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载中

养尸为祸

时间:2021-07-22

分类:恐怖小说

作者:流星矢

在线阅读 微信阅读网友评论
最近更新:更多章节

我叫张小邪,事情还得从一个小山村说到从我出生于那一刻起,好像就注定一生将遭受一场死劫。从出生于就我就从来没有没见过我的母亲因而从童年时代时期就我对母亲这个概念始终很模糊不清幸好我除了宠爱我的父亲和和蔼可亲的爷爷爷孙三代生活在一起,家中虽不富足但也算波澜不惊,其乐融融PS:看《养尸为祸》背后的独家故事,听你们对小说的更多建议,关注起点中文网公众号(微信添加朋友-添加公众号-输入qdread即可),悄悄告诉我吧!。

免费阅读

  PS:看《养尸为祸》背后的独家故事,听你们对小说的更多建议,关注起点中文网公众号(微信添加朋友-添加公众号-输入qdread即可),悄悄告诉我吧!

  清晨,天色微蒙蒙亮,还没来的及照耀整片小尚屯,三叔四婶和他们的家眷都过来了,特别显眼的是挺着大肚子的三婶也来了,二舅小姨也正在洗漱,父亲则正在准备早饭,准备给一行人吃过,便开始送母亲上路了,那只黑色的狐狸则被爷爷放入了麻布袋中,早饭吃毕,只见爷爷拿着一支上好的香烛,这支香烛有些特别,倒也不是特别在她比一般的蜡烛要细的多,跟筷子似的,整根血红色,蜡烛周壁点缀着一些奇怪的符文,符文刻写的十分钢健,黑色的符文跟蜡烛的血红色相呼应,给人一种说不出的感觉,小姨递出一缕头发给爷爷,爷爷,将发缕紧密的绕住香烛,爷爷将香烛点燃,放置在母亲那红色的棺椁顶上,,转过身,向众人说。等这香烛燃尽,我们就该上路,送佳怡上山,香烛燃的很慢,慢的等它快要燃尽时,天空远方的鱼肚白已经泛起,整个小尚屯已经沐浴在暖意的晨光中。一行人准备上路了,准备出门了,出门之前。爷爷嘴中飘出了这么一句话,同时眉梢紧皱。十分严肃,但凡属猪,属鸡,属狗的请回避,五行缺水的也请回避,说完,三婶四婶回避了。三婶挺着大肚子,山高路滑,自然不必去,四婶属鸡命中还缺水也回避了,由于我属猪,自也不毕去,最终还是没能送母亲走最后一程,父亲将我交给了四婶,一并的还有爷爷从隔壁村牛二家带来的牛奶,一行人熙熙攘攘的出发了,棺椁刚刚出家门,躺在四婶怀抱中的我哇的一声就哭出来了,四婶怎么哄都哄不好。爷爷眼眉一皱,吩咐四婶立刻把我带到她家里。说也奇怪。四婶把我抱到她家后,哇哇哭声便渐渐停了下来,一行人最终上路了。没有仵作,没有敲锣打鼓的,只有声声响起的爆竹声,从远处看去,一行人中抬着一口血红色大棺。少不了的还有母亲那口黄花梨金镶边箱子,爷爷挑着一个布包走在前面。其余一行人跟在棺材后面,,行程途中不断的残垣断壁映入眼帘,也不知走了多长时间“死镇‘到了,一行人终于停下来,几个壮汉围着爷爷圈定的区域开始挖起来。环顾四周,居然依旧都是残垣断壁,一些牛草稀稀攘攘的分布在那残垣断壁上,除了人烟稀少外,这丝毫不是人们传统意识中的乱葬岗的模样,二舅和小姨已经来过此地倒也不觉得十分惊讶,虽想开口说些什么,看着爷爷一直没放下来的眉头,也就没说。待把坟坑挖到差不多合适的时候,太阳已经日上三竿了,爷爷吆喝着大家,停下来歇息,喝口水,简单吃个午饭,几个隔壁村的壮汉挖了一上午的坟坑,早就汗如雨下,累的不行,但令人意外的是。小姨出来,附着爷爷的耳朵默默地说了几句,,爷爷便再次换了口吻,劳烦那些早已累的汗流浃背的壮汉继续做事,好在壮汉们也没说什么,毕竟这也不是能长时间合适人呆的地方,喝了几口水就继续做事了。壮汉们抬着母亲的大红色棺椁端直放入坑中,准备开始埋土前,爷爷拿出一封炮仗,点燃开始放了。99声炮竹声响过,汉子们拿着铁楸,便开始埋土。其他人都有些抽泣只有爷爷和小姨沉默不语,约莫一炷香的时间,原先的大坑已经填好了。留下的是一个小小的坟包,三叔让他的5岁儿子二虎给母亲磕了一个头,也只有二虎的辈分比母亲小了,所以爷爷让除了本家的人都先回去了,坟包甚至没有墓碑,其实也不必奇怪,因为本身就不是一个完整的坟,依照小尚屯村的世俗惯例横死之人是不得有墓碑等标注信息的物件的,以防被妖魔邪道利用,整个县也大抵如此。爷爷从布包中拿出了那只幽怨的狐狸,黑狐幽怨的目光让壮汉们都为之一震,黑狐被拿出布袋之时就一直在撕嚎,仿佛已经知道了自己的命运,爷爷拿着一把尖刀,就往往黑狐脖子招呼,鲜红狐血便四散喷射。宰的那叫一个干净利落,爷爷倒提着黑狐围着坟包绕了一圈。一圈鲜艳的血轮便画地而成,而那个黄花梨金镶边木箱连同母亲的其他遗物早已被烧在了一旁,烧毕,炮竹声响起,同样是99响,爷爷提着黑狐与一行人头也不回的走了,没有人注意到。一群喜鹊飞了下来,叽叽喳喳立在母亲坟头,狐血也变成了黑色。说一说张小邪这名字的由来把,据说那天一行人回到了家中,村口的大人们早已散去,一群小孩依然围着汽车跑来跑去,看着车上的后视镜,有欢有笑,有孩子讨论者车前面咋有四个连着的圈圈咧,小姨和二舅他们也没喝止,笑而不语,一行人径直走向家中,四婶和三婶已经在家里等着。逗弄着襁褓里的我,见爷爷一行回来也没多问什么,中午饭已经给四婶准备好了。一行人到家便开始围坐着,爷爷正砸吧砸吧的抽着旱烟,小姨则抱着小萌妹,哄着她睡觉去,开饭了,一群人围坐吃着,一大盆狐狸肉摆在桌上,,香气怡人,门口外的娃儿们探着头朝里面张望着,嘴里的哈喇子都延伸到了地上,和蔼的爷爷笑笑。给他们每人都来了一碗狐狸肉,正在饭桌上呢,一行人也没怎么说话,突然,小姨不知道翻了哪根筋,开口说:我这侄儿取名了没,没娶可就听我的咯。父亲看着我笑了笑,还没取名呢,小姨子您是城里人,见识比我们多,你给娶一个呗,嗯哼,是这样么,小姨挺欣喜的说。咱这娃儿,一生下来就没了娘,可怜着咧,我给他取名张小邪吧,这样好不好,这个名字是驱邪之意,同时邪也是越咒越喜麻。小姨说完看着众人。父亲和众人都没说什么,笑了笑。啧啧啧,爷爷可不乐意了。说取名张小邪不好,非要给取个张富贵,小姨和爷爷在别着呢,爷爷拗不过小姨,张小邪这大名算是成了,日过三竿,母亲的事也已经办完了,小姨和二舅也准备回家了,虽然家里面也没什么好的东西款待二舅和小姨,爷爷和父亲也一直坚持着要让二舅和小姨住几天,但二舅和小姨还是委婉的拒绝了,说外婆这些日子去远方串门了,到现在都还没回来,他两要回去看看,并把母亲难产而死和我诞生的事情呢尽早通知她,外婆要是知道了,肯定会很心痛,后悔没来见女儿一面,正说着呢,二舅收拾已经好行囊,抱着小萌妹跟爷爷,父亲,三叔四婶各自说了几句,临走还没忘给三叔家的二虎摸了个红包,爷爷和小姨在呢喃着什么,没人能听着得到,,只见小姨撇了我一眼,跟爷爷低声说着,目光不时朝着襁褓里的我看来,说完她递给爷爷一个小物件,爷爷收好放进了布兜里,,小姨转身给了爸爸一个鼓鼓的红包,至于钱款有多少则不得而知,小姨对父亲说道,我可怜的侄儿咧,可不许委屈到,要养的白白胖胖的,有什么事记得联系我,说完,父亲微笑了点点头,算是作为回应了,小姨向众人到了别。走向村口停的车子,车子引擎嘶鸣。一溜烟的走了,不一会便没了踪影,只留下一群娃儿在村口远远的眺望着,发出羡慕感叹之声,久久不肯离去。三叔四婶们吃完饭,打扫好,都各自回家了。三叔临走前嘱咐父亲别太难过。节哀顺变,父亲点点头,哇的一声,清脆的叫喊声在庭院回想,爷爷说。小家伙肯定是饿了,让父亲把剩下的牛奶,热热,凉了给喂上,父亲拿到那牛奶瓶一看,,已经快见底了。只剩下很少的一部分,嘴角还是泛滥着微笑,不顾之前的伤感,大概是心想:小家伙挺能吃,能吃就能长大,美滋滋的热牛奶去了,凉了给我喂上,而此刻我正在爷爷的怀抱里哭闹着。喂完后,爷爷从家里米缸里翻出了几个柴鸡蛋,给放到了布包里,这些都是爷爷平常舍不得吃的,打算留给母亲补补身体的,布包递给了父亲,吩咐着让他带上瓶子去隔壁村牛二家换一瓶奶过来,可这都是杯水车薪,我太能吃了,两天不到,一大瓶牛奶就已经见底了。眼看着家中的柴鸡蛋是见底了。老母鸡也消失了几只,父亲拿出了红包,抽出几张欲到集上给我买几包奶粉,心里琢磨着:老吃牛奶娃的肚子也不好受,太热了,爷爷阻止了,说这钱是要给娃以后拿来做学费的,转身从哪破八卦布袋里拿出一个玉镯子,说是要父亲拿去集上换钱给买奶粉,开始时父亲还不愿意,在爷爷的坚持下,还是上集去了,但总是好景不长(天上掉馅饼的好活动,炫酷手机等你拿!关注起~點/中文网公众号(微信添加朋友-添加公众号-输入qdread即可),马上参加!人人有奖,现在立刻关注qdread微信公众号!)

  1995年,我出生在云南省一个偏远小村庄小尚屯。本来在农村家中得子,新生命的诞生本是一件大喜事,可是整个村庄都没有一丝喜悦的气氛,乌鸦声袅袅,渐行渐远,气氛隐约的一丝怪异我叫张小邪,我出生的前几天母亲还怀着我的时候忽然然生起一场大病,加上生我的时候出现难产的情况本来身体弱不可支的母亲去世了,据说那天房内的接生婆沾满血丝的右手靠近母亲的鼻孔,试图探寻母亲是否还有一丝鼻息,一声哀叹从窗内传出。焦急等在门外不停踱步的父亲似乎感受到了一丝异样,急忙打开房门欲探求情况。眼前接生婆那佝偻的身姿转向父亲,那面褶皱的脸庞掩饰不住落寞的神情,只见她下嘴角微微一动说道:大柱准备后事吧,佳宜她走了,肚子里的孩子也估摸着憋死了,一尸两命,说完还感叹了一声,罪过罪过,随后接生婆拂拂衣袖收拾着谋生的玩意儿准备离开,临走嘱咐父亲尽快把丧事办了否则会遭不利,但父亲早已惊坐在地上大滴大滴的眼泪儿从眼角冲出,恍恍惚惚的说着什么,接生婆的话是肯定没听进去了,男儿有泪不轻弹,但如此飞来横祸也不是谁都能承受的起的,父亲颤微微的身子走向了床铺,搂抱着母亲的遗体边哭边喊,整个村子一片寂静,寂静的好像整个村子只有父亲一个人,明媚的阳光照射着大滴,春风吹拂着整片村庄。就在父亲抱着母亲的遗体哭嚎之际,偶然间父亲贴在母亲肚皮上的黝黑的手臂感受到了肚皮上的颤动。一下,一下,又一下,父亲惊呆了,目光呆滞的看着母亲的肚皮,若有短暂思考的样子,惊讶的表情上浮现出一丝惊喜,约莫一两分钟的时间,父亲脱离了恍恍惚惚的状态,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大喊着;孩子还活着,孩子还活着。父亲好像看见了宝似的,周围邻居们熙熙攘攘,家门前谷场的麻喳喳的麻雀们惊飞而起,四散而飞,本来只有二十多户人家的小尚屯有些扰动,喜极而泣,父亲的眼角闪现出喜悦的泪光,跌碰着,摇摇晃晃的欲跑向门外,把隔壁村的接生婆追回来。刚刚准备出门,却被门脚拌了一跤,重重的摔在了门檐上,回头一看,父亲睁大了双眼,嘴里好像含着一个水蜜桃似的大大的张着,似乎看到了什么惊悚的画面。我从娘胎里自己爬出来了,滑到床单哇哇大哭,没顾上刚刚令人惊讶的场面,父亲赶忙过来抱住小小的身躯一丝冰冷的凉气刺入父亲温暖的身体。凉的父亲身体一震,顾不上这些,父亲找来预备好的白布手巾擦拭着孩子的身体。白布在农村那可是稀罕的奢侈品,小尚屯矗立于大山之间这些东西都是父亲走了几十里山路带回来的,穿坏了几双布鞋毫不夸张,污秽被白布擦拭干净雪白的肌肤有些刺眼,也不知道怎么了,躺在父亲温暖的怀抱中,孩子便不在哭闹,乖乖的睡在了父亲的怀抱。嘴角隐约浮着一丝笑意,父亲随即将早已准备好小袄子给孩子裹了起来。和蔼的抱着,坐在床边,凄凉的眼神看着床上因难产而死的母亲。触景生情,泪滴滑落,滴至孩子的小额头上,父亲高兴的看着我的出生后。回眸便要面对母亲西游的现实,微风瑟瑟,吹打着脸庞大柱大柱声音高昂急切,一种苍迈急切的声音,从村口传过来,父亲依然没有反应,跟魔怔似的,过一会一个苍颜白发的老者提着一个破布包从门口穿过谷场而入。破布包满满的,顾不得大汗水滴般的低落,老者说;大柱我路上遇上你四大爷了,听你的四大爷说佳怡她出事了,怎么回事,怎么昨天我才走今天回来佳怡就走了,父亲没说什么多少,千呼万唤下丢出那么几个字;爸佳怡预产期提前了,昨天晚上凌晨12点钟难产了。煎熬到早上六点钟,佳怡走了,连新一天日出都没看见,说完父亲开始抽泣爷爷没说什么点着一根老旱烟依偎在门檐旁嘴里砸吧砸吧吐出烟雾,烟雾迷迷蒙蒙的样子,不知过了多少时间,哇的一声,这声音清脆响彻了我家庭院,爷爷的老烟锅从手中掉落。转过身来,向内房走去,眼前父亲正抱着孩子,爷爷一脸惊奇;柱子这是谁家的孩子。居然抱在你的手上,父亲说这是您的孙子啊,佳怡难产,煎熬了六个小时后,最终去了,我和隔壁村接生婆王奶奶都以为孩子肯定因为长时间缺氧已经胎死腹中,一尸两命了,就在我抱着佳怡哀伤的时候,我的手臂感觉到了几次连续的震动,我庆幸孩子还活着,于是连忙打算把王阿婆请过来吧孩子取出来,就在我打算出去的时候,孩子就生下来了,爷爷的嘴角出现一丝微笑。孩子还是哇哇的哭着,爷爷走过来捏了捏我的小脸蛋,碰了碰小嘴唇,孩子“机灵的”一口含住了爷爷的手指,哇哇声渐渐停了弱了下来,爷爷笑着说,小家伙是饿了,大柱你去我拿回来的布包里把牛奶拿出来,给娃热热,凉了喂着喝,父亲出去热牛奶了,爷爷对着我感叹一声,唉,娃咧,你的命中注定有劫灾,恐怕会害了你父母,爷爷转身继续砸吧砸吧的抽着旱烟娃娃最终是生下来了,但母亲的事还是得尽快处理,依照小尚屯世俗惯例,横死的年轻人不能葬入家族坟墓也不能办葬礼,只得得葬入“死镇”即乱葬岗,否则将会使整个屯的人染上厄运,即便是母亲这样难产而死的也是如此,父亲走了几十里山路到镇上将母亲的死讯报知了母亲的娘家人赵家,顺便带回一些祭祀用品近黄昏,小雨淅沥沥的下着,滴在竹竿上敲击出清脆的音节,父亲回到家中,爷爷交代完丧事的准备物项,把我交给了父亲,此时爷爷口中似乎在零零碎碎说着些什么东西,随后他提着八卦布包背着桃木剑,匆匆的消失在血色般的夜空。小雨依旧淅沥沥的下着,震天的迅雷不时响起第二天,原先淅沥沥的小雨已经停了,微风飘絮。天空依旧乌蒙蒙的,给人一种压抑感,爷爷依旧还没回来,父亲已经将母亲的遗物收拾好放进了母亲当年嫁过来的那口喜庆的血红色金镶边黄花梨木箱,闪着金光。空荡荡的堂厅与矗立在中央的豪华黄花梨形成强烈的视觉反差,而母亲已经换过衣服静静的躺在那张床上,接近中午时分,野马嘶吼般的引擎声从村外传进来,父亲抱着我在门口迎接母亲的娘家人。这是村里来的第一辆车,村民们都围聚过来。好奇的看着这新奇的铁疙瘩。但又隔着我家远远的,似乎有所忌讳,只有三叔四婶家例外。里外帮忙张罗着,车停了,一男一女,两人约莫二十多岁的样子,先下了车。女的反身抱着一个小女孩,刚下过雨,村里的道路有些泥泞,一行三人艰难的向我们家这边走来,没过一会,便来到了家中。父亲将他们一行迎入家中,父亲与那男的在庭院似乎攀谈着什么,之后两人与隔壁的三叔四婶都径直向门外走出去了,而我呗交给了哪个女人,女人抱着我,摸了摸我的小脸蛋,口里说着小姨来看你啦,而我则是睁着大眼睛呆萌的看着眼前这个女人,随后女人便领着那两三岁的小萝莉进入卧室。若有若无的抽泣声传出窗外,大概也就半柱香的功夫,门前熙熙攘攘,一口大红棺材从门外抬入家中,庭院中凹塘中倒映着它的一抹鲜红,父亲和男子已经进来了,男子将我接过手,都弄着我,并向隔壁四婶说着,这娃娃真是可爱,长得真像我姐,说完眼角似乎有些荡漾,红棺被置放在堂屋中央,众人母亲的遗体从床上抬进堂屋,端庄的放进红棺,红棺旁放置着一男一女纸人,白烛幽幽的立在案台两旁,以近中午,正是吃午饭的时辰,爷爷也提着白布包挂着桃木剑回来了,手中还提着一只黑狐狸,毒怨的目光看着众人,爷爷将那物什放置好后便进灶房与众人围坐吃饭,饭间众人都说着些什么,饭罢,爷爷和二舅小姨出门了,围着整个小尚屯周边转了一圈,说着什么,随后便向着死镇走去,而小萝莉呢,大概是因为车途劳顿,早就甜甜的睡着了,四婶将其抱着,,我,而我则在父亲的怀中,时光渐逝,以近傍晚,爷爷一行人也回来了,几个大人在商量着什么,母亲的棺椁明天将会出棺,二舅和小姨,洗漱过后,已经分别睡去,三叔四婶已经字回家,只有爷爷和父亲在堂屋守夜,防止虫兽家畜进入骚扰,就比如像猫跳棺之类的事情,很容易出现邪异之事,万物皆息。静等晨光(天上掉馅饼的好活动,炫酷手机等你拿!关注起~點/中文网公众号(微信添加朋友-添加公众号-输入qdread即可),马上参加!人人有奖,现在立刻关注qdread微信公众号!)



养尸为祸小说章节

查看全部目录

养尸为祸小说资讯

猜你喜欢

恐怖小说推荐

更多

网友评论

我要跟贴
流星矢
注起点&d即可

  PS:看《养尸为祸》背后的独家故事,听你们对小说的更多建议,关注起点中文网公众号(微信添加朋友-添加公众号-输入qdread即可),悄悄告诉我吧!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