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本

罪妻

时间:2021-06-02

分类:言情小说

作者:北凉

在线阅读 微信阅读网友评论
最近更新:更多章节

给大家提供罪妻免费阅读,罪妻肖明陈嫣结局是什么?主角名为卢小曼肖明和陈嫣小说名字是《罪妻》,此书为网络作家北凉为大家带来的一本都市小说,全文讲述的是肖明在意外间发现自己的妻子陈嫣在做色情主播的故事。肖明原本以为这一切都是自己的错觉,可是妻子的遮掩却似乎在告诉他刘枫面带微笑,站在院里的东南角,静静看着陈洁和姊妹们嬉笑打闹。看不出来,在校园里一副大家闺秀模样的陈洁,在家里是如此的俏皮活泼,一股浓浓的爱意,涌上刘枫的心头。。

免费阅读

  国庆节的夜晚,京城上下沉浸在节日的气氛中,大栅栏廊坊胡同家家彩旗飘飘,灯笼闪烁,好一派盛世年华!

  廊坊胡同靠西一点,有一个很不起眼的对开大门,门前两个石当,想来当年这个院子也不过是五品以下的小官僚居所。此刻,大门紧闭,里面传出喧闹的声音,却昭示着院里的热闹。

  刘枫面带微笑,站在院里的东南角,静静看着陈洁和姊妹们嬉笑打闹。看不出来,在校园里一副大家闺秀模样的陈洁,在家里是如此的俏皮活泼,一股浓浓的爱意,涌上刘枫的心头。

  把手中戒指攥紧了几分,对接下来的表白充满了憧憬!一身粉红色连衣裙的陈洁,在刘枫的眼中,是如此的鹤立鸡群。

  此时,就算陈洁身边那几个娇俏可人的美女,都在刘枫的眼中是如此的黯淡无光。刘枫没有注意到一道哀怨的目光注视着自己,他恨不得走过去,把戒指套到陈洁的手指上,向全世界宣布女孩的所有权。

  大门开了,一个二十七八的中校军官走进来,小跑几步,进到后院,那个青年是陈洁的大哥,叫陈锋。这是一个三进的院落,原本很逼仄的小院,被主人打通了两侧的民居,而显得宽敞明亮。

  院中间一颗粗大的古槐,在这金秋十月依旧绿意盎然,槐树上挂着几个鸟笼,里面的八哥百灵鸣叫个不停。很快,后院走出来三个中年人,中间的那个,就是陈洁的父亲陈玉春,国庆节前夕就任教育部副部长。

  陈锋跟在后面,向门口迎去,应该来了贵客吧?

  刘枫端着茶杯,看着眼前高谈阔论的人们,忽然感觉,自己就像是掺进鸡群里的呆头鹅,是如此的格格不入。用力一攥茶杯,刘枫暗暗深吸一口气,一定要适应这个环境,为了陈洁,也为了自己!

  “哎呦,老吴,怎么这么空闲?您这位大领导光临寒舍,真的是蓬荜生辉呀!嫂子真的是越来越年轻了,这是文学吧,都这么大了,好帅气的小伙!快请,里边请!”

  说话间,几个人走进来,当先是一位五十多岁的中年人,龙行虎步,有着高级领导不同寻常的味道。刘枫突地心头一跳,那个中年人后面,居然是吴文学,那个永远排斥自己和陈洁在一起的家伙!

  刘枫清醒的意识到,今天,怕是要有一番波折了。想起曾经的花前月下,刘枫微微一笑,自己什么时候开始如此的不自信了,是因为这个京城的官宦之家吗?

  吴文学几步跑到陈洁面前,举着手里一大捧玫瑰花:“小杰,送你的!”

  陈洁淡淡的看他一眼,又看看角落里的刘枫,很随意的接过玫瑰花:“文学,谢谢!”

  陈洁看向刘枫那种眼神,让刘枫的心开始下沉,就算单纯如他也知道,那绝对不是看向恋人的眼神!

  老吴笑眯眯的看着陈洁和吴文学,回头对陈玉春说道:“老陈,你生的好姑娘,果然品貌出众。难怪我家文学念念不忘,看看他们俩,多般配的一对儿!”

  老吴说话的声音很大,角落里的刘枫听得很真切,心中一紧!看着毫不在意的陈洁,一种不祥的预感,袭上刘枫心头,不会吧?怎么可能?

  此刻陈洁那天籁一般的声音传来:“吴伯伯,难得您这么空闲,吴伯母,您越来越年轻了呢!”

  吴伯母满脸的慈祥,笑着伸手拉住陈洁:“这丫头,真会说话,不行了,伯母老喽。小杰,这么乖巧这么俊的女孩,伯母可舍不得撒手!”

  陈洁害羞的低下头,忽然回头看一眼面色低沉的刘枫,心里有点懊悔,早知道吴文学选今天来,就不把刘枫领到家来了。

  顺着陈洁的目光,吴文学看见了角落里的刘枫,回头看看陈洁,玩味的走过去:“嘿,刘枫刘大教授,怎么有空来我女朋友家里做客呀?哈哈,这可是我和小洁的荣幸啊!”

  陈玉春远远看一眼刘枫,脸色一冷,看向陈洁:“小洁,以后不要什么人都往家里领,你个女孩子家家的,也不怕吴伯母笑话。再说了,就算刘枫教授对你在学业上有所帮助,也不适合出现这样的场合,以后一定要注意!”

  吴伯母一愣,看见和吴文学站在一起,几乎高出一个头的刘枫:“奥,那就是燕京党校最年轻的副教授刘枫?果然长了一副好皮囊,难怪可以到处招蜂引蝶,这样的人,怎么可以在党校那样的地方工作呢?太不庄重了!”

  吴文学站在刘枫面前,以他不足一米七的身高,站在一米七八的刘枫面前,明显的落差让所有人暗自叹息:“嘿,我说刘枫,你不会以为陈洁真的会喜欢你这个小家伙吧?

  哈哈哈,知道吗?陈洁是我们圈子里的小公主,就凭你,也想,哈哈哈,我看你,就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太不自量力了!”

  刘枫冷冷的看着吴文学,就像是看着一个白痴,他缓缓走向陈洁。此刻,院里所有的声音都停止了,甚至老槐树上的鸟也忘记了鸣叫。

  陈锋抢前一步,伸出手臂,想要拦住刘枫的去路。刘枫伸手握住陈锋的胳膊,往怀里一带,接着陈锋挣脱的力气向旁边一送,轻松通过。

  陈锋身子转了半圈才站稳,目光一凝,要知道,陈锋可是实打实军区侦查大队的现役军官,一身好功夫曾经在军区搏击大赛上获得过前三名的好成绩。没成想,这个军中骄子,居然被人如此轻易的拨开,简直就是一种耻辱。

  陈锋还待上前阻拦,刘枫嚯的回头,冷森森的目光看向陈锋:“别不知好歹!”

  陈锋顿时刹住脚步,这一瞬间,就好像是被毒蛇盯住,激灵灵打了个冷战,那是什么样的目光啊?

  刘枫站到陈洁面前,静静的看着自己刚刚还幻想共度一生的女孩,微微一笑:“陈洁,陈姐,我需要你一句话,只一句!”

  陈洁尴尬异常,刘枫刚刚那凄凉的一笑,简直比哭还要难看几分!

  女孩根本不敢抬头看向刘枫,低着头期期艾艾的说道:“刘枫,我们,我们根本就是不可能的,看看我的家世,再看看你的条件,就知道,这不过是一场游戏。之前,之前只是为了和徐莹她们斗气。其实,你是我们的赌注,谁输了,就会---”

  “哈,原来如此!!”刘枫面色惨白,让一直关注他的徐莹很是担心,刘枫吐出一口浊气,眼睛无神的望向天空,“我明白了,好,谢谢你跟我说实话。也许,这是一年多来,你第一次和我说心里话吧?我会记住的!”

  刘枫从口袋里掏出那枚熠熠生辉的钻石戒指,看看灯光下钻石魅惑的璀璨,轻叹一声,松手任戒指掉落地上,一转身,大踏步走向门外。

  吴伯母看着恼火,高声骂道:“这是一个什么东西,居然在这里甩脸子,我看真的是活腻味了!”

  刘枫没有任何回应,陈玉春怒斥道:“小洁,看你做的好事!”

  徐莹望着刘枫萧索的背影,心里向针扎一样痛,拾起地上的戒指,快步追出去:“刘枫,刘枫,刘枫你等等!”

  刘枫也不回身,就那么站在那里,瓮声问道:“徐大小姐不知有何见教?”

  徐莹喘 息着,想要开口,却是实在难为情。

  刘枫叹口气:“徐大小姐,你还是给我留一点颜面吧,难不成你让我在你面前说些难听的话吗?”

  徐莹看刘枫抬腿要走,鼓足勇气说道:“刘枫,我是真心的,从来没想过把自己的终身当做儿戏!不知道,这枚戒指可以送给我吗?”

  刘枫摇摇头,斩钉截铁的说道:“戒指我已经不需要了,你拿去好了,我不想再和官二代发生任何纠葛!再见!”

  看着那矫健的背影渐渐远去,徐莹紧紧握住那枚晶莹剔透的钻戒,仿佛失去了最珍贵的东西,心,像碎了一样的疼!

  节日的街道灯火辉煌,那座承载了太多历史和沧桑的城门楼凝重而大气。高高的纪念碑在灯火的辉映下,就像擎天一柱,直刺苍穹。

  今夜,京城在这个世界上最大的广场举办露天音乐会,或悠扬,或激越的歌声回荡在节日的夜空。 一朵朵绚烂的礼花,在夜空中炸亮,来自全国各地的游客,在广场上翩翩起舞,更是为京城带来了盛世华年的风光!

  这一切,都和刘枫无关,行走在热闹的大街上,心中却是冰冷的孤寂。作为燕京大学最年轻的双硕士学位获得者,哈佛大学最快经济学博士学位获得者,燕京党校最年轻的副教授,还没过二十二岁生日的刘枫,实在是有一点懒惰。

  在他的心目中,所追求的人生理想,居然是老婆孩子热炕头!这个梦想说出来,恐怕会让所有认识刘枫的人大吃一惊!其实也不奇怪,刘枫的父亲就是一地方小干部,就算明年退休也不过享受副处级待遇。

  母亲是普普通通的家庭妇女,一家人没有培育野心的土壤。无论是在刘枫自己或者他的亲人看来,刘枫目前取得的成就 ,都已经足以自豪。

  更何况,早在哈佛读书的时候,刘枫就通过勤工俭学,发表文章赚取稿酬,偶尔在华尔街小试身手。回国的时候,刘枫已经有了三十余万美金的身家,在八十年代末,已经摆托了穷人的身份。

  在此时的华夏,刘枫至少算得上是提前跨进小康一族了,甚至还有一点点小资。

  真的要继续在党校教书吗?也许,自己很快就会有新的恋人,很快就会结婚生子,要达到自己曾经的梦想,实在是太简单!

  可是,昨夜的经历,那院子里所有人或鄙夷,或冷漠,或怜悯的目光,深深的刺痛了刘枫骄傲的心!也许,在这些官二代和富二代的眼里,自己的学识也好,小有存款也罢,充其量不过是一只壮硕的蝼蚁。

  从记事开始,刘枫就是一个强者,就算到了藏龙卧虎的燕京大学,他也是皎洁不群最闪亮的那一个。当初,短短两年的时间,就获得哈佛大学经济学博士学位,如今,却要被鄙夷,被怜悯,真是好笑!

  “刘枫?是你吗?”一声娇脆的呼喊,让陈锋茫然的抬起头,“刘枫,小老嘎达,果然是你!太棒了!”

  刘枫呆呆地看着萧媚儿,几年不见,早就没有了少女的青涩:“媚儿姐,你怎么在这里?”

  萧媚儿妩媚的一笑:“我怎么不能在这里?这个小区就是我的家。倒是小老嘎达你,怎么有空来这里?”

  “我,”刘枫木木的四下看看,这是钟鼓楼后街,两边厢都是规规整整的小区,最打眼的,是小区门口站立的,不是保安,而是武警。不过,刘枫显然没心思理会,“我,只是路过。”

  萧媚儿心思细腻,看刘枫失魂落魄的模样,心中一痛:“小老嘎达,早就听说你回国了,在燕京党校任教,也不说来看看老姐,走,到姐姐家做客去。”看刘枫迟迟疑疑的样子,面上一紧,“啥意思?不想去是吧?”

  刘枫挠挠头:“姐,我去,我去还不行吗。”

  宽敞明亮的大厅里,萧媚儿像变戏法一样,一会功夫,就在茶几上摆满了小菜,打开一瓶酒,巧笑嫣然的说道:“老嘎达,来陪姐姐喝酒。”

  看刘枫痴呆呆的样子,萧媚儿轻轻拉住刘枫的手,问道:“老嘎达,不要想那么多,我们四五年不见了,今天一定要一醉方休。”

  刘枫知道,萧媚儿想要开解自己,这份情意怎么能够拒绝,挤出一个笑脸:“谢谢媚儿姐,那就喝酒!”

  一个成心想要喝醉,一个曲意逢迎,当第四瓶茅台再也无法倒出一滴酒液的时候,两个人都已经醉眼迷离了。

  刘枫仿佛感觉到了陈洁的召唤,女孩投怀送抱,没有绝情的告白,所有的,是无尽的温存。这一切,都如梦似幻,柔软的娇躯,滑腻的丰挺,神秘的桃源,娇柔的呢喃。

  这曾经无数次出现的梦境,今夜是如此的真实。真实的让他不忍心睁眼,就怕从梦中醒来,还是一无所有!

  当刘枫从酣畅淋漓的舒爽中清醒过来,看着身下媚眼如丝的萧媚儿,顿时惊呆了:“对对不起,媚儿姐,我我---”

  萧媚儿恨恨的骂道:“小王八蛋,你想压死我吗?”

  刘枫一个翻身,躺倒床上,下面传出“噗”的一声,像是起瓶塞的声音。萧媚儿一把拽过被刘枫缠在身上的锦被,盖住粉嫩的娇躯,把头转向外侧,无声的啜泣。

  刘枫此时六神无主:“媚儿姐,我,我冒犯了你,对不起,我这就去自首!”说完,就要下床。

  萧媚儿猛的扑过来,死死抱住刘枫的腰:“不要!”

  刘枫呆呆的坐在床边,双手傻傻的扎撒着,不知道放在哪里合适。犹豫良久,终于还是摸上了嫩滑的后背。接触的一瞬间,感觉手下的玉体骤然一紧,随即松弛下来,任凭刘枫的手轻柔的抚摩。

  “媚儿姐,我---”

  “不要说了,我,不怪你!”萧媚儿悠悠的说道,“都是我不好,如果不是喝了那么多的酒,就不会有这事了。”

  “媚儿姐,要不,我们结婚吧!”刘枫看着曲线玲珑的背影,粉嫩的娇躯扭转一个动人心魄的角度,让初尝滋味的小男人再次春 情勃发。

  萧媚儿被下面的坚 挺顶到酥胸,惊讶一声,转身远离刘枫,羞臊的骂道:“小色 鬼,想的倒美。”看见晨光中无耻的挺立,伸手狠狠的扭在刘枫的软肋,“还不盖上,也不嫌羞!”

  刘枫乖乖地撩起锦被,钻进被窝,狭小的空间,不可避免的贴在一起。萧媚儿躲闪不及,也只有秀眉轻蹙,恶狠狠的瞪一眼刘枫:“谁让你进来的?”

  刘枫这回倒是不再发呆,死皮赖脸的靠上来,一只手还大胆的盖上了那一团丰盈。萧媚儿伸手捉住刘枫的,却没有推开,只是放在一起,眼神迷离的问道:“小疯子,你说姐姐是不是个坏女人?”

  刘枫坚决的摇摇头:“媚儿姐姐是最好的女人!”

  萧媚儿轻叹一声:“姐姐有家有男人,却---”

  刘枫一翻身凑过来,张嘴吻上嫣红的双唇,直到女人快要窒息:“媚儿姐,都是我不好,如果不是我混蛋,怎么可能有这事。姐,都是我不好,给你添堵,要不,你就揍我一顿,消消气。”

  萧媚儿翻个白眼:“净胡说八道,对了,刚刚你一个劲喊陈洁,那是你的恋人么?”

  刘枫手上一滞:“嗨,都过去了!”

  刘枫显然忽视了女人的八卦热情,最终还是不得不一五一十的讲诉了和陈洁间发生的一切。萧媚儿怜惜的轻轻摩着刘枫的脸:“小疯子,那个女人不值得你伤心,你应该振作起来,总有一天让她为今天的选择后悔。”

  刘枫茫然的看着天花板,喃喃的说道:“他们是官宦世家呢!”

  萧媚儿柔声说道:“小老嘎达,这可不是姐姐认识的你!四年就燕京大学毕业,还是双硕士,弟弟当年是何等的意气风发。

  想想,那陈洁的父亲也不过是副部级罢了,还能有多大的进步?小疯子,你不到二十三,已经是副处了呢,大好的前程,怎么可以妄自菲薄?”

  “我行吗?”刘枫狐疑的问。

  “男人,不能说不行!”

  萧媚儿斩钉截铁的回答。只是,女人没想到,二人此刻坦诚相待,一个初识女人滋味的小男人能有多大的意志力?转眼间,锦被翻滚,娇吟轻斥,又一轮肉搏战上演。

  中午的时候,睡梦中的两个人被一阵电话铃声惊醒,萧媚儿慵懒的拿起床头柜上的电话:“喂,你好,哪位?”

  “媚儿,你不会还在赖床吧?是不是老公回来过节,昨夜没干好事呀?”电话里传来一阵轻笑,刘枫坏笑着看向萧媚儿裸在外面的丰盈,被狠狠地瞪了一眼。

  “孙雅雯,你这个骚蹄子,看哪天抓到你,就要你好看!”萧媚儿娇嗔的骂道,总是有一点心虚,偷偷瞄一眼刘枫。

  “咯咯咯,恼羞成怒了呦!不过,你不用等哪天了,择日不如撞日,还是今天过来吧!”

  “什么情况?”啪的一声,打掉刘枫伸过来的怪手,又在小男人胸上一点扭了一下。

  “什么声音?媚儿,你不会还在和老公发腻吧?咯咯咯,好了,不逗你了。有几个同学赶着国庆节来旅游,老班张罗大家聚一聚,怎么样,过来吧!”

  同学会选择在燕京饭店六楼贵宾厅,刘枫进去的时候,已经有二十多人就坐了,看到当年小娃娃开心果刘枫来到,大家都站起来,热情的打招呼。

  “来来来,小老嘎达,坐姐姐这,省的那帮酒鬼糟蹋你!”喊话的是一个妖娆的少妇,那是孙雅雯,粉红色的旗袍紧紧箍住丰腴的身体,浑身肉感十足,也性 感十足。

  “孙雅雯,还是让小老嘎达在我这里安全,你别再饥不择食,把小老嘎达吃喽!”特意和刘枫分开,先行过来的萧媚儿酸溜溜的说道。

  这句话一出,顿时满屋子的人都笑作一团,孙雅雯闹个大红脸,却也不在意:“萧媚儿,貌似你才是那个闲饥难忍的才对,我老公天天在身边,怎么会饥不择食?”

  “雅雯,你不知道大鱼大肉总有吃腻的时候吗?总纠缠在一起才是最危险的!”蒋芳笑意盈盈打趣孙雅雯,手上也不闲着,回手就在刘枫的脸蛋上撩饬一把。

  刘枫实在是没有想到,当初这些矜持淑女的大姐姐,怎么就如此的------还没等他反应过来,一双柔软的手臂就环上了他的肩膀,后背更是感受到从未有过的软弹:“小老嘎达,还是来姐姐这里吧!”

  说着,不容刘枫反驳,就生拉硬拽的把他按在了椅子上。刚刚坐下,香风扑鼻,一张柔美的笑脸出现在眼前:“小弟弟,有没有想姐姐,可要实话实说呦,否则,有你好看!”

  说着,举起小拳头,在刘枫面前晃了晃,眼睛更是瞪得老大,那眼神,充满了威慑的意味。

  刘枫赶紧回答:“亚楠姐姐对小弟那么照顾,怎么会忘记?我在美国那两年,无时无刻不在想念你。亚楠姐,你是越来越漂亮了,皮肤嫩的好像能掐出水来。”

  这个刘亚楠,最喜欢动手动脚,还硬是仗着同姓,强制刘枫叫自己姐姐。刘亚楠顿时笑靥如花:“呦,小弟弟终于会讨女孩子喜欢了,来,赏你一个!奔!”

  看着刘亚楠娇艳的红唇,刘枫郁闷无比,不消说,脸上肯定一个唇印。可是,还真的不敢去擦,这要是惹恼了这位姑奶奶,今晚可是有的罪受了!

  偷偷的看一眼萧媚儿,女人轻咬嘴唇,故作镇定,不过,面上的酸意怎么也掩饰不住。


罪妻凌依然大结局顶点小说  罪妻凌依然大结局小说  罪妻来袭:总裁很偏执  罪妻凌依然小说免费阅读无弹窗  罪妻蓝艾草小说  罪妻凌依然  罪妻凌依然大结局最新章节  罪妻求放过什么时候更新  罪妻来袭总裁很偏执全文免费阅读大结局  罪妻  


罪妻小说章节

查看全部目录

罪妻小说资讯

猜你喜欢

言情小说推荐

更多

网友评论

我要跟贴
北凉
一步,&轻松通

  陈锋抢前一步,伸出手臂,想要拦住刘枫的去路。刘枫伸手握住陈锋的胳膊,往怀里一带,接着陈锋挣脱的力气向旁边一送,轻松通过。

北凉
头!这&会让所

  在他的心目中,所追求的人生理想,居然是老婆孩子热炕头!这个梦想说出来,恐怕会让所有认识刘枫的人大吃一惊!其实也不奇怪,刘枫的父亲就是一地方小干部,就算明年退休也不过享受副处级待遇。

北凉
或鄙夷&蚁。

  可是,昨夜的经历,那院子里所有人或鄙夷,或冷漠,或怜悯的目光,深深的刺痛了刘枫骄傲的心!也许,在这些官二代和富二代的眼里,自己的学识也好,小有存款也罢,充其量不过是一只壮硕的蝼蚁。

北凉
,这枚&我吗?

  徐莹看刘枫抬腿要走,鼓足勇气说道:“刘枫,我是真心的,从来没想过把自己的终身当做儿戏!不知道,这枚戒指可以送给我吗?”

北凉
着陈洁&,看看

  老吴笑眯眯的看着陈洁和吴文学,回头对陈玉春说道:“老陈,你生的好姑娘,果然品貌出众。难怪我家文学念念不忘,看看他们俩,多般配的一对儿!”

北凉
甚至还&点小资

  在此时的华夏,刘枫至少算得上是提前跨进小康一族了,甚至还有一点点小资。

北凉
  刘&玉春怒

  刘枫没有任何回应,陈玉春怒斥道:“小洁,看你做的好事!”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