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载中

大明活财神

时间:2021-07-16

分类:历史军事

作者:鼎皇

在线阅读 微信阅读网友评论
最近更新:更多章节

崇祯十年间,大明叛乱时期,民不聊生。徐涅乍现降生,以商人的敏锐的直觉嗅觉和铁血的施政手腕,一步步让大明从衰微走入强盛起来。  在徐涅眼中,大明的天下,就也没贫困的地方!看徐涅给你明确指出财富之路,孕育出财富神话!  “你,原来是你!”徐启元不甘心地倒下,这一倒下就再也没有能够起来。。

免费阅读

  “徐大哥,我们会死吗?我。我好怕!”说话的是一个十三岁的孩子,名叫张胜旭脸上还满含着稚嫩的气息,但是,在此刻这张年幼的脸上却布满了恐惧,就连说话都已经变得不利索。

  徐涅努力地让自己因为紧张而剧烈跳动的心脏平静一些,而他除了深呼吸之外,唯一能够做的事情就是紧紧地握住手中一米长的棍子,棍子的尖端被削尖,上面还残留着漆黑的血渍。

  陕西的地界到处充斥着死亡的阴影,笼罩在一片黑暗之中。到底什么时候才能看见黎明的曙光,也许一月,也许一年亦或者是三五年,谁也不知道……

  若在太平时节,这些武夫根本没有出头的机会,但在这样的乱世之秋,情况就会有着很大的改变。叛军的人头成了丰满他们功劳簿最好的礼物,他们对待叛军就如同看待猎物,丝毫不见半点人性。

  在这样的乱世,起义军一开始如同瘟疫般在陕西肆掠,大大小小几十股势力不断攻击当地的县衙。陕西各处的军报不断地被发往京师,而朝廷唯一做的就是派兵镇压,不断以极为血腥的方式屠戮着这些原本已经绝望的百姓。

  韩城距离洛川也就三百公里的行程,如果是训练有素的军队,五六日即可到达。可是这群长期营养不良的人,行满十五日未必能够到达。因此,杨鹤下达了死命令,狠狠催促军队行军速度,而这个方法简单而粗暴。

  随着裴梓阳的吼叫,骚动的人群快速安静下来,徐涅丝毫不会怀疑他的话,在这战场上,军令如山,不尊将令,将军有权先斩后奏,而且对于这些战场上杀出的将领,早已见惯了生死,绝不会有丝毫仁慈之心,铁血已然融入他们的血脉之中。

  于是,一个个不堪忍受的平民百姓,为了争取生存的机会,而不惜铤而走险,走上了一条没有退路的抗争之旅。一时间,陕西几乎在同一时间段内发生了几十起起yi事件。当地官府毫不体察民情,一律采用强制镇压的方式,无数人因此而身首异处。

  一场空前的饥荒,迅速在西北蔓延,陕西境内赤地千里,每天饿死者不计其数,几乎到了易子相食的地步。陕西的灾情虽然很严重,却被当地的官府所隐瞒不报,以至于局势发展到不可控制的地步。

  两下皮鞭狠狠地抽打在其中一个年迈的士兵身上,划破了空气,随着鞭声落下,被抽打之人发出痛苦的叫声。

  徐涅的开始密切关注周围的动向,尽可能将有利的条件掌握在手中,在徐涅的身边已经聚集了十个相对精壮的士兵,他们都有一个共同的特点,求生的欲望极其强烈。就在徐涅和他们接触时,就不知觉地汇聚在一起。

  对于这样的微调,裴梓阳并不反对,相反得到了他的鼓励。战场上的配合很重要,但是这群人却没有经过严格的军事训练,自发的组合恰恰能够弥补这样的缺陷。而且,更为重要的是,在裴梓阳的眼中,无论这些人做出怎样的调整,攻破城门的可能性微乎其微。所以,相对于一路以来的高压政策,他心中仅有的一丝仁慈之念,让他最终选择了宽容。

  徐涅本为盘龙乡的村民,半个月前参加了由王子顺、苗美的起义,围攻韩城。可是极为可笑的是,这一战仅仅打了十五天,就被总督杨鹤率军围困,王子顺也被劝降。而自己等人,也从叛军一下子变成了“官军”,当然这仅仅是总督杨鹤的权宜之策。

  于是就出现了在这两千多人的周围,不停地有骑兵骑在高大的马匹上来回穿梭,他们如同来自地狱的恶魔,每到一处,都会引起一阵骚乱。

  于是,杨鹤决定以招抚作为手段,来分化这些叛军,然后逐一加以击破。

  战场形势瞬息万变,大战一触即发。命令一个个传达下去,徐涅被安排在第五轮攻城任务。所有人都在等待最后的命令,一场殊死的较量即将展开!

  裴梓阳也很无奈,对于这群老弱残兵,他也没有任何指望,他知道自己已经成为杨鹤的牺牲品,自己的已经被狠狠地摆了一道。如果有机会,他绝对会让这个道貌岸然的家伙付出应有的代价。裴梓阳恨不得拿刀亲自砍下那个伪善的头颅,以此来祭奠身边一个个死去的兄弟。

  随着距离城墙的靠近,恐惧开始在数千将士的心中蔓延。于此同时,洛川县城的城墙之上,也早已准备妥当,巨石、枕木、滚油等等守城器械也已经准备妥当,以逸待劳,准备予以这先锋队致命的一击。

  随后就是一阵骚动,所有人更是加快了脚步前进。对于这样的惨叫声,徐涅已经麻木了,和自己一同造反的村里人,如今活下来的只有自己一个,其他的人要不被人杀死,要么不堪折磨而死。

  一阵咳嗽声随之传来,引起一阵骚动。



大明活财神小说章节

查看全部目录

大明活财神小说资讯

猜你喜欢

历史军事推荐

更多

网友评论

我要跟贴
鼎皇
,他这&样说,

  “恩,放心,有我在,我不会让人伤到你的。”徐涅承诺道,他自己都看不到希望,又怎么护卫一个孩子的安全。但是,他这样说,但愿能够让这个孩子的心中减少一些恐惧。

鼎皇
并不像&城战就

  看来还真的有希望,至少形势并不像想象的那么糟糕,如果好好谋划一下,或许还真的有胜算,最起码能够有效突破这必死的局面。自己等人只是先锋部队,只要能够拖到援军的到来,攻城战就会有胜利的希望。

鼎皇
着在身&再也不

  一阵风轻轻吹过,卷起的尘土被夹杂在风中,然后狠狠地摔打在徐涅的脸上,直接附着在身体冒出的冷汗之上,再也不愿离去。

鼎皇
够保全&之上。

  这根木棍是徐涅唯一保命的武器,强烈的生存欲望刺激着徐涅紧绷的神经。他不相信单纯凭借身边的老弱残兵能够保全自己的性命,他更加不会将希望寄托在尾随而行的官军之上。

鼎皇
一定要&定了些

  “真的吗?徐大哥,你一定要帮助我,我还不想这么快死。”张胜旭听到徐涅的承诺,心中稍稍安定了些,他相信这个曾经救过自己一命的男人,绝对可以护卫自己周全。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