已完结

只系其逢怨春风

时间:2021-06-06

分类:言情小说

作者:花隐

主角:易擎墨 凌潇潇

在线阅读 微信阅读网友评论
最近更新:更多章节

为了看着强势不被欺负,她伪装成蛮横不讲理,她和他被两家人算计成婚,她威胁他,她们只是契婚。 她打小三,斗渣男,虐继母,受尽众人鄙夷,他却始终对她温柔以待, 夫妻同心,其利断金,踏灭一切阴险小人。 他疼她,他宠她,他对她无限温柔,她却被爱溺的不知所措, 契婚破裂,她愧对他的好,只想逃离。= 留下一纸离婚协议书,她不告而别,却被他霸气召回, 她才发现,原来他是一只披着羊皮的狼,所有的病态无助,不过是比她的伪装更加表象的皮毛。“怕什么,你现在已经是我的未婚妻了。”赵子鸣看的眼珠子都要掉下来了,哪里肯轻易放过如此美人,扑过去,就要亲凌潇潇。。

免费阅读

  “别闹,好多人在呢!”凌潇潇娇嗔着将赵子鸣推开,琥珀色的眼眸媚眼如丝,混血的五官,越发的妖魅动人。

  “怕什么,你现在已经是我的未婚妻了。”赵子鸣看的眼珠子都要掉下来了,哪里肯轻易放过如此美人,扑过去,就要亲凌潇潇。

  “可是人家害羞嘛!”凌潇潇一边用手中的红酒堵住赵子鸣的厚唇,一边继续娇嗔道:“你先到二楼的更衣室等着我。”

  一边说着,还一边将一把钥匙抵到赵子鸣的手中。

  “到时候,你可不准再跑了哦!”赵子明一边喝着凌潇潇递过来的红酒,一边嬉笑着。

  那双绿豆眼里的淫光越发明亮,脸颊也微微有些酡红。

  凌潇潇眼看赵子鸣将她提前加好料的红酒饮尽,便有些欲拒还迎的笑着将赵子鸣从身边推了出去。

  赵子鸣看着凌潇潇那妩媚的容颜,越发觉得欲火难耐,交代了凌潇潇一句快些跟过来,就急匆匆的先赶了过去。

  凌潇潇看着赵子鸣离去,原本妩媚的容颜却突然冷了下,一双琥珀色的眼眸中,寒光乍现。

  今天,是她第二次见到赵子铭,却已经是他们两人的订婚宴了。

  她的好继母,张嘉兰想要将她卖给一只不学无术的肥猪富二代,她这个做女儿的又怎么能不好好报答一下她的爱护之心呢。

  凌潇潇踩着七寸的高跟鞋,傲慢的向人群中走去,一不小心就被地毯的褶皱绊了了一个踉跄,手中端着的红酒,以一种极为优美的弧线,尽数飞落在凌雨薇的白色小礼服上。

  “凌潇潇……”凌雨薇咬牙,却碍于周围的宾客,不敢暴露本性。

  凌潇潇无所谓的摊了摊手,有些傲慢的将手中的酒杯随意扔在地毯上,微挑着眉毛,上下打量了凌雨薇一番,有些嘲讽道:

  “呦!抱歉啊!让某人变成落汤鸡了呢!”

  “你……”凌雨薇被气的双眼泛红。

  凌潇潇却已经不想拽她了,一个转身,只留给凌雨薇一个傲慢的背影。

  “好了好了,她是什么样的人,你又不是不知道,和她一般见识干嘛,你还是赶紧先去换一套衣服再说吧!”周围有人好心劝慰。

  凌雨薇那泛红的眼眸中,闪过一抹得意的神情,转而又继续收敛,一副凄苦的受气包的模样。

  又被人好言安慰了一番,才苦着脸,很是落寞的跑到二楼去换衣服了。

  一直坐在角落的易擎墨,目睹了所有事情的经过,一向苍白淡雅的容颜上,不由露出一抹玩味的笑意。

  似乎有什么好戏要开始了呢!

  难得的,他有些好奇的从侧面跟了上去。

  而这边凌雨薇,因为进的是自己专用的更衣室,没有太多的顾虑,一进门就迫不及待的准备将身上被沾染的礼服脱下。

  “亲爱的,你可来了,我都等不及了。”赵子鸣在一旁刚刚脱完衣服,看到有人进来,便迫不及待的扑了过来。

  “啊!你怎么在这里?你滚开!”凌雨薇看见赵子鸣,尖声惊叫着一边穿衣服,一边推着赵子鸣。

  赵子鸣愣了一下,才发现来的人居然是凌雨薇,正想解释,慌乱中目光却正好落在了凌雨薇那半裸的身姿上,本就燥热的身体,越发火热难当,几乎不过片刻的犹豫,就再度扑了上去。

  凌雨薇有心阻止,可是本就瘦弱的身姿根本就抵不过赵子鸣的那一身肥肉,本来就半裸的身体,更是让赵子鸣强摸强吻了许多处,可谓是狼狈至极。

  而此刻在暗处观望的易擎墨,就看到凌潇潇从更衣室的隔壁跑了出来,做出一副听到凌雨薇呼喊,匆匆赶过来的模样,一脚将更衣室的门踹开,抓起门旁的落地衣架,就向赵子鸣身上砸去。

  “你个死色狼,看我不打死你。”凌潇潇大吼着。

  赵子鸣身上呼痛,回头看到凌潇潇那怒火腾腾的模样,又看到身下凌雨薇狼狈的模样,猛然打了一个激灵,总算从情欲中清醒过来。

  “不是……潇潇,你听我说……”正要解释,想办法掩盖一下,却不想凌潇潇又狠狠将衣架抽在了赵子鸣的身上。

  全然一副不听解释的模样。

  赵子鸣只得抱头逃窜,很快就被凌潇潇逼着从屋内跑了出去。

  只剩一条底裤的满身肥肉,在光鲜亮丽的人群中格外的抢眼,身后的凌潇潇还紧追不舍着。

  “无耻,流氓,我让你非礼雨薇,我让你拖雨薇的裙子,我让你强吻雨薇……我打死你,看你还敢不敢……”凌潇潇扯着大嗓门叫嚷着,一时间楼下看热闹的人,全都知道了赵子鸣非礼凌雨薇的事情了。

  楼上的凌雨薇裹着已经残破不堪的小礼服,正气的发抖,就见一大波记者突然涌来,开始疯狂的对她拍照。

  “凌二小姐,请问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你是被非礼了吗?”

  “凌二小姐,请你解释下,你怎么和凌大小姐的未婚夫衣衫不整的在更衣室呢?”

  “听说凌二小姐,和赵子鸣,从小就是同学,可以说是青梅竹马,如此是情不自禁吗?”

  ……

  记者们不停叽叽喳喳的追问,凌雨薇狠不得将这些扰人的记者们全部扔出去,可是此刻为了维持她平日的淑女形象,却只能咬着唇,掉着眼泪,作出一副受惊过度,无辜少女的模样。

  那白净的小脸上,挂着两行清泪,一双清澈的大眼睛满是惶恐的模样,配合着那如蒲柳一般的身姿,当真是我见犹怜,让人心生怜悯。

  可就在凌雨薇想借着可怜的形象,澄清一下她是无辜的时候,凌潇潇却举着衣架,怒火中烧的冲进了屋子。

  “凌雨薇,你什么意思?”凌潇潇拨开散乱的记者,抓着凌雨薇的衣领,很是凶残的问道。

  凌雨薇正想反驳凌潇潇几句,“刺啦……”衣料破碎的声音,却瞬间滑入众人的耳膜。

  原来凌潇潇抓着凌雨薇的领口却是突然崩坏开来,一时间本就残破的小礼服,根本无法遮阳凌雨薇那傲人的身姿。

  雪白的躯体,霎时间,半裸在众人面前。

  “啊……不要拍,都不准拍!”凌雨薇尖叫着捂着胸口。

  可是在场的记者们是干什么的?专业的狗仔队啊!如此劲爆的画面又怎么可能轻易放过,瞬时间闪光灯的光芒,将人眼晃的都睁不开。

  咔咔的快门声不绝于耳。

  “不准乱叫,我问你,你为什么要勾引我的未婚夫”凌潇潇还在指责凌雨薇,一只强劲的手掌,再度抓向凌雨薇那残破的领口。

  一时间,春光越发乍现。

  记者们一个个快门不停闪过,恨不得凌潇潇的动作更猛烈一些。

  “凌潇潇,你抽什么疯,你放开我,谁会勾引那种肥猪啊!”凌雨薇再也维持不住淑女的表象,开始癫狂的挣扎叫嚷起来。

  可惜,平时养尊处优的凌雨薇显然不是从小学习柔道的凌潇潇的对手,她越是挣扎,反倒是越让那胸前的春光越发乍现起来。

  “还说没有,没有,你连胸衣都不穿,又穿的这么风骚暴露,不是故意勾引,是什么?”抬手就甩了凌雨薇一个耳光,随即继续吼道:“刚刚赵子鸣已经招了,就是你故意因他过来,在他面前脱衣服,故意勾引他的。”

  赵子鸣自然是招了,为了赵家的名声,迫于凌潇潇的棍棒,他实在是不得不顺着凌潇潇的诱导诬陷凌雨薇啊!

  凌雨薇气的浑身发抖,只能尽量遮掩胸前的春光,却是连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了。

  到是一旁大饱眼福的记者们,有人好言相劝。

  “凌大小姐,你应该真的是误会了,你看凌二小姐身上那痕迹,分明是被强迫的,只怕是赵少强行留下的,肯定是受了不少的委屈,你就放了她吧!”

  “是啊!是啊!你看凌二小姐的胸口全是青紫,根本不是正常情爱会留下的样子啊!”

  “你真的误会了。”

  凌潇潇转过头,一脸懵懂的看着那群记者们,疑惑道:“真的?”

  “真的,赵少是出了名的恶中色鬼,肯定是他见凌二小姐长得漂亮,起了色心,又怕你怪罪,这才故意污蔑凌二小姐的。”

  一群记者附和。

  凌潇潇环顾了一圈,想了想,到底松开了抓着凌雨薇的手,却还是冷哼道:“都怪你长了一脸狐狸精的模样,四处勾引人。”

  围观群众听着那叫一个满头黑线啊!

  凌雨薇那种白莲花的模样还叫狐狸精,那你自己那一脸的妖娆叫什么?狐狸精祖宗?

  “凌潇潇……”凌雨薇指着凌潇潇,气的满面青紫,却还是说不出一个完整的句子。

  正好这时,凌启山和张嘉兰终于拨开围观的层层群众,赶了进来,张嘉兰一看见凌雨薇狼狈的样子,瞬间就扑到了女儿的身上大哭了起来。

  “我可怜的女儿啊!”张嘉兰一边哭着,一边好似突然想起来一般,指着凌潇潇大骂:“是不是你?是不是你故意让赵子鸣来侮辱你妹妹的。”

  凌潇潇刚刚被安抚的火气,蹭的一下子就点着了,指着张嘉兰就骂道:“我指使?你怎么不说你女儿穿的那么暴露,故意勾引我的未婚夫呢!”

  围观的群众们虽然觉得凌雨薇不可能去勾引赵子鸣,却也觉得张嘉兰的职责有些过分了,就凌潇潇那种没脑子的模样,怎么可能指使赵子鸣啊!你没看人家现在还一副亏大了的模样,护着赵子鸣嘛!

  一时间,大家指指点点。

  在一旁的凌启山终于忍不住的大喝一声:“行了!都散了吧!”

  身为岳凌公司总裁的威压,还是有一定的震慑力的,一时间,众人面面相窥,虽未走远,却到底还是退到了更衣室的门口观望。

  “爹地!你可要给我做主!”凌潇潇抱着凌启山的胳膊娇嗔道。

  凌启山俊朗的容颜忍不住露出一抹厌恶的神情,却还是安抚性的摸了摸凌潇潇的头发,“好了,那个赵子鸣我已经查清楚了,不是好东西,反正仪式也没举行,这场婚事就算了吧!回头我会让赵家给雨薇一个交代的。”

  凌雨薇不甘的还想说点什么,却被张嘉兰暗中拉住了,一时间,订婚宴便退婚宴,众人不欢而散。

  凌潇潇摆脱一群扰人的记者后,哼着小曲儿,正十分嘚瑟的向地下停车场内走去,就见到一个健壮的男人,正纠缠着一个坐在轮椅上病弱美男子。

  看情况,状似在表白,不过可惜,那病美男,似乎没看上那壮汉。

  “喂!我说,人家不好你这口,我看你还是算了吧!”凌潇潇难得好心情的好言相劝。

  “少管……哟!这不是凌大小姐吗?这刚退了婚,正是寂寞吧!不如何爷儿玩玩?”壮汉本想骂人,可是一看到是凌潇潇这种混血美人儿,顿时两眼放光,将心思放到了凌潇潇的身上。

  纤细的美男子固好,却到底不如身香体软的妖娆美人儿来的诱惑不是。

  长成这样,还想当双,凌潇潇看清壮汉那一脸的麻子,顿时觉得连昨晚的宵夜都要吐出来了。

  “滚!离姑奶奶我远点。”凌潇潇毫不客气的一脚踹向壮汉的胯下。

  “啊……”壮汉瞬时间捂住跨下,痛苦的倒地呻吟,还想在叫嚣什么,却再度被凌潇潇那七寸的高跟鞋踩到了手。

  凌潇潇毫不客气的在壮汉的手上碾压,恶狠狠道:“告诉你,以后见到本姑奶奶,要绕道走,否则,有你好看的。”

  凌潇潇说完,见电梯来了,便推着做在轮椅上的病态美男,直接上了电梯。

  “我如此舍身相救,你可要好好谢谢我哦!”凌潇潇弯身,与易擎墨贴的极近,呼吸可闻。

  难得心情好,又碰到如此可口儿的美男,玩乐本性的凌潇潇便生了调戏美男的心思,反正这个美男陌生的很,想来只是路过的,也不怕招惹到什么不该招惹的麻烦。

  天性冷漠的易擎墨还是第一次离一个女孩子,如此之近,却出奇的没有任何厌恶的反感出现,反倒是鼻腔中浮动着那女子若有若无的香气,让他莫名的有些心痒痒。


只系其逢怨春风花隐  


只系其逢怨春风小说章节

查看全部目录

只系其逢怨春风小说资讯

猜你喜欢

言情小说推荐

更多

网友评论

我要跟贴
花隐
将赵子&鸣从身

  凌潇潇眼看赵子鸣将她提前加好料的红酒饮尽,便有些欲拒还迎的笑着将赵子鸣从身边推了出去。

花隐
鞋,傲&地毯的

  凌潇潇踩着七寸的高跟鞋,傲慢的向人群中走去,一不小心就被地毯的褶皱绊了了一个踉跄,手中端着的红酒,以一种极为优美的弧线,尽数飞落在凌雨薇的白色小礼服上。

花隐
法掩盖&抽在了

  “不是……潇潇,你听我说……”正要解释,想办法掩盖一下,却不想凌潇潇又狠狠将衣架抽在了赵子鸣的身上。

花隐
的身姿&。

  那白净的小脸上,挂着两行清泪,一双清澈的大眼睛满是惶恐的模样,配合着那如蒲柳一般的身姿,当真是我见犹怜,让人心生怜悯。

花隐
凌雨薇&凌雨薇

  “凌雨薇,你什么意思?”凌潇潇拨开散乱的记者,抓着凌雨薇的衣领,很是凶残的问道。

花隐
她这个&呢。

  她的好继母,张嘉兰想要将她卖给一只不学无术的肥猪富二代,她这个做女儿的又怎么能不好好报答一下她的爱护之心呢。

花隐
得抱头&被凌潇

  赵子鸣只得抱头逃窜,很快就被凌潇潇逼着从屋内跑了出去。

花隐
美人,&扑过去

  “怕什么,你现在已经是我的未婚妻了。”赵子鸣看的眼珠子都要掉下来了,哪里肯轻易放过如此美人,扑过去,就要亲凌潇潇。

花隐
她第二&们两人

  今天,是她第二次见到赵子铭,却已经是他们两人的订婚宴了。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