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载

安淮以南

时间:2022-06-18

分类:青春校园

作者:周淮枳

在线阅读 微信阅读网友评论
最近更新:更多章节

安淮住在一个一个不大不小的农村。从小只有一个心愿。离开这里,离开这个家,离开这个让她喘不过气的地方。所以她一直努力读书。高中那年,她凭着努力,考上一个不错的大学。她以为她的幸福生活就快来了,只是……安淮父亲看了一眼那人,就准确的叫出了名字:“以南,怎的了?你小心点啊,这么冒冒失失的,当心摔个狗啃泥啊。”。

免费阅读

“考上了......考上了......”

安淮一家刚准备坐下吃饭的时候,就被这声音给惊出去了。

安淮父亲看了一眼那人,就准确的叫出了名字:“以南,怎的了?你小心点啊,这么冒冒失失的,当心摔个狗啃泥啊。”

江以南跑到几人面前才堪堪停下,眼睛时不时撇向安淮,缓了口气,“安伯,安淮可厉害了,她考上了。”

安淮奶奶听了,皱着眉头,还有些没反应过来,“哎哟,江以南哎,什么考上了......你在说些啥呢?我老婆子没听懂啊!”

“是啊,你说清楚些,什么考啊考的,我们都没听明白。”

“对啊!对啊!”

几个邻居在旁边附和着,都说不明白。

江以南一听急得头上都快冒青烟了,安淮实在看不下去了,一边说一边进屋倒了杯温水,“爸,奶奶,叔叔伯伯们,别急,让他喝口水缓缓再说。”

说完,将温水递了过去,“来,喝口水,慢慢说......不着急。”江以南用手给安淮比了个赞,才接过去。

几人一听立马不好意思了,“嘿,你瞧我们还没有安淮懂事呢,光急着让这孩子说了。”

“是啊,瞧我们这事干的哟!”

“哈哈......大家伙,别急啊,等以南缓缓再说,看把这孩子急得,都快哭了呢。”

“嘿,还真是快急哭了,哈哈。”

江以南一听立马就要反驳,“婶子,你们可别乱说,我可没有哭,我......我只是着急了些。”说完,小眼神不断看向安淮,见安淮神色并没有什么异样,才微微放下心来。

“嘿,这孩子,说他还不好意思了,果然是长大了,都知道害羞了,哈哈。”

“婶子,你......你就不要再拿我打趣了,不然,我......我不说了。”

“好好好,不说了,不说了,再说,人就跑了~”

当水顺着嗓子流下去的时候,原本干涩无比的嗓子眼,顿时都变得舒服多了,手捏着嗓子,“咳咳......奶奶,安伯,你们家的安淮考上了。”顿了顿,接着说:“考上清华了,那录取通知书都送到村长手上了......只是,村长现在还有点事脱不开身,说是过一会儿就把录取通知书给你们送来。”

“真的,小淮考上了......真的考上了?”

安淮的奶奶激动地抓着江以南的手,泪眼朦胧的看着他,生怕是自己的耳朵出现了问题,听错了。

“奶奶,我听得真真的,是考上了......还是清华呢,奶奶。”

旁边站着好些邻居都附和着,“这是真的哩,安家奶奶,你没有听错,我们都听到了呢。”

“我就知道,安淮是个好孩子,准能考上,我说的没错吧...哈哈!”

“是啊,是啊,安淮真有能耐。”

安淮站在门口,静静的看着一群人围着自家人说话,她也不上前去,面无表情的看着他们说笑打趣。

半小时后

江以南看女孩一个人孤零零的一个人站在那儿,不说话,脸上的表情看着也没什么不对。想了想,走过去问道:“安淮,你怎么不过去?”

安淮淡淡瞥了眼被众人围着的安爸,额头上已经开始冒汗了,过去不是被挤死,就是吵死,这样想着,却是换了一种委婉一点的说辞,“人太多,热。”

江以南顺着女孩的眼神看过去,顿时明白了,“呵...也是哈,现在这个天气确实热,而且人是多了些。”笑着摸了摸鼻子。

“不过,大家伙可是高兴坏了,难得我们村出了个高材生,而且我刚刚还听到他们要给你庆祝呢,哈哈哈。”

安淮淡淡的应了声,看了眼那包围圈,面上丝毫不显,心里却是悄悄松了口气,总算可以离开这个家放松一下了,“嗯,值得高兴,但是庆祝就不用了。”

江以南笑着笑着就收了声,“为什么,这样不好吗?你不喜欢?”

“没有不喜欢。”女孩似是不想多说。

他看出来了,也不追着问,她不想说就不说,她想说了,自然会跟我说。

江以南挠了挠头,“你有烦恼,一定要跟我说哈,别憋着,万一憋坏了,就不好了......你可以拿我当出气筒,打我骂我都行,嘿嘿。”

安淮闻言垂下眼帘,顿了一会儿,“我没有不高兴,只是觉得没有必要,而且清华我势在必得,所以意料之中。”

江以南没说话,因为她说的是实话,安淮从小都是成绩最好的那一个。

女孩不但成绩好,长得也漂亮,标准的鹅蛋脸,那狐狸眼下和眉心中间各长了颗泪痣,颇为鲜明。一头黑发乖巧的躺在肩上,皮肤白皙,纤细的身材都尽数藏在了棉布之下,叫人窥探不了半分,说是村里的村花也不为过。

“以南?”

“江以南???”

“啊......怎..怎么了?”

“你想什么呢,叫你好多声了。”

安淮皱着眉头,一脸奇怪的盯着他。

“没...没什么,我只是觉得有点可惜....”可惜我们要分开了,以后不能经常见面了。

“可惜?可惜什么......”

“害,这不是可惜我们不是同班同学了嘛,别说,没有你,还真挺不习惯的。”江以南瞥了眼女孩,装作不经意的说出来的模样。

“就这,多大点事儿啊,你放学可以来找我玩啊,周末,放假都可以啊,我们两家离这么近。”女孩翻了个白眼,颇有些无语。

“真的,那说好了,可不能变卦......那啥时间不早了,我先回去了,不然我妈该担心了。”江以南说完人就跑了。

安淮一脸无奈地摇了摇头,看向院子里人已经不多了,只剩下几个关系不错的亲戚。

“爸,菜快凉了,先吃饭吧。”

安爸听了,“对对对,先吃饭,瞧我这记性,都忘了大家伙还没吃饭呢!来来来,到我们家一边吃饭一边聊啊!”

几人一听,也就没拒绝,均跟着安爸一前一后进了屋。

安淮从小都是安爸带大的,奶奶跟着其他叔叔伯伯一起住,而她妈妈嫌家里穷,丢下了年仅十岁的她,跟别的人跑了。一家人过的本就过的拮据,少了一个人干活,之前赚的本就不多,现在更是......但还是勉强把安淮拉扯长大。

“爸,奶,叔伯们,你们慢慢吃,我吃好了。”

“哎,安淮你就吃这么点啊,多吃点,你可是大学生,不能饿着了。”

“晓得的,叔伯。”说完,安淮起身端着碗就进了厨房,耳边还能隐约听到安爸跟亲戚说话。

不过,就是些“女孩子就吃这么多,怕胖”“饭量就这么多”诸如此类的话。

厨房与堂屋的距离不过几步而已,他们说的话自然也就都听见了,她也没说什么。从厨房出来后,也只是安安静静的坐在一旁看书,等众人吃的差不多时,她才起身将碗筷收拾了。

等她洗完碗出来,安爸已经跟几个亲戚聊嗨了,桌子上也摆了不少空的酒瓶子,几人也开始迷迷糊糊的说着胡话,其中一位叔伯看时间,看了好一会儿,才堪堪看清那个数字。

“哟,安爸,都十一点了,不早了,我们要回去了,不然,我那媳妇又要说我了。你们也要休息了,我们就不打扰你们了,就先回去了,嗝~”

“哟,还真是,确实不早了。”

“嗝~该回去了,我那媳妇也不喜欢我晚回家。”

“对对对,不早了,你们也要休息了,今天就谢谢你们的招待了。”几个亲戚一听时间也不早了,都说要回去了,毕竟,明天,他们还早起到农地里干活呢。

安爸听了,就要反驳:“哎呀,多大点事儿啊,就一顿饭而已,这不是我家娃考上了嘛,我高兴,所以,就想拉着你们一块,嘿嘿!”抓着脑袋傻笑了会,“那好,我就不留你们了,我也晓得你们家里还要干不少活呢,那你们......那你们路上慢点走啊!嗝~”

“好的,我们那么大个人了,还不晓得嘛,还把我们当小孩子呢,呵呵,嗝~”说完,几人一个接一个地走了,边走边回头,让安爸一家有空去他们家玩呢。

安淮坐在凳子上,看着安爸满脸笑容的将几个亲戚送出了院子,“笑的可真开心,啧啧~”

她看着一片狼藉的桌子和地板,深深叹了口气,认命的放下书,继续给他们收拾,收拾完后,又去烧热水,给安爸整理床铺。把这些做完后,她瘫在沙发上,不想动了。

刚刚那些亲戚说的话,她也一字不落的听全了,学费确实贵,还有生活费,等等。她仔细想了想,离开学还有几个月的时间,她可以出去找份工作,赚点学费,零花钱什么的,安爸轻松一点,我也高兴。

要是天天呆在这屋子里可不得憋死,不过,这都是次要的,主要是远离这个地方。

对于安淮来说,让她不能忍受的是与安爸呆在这个狭小的空间里,因为她会疯掉的,一天都不行,更何况是几个月的时间。

自从她妈走后,她爸就变的多疑,连她的户口本身份证都要藏着,不给安淮,除非是学校要用,但是用完了要还回去。老是觉得我跟我那个妈一样,会趁着他不注意,跟别人跑了。

每次出门都要报备,包括地点,人数,异性还是同性?晚归时间不能超过十点,因为高中要上晚自习,差不多十点的样子,所以安淮为了回家不被骂,都尽可能的赶回家。

有一次老师拖堂,安淮不可避免地迟到了,回家的时候,被安爸上了整整一小时的思想政治课。

还有一次,回家的路上跟一个男同学同路,他忘记老师临时布置的课堂作业,虽说明天才交,但提前做也不无不可,之后,我两还探讨了下学习。刚分道扬镳,不巧就被我爸看见了,这下好了。

当时我的脸上相当镇定,那是一点异样都看不出来,只是心里却是慌得一批,淡淡解释道,同学问作业,只是还是被良口婆心的说了半天,要不是第二天还要上课,感觉这次是免不了了,不过,还好,上他还是眷顾我的。

虽说好不容易才糊弄过去了,但是,看着安爸皱着眉头,一脸深意地抽着烟,看着门外也是若有所思,唉,也不知道他信没信,反正我自己信了,因为这个本来就是事实。

所以啊,可想而知,安淮这些年过得有多辛苦,不过,这么多年了,也早习惯了,只是两人还是会经常吵架,一吵架安淮老想搬出去,但那儿那么容易阿。

从小就盼着快点长大,想赚好多好多钱,这样就可以远离这个家,远离这个多疑,控制欲强的爸爸,好不容易长大了,现在还要待在家里,这可怎么行。

“安淮......这么晚了,就不要看书......了,快点....回去睡觉,明天再看。”安爸喝了不少酒,话开始说不清楚了,走起路来人也晃来晃去的。

安淮看了眼安爸,就继续低头看书了。

她心里略微估算了一下,如果现在不说,等他去干活了,要一个星期后才回来,那会儿想说都晚了,这可不行。

于是,她头也没抬,看着书本里的字说道:“爸,我开学时间还早,明天我想去城里找份工作,赚点学费......”抿了抿嘴,“我现在也长大了,不小了,可以找份工作养活自己了......这样,也能帮你减轻点负担。”

男人闻言顿了顿,整个身子因为醉意踉跄了下,扶着门才勉强站稳了,只是双眼静静地看着安淮,久久不说话。

安淮乖巧的坐在凳子上,也不催他,只是看着书里的文字。奶奶刚刚跟着他们一起回去了,屋子里就两个人,现在都不说话,屋子里就显得极其安静。

这段时间里,只能听到安淮书本翻页的声音,还伴随着男人时不时的咳嗽声。

……

“明天再说吧,今天很晚了......晚睡对身体不好。”安爸手做拳头状掩在嘴边,眼神飘忽不定,就是不去看自家女儿的表情,想来也是觉得女儿说的没错。

安淮没说话,只是将视线转移到了自家老爸的身上,脸上的表情不悲不喜,毫无波澜,像是料准了他会这样说似的。

不知道过了多久,她转头看了下挂在墙上的钟表,十二点了,不早了,明天他还要上班,我也不能晚睡,算了。

想到这,安淮起身将书本放在桌上,去厨房端来一杯热水,递给了自家老爸,“随你。”说完,进了屋子,洗澡睡觉了。

徒留下安爸一个人在堂屋里,他坐在刚刚女儿坐的凳子上,手上握着刚刚她递来的热水,低着头看着水杯,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安淮以南小说章节

查看全部目录

猜你喜欢

青春校园推荐

更多

网友评论

我要跟贴
周淮枳
安淮老&想搬出

所以啊,可想而知,安淮这些年过得有多辛苦,不过,这么多年了,也早习惯了,只是两人还是会经常吵架,一吵架安淮老想搬出去,但那儿那么容易阿。

周淮枳
,看着&安爸皱

虽说好不容易才糊弄过去了,但是,看着安爸皱着眉头,一脸深意地抽着烟,看着门外也是若有所思,唉,也不知道他信没信,反正我自己信了,因为这个本来就是事实。

周淮枳
着安淮&不说话

男人闻言顿了顿,整个身子因为醉意踉跄了下,扶着门才勉强站稳了,只是双眼静静地看着安淮,久久不说话。

周淮枳
每次出&都尽可

每次出门都要报备,包括地点,人数,异性还是同性?晚归时间不能超过十点,因为高中要上晚自习,差不多十点的样子,所以安淮为了回家不被骂,都尽可能的赶回家。

周淮枳
上班,&。

不知道过了多久,她转头看了下挂在墙上的钟表,十二点了,不早了,明天他还要上班,我也不能晚睡,算了。

周淮枳
离这个&,现在

从小就盼着快点长大,想赚好多好多钱,这样就可以远离这个家,远离这个多疑,控制欲强的爸爸,好不容易长大了,现在还要待在家里,这可怎么行。

周淮枳
给他们&后,又

她看着一片狼藉的桌子和地板,深深叹了口气,认命的放下书,继续给他们收拾,收拾完后,又去烧热水,给安爸整理床铺。把这些做完后,她瘫在沙发上,不想动了。

周淮枳
早了,&,都说

“对对对,不早了,你们也要休息了,今天就谢谢你们的招待了。”几个亲戚一听时间也不早了,都说要回去了,毕竟,明天,他们还早起到农地里干活呢。

周淮枳
这屋子&得憋死

要是天天呆在这屋子里可不得憋死,不过,这都是次要的,主要是远离这个地方。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