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载

赤螭令

时间:2022-11-25

分类:言情小说

作者:李廿二

在线阅读 微信阅读网友评论
最近更新:更多章节

乱世中铁匠铺的少女竟与得之可得天下的远古神物赤螭令有关。“姑娘,你要做女帝。”更年轻的火井令大人仅一面之交就得帮她谋逆?原本门可罗雀的南铁匠的铺子里今天挤满了人,不见往常叮叮当当的打铁声。七八个下人抬着红布包起来的礼物送进铺子里,嘴里说着些有的没的的吉祥话“恭喜啊南兄,有这样一位妹夫可是上辈子修来的大福气啊。”“谁说不是呢,人家那可是一品的太傅,那还不是要风得风要雨得雨吗,看来南兄以后也不必守着这个铁铺啦,哈哈哈哈……”“以后还得……多多仰仗啊觉为兄……”。

免费阅读

原本门可罗雀的南铁匠的铺子里今天挤满了人,不见往常叮叮当当的打铁声。七八个下人抬着红布包起来的礼物送进铺子里,嘴里说着些有的没的的吉祥话“恭喜啊南兄,有这样一位妹夫可是上辈子修来的大福气啊。”“谁说不是呢,人家那可是一品的太傅,那还不是要风得风要雨得雨吗,看来南兄以后也不必守着这个铁铺啦,哈哈哈哈……”“以后还得……多多仰仗啊觉为兄……”

“你许了什么愿?”江月身边的甘风问她。

五个人落座后也不谈朝政,只是喝酒投壶,作了好些词赋,骆海不通文墨,只能在一旁陪笑,十分心急,心想王大人到底是何用意,这些天来,他实在是恨自己只是个会打仗的武夫,文人官场里的那些心思弄的他是心力交瘁。

“愚蠢武夫。”孙丞相在心里默念一声。

“骆大将军尽可等等,我今日正巧在府上新造的照水台设宴款待同僚,你来的正好,咱们边喝酒边聊。”

甘风仿佛很不在乎地努努嘴说,“我没许愿,小爷现在就过的好得很,才不想再有任何改变。”甘风望着千万河灯,又缓缓说道。“我宁愿碌碌无为一辈子,不愿再有任何改变……”

“甘风去哪了,怎么没看到他?”江月这才想起那位总是不可一世的甘风小爷来。

再醒来时,江月已经在自己的房间里了。床边她的父亲正在为她倒水,见她醒了马上靠到床边,却半天说不出话来,过了半晌,眼圈微红,才问了江月身体是不是还好。江月的记忆还停留在那晚的九洲同光,看着父亲这么担心的样子不由得有些困惑,她甚至觉得,身子从没有这么清爽过,“我好得很啦父亲,神清气爽的,从没有这么舒服过。”说完还伸了个懒腰。南觉为看着女儿没什么大恙,终于把悬着的那颗心放了下来。

江月本以为火井令不过是看她在万光节那天被赤螭令伤了想来问候,一听事关国运,不由得觉得奇怪,心想:别啊,那么吓人,不会是要杀人灭口吧……

听父亲一本正经地说了那么多,江月只好作罢。

只是明月楼上的少年郎蹙起了眉头,只有他知道,这不是赤螭令的正常状态。他开始掐指,嘴里喃喃道:“北海啻蠡尤未死,锦书难托真龙殿。不知何年初见人,娇虫合二世间明。”语罢,只见星光汇聚的赤色盘龙绕楼而下,冲向楼下百姓。百姓无不四处逃散,那龙却直直地飞南江月,那一瞬间,江月看到周围的一切变得虚幻了,她看到旁边的甘风好像在大喊着什么,但只能看见甘风风的嘴一张一合,却听不清声音,仿佛被人捂住了耳朵,她又像是溺在深海里,周围一片漆黑,喘不上气,她来不及躲,只呆呆地立在原地,金龙飞来时,仿佛是一股巨大的能量贯穿江月体内,从头顶的百汇穴直通涌泉穴,仿佛头顶有万箭穿过。好疼,江月昏了过去。

酒过三巡,骆海已有些坐不住了,打算向其他四位拜别。

“江**,那是拿着赤螭令降世的仙子吧!”礼礼摇着江月,满眼都是光的瞧着楼上。江月亦不出声,的确是像仙子。只有甘风面不改色,冷冷的看着。

他刚打算起身,王大人开口了:“不知各位同僚知否,孙相那老东西,府上养了不少侍卫啊,光是在府上当差的就有一二百人。我前两日去他府上拜会,可是吓坏我了。”

“你你你!”孙相转过头白眉恶狠狠地皱起,瞪着骆海将军。

亥时已到,靖南的百姓们都拿着自己的河灯放于水面上,在河灯缓缓顺流而下的时候,默念着自己的心愿,有人求官,有人求财,有人求姻缘,人们的一念,在那一刻皆赋予在了河灯上,千万河灯顺流而下,如同万家灯火,一副国泰民安景象。玄龙河在那刻仿佛银河,璀璨的不似人间。南江月看着这一副光景,只许愿能岁岁有今朝,人人都能如今日这样安稳度日,便是最幸福的了。

南觉为往常从未和那么多人打过交道,他黑红的额头上滢出一层薄汗,满是划痕的双手蹭了蹭粗麻的打铁穿的围裙,又开始搓着手,显然是极度无措的,只能点着头说同喜同喜。

靖南十七年,七品县令朱令先向靖南王进献了一件上古宝物,是靖南王世代寻求的赤螭令,传说赤螭令能唤出神龙和天兵相助,得此宝者得天下。靖南王大喜,封了朱令先一品太傅的大官职以示嘉奖。

“骆爱卿说的有理。”王座上的人终于发话,不怒自威“还得,静观其变。”



赤螭令小说章节

查看全部目录

赤螭令小说资讯

猜你喜欢

言情小说推荐

更多

网友评论

我要跟贴
李廿二
能做皇&细细想

管它这是什么东西,我也不能做皇帝啊!南江月细细想着孟今朝刚刚说的话,头疼的要命。

李廿二
”江月&啊,再

“看我后颈干嘛?你别过来啊,男女授受不亲!”江月心里一惊,心想着男人居然人面兽心,第一次见面提出这种奇怪的要求,“你你你别过来啊,再过来我喊人了!虽然你长的好看,我也不会从了的!”

李廿二
清醒?&以后要

这该怎么说?说火井令大人应该是脑子不清醒?说自己以后要当皇帝?

李廿二
好喝,&月就再

“这红豆汤真好喝,和我娘做的味道差不多。”娘是去年去世的,自从娘走了,江月就再也没喝过这么好喝的红豆汤,一下把红豆汤喝的精光。

李廿二
步了好&口的小

这个夜晚,王大人府上亦有客人来访,骆海在王大人府的门前独自踱步了好久,终于让门口的小厮进去通报了一声。没多久,王大人竟亲自来迎骆海将军进府。

李廿二
天被赤&问候,

江月本以为火井令不过是看她在万光节那天被赤螭令伤了想来问候,一听事关国运,不由得觉得奇怪,心想:别啊,那么吓人,不会是要杀人灭口吧……

李廿二

&族人,

“果然。”孟今朝把衣服给江月拉好,“姑娘,你是螭族人,你知道吗。”

李廿二
了杯酒&毫不在

“哟,那没在府上的岂不是……”汪明德大人起身又斟了杯酒,似乎毫不在意地搭了句话。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