道夫自然是抱拳而道,惭愧惭愧啊,江山代有才人出,各领风骚数百年,如今看到有这么多的青年才俊后背英才,真是不服气老不太行了。荒野雄狮之名,可是万万不敢当啊,而且此时此刻,可以说是虎落平阳啊。背后的意思不言而喻,只见魔神使者的面部略一抽搐,眼珠流转似乎在想些什么。

山姆道夫老大将军言重了,依在下看您可正当壮年,正可谓老骥伏枥志在千里,老骥尚且如此,何况是老大将军呢?如此一说,这一老一少倒是哈哈大笑了起来,这笑声在魔神使者听来竟是那么的刺耳,与这里原先的氛围可是大大的格格不入,如果再这么放任对方如此不加节制地寒暄下去,那么自己此行不就作废了吗?何况此时此刻自己已失一臂,魔神天卫士正在一旁像个懵懂不知的婴孩一般,呼呼沉睡。

阁下。魔神使者终于忍不住,举起判官笔打断了对方的笑声,与此与此同时,判官笔自身所携带的森寒冰魄的气息,也让还不容易才暖融起来的氛围,瞬时回到了刚才压抑的原地。这个时候,天空的乌云经过了这么长时间的聚集,也已然完成了合围,于是闷雷就这么无所顾忌的擂打了起来。想必您已经寒暄完了吧,既然是如此,那就请您不要妨碍我们执行公务,速速离去但是对方,却丝毫不为所动,再次哈哈大笑起来。魔神使者从来没有觉得,自己所说的话竟是这么的好笑,手不由得紧紧握住了判官笔,可是他也知道,自己并不是眼前这人的对手。

执行公务?魔神使者大人,不是我这做晚辈的有意冒犯您,我在这里已经不长不短看了差不多一个时辰了,可是这一个时辰的时间里,这件事情再次有什么进展呢?争论来争论去,乱纷纷你方唱罢我登台,甚荒唐。你们看,连天都已经看不下去了。那人笑得耸了耸肩,朗声说道,魔神使者大人,您觉得我说得对不对?

没有错,阁下说得对,是在下的错。可是正是如此,在下才不得不请阁下快些离开,因为我此时此刻就想将此事做一个了结。没想到魔神使者刚一举起判官笔,那人一个地狱魅移动,瞬息就已经来到了魔神使者的的面前,饶是魔神使者的幻影分身之功再是厉害,这么一对比可真真是差得远了。这么一看,一群人再次不由得深深地吸了一口气,这人的身份随着他不断展示的神功,变得更加的扑朔迷离不可知了。

虽然我知道魔神使者大人想要干什么,可我还是要奉劝一句,这样并不是解决问题的最佳途径,而且也无法令人信服。一番话说完,那人陡然转过身,高声说道,既然难以解决,你们双方你来我往的结果就只是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倒不如听我一言,暂且搁下,听我说一个题外话吧。

什么题外话?这里可不是说题外话的好地方。拓跋无晴虽然对他极是敬畏,可是由他说出的话还是那么的刺耳。但那人没有计较,径直说道,哈哈,这就是啊我们冰火两重天帮派青年才俊的代表,在帮派这血腥残酷的淘汰中脱颖而出的后辈俊彦,拓跋无晴。没有错,如你所说是这样的,只不过我这个题外话,可是与你们每个人都息息相关的,那就是啊有关,天运大赛的消息。

此言一出,大家莫不震惊,其中最为震惊者当属魔神使者,于是他立即厉声问道,阁下究竟是何人?为什么会知道我们冰火两重天帮派的高度机密之事?还有,天运大赛的消息一向都是神天奇大人宣布的,几十年来从无意外,阁下究竟是那人打断别人话语的方法,都是哈哈大笑,这次也不例外。魔神使者大人何必惊慌,且听我慢慢说来。那人环视了下一群人,刹那间侃侃说道。

今年的天运大赛,可真是奇怪之极,首先它的举办时间,不早不晚,刚好就是啊在明天早上。此言一出,一群人莫不惊呼。估计这会,天运大赛也已经在进行第一回合了。还有,这个时候,他的目光一扫,立即时空中就弥漫着一股不容抗拒霸道之极的力道,这种力道其中包含着让人静心的神奇功能。此次的天运大赛,总共分为三大部分。第一,便是天元。

天元?天元?这两个字当下立即在人群中传播开来,其实对于这两个字大家自是再熟悉只不过了,因为这是围棋里面常用的术语,也没什么过于深奥晦涩的地方,指的便是围棋棋盘正中间的地方,名曰天元。可是大伙不明白的就是啊,天元一词究竟与即将到来的天运大赛有何关联。而作为此次大赛的直接参与者,四大社团势力的领头人却是面面相觑,因为他们不知道究竟应该选择相信呢,还是静待其变,毕竟对方的真实身份还是笼罩在一片迷云之中。

第二,便是运气。若是平时,运气二字是何其通俗易懂,可是此时此刻搁在这,特别还是天运大赛联系在一起。虽说大凡比赛搏杀之类的,除了自身能力之外,运气也是相当重要,但是众所周知运气摸不着看不见,再次怎么能够归入到比赛之中呢?这公布于众的第二部分,更是让人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与此同时对于他所说的内容的真实性更是产生了坚定的怀疑。

第三,那人无视他人的情感起伏,自顾自说道,便是巅峰对赛。好极了,我的通知说完了。一语说完,可是满场皆是意犹未尽之感,他明明是将传说已久的天运大赛和盘托出,可是却好像什么也没说一般。最先开口的,便是魔神使者。

阁下,我无法相信你刚才所说的事情。你最好告诉我是谁,否则,魔神使者的判官笔登时在他的掌中盘旋起来,老朽可就当真不客气了。

等一下,我知道他是谁。



江郎贞女奔天涯小说章节

查看全部目录

江郎贞女奔天涯小说资讯

猜你喜欢

玄幻小说推荐

更多

网友评论

我要跟贴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