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载中

怨灵之迷音

时间:2021-05-28

分类:短篇小说

作者:梧桐阅读

主角:陈林,苏怡,涂茗,杜笙然

在线阅读 微信阅读网友评论
最近更新:更多章节

《怨灵之迷音》写的一本小说,主要讲述陈林,苏怡,涂茗,杜笙然之间的故事。怨灵之迷音约120000字,欢迎在线阅读!

免费阅读

怨灵之迷音小说名字叫做《怨灵之迷音》,这里提供怨灵之迷音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实力推荐。怨灵之迷音小说精选:关于这几天凑字数的事情有必要说明一下。从魔都回来之后身体不大好在住院。字数都会补回来不会坑。以上。?“这是从楠漫国捉到的天使泡泡,就当是送给你的见面礼吧。”司永轩说道。??“谢咯。”我高兴的道谢,轻轻打开笼子,她扑闪着翅膀飞出来,停在我旁边。?“既然永轩都送了,那我怎么能不送呢?”宇夜浅笑着,潇洒的拿出一只盒子。??“这个是?”我疑惑的看着那只盒子。??“打开看看。”他把盒子递给我,我接过来打开:是一只水晶做的笛子,晶莹剔透分量还不轻…

关于这几天凑字数的事情有必要说明一下。从魔都回来之后身体不大好在住院。字数都会补回来不会坑。以上。

?“这是从楠漫国捉到的天使泡泡,就当是送给你的见面礼吧。”司永轩说道。?

?“谢咯。”我高兴的道谢,轻轻打开笼子,她扑闪着翅膀飞出来,停在我旁边。

?“既然永轩都送了,那我怎么能不送呢?”宇夜浅笑着,潇洒的拿出一只盒子。?

?“这个是?”我疑惑的看着那只盒子。?

?“打开看看。”他把盒子递给我,我接过来打开:是一只水晶做的笛子,晶莹剔透分量还不轻。?

?“送我的?”我疑惑的问。?

?“当然。”?

?“可是我不会吹笛子啊。”我迷茫地说。?

?“有时候笛子不止用来吹奏,还可以拿来当武器。”他淡淡地说。?

?“当武器?”?我惊讶的说,忍不住伸出手摸那只笛子,好凉。。。

?“恩,没错。”他肯定的点点头。?

?“哦。。。”我不多问,既然你都送了,我当然是不收白不收,收下之后我盯着凌影和玉蝶儿。?

?“你看着我干嘛?”玉蝶儿疑惑的看看我。?

?“就是。。。你好端端看我做什么?”反应迟钝的凌影问。?

?“他们两个都有礼物送,你们俩就没意思意思?”我问。?

?“没见过要礼还要得这么理所当然的。。。”他们俩无语的说。

“少说废话,快点给啦。”我相当不客气地说。?

?“可是我们没准备啊。”他们俩为难地说。?

?“OoO”我瞪着他们。?

?“呃。。。我把这个送你好了。”凌影取出一支竹笛。?

?“宇夜送笛子你也送笛子?有点新意好不好?!而且你这个又没他那个好看。”我瞥了一眼,拒绝接受。?

?“喂喂喂~!哪有收礼物还嫌的啊?”他不满地说。我委屈的看着他。?

?“那。。。我去给你拿。”他终于妥协,走出去。?

?“那你呢?”我斜睨着玉蝶儿。?

?“我把我送给你怎么样?”他笑嘻嘻地说。?

?“恩?”我疑惑的看着他。?

?“就是我随时听从你的派遣,当你的护花使者行了吗?”他说。?

?“恩。。。。”我做出一副深思状,然后勉强地说:“虽然养你比较浪费粮食,但是看在你长得不错,能力也不逊的条件下,我就勉强接受吧。”?

?“你。。。什么意思啊?”他哭笑不得地说。?

?“你的礼物我带来了。”这时候凌影走过来说。?

?“是什么是什么?”我探过去问,他可是两手空空啊。?

?“给。”他变魔术似的从背后拿出一个盒子。?

?“恩?”我好奇的接过来,顺便往他背后看一眼:空的耶。我疑惑的打开盒子,里面静静躺着一只蓝紫色的风铃。?

?“风铃?好漂亮啊。”我一边惊叹一边伸手要拿起它,可是刚接触风铃它便发出一阵蓝紫色的光芒,等光芒消失,它已经变成手链牢牢的固定在我的手腕上,怎么带上去的??

?“哇~那么神奇啊!”我惊叹。?

?“神奇的可不知这一点呢。”他得意地说,“至于究竟有什么功用你就自己去发现吧。”?

?“喂,说老实话,你们这么多神奇的东西哪来的啊?”我坏笑着问。?

?“嘿嘿,不告诉你。”他贼笑。?

?“什么啊?!”我笑骂。?

?“不过有一件事我可以告诉你哦。”他一边瞄着司永轩一边说。?

?“什么?”我好奇的顺着他的眼光看过去,玉蝶儿,萧宇夜和司永轩他们几个神色平静,看不出什么异常。?

?“其实咱们的司永轩少爷的称号不是‘旋风将军’而是‘狂魔轩宇’,一般都叫他轩宇。”他说。?

?“你的意思是。。。”我半月眼。?

?“没错,我刚才是在耍你。”那个可恶的司永轩居然能那么气定神闲的说出这句话。?

?“可恶!”我咬牙切齿的看着他说。?

?“不用那么感动的那么明显,我知道就行了。”他浅笑着说。?

?“”我发誓:这个家伙一定是披着天使外衣的恶魔!可怜的天使啊,你千万别着凉~

杜笙然涂茗小说名字叫做《怨灵之迷音》,这里提供杜笙然涂茗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实力推荐。怨灵之迷音小说精选:杜笙然始终没有告诉涂茗自己所做的那个梦,那个可以具象化的广场,那个叫做花迷樱的神秘的女孩,那条被苏怡……不,被奇怪的伤口砍断的右臂。有时候夜里,那条右臂还会隐隐作痛。『你的世界吗……』杜笙然躺在床上,将双手垫在脑后,呆呆地望着天花板。『花迷樱……你到底是什么人。』轻轻叹了口气摇摇头,决定还是睡觉。相比于他的迷茫,另一边地下室中的涂茗甩掉了眼镜,一脸痴迷地盯着电脑屏幕。「喔喔可以这样拼……这样的话就能说得过去了……」鼠标快速地移…

杜笙然始终没有告诉涂茗自己所做的那个梦,那个可以具象化的广场,那个叫做花迷樱的神秘的女孩,那条被苏怡……不,被奇怪的伤口砍断的右臂。

有时候夜里,那条右臂还会隐隐作痛。

『你的世界吗……』杜笙然躺在床上,将双手垫在脑后,呆呆地望着天花板。『花迷樱……你到底是什么人。』

轻轻叹了口气摇摇头,决定还是睡觉。

相比于他的迷茫,另一边地下室中的涂茗甩掉了眼镜,一脸痴迷地盯着电脑屏幕。「喔喔可以这样拼……这样的话就能说得过去了……」鼠标快速地移动着,仿佛电脑屏幕上的不是尸体的照片而是拼图。

拖动鼠标将越享歌的左手拼到苏怡的左手部分,尽管是两个人的手但是却好像可以完美地衔接。又将孟缘的头部剪切下来复制到陈林断掉的脖子上,陈林是被吊死的,颈部遭到了严重损伤,孟缘乖巧的头颅拼接在上面却毫无违和感。

『这么说来这座学校果然有问题。』微笑着摸摸放在一旁的盆栽的叶片儿,涂茗带起了眼镜,眼中的锐利瞬间消失了。

他揉揉自己的太阳穴,虚弱地自言自语:「这种奇怪的状态果然不能太久啊……」摇摇晃晃地钻进了房间,看着床上熟睡的杜笙然抛去一个飞吻,道了声晚安,关门离开。

门被轻轻地关上,杜笙然紧闭的眼睛猛然睁开,呼吸从平稳变得紊乱,等着涂茗的房间传来重重的关门声,他立刻翻身下床打开了电脑。

「……可恶。」一拳砸在电脑桌上,屏幕上显出的无疑是涂茗连夜做出的报告。

杜笙然冷笑着。

『我有事瞒着你,你也有事瞒着我。』调出了死亡的四个女生的资料,跟涂茗的尸检报告做着对比。

『发长这种东西,明显不对劲吧。』

「越享歌当时的资料上发长是42公分,尸检报告上的发长是31公分……」杜笙然端起涂茗没有喝的那杯茶轻轻抿了一口。

身后传来了脚步声。专心致志于尸检报告的杜笙然没有发现逐渐靠近的人,多年养成的警惕感没有发挥一点作用。

直到人影贴住了他的后背,冰冷的枪口对准了他的后脑,杜笙然默默地举起手挺直腰板。

「建议你不要动。」身后的人有着沙哑的声音。

「……涂茗你小子又活得不耐烦了吗?」

杜笙然觉得,再和这小子呆一天下去自己就会疯。

昨晚大半夜发神经用自己的枪抵住自己的脑袋,经过严刑逼供他承认其实当时更想之前一子弹飞过去但是因为精神状态太差了怕打偏所以……

「所以你娘啊?!」一脚踹了过去。

涂茗抱住杜笙然的大腿蹭蹭蹭:「对不起嘛我错了昨天太累了啊所以看走了眼……」杜笙然一手刀劈过去,就当快要劈向涂茗脖颈的时候,那只手顿住了。

「……哎?」涂茗顺着杜笙然的目光看去。「那个是……!」

头发。

一大团头发。

塞在lutian花园的土堆里,因为一场大雨而被莫名地翻了上来。

「DNA报告出来了,头发……的确是越享歌的。」涂茗用手指弹着报告纸看向杜笙然。

『为什么第四个死者的头发会在我家……』杜笙然神情复杂,接过涂茗手中的报告,看着让人眼花缭乱的DNA双螺旋结构图,杜笙然总觉得前途一片黑暗。忽然像想到了什么,他猛地转过身,冲着涂茗大声喊道:「挖开那些花!」

yan丽的花下面,是鲜红的血液。

涂茗震惊地看着花园中平时被花卉所掩盖的大水池,如今已经被染成了血红色。

「这是得用多少血才能……」杜笙然也说不出话。

自家的花园中发生了自己都完全不清楚的事情,杜笙然的脸色无比难看。

「……哈,不知道哪天这里面也会有我的血吧。」杜笙然又想到了梦中的伤口,看向自己的右臂。

右臂肌肉痉挛,隐隐作痛。

涂茗看到杜笙然不对劲,皱起眉头盯着他的右臂看。

「你的手臂怎么了吗。」

毫无起伏的语气说着这样的话,涂茗面无表情。

「……不,没什么。」

抓住右臂的左手紧了紧,然后放开,杜笙然装作毫不在意的样子。

『可恶……啧,果然是在疼吗……』

暗地里咬牙,杜笙然将花卉搬回原来的地方,毫不在意花朵会长得如此yan丽的原因是他们下方的一池血液。

「涂,你知道樱花为什么那样红吗。」杜笙然无比悲伤。

「……为啥。」涂茗觉得自己的神经都快死了。

「因为樱花树下埋着尸体,他吸收了尸体里面的色素,所以樱花才会那样红。」杜笙然无比地悲伤……

「……。笙然你坏掉了吗?」



怨灵之迷音小说章节

查看全部目录

怨灵之迷音小说资讯

猜你喜欢

短篇小说推荐

更多

网友评论

我要跟贴
梧桐阅读
什么?&过去问

?“是什么是什么?”我探过去问,他可是两手空空啊。?

梧桐阅读
子你也&!而且

?“宇夜送笛子你也送笛子?有点新意好不好?!而且你这个又没他那个好看。”我瞥了一眼,拒绝接受。?

梧桐阅读

&的司永

?“没错,我刚才是在耍你。”那个可恶的司永轩居然能那么气定神闲的说出这句话。?

梧桐阅读
可以拿&?

?“有时候笛子不止用来吹奏,还可以拿来当武器。”他淡淡地说。?

梧桐阅读
。”他&晶做的

?“打开看看。”他把盒子递给我,我接过来打开:是一只水晶做的笛子,晶莹剔透分量还不轻。?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