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载中

律政奶爸

时间:2021-05-04

分类:言情小说

作者:盘古混沌

在线阅读 微信阅读网友评论
最近更新:更多章节

律政奶爸盘古混沌最新章节免费阅读,《律政奶爸》小说是盘古混沌的原创小说作品。 法,是毒药。是在名为规则之树上所结出来的毒果。律,是规则。是确保毒果不会被随意滥用在无辜之人身上的安全港湾。而所谓的法律“综上所诉,犯罪嫌疑人常彦卿,曾经于2035年常年追求被害人苏玲玲,并且总是以飞谱集团董事长之子的身份在人前炫耀,长时间给被害人送各种名贵珠宝和奢华服装拎包,并且还在2035年的12月赠送被害人一辆宝马豪华车。”。

免费阅读

(写在前面,本故事内容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如有详细法律问题请勿就书中内容对号入座,请咨询专业人员。本书故事虽以现实法律为基础,但天朝现实的法庭辩论场面激烈程度明显不足,为了加强戏剧冲突,所以增加律师可以在法庭上随意走动,拍桌子,大声说话等内容,更改某些诉讼法法规,请勿与现实法规相对比。)

“综上所诉,犯罪嫌疑人常彦卿,曾经于2035年常年追求被害人苏玲玲,并且总是以飞谱集团董事长之子的身份在人前炫耀,长时间给被害人送各种名贵珠宝和奢华服装拎包,并且还在2035年的12月赠送被害人一辆宝马豪华车。”

“但,被害人苏玲玲并非一个贪慕虚荣的女孩。她一直以来都以学业为重为理由,希望能够好好上完大学,并且屡次拒绝了嫌疑人的求爱。”

“犯罪嫌疑人一直以来都过着被其他女性追求的生活,在初次尝试求爱却遭到无果之后恼羞成怒,在前年12月31日当天尾随被害人至XX路XX号的缘来KTV,在KTV中给被害人的饮料中下了大剂量的三唑沦,俗称为安眠药,趁其熟睡之后将其奸淫。”

“但不慎所下安眠药剂量太大,导致被害人最终因为服食安眠药过量,在1月1日凌晨4点多导致休克死亡。以上这些的指控,分别有被告人留在被害人下体中的精液,被害人血液中高浓度的安眠药剂量,以及犯罪嫌疑人曾经在案发当天于XX大药房购买过一整瓶的安眠药监控视频和售卖人员的证词为证。并且在被捕时,犯罪嫌疑人的车内搜查出了部分安眠药碎片,与被害人血液中的成分一致。”

“犯罪嫌疑人在奸淫了被害人之后逃逸,在侦破过程中,其父母更是一味包庇嫌疑人,嫌疑人至今都没有对被害人及其家属表达任何的歉意。经过调查,犯罪嫌疑人的父母更是暗中威胁被害人的父母,表明‘如果肯谅解就给一百万,如果不肯谅解非要自己的儿子坐牢的话,就一分钱都别想拿到’之类的话语进行威胁。”

“由此可知,犯罪嫌疑人犯下强奸罪罪名成立,并且对于自己的行为毫无悔意,丝毫都没有想要求得被害人谅解的意愿。在此,检查方恳请法官依照法律进行审判,还法律一个公道,按照犯罪嫌疑人所犯罪名严重,社会影响十分恶劣,请依照法院根据刑法第二百三十六条第五款,判处犯罪嫌疑人死刑并立即执行,完毕。”

年轻的检察官念完了自己的结案陈词,自信满满地坐了下去。

在他刚刚坐下的那一刹那,位于被告席上,飞谱跨国商务集团的董事长的公子——常彦卿,这个不过二十三岁的男人立刻拍着桌子站起来,伸出手指头对着那检察官大声骂道——

“我草你妈!你他妈的凭什么判老子死刑?我家有钱!我家有的是钱!死个贱女人就要我偿命?那我家的亿万家产怎么办?我家那么多钱我还没花完呢!我如果花不完的话你付得起这个责任吗!”

法官立刻敲下法槌,大声道:“犯罪嫌疑人请肃静!”

法庭之外,数之不尽的记者都已经簇拥,等待案件最新的进展。而坐在法院大堂内的苏玲玲的父母,这对已经五十多岁的老夫老妻现在却是苍老的如同七十多岁。他们手里抱着自己女儿的黑白遗像,遗像上的苏玲玲年芳二十,并且长得十分漂亮。可谁料,现在却已经香消玉殒。

“那个畜生……他是个畜生啊!”

面对周围围了一圈的记者,苏父已经完全忍不住,眼泪止不住地流淌了下来。他大声叫骂着,如果可以的话,甚至已经想要站起来用手中的拐杖冲进去敲打常彦卿,幸而被旁边人拦下。

女大学生被飞谱集团董事长的公子爷奸杀一案,早就已经在上京市传的沸沸扬扬。不,恐怕不仅仅是上京,乃至整个华国现在恐怕都已经在关注这一案件了吧。

关注此案件并不仅仅因为死去的苏玲玲是一个长相甜美的女孩,并且家境贫困,依靠自己努力打工赚钱上的大学。更是因为犯罪嫌疑人正是号称魔都恶少之一,速来就行事猖狂,毫无遮拦,玩女人就如同换衣服一样勤快,风评向来都十分卑劣的飞谱跨国集团董事长的儿子!

飞谱集团可以说已经掌控了整个魔都差不多五分之一的房地产事业,其势力在这魔都简直可以说是通天也不为过。所以这场案件的审判有了这样的背景,根本就不用多想其中究竟花费了多少的精力,人力和物力。

又有多少检察官生怕自己在这样一个案子上吃力不讨好,所以都不愿意接?眼看着,这样一个重达死刑的案件又会这样不了了之,就和以前发生在世界各地的权贵玩弄法律的事情一样……

富人永远都能够逍遥法外,穷人永远都会是吃亏的那一方。

如果不是这一次的这个年轻检察官凭着一腔热血,硬是站起来担任控诉方的话,恐怕这件案子连进法庭的资格也没有了吧。

现在——

强奸,并且致人死亡。

死掉的,是一个花季少女。

而强奸杀人犯,却是一个豪门之子。

这样的案件自然会得到太多人的关注。也有太多的新闻媒体在法院外等待进行采访,希望能够将这样的一条消息传递给外界!

“如同随意吞噬人命的怪物。”

“一直逍遥法外的富家子将会得到应有的惩罚!”

此刻,在被告方。

更准确的说,是来自被告方的律师席位。

坐在这里的这个律师并没有去看卷宗,他的眼睛只是缓缓扫过对面的公诉席,随后望着被告人席位。

这个约莫三十岁的律师缓缓站起,他的嘴角上翘,带着鄙视的目光看着那个常彦卿.同样的,也是充满鄙夷地看了一眼那坐在公诉方席位上的检察官。

之后,他缓步走到了法庭的中央,面向法官。而在那被告律师的牌子上,则是写着这个律师的名字——

法者鸩。

“被告律师,你可以进行陈述了。现在,你的意见是什么呢?”

他微微一笑,说道:“尊敬的法官先生,今天我们其实是不是来错地方了?我们好像来的不是一个象征着正义与法律的法庭,而是一个某论坛上的开黑喷人的帖子中进行论战?”

法者鸩转过头,看着身后那空空荡荡的旁听席,但想象着那些围在法院之外拉横幅聚众的人群,笑着道:“看看看看,其实今天这场审判早就在开庭之前就已经决定好结果了吧?其实网络上的各种帖子和各种黑幕早就飞起,在所谓的平民百姓之中,早就已经提前宣判了我的当事人的死刑判决了吧?”

“没错,死刑判决。在今天这场审判之前,其实所有人,整个世界的所有人都已经决定了我的当事人的死刑。所有人都同意了呢,所有人都认为这是最正确的事情呢。所有人都在翘首以盼看着我的当事人的脑袋从他的脖子上搬家嘛!对不对啊?”

他转过身,双手按在常彦卿的犯罪嫌疑人的桌子上,说道:“为什么呢?为什么我的当事人在审判开始之前就已经被宣判死刑了呢?为什么这个案件就不能和普通的案件一样,安安静静地结束呢?”

“不因为其他,就是因为我的当事人的身份特殊!特殊就特殊在三个字!”

法者鸩伸出手,对着常彦卿的脑袋点一下说一个字——

“因为他是——有·钱·人!”

“有钱人就一定为非作歹,有钱人就一定奸淫掳掠,有钱人就一定藐视法律丧尽天良干净坏事!就是因为有了这样的观念,所以现在才会有那么多人希望我的当事人死!”

法者鸩重新走到法官面前,双手摊开,却是安静地道:“但是,这里不是论坛。”

“这里是法庭,是一个需要尊重法庭,尊重事实,尊重法律的地方。如果任由网络舆论上的那些暴动来代替法庭宣布判决的话,那法庭的存在还有什么意义?干脆让那些只顾着面对电脑屏幕在键盘上敲敲打打然后对着黄色小网站撸一发的键盘侠们过来进行审判好了!这样我们的国家就没有任何问题了!所有问题都解决了!”

“反对!”

终于,那个年轻的检察官提出了异议——

“被告律师所言和本案无关,所以……”

可是,在检察官话还没说完之前,法者鸩却是突然冲到控方席面前,双手直接按着桌子,一双眼睛紧紧地瞪着这个检察官。

“我之所以没有回答问题是因为你们之前策划的煽动网络煽动舆论来给这个法庭施压如果不让这个法庭的审判回到正轨的话我们现在站在这里的一切就都成了没有必要的笑话!法官!”

在说完之后,法者鸩立刻走回正中央,大声道:“如果说我要给我的当事人作出怎样的辩护的话,那我还是坚持一开始的决定,我的当事人,无罪!否认公诉方所提出的所有指控!”

那一瞬间,检察官的面色就像是听到了这个世界上最奇怪的事情一样!

他现在却是咬牙切齿,直接拍案而起:“被告律师!犯罪嫌疑人犯下了强奸致人死亡罪!已经证据确凿了!”

“哈!证据确凿?我可没看到哪里证据确凿,只看到一个刚出炉的小检察官在这里很可爱的卖萌而已。”

大笑过后,法者鸩直接走到证据桌旁,一扫上面的所有文件和证据,大声道——

“控方的理论依据是这样的,因为我的当事人当天买了安眠药,被害人体内有安眠药,被害人体内有我当事人的精液,所以认定我当事人强奸致人死亡。”

检察官:“这有什么问题吗?”

“问题可是大了去了哟~~~!”

法者鸩背着双手,哈哈笑着说道:“首先我要提出的一点就是,我的当事人和被害人之间其实是情侣关系。如果是情侣关系之间,两个大学生互相交换一下体液就被人说成强奸的话,那干脆让我们再回到上世纪六十年代去得了!”

检察官:“简直胡闹!被害人和嫌疑人之间根本就不是男女朋友这一点已经证明了!被害人的父母根本就不认识嫌疑人,而且被害人的朋友也都说完全不知道被害人有嫌疑人这么一个男朋友!只知道嫌疑人一直在厚颜无耻地追求被害人!”

法者鸩:“哈!简直就是笑话!试问现在的大学生有哪个谈了恋爱之后就要立刻死乞白赖地让自己的父母知道的?父母知不知道和事实上是不是男女朋友之间根本就完全没有关系!”

“再说了,朋友知道?或许现在的确有很多小情侣喜欢在微博微信之类的聊天软件上秀恩爱,但并不代表每个人都会。更何况对于被害人苏玲玲来说,她还有一个更加坚定的理由不能够让他人知道自己正在和一个富家大少谈恋爱!”

“我这里调查了一下被害人过往的生活状况,从小到大,嗯,真的是得到了不少的奖项呢~~~!不过在查看了这些奖项之后我却发现了一件事,那就是如果苏小姐在某件事上十分得心应手,总是得一等奖的话,那么接下来的比赛她就会去继续参加。比如从小学一直到初中的书法比赛,总是一等奖。”

“但如果苏小姐一旦不是得到一等奖,哪怕第二名第三名也有资格参加晋级赛的情况下,她也会主动放弃,并且表示以学业为重。”

“这证明什么?这似乎能够证明被害人其实是一个自尊心非常强烈,容不得自己有任何失败,同时还要努力在人前装成一副乖乖女,灰姑娘的好学生的模样!”

检察官:“反对!辩护律师在污蔑被害人的人格!”

法者鸩:“这是为了弄清被害人的性格以及她是否真的会是我当事人的女朋友!我会在接下来进行证明!这是关于此案定性的关键!”

法官思考了一下之后:“反对无效。”

检察官一咬牙,但法者鸩却是继续带着嘲讽的表情说道:“众所周知,被害人苏玲玲小姐一直以来都是保持着一个勤工俭学的贫苦大学生,但是却非常刻苦,学习非常优秀的外表形象。如果让外人知道苏小姐其实有这么一个大款男友的话结果会怎么样?这一点看看今天等在法院外面的那些记者应该就能知道了吧?”

“傍大款,绿茶婊,公交车……等等等等的污言秽语恐怕立刻就会粘上身吧?对于爱惜自己的名誉如同羽毛一般的苏小姐来说,这是绝对不能接受的。因为现在四周的风言风语压根就不管她是不是正常的恋爱,只要和富家子弟惹上关系,就一定会被冠上出卖肉体换钱的说法。也因此,难怪我的当事人在众人面前百般求爱,却始终吃了闭门羹的原因。”

检察官:“你这些根本就无凭无据!”

法者鸩:“我当然有证据,证据还不少!苏小姐长得真是漂亮呢~~~平日里一个勤工俭学的女孩子,整天素颜还能总是保持那么漂亮,那还真是辛苦啊。一点油污都没有,一点灰尘都不沾,总是能够充当学院内一道亮丽的风景线。”

“但是这样的话疑问就来了!女人要美,自身条件自然重要,但是化妆同样重要!所谓的素颜,其实也是指一种素颜妆的淡妆,并不代表不化妆!如果是勤工俭学的话当然不可能买得起什么好的化妆品,而苏玲玲小姐房间里面的那些化妆品的确都是廉价牌子但是!”

“但是,我在将那些瓶子里面的廉价化妆品拿去和一些国际知名的一线品牌化妆品进行化验的时候才发现,在这廉价牌子下面竟然是装着国际一流名牌的贵重化妆品耶~~~!这是为什么呢?”

说到这里,年轻检察官终于忍耐不住,大声呵斥道:“你胡说八道!你是想毁掉被害人的名声吗?被害人怎么可能……”

“怎么可能不可能?因为人死了,所以这个人就没有缺点了?因为人死了,所以死人的伤疤就不允许其他人揭了?因为死者为大,所以哪怕是再杀一个人,也要维护死人的声誉?”

法者鸩走回自己的座位,拿出厚厚的一叠报告举起,说道:“这些报告都是那些化妆品的化验报告,无一例外全都是国际知名品牌。我想苏父苏母应该买不起这些好牌子的吧?那么我想要询问我的当事人,你如果送被害人化妆品的话,被害人也是全都退还给你吗?”

旁边的常彦卿似乎得到了救星似得,连忙点头道:“不是不是的!她有的时候会退还一部分,有的时候退还很少。如果我私下给的话,她大部分时候都会收下。不过有的时候也会全部退还……”

“全部退还是因为旧的还没用完,新的当然不需要了!再反复装瓶很麻烦的嘛。”

法者鸩似乎一点也不想听这个强奸犯说更多话,再次微笑面对法官,说道——

“由此可知,至少苏玲玲小姐对于我的当事人并非是全盘拒绝的。这也从侧面证实了在私底下,其实被害人也是愿意和我的当事人交往的。他们之间是男女朋友关系,互相交换体液这种事情简直是再正常不过了。如果因此而说我的当事人强奸致人死亡?简直就是对法律的侮辱!”

那检察官再次站起:“还有证……”

法者鸩:“我知道还有证据,你别急,那么急吗?好好上课,听到了没有?”

他放下化验报告,拿起一份简历举起,说道:“另外的关键证据就是我的当事人买了安眠药,而被告人体内有大剂量的安眠药成分。”

“不过我在这里想要先向法官和在场的诸位谈一下被害人苏小姐的个人履历。根据控方所说,苏小姐是一个十分优秀的女孩。”

“嗯,小学时荣获班三好学生。初中时获得书法比赛一等奖。到了大学的时候荣获优秀学生进步奖,大学生素质拓展证书,计算机职能资格优秀证书……看着证书很多,但这些证书到底优秀在了哪里我竟然一点点都没有看出来?这种履历或许看上去很美好,但是实际上在社会上其实一点点用处都没有嘛。”

检察官激动地已经浑身颤抖,两眼圆睁地盯着法者鸩。

而法庭之外,苏父苏母早已经是望眼欲穿,对着那些记者泪流满面,真心祈祷最后能够得到一个公正的审判。

可是这个律师依然表现出一副十分不屑的表情,继续道:“这样的一份履历实在是说不上有多么的优秀。但是,为了在外人面前表现出十分优秀的模样,苏玲玲小姐其实压力一直很大睡不着觉。在两年前考大学之前,曾经去医院开过一些安眠药物,其中就是有三唑沦,并且,剂量还挺大的。”

“我想,苏父苏母恐怕一直都不知道自己的女儿其实常年都在服用安眠药吧?所以才会表现出这样一幅‘我女儿怎么可能会吃安眠药?’的表情来。不过我想你们不知道也正常,因为考上大学之后苏小姐就住宿在学校,平时见得少了,当然也不知情。”

法者鸩拿着手中的报告递给法官,同时摊开手,一脸轻松地笑道:“身为男女朋友,苏玲玲小姐让自己的男朋友去药店给自己买一点安眠药这实在是再正常不过了。这就是为什么我的当事人会出现在药店的原因。而之所以为什么会导致药物过量死亡,这是因为苏玲玲小姐在近一年前停止了服用安眠药。而一年前刚刚好正是我的当事人开始追求苏小姐的时刻,有了这么一个大款男朋友,相信很多时候都会减轻许多压力吧?尤其是经济方面。嗯,虽然心里不希望别人这么说,但是实际上就是在傍大款呢。”

“但是最近临近毕业,压力再次开始在苏小姐的身上体现。因为这样一份简历实在是说不上有多么优秀,毕业即失业的情况很可能就出现在苏小姐的身上。在和我的当事人,也就是她的男友,现在坐在嫌疑人位置上的常彦卿进行了一番活塞运动之后,她再次开始失眠。因为以前服用了大剂量的安眠药没事,所以这一次苏小姐也是直接一口气服用了大剂量的安眠药。但是她不知道,剂量这种东西是需要慢慢适应其增长的。如果中间有了一个空白期的话,就需要重新从低剂量开始服用。但是很明显,她没有这么做。”

“由此可知,这根本就不是一起强奸杀人案。而只是一场可悲的意外事故而已。而导致这场意外事故发生的始作俑者,正是那位不幸逝世的死者——苏玲玲小姐自己而已。”

下一刻,检察官宣布暂时休庭。

法者鸩面带微笑,目送那位检察官面色铁青地抱着手中的那一叠资料离开,双手背在背后,显得十分的轻松自在。

而法庭之外……

“这……这怎么……可能……!”

噗通一声,坐在座位上的苏父已经是抱着女儿的遗像瘫倒在座位上。面对面前那位检察官女助理,这对老夫妇的身体颤抖。而在片刻之后,他的双眼终于翻白……

紧接着而来的,就是救护车那催命的声音了。

等到法庭重新开庭之后,那位年轻的检察官终于忍耐不住,大声道——

“被告律师!你简直就是信口雌黄!你所说的一切……都没有证……”

“我所说的一切都没有证据。我没有证据去证明药是苏玲玲自己下的,也没有办法去证明我的当事人和被害人的的确确是男女关系。但是……”

这名律师猛地走进这个年轻的检察官,面对着他,原本一直挂在法者鸩脸上的笑容,现在却是完全消失——

“但是,你能够证明这样的可能性不存在吗?在关系到人命案件的时候,你能够保证自己现在所举出的证据能够排除所有的疑问,能够找出那个真正的‘真相’吗?”

那一刻,检察官,哑然。

法者鸩的嘴唇微微颤动,用只属于这个检察官一个人才能听到的声音,继续说道——

“疑·罪·从·无。如果想要依靠证据判定一个人真实有罪,那就必须排除其他一切的可能性!如果没有确切的证据,无法排除其他可能性就想要宣判一个人死刑,我看,你也就只是一个在享受正当杀人快感的刽子手而已。”

话音落下,年轻的检察官浑身瘫软的倒在了椅子上,目瞪口呆,真的是再也说不出话来了……

接下来,就是法官进行的宣判……


律政奶爸蜜糖身份  律政奶爸D夜的真实身份  律政奶爸结局解析  律政奶爸下载  律政奶爸结局  律政奶爸D夜  律政奶爸 小说  律政奶爸txt下载  律政奶爸txt  律政奶爸  


律政奶爸小说章节

查看全部目录

律政奶爸小说资讯

猜你喜欢

言情小说推荐

更多

网友评论

我要跟贴
盘古混沌
母知道&的?父

法者鸩:“哈!简直就是笑话!试问现在的大学生有哪个谈了恋爱之后就要立刻死乞白赖地让自己的父母知道的?父母知不知道和事实上是不是男女朋友之间根本就完全没有关系!”

盘古混沌
验的时&候才发

“但是,我在将那些瓶子里面的廉价化妆品拿去和一些国际知名的一线品牌化妆品进行化验的时候才发现,在这廉价牌子下面竟然是装着国际一流名牌的贵重化妆品耶~~~!这是为什么呢?”

盘古混沌
轻检察&?被害

说到这里,年轻检察官终于忍耐不住,大声呵斥道:“你胡说八道!你是想毁掉被害人的名声吗?被害人怎么可能……”

盘古混沌
了安眠&药成分

他放下化验报告,拿起一份简历举起,说道:“另外的关键证据就是我的当事人买了安眠药,而被告人体内有大剂量的安眠药成分。”

盘古混沌
,因为&强奸致

“控方的理论依据是这样的,因为我的当事人当天买了安眠药,被害人体内有安眠药,被害人体内有我当事人的精液,所以认定我当事人强奸致人死亡。”

盘古混沌
候,你&出那个

“但是,你能够证明这样的可能性不存在吗?在关系到人命案件的时候,你能够保证自己现在所举出的证据能够排除所有的疑问,能够找出那个真正的‘真相’吗?”

盘古混沌
庭重新&开庭之

等到法庭重新开庭之后,那位年轻的检察官终于忍耐不住,大声道——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