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结

使李将军遇高皇帝

时间:2021-05-31

分类:历史军事

作者:魇之侠

在线阅读 微信阅读网友评论
最近更新:更多章节

飞将军李广,一生出征四十余载,浴血疆场英勇无畏果决,却一生严禁封侯,令后人莫不扼腕长叹长叹――汉文帝曾感叹万端的地说:惜乎,子不遇时!如令子当高帝时,万户侯岂足道哉!时光逆转,斗转星移,当李将军真的遇高皇帝时――

免费阅读

  “嗖”的一声,一只离弦之箭飞来,飞将军李广下意识地伸手去抓,那箭竟从他的手心摩擦而过,箭也因而弱了力道,但还是射中了身边的宦官马遂的肩头!“匈奴!”身边的护卫大叫道。“慌什么?”李广早就看见,十几丈远,一队匈奴步兵挎着巨大的弓箭在逡巡。李广来不及安慰皇帝派来的红人,搭弓引箭,直射为首的一名匈奴人,那匈奴人也不含糊,举起佩刀格开,佩刀竟然迸出火花,正迟疑间,另一支箭风驰电掣般袭来,那匈奴人还未来得及反应过来,颈下已经中箭,倒地身亡!李广的护卫们开始欢呼起来。匈奴人开始豕突狼奔而去。李广看了看马遂的伤势无碍,大喝道:他们是匈奴的射雕手,箭术超群危害甚大,与我冲上去,一个不留!马遂连忙说道:将军,不可啊!恐中埋伏!话还未及说完,李广已经挥鞭斥马箭一般的追上前去,护卫连忙跟上。马遂是皇帝亲简的监军官,不敢迟疑半分,忍着剧痛,跨马跟上。他还未及跟上,李广已经追去数里之遥,十几名匈奴射雕手,也大半被李广亲手射死。李广微微一笑:抓几个活的!一百护卫一拥而上,但是匈奴人兀自抵抗,还要张弓引箭,李广闪电般射出三箭来,将那几名射雕手的手掌生生击穿!一个匈奴人目瞪口呆地看着李广,用不太地道的汉话说道:你?飞将军?李广笑道:既知我名焉敢犯我疆土?“将军!快看!匈奴的大军!”李广冷笑道:慌什么?我已知晓!几里外,烟尘遮天,只见几千名匈奴骑兵呼啸而来。而李广的身边,却只有一百护卫!马遂已经忘了疼痛,颤抖着声音:将军,这——李广看着渐近的匈奴骑兵,沉吟良久:孩儿们,怕吗?护卫们齐声说道:虽死无惧!李广欣慰地笑:好!下马!解鞍!将这几个俘虏释放!马遂睁大双眼还以为自己听错了:将军,你说什么?但是,护卫们没有迟疑,整齐划一地下马,解下马鞍,席地而坐,有的还轻松地吹着口哨。那几名射雕手惊魂未定,当得知被释放时,大都不敢相信这是真的,只一人怪叫一声,其他人跟着惊叫,而后抱头鼠窜离开,直奔大军而去。很快地,匈奴骑兵在几里外停了下来。那几名射雕手也赶到近前,和一名为首的白袍将军嘀嘀咕咕。死一般的静。双方都似乎能听见对方军士的呼吸声。马遂强自镇定,也学着大家下马休息,但是,他却并不敢解下马鞍。李广不屑一顾地看着对方的阵势,微笑着不发一言。时间在一分一秒地逝去,李广和百名护卫怡然自得地晒着太阳,甚至连看都不看一下对面旌旗蔽日的敌军。马遂强自镇定下来,但却早已汗湿衣甲。马遂按捺不住,悄悄来到李广跟前:将军,如之奈何?李广微微一笑:无妨,敌军将去矣!马遂:哦?对面,一个面目狰狞剽悍有力的将领打马而出,径直来到李广面前,于马上稽首道:飞将军,末将乃是大匈奴左大当户,久仰将军威名,特来拜见!李广上下打量那人,笑道:如此,何不下马来见?左大当户迟疑一下,但却仍没有下马:将军于危难之时尚能安于泰山,佩服!李广:危难之间?你指的是我还是你?左大当户一愣,突然间变色,打马而去。片刻之间,匈奴骑兵纷纷掉转马头,整齐划一地迅疾离开。马遂长舒了一口气:将军真乃神人也!李广此时却无论如何笑不起来了,即刻安置马鞍,飞身上马,厉声喝道:快,上马!回城!马遂卒不及防,慌得手忙脚乱,安置马鞍,刚上了马,却发现自己已经掉队,不禁唬得汗流浃背,高声叫道:等等我!上郡郡冶肤施城。肤施是一个十足的兵城,除了几万行商之外,就是李广的五万大军了,其时匈奴势大,肤施尚属边陲之地,往北一百余里,就是匈奴左贤王的领地,而且匈奴骑兵屡有袭扰,十几年前,肤施城便为匈奴所破,掳走百姓牲畜无算,整个上郡几乎被鲸吞,成了匈奴觊觎长安的门户!而肤施城往南三百余里,便是汉都长安!其间是一马平川没有任何险峻关隘,匈奴骑兵一日之内就可以放马渭河,鞭指长安了!所以,两年以前,汉朝皇帝刘启便委派李广为上郡太守,领兵五万驻守此地。然而,这五万军士居然绝大多数是步军,骑兵不足五千人!安能和兵强马壮不可一世的匈奴骑兵作战!?但是,李广却是不可世出的杰出将领,他自知不可能主动袭击匈奴,便坚壁清野精炼士卒,尤其是挑选上好马匹数百骑,又精选军中武艺出众者数百人,组建了亲卫部队,单兵作战能力而言,竟可以和匈奴勇士一较高下了!再加上李广爱兵如子,出则同行入则同食,和军士们同甘共苦,饶是如此,竟也能令匈奴几次袭扰大败而还,飞将军威名远播朔漠!是夜,李广和军士们共进晚餐,当然,无非是半生不熟的烤羊肉和从匈奴人手中抢来的马奶酒。监军马遂经历此劫之后,尚自惊魂未定。而且,李广此人对待下属亲如兄弟,却对皇帝派来的所谓监军官不大感冒,态度极为冷淡。李广的手下几次告诫他说:将军何不重金贿赂一下这个监军,也好让他在皇帝面前多多美言几句,日后加官进爵封侯拜将,军功虽然重要,但是朝中若有人,岂非事半功倍?李广笑道:我自幼家贫,何来金银孝敬这些阉奴?如今身居太守高位,虽然屡受朝廷犒赏,但每次都与军士均分了,军士们提着脑袋和我过活,我虽些有微功,不过是因为将士效命的结果,我李广怎么能把弟兄们的卖命钱贿赂给这些东西?手下人唏嘘不已。马遂脸色铁青来找李广:将军,今日之事,太孟浪了吧?李广面无表情:监军所言何事?马遂:怎么?将军竟忘了?今日之事凶险无比!起初,追捕那几名匈奴射雕手太过草率,你我就带那么一百骑兵居然深入匈奴腹地数十里,岂非自投罗网?况且,又遇上匈奴几千大军,将军不马上率军撤离,居然卸鞍下马晒太阳,岂非咄咄怪事?设若匈奴大军合围进剿,你我岂不是死无葬身之地?李广仰天大笑起来,身边的亲卫也大笑起来。马遂涨红了脸,问道:你,你们笑什么啊?李广说道:监军,李某还要去巡夜,就失陪了!李广径直离开。马遂:哎,将军,你我肩负皇帝重任,岂可如此轻率行事?今日之事,断不可再为了?将军,将军!李广充耳不闻,早已消失在夜色之中。马遂不禁咬牙跺脚。马遂回身打量那几名亲卫,看见其中一个少年兀自笑个不停,不由得勃然大怒:你,叫什么名字?笑什么?那少年赶紧拱手肃立,敛了笑容:禀监军,属下名叫赵破奴!马遂:哦?破奴?击破匈奴?你倒志量不小嘛!赵破奴朗声说道:不敢,属下追随李将军两年了,这名字还是李将军起的呢!马遂冷笑:哦?难怪啊!赵破奴:难怪?监军指的是什么?马遂喝道:难怪你也如此放肆!所有人都一惊,但是赵破奴却微微一笑:监军刚才用了个也字,难道指的是李将军吗?马遂气得直哆嗦:你,你胡说什么?我问你,刚才,刚才你笑什么?赵破奴:监军是想听真话还是假话?马遂:废话,当然是想听真话了!赵破奴:那请问监军,今日初见之匈奴射雕手,那都是万众无一的神射手,每次作战百发百中,对我军伤害巨大,李将军见到但求除恶务尽,是对还是错啊?马遂一时语塞:这——赵破奴接着说道:不巧后来我们又遇到了大股匈奴骑兵,敌众我寡一眼即明,倘若不是李将军用疑兵之计吓退敌军,你我这一百余人恐难以脱身吧?马遂:这——可是——赵破奴:设若如监军所言,我们一遇强敌马上便撤,有损我汉军威名自不必说,示弱于人匈奴必将穷追猛打,岂不是要全军覆没?马遂不再说话,拂袖而去。李广还在巡夜。肤施的兵营设施实在是太差了,有很多军士还都住在城中荒废已久的破庙里。李广轻轻地走到庙门口,不禁感慨不已。他抬头看了看庙门楣之上残破的匾额,匾额上写着梵文,李广并不认识。据当地老人说,一千多年前,一个西方的圣人出游于此地,看见一只老鹰在追逐一只白鸽,眼看就要抓住白鸽了,那圣人拣起一枚石子击打老鹰,救下那只白鸽。老鹰很生气,在半空中盘旋不走,那圣人天赋异禀,听得懂鸟兽言语,便听见那老鹰在说道:你这人好不知趣,你是好心人,却是个假慈悲!圣人言道:扶弱济困乃是我修行法门,怎么是假慈悲呢?你倒说说看?老鹰说道:你救了他,我却要饿死,不是假慈悲是什么?圣人笑道:你以肉食为生,乃是天意,天意不可违,这不是你的过错,这样吧,你想吃肉充饥,这却好办!于是,圣人掏出一把刀来,竟然割下自己的皮肉喂鹰!而后竟至于血流而死!于是,这个地方便被称为“肤施”了。后人为了纪念此人,便在城中建了一座庙供奉,四时祭祀不断。然而,一千多年过去了,岁月沧桑兴乱更替,这庙也渐渐破败无人看管了。后人甚至于忘记了这位“割肉饲鹰”的先贤到底是谁。(其时佛教还没有传到中国,直到李广死后三百多年之后,东汉明帝才迎佛骨到中土,这才从佛经上找到这段故事,原来,割肉饲鹰的便是佛祖释迦牟尼的曾孙尸毗。)李广在庙门前沉吟良久,感慨万千。突然,听到里边有人惊叫:快看!这是什么?李广听到呼叫,连忙赶了进去,却发现十几名士兵围做一团窃窃私语。连李广近前都没有人察觉。李广问道:何事惊慌?众士兵这才赶紧列队,齐声喊道:将军!李广摆摆手,已然看见一个士兵手中拿着一个细长的物件,物件上还穿着一个黑乎乎的东西,冒着热气。一旁,一堆篝火还未熄灭。不用说,这是夜里士兵腹饥在烧烤。拿物件的士兵踌躇片刻,上前说道:将军,这,我们有些饿了,所以,所以抓了些田鼠烤来吃,没想到,出了怪事了!李广皱眉:哦?心中却无比酸楚,士兵们居然已经要烤田鼠吃了!那士兵继续说道:这东西不知是什么,我昨天在神龛下面找到的,似乎是生铁铸成的,刚才找不到东西穿田鼠,就想起它来了,没想到,没想到,将军,请看!那士兵又将那物件放在火上,片刻功夫,只见一道似有若无的光亮从那黝黑的物件上透将出来,渐渐地,光亮越来越强,似乎是一道光晕,盘旋着向四周扩散——所有人都惊呆了!饶是李广见多识广,也不禁咋舌。士兵拿起那物件离开火堆,光晕也随之消失了。李广凑上前去,接过那物件,用手拨去上面的田鼠,仔细观看:这物件似乎是一个匕首样的东西,但却没有开锋,也没有柄,通体乌黑也不会发光,李广仔细数来,有五道棱,每一道楞都非常匀称,而且,上面密密麻麻地刻着奇怪的符号。李广掂量一下,这物件很沉,倘若真是生铁筑就,似乎又不该这么重。李广不禁皱眉思索。一个年老的士兵说道:将军,属下有句话,不知当不当讲?李广笑道:老猴子怎么说话也吞吞吐吐了?老猴子:我想,这会不会是匈奴巫师用的东西啊?士兵们七嘴八舌:“没错,有点邪门!”“我看不像,应该是个宝贝。”“你想钱想疯了吧?”李广摆了摆手,大家都静了下来。李广说道:我这人从不信邪,这样吧,这玩艺我先收着!不过,要真是什么宝贝,等我回长安卖了他,大家见者有份!士兵们都笑了起来。李广毫不在意地将这物件收在怀里,扫视四众:老猴子,你带几个人,去我府上搬一百斤干粮来!老猴子:将军,那,那可是您的近卫的口粮啊!李广笑道:我李广一向一视同仁,什么近卫远卫?都是我的好兄弟!快去!令牌你拿着!老猴子接过令牌,极为感动,带着几个士兵就去了。李广招呼大家坐下:来,都坐下!弟兄们,现在军粮紧张,你们都是大小伙子,食量惊人啊,这样吧,以后每餐每人再加半斤干粮!这田鼠可不能再吃了,田鼠是这世上最脏的东西,要是染上鼠疫那可了不得了!明白吗?士兵们含泪齐声喊道:明白了!李广笑道:弟兄们,匈奴人残暴凶狠不知礼仪,目下朝廷虽然与之和亲年年钱粮锦帛供应不绝,但匈奴人仍然贪心不已,时时袭扰我大汉疆土,因此,我料定,汉匈之间迟早要进行一次史无前例的大决战!大丈夫行于世间,当建功立业名垂青史,否则枉为三尺男儿!士兵们纷纷站起身来,齐声高叫道:汉军威武!汉军威武!李广神情肃穆,定定地看着众人。但是,谁都没有看见,李广腰间别着的那物件,再次放射一团细小的光晕,旋即消失了。是夜,李广甜甜地睡着。自十六岁从军以来,李广向来都是身穿铠甲入睡,而且躺下便睡着,但听风吹草动即可惊醒,无论是睡两个时辰还是整整一天,只要醒来便精神抖擞,取来饮食便狼吞虎咽,三斤饼两斤肉风卷残云片刻下肚,若是行军深入荒僻之地,便可三日不饮不食也不觉倦怠。且臂力惊人骑术精湛,行军布阵教练士卒兵法韬略无一不精,世人谓之奇才。梦里,李广仿佛又回到了十六岁,又回到了先帝文皇帝十四年,那年,他第一次随军出征,两军对垒之际,李广搭弓引箭,便射死了匈奴左贤王相国,致使匈奴军心涣散,败下阵来。李广又飞身上马单骑追赶败军,饶是李广骑术惊人,片刻功夫深入敌阵,左突右闯如入无人之境,一人之力毙敌近百!但是却因为自己是未接命令私自行动,没有叙功。但是此战李广一举成名,文皇帝刘恒亲自接见了英姿飒飒傲视天下的李广,感慨地说道:惜乎,子不遇时!如令子当高帝时,万户侯岂足道哉!然而,二十年过去了,李广先后经历大小百余次战役,亲冒矢雨令敌人闻风丧胆,历任陇西、北地、雁门、代郡、上郡太守,匈奴但闻飞将军在,便不敢犯境,百姓得以安居乐业。然而,李广却还是李广,别说什么万户侯了,连个列侯都没封上。“使李将军遇高皇帝!”李广忽地惊醒,喝道:谁?谁在胡言乱语?窗外静寂如常,只能听到蛙鸣虫叫。李广长吁一口气:莫非是我梦中言语?李广不禁擦了擦额头的汗水。一眼瞥见那物件,静静地躺在枕边,通体黝黑在灯光下也不反光。李广不由自主地拿起来审视,思索良久,惊叫道:莫非,这就是当年那位圣贤割肉饲鹰的匕首么?



使李将军遇高皇帝小说章节

查看全部目录

猜你喜欢

历史军事推荐

更多

网友评论

我要跟贴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