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载中

鬼谷尹一

时间:2021-07-13

分类:历史军事

作者:清风夜拂

在线阅读 微信阅读网友评论
最近更新:更多章节

鬼谷最后一位传人尹一,命理为天煞孤星,注定一生早亡。弥留之际服药祖师留下的的仙丹,竟意外再次穿越回大唐,拥用鬼谷代代传承与在现代知识的他会在大唐盛世热潮怎样的风波! 鬼谷尹一以及最新章节深度阅读直接下载-爱阅小吃完药,躺在床上,闭上眼睛,我短暂的二十一年人生经历如电影回放一般一幕一幕从我脑中闪过。自从来到这个世界,我就仿佛被老天所抛弃。刚出生,父母便死于车祸,当我被师傅所救时也已经奄奄一息,眼见命不久矣。所幸,在这个纸醉金迷的社会依旧存在某些大能,更幸运的是师傅便是其中一位,凭借他那出神入化的医术硬是把我从鬼门关前拉回这人世间,让我避免了一出生就夭折的命运。。

免费阅读

  真不知道古人钻木取火是成功的,反正我已经钻了最少两个小时了火花都还没看到一个。正当我准备再接再厉时,一支利箭从我面颊擦过,吓出我一身冷汗。迎面走来的是一个年过半百的老头,还带着一个和我差不多大小的小屁孩,分不清男女,毕竟小孩子看起来都差不多。老头手里还拿着一把弓,估计刚刚那一箭就是这缺德老头干的。虽然形式对我很不利,但都快被人弄死了还不还手那就太不算爷们了。随手就是抓块石头朝那小孩扔去,老的干不过我就不信还干不翻小的。

  坐在颠簸的车厢中,回忆与师傅相处的点点滴滴,才发现我们之间的沟通少的如此可怜。翻来覆去好像除了师傅教我学之外还是师傅教我学。唯有使劲拽拽临别前师傅给我的包裹才觉得心理多了一份踏实。汽车行驶了一天一夜,终于停在我现在所住的房子前,然后带我下山的人给了我一把钥匙和一些钱,还一个照顾我起居的吴妈。从下山起我就没说过一句话,或许他们也把我当成了哑巴。反正从那以后我再也没见过那两个人。

  想着想着,睡意越来越浓,我记得我最后一个念头是假如我真的死了,谁会给我在墓碑上刻上我的名字——尹一。

  反正从此我的生活都在吴妈的带领下显得有条不紊,从初中入学,然后到高中,再然后到大学。当我进入大学时,吴妈告诉我,他也要走了,回乡下照顾自己的孙子,我也没有强留,毕竟她有她自己的家人,不可能一直照顾我,再说上大学我也不准备继续留在这个城市。初中高中周六年的时间是贫乏的,对一个自小就熟读各家典籍,七岁已经开始研究微积分的人来说再让他去学习什么叫函数无疑是一件没有意义的事。当然,当讲台上的老师把english读成英国历史时我也会配合以迷茫的眼神以衬托他知识的渊博。当然,毫无疑问,我以状元的身份考上了大学,成为了士中一员。

  雨滴在我头上,该死的鸟叫声很吵,让人睡不着。不是说只有公鸡会打鸣的吗?不对!我住的别墅虽然不是非常豪华的,但也绝对不会漏雨,更别说在这只有钢筋水泥的都市里还能听到鸟叫。努力睁开眼睛,所见的景色非常美好,与我此刻的心情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四年大学,不知第几个女朋友也已经分手了,毕业照也照完了,酒也喝够了,送走最后一名同学后,把那一张所谓的学位证书双手一撮,扔到了垃圾桶里,对逝去的四年青春挥挥手,踏上了回乡的火车。当我又回到了这个生活了六年的城市时,突然间就那么晕倒了,还不知是哪个好心人把我送到了医院。望着洁白的床单,墙壁,感受着自己身体好像提不起一丝力气,医院的医生却仍检查不出一丝问题,我突然想到了十年前师傅师傅说续命的那晚。终于,我明白了,师傅没有骗我,还有一天就是十年到了。挣扎着回到了以前的那别墅,翻出师傅临终前给我的几件物品。一张信用卡一直在用,我也没注意过里面还有多少钱,反正还没用完。一个玉坠一直戴在身上也不知道有什么特别的作用。唯一没碰过的就只剩下这个木盒,师傅说过,这里面是颗丹药,也不知道是哪带祖师练出来的,据说有起死回生之效。就这样一代一代流传下来谁也没敢用,说是不敢糟蹋。等到十年之期到了让我服下,也不知有没有用,反正那时我已是这一脉的独苗,谁也没资格不让我服用。

  可以说从大学开始我才真正成为了人类的一员,有了自己的社交圈,开口说话,不在做一名哑巴。当我踏入大学校园时第一时间便被一群腐女给占尽了便宜,由于长期不出门皮肤显示出一丝病态的苍白,再加上从不与人交流养成的孤傲气质对这些校园腐女拥有着无与伦比的杀伤力。当然这些在得知我是今年的高考状元后气氛达到了顶峰,当我鼓起勇气做好被趴光的的准备时,不经意间看到一双男人的双手向我游走而来时我还是吓的落荒而逃。

  空气很新鲜,至少自从下山以后我就没呼吸到这么好的空气。也许是刚下过雨的原因,空气中还夹杂这些许泥土的芬芳,深深的吸两口,平复下自己的心境。我想无论是谁在前天晚上上床睡觉第二天醒来去发现自己躺在一个不知名的山谷里面都没有好心情。而且还是被淋成了落汤鸡。身体还是没有一丝力气,但可以确定还活着。也不知道是师傅留给我的丹药起作用了还是我被人扔到了这个鬼地方。不管了,活着就好。

  自从我有记忆起便一直与师傅相依为命,师傅自称他是鬼谷一脉现今唯一的传人,也不愿说自己是谁,反正自从我开口说话起就叫他师傅。那日本欲下山寻一传人传承毕生所学,却不料在半路遇到了我们一家三口,当时情况紧急,如不立即施救那么我便必死无疑,不忍,只好带我回山。后来不知道什么原因,就决定收我入他门下了。在我印象中,师傅好像无所不知,古今中外,天文地理均是信手拈来。无论是道家、儒家、佛家等等他都会教授我,当然最主要的还是鬼谷一脉的传承山、医、命、卜这四门知识。甚至还有我们一脉所留下来的练气之术,每天我也需要练习两个时辰。在师傅的拼命压榨下,十一岁那年我终于达到了师傅的最低标准的标准,用师傅的话说就是带出去不会太丢人了。在我十一岁生日的前几天,师傅对我说,如今他大限已到,我作为他唯一的徒弟却命犯孤星,终岁十一。如今,他准备效仿古之诸葛,向天借命十载。我当时不知道师傅所说是真是假,反正仪式完成后师傅便向我交代后事,叫我在他死后便将他与我们的住所一同焚化等等,后来似乎又想到了什么,便又对我说,算了,你什么也不必操心,我自己来安排。再后来,家里便来了两位客人将我带走,当我们下山时,看到山顶冒以是火光一片,我知道,那火光不止烧没了我唯一的家,也带走了师傅。

  挣扎着爬起来,找棵树靠着仔细的打量四周,都是一个样子,除了树还是树。雨已经停了,阳光从树叶缝隙利撒下来形成了各种光斑,晶莹的水珠反射的阳光是那么刺眼。也不知坐了多久,也许是一分钟,也许是一个小时,身体渐渐的恢复了一丝气力。好在对于大山并不陌生,从小就和师傅生活在大山,别人孤身一人在群山中或许会怕的浑身战栗,但我却能感受到一丝别样的亲切,仿佛离家的孩子在历经千辛万苦后回到了母亲的怀抱。或许是沉默太久的爆发,也或许是自己师傅留给我的话给我带来死亡的恐惧,总之在大学的四年里我是如此的放荡不堪。再加上师傅从小的培养,虽所学不及师傅的十之一二,却也足以让我在这个喧哗的尘世间惊艳才绝,是以我身边从来不缺少鲜花,美丽的女辅导员更是借着酒劲带我到某间宾馆进行了多次爱国主义教育。但是现在一切的一切都仿佛被睡梦中的大雨所洗净,洗去了我心中的杂质,还回了一颗赤子之心。我想,现在如果我去修佛一定会成为得道高僧,因为我现在心中只剩下空灵。

  大学,快乐而嚣张。从刚进来时迷茫而懵懂的少年在众多师兄师姐的带领下迅速适应了大学生活。为了研究岛国的爱情动作片艺术在入学一个星期后我立刻改正了不逃课这一坏习惯。为了玩游戏更有气氛我果断把我们的四人寝室改造成了一个小型网吧。也曾带着美丽的女辅导员在某个不知名宾馆流连忘返。趁着年轻把一切想干的坏事都干完是我读书时唯一的念想。

  甩甩头,不想那么多,活下来才是最重要的,以后走一步再看一步吧。回头看了一眼陷阱,却意外的发现其中一个有动静,走近一看,可怜的有一只半斤重的小兔子被树枝扎伤了,当然,瞬间我就了结了它的痛苦。还好,今晚有肉吃了。

  把脸洗干净,待水洼里面谁重新平静下来时,仔细研究自己的这幅身躯。应该是十一二岁的样子,模样长的也挺清秀,标准一幅小正太的样子。但再看看身上的着装,虽然以前大部分时间在研究艺术片,但偶尔还是看过几次电视剧,标准的古装,只不过破旧了一些,有些衣不遮体。这道没什么问题,反正也没感觉到多冷,再说在这大山里也不怕走光。

  吃完药,躺在床上,闭上眼睛,我短暂的二十一年人生经历如电影回放一般一幕一幕从我脑中闪过。自从来到这个世界,我就仿佛被老天所抛弃。刚出生,父母便死于车祸,当我被师傅所救时也已经奄奄一息,眼见命不久矣。所幸,在这个纸醉金迷的社会依旧存在某些大能,更幸运的是师傅便是其中一位,凭借他那出神入化的医术硬是把我从鬼门关前拉回这人世间,让我避免了一出生就夭折的命运。

  一栋华丽的别墅,四周乌黑一片,唯有一间孤房中亮着一盏孤灯。我望着眼前拇指大小的药丸,也不知道这玩意有没有过期,吃了会不会拉肚子或者其他副作用。

  寻了一个天然山洞,稍微打扫一下,便安好了家,希望我再次被人发现时不要把我当成野人送到动物园。要找个水坑洗把脸,脸上粘呼呼的怪难受的,顺便去做几个简易的捕猎陷阱,人活着总是要吃东西的。随手挖了几个不深不浅的坑,坑里插上几根折断的树枝,坑面铺上一层薄薄的树叶,希望会有几只不长眼的小动物掉入其中。或许是很久没有劳作过了,制作几个如此简单的陷阱就满身是汗,恢复不多的几丝气力又被抽干了。再次休息了一会,下一步是要去寻找水源了,要知道没水比美食物更加可怕。运气还不错,走了还不到一里路就找到了一个小水洼,虽然不大,但是今天一天的总是够了。但是当我看到水中的那张脸时,我的那丝喜悦瞬间消失了。这是一张怎样的脸啊!脸上全是血,稚嫩的脸盘充满着憔悴。这不是最主要的,为什么在这张脸上我找不到一丝丝熟悉的感觉?脸也忘记洗了,大脑一片空白,这还是我吗?反应过来第一件是就是脱裤子,什么变了都没关系,最主要的关键部位没变!不然活着还有什么意思!但是人越着急越办不好事,关键时候连裤子也脱不下。急中生智对自己使用了一招猴子偷桃,还好,东西还在。虽然变小了一点,但毕竟这幅身躯也就十一二岁的样子,将来蚯蚓总会变回大蛇的。



鬼谷尹一小说章节

查看全部目录

猜你喜欢

历史军事推荐

更多

网友评论

我要跟贴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