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载中

百年战争之噩梦初醒

时间:2021-04-25

分类:历史军事

作者:小白原

在线阅读 微信阅读网友评论
最近更新:更多章节

作品应定义为伪再次穿越。主角秦礼出生于于一个19世纪下半叶的贫农家庭,所以家庭变故成了孤儿,穿行于社会。在中国近百年的近现代史上,经历过着国破家亡的沉浮人生。贱,曾为青帮地痞流氓,为家人苦苦地争扎;贵,但是厮混各军一团长,  保国家立铮铮誓言。会须醉饮三三山村,县城里的先生们都是这么叫这的,说是祖制上的地名。至于是哪个祖先,没人弄得清楚,也没人在乎。于是村里的人都这么叫,村外来的人也这么叫。先生们都是有大见识的人啊。秦老头就住在三山村村口。秦老头名叫秦河。名字是死去父亲请先生起的,那位先生倒是父亲的好友。只是人到中年,却是白头耄耋,被村里同辈的人唤作秦老头,习惯了。什么事,习惯了就好。秦老头常这么说,也打算这么教育他未出世的孩子。这是他半辈子的经验,也可以算作是孩子的先生了。。

免费阅读

  王虎松开手,笑了笑说道:“这里是三山村秦河家,我是他兄弟王虎,是守城官兵不是匪。我兄弟受了点伤,需要医生看顾,只是不想拉错了人。”余勤心想正要找这秦老头,这倒遇上了,也就不再动其他心思,满口答应下来,说不等那什么狗屁医倌,他能应付得来。

  三山村位于山麓南边,村民靠近山涧取水,而后群聚而居,形成了小村落。村子下山的小路是一条长约两里的碎石子路,虽然不太好走,但比起十年前却是要好很多。而十年前,也正是秦河到三山村的时候。随秦河来的还有一位先生,那先生呆了一段时间就走了。阳光穿透树影,投下片片斑斓。山风吹过林翳,带来阵阵凉意。余勤捋了捋小山羊胡子,咋吧了一下嘴,找了块青石坐下歇息。用背篓里的木瓢舀了瓢山涧的清水,痛饮了几口。歇息间,这行脚医生又不经感叹现如今东边战事又起,若是那先生在这村里留下,他也甘心待在这三山村里。三山村也好,四树村也罢,管他叫什么名字。何况那先生还讲得头头是道,说什么壶瓶山,夹山,崀山。但他余勤倒也算见多识广,知道湖南省,湖北省。

  王虎家还是较宽敞的,一间客厅,两间厢房,一间厨房。还有一间柴房,一间茅厕在院外。毕竟半个官爷,倒是不能和一些个泥腿子再跑村头的茅厕蹲坑了。各式家具也算齐全,只是都是普通木料做的。至于说置办的银钱,光那点饷银哪够,谁不是靠的逢年过节的孝敬。他这卫卒,还能从进出城门的人身上收刮些咧。

  现在是十月初,正是百谷归廪的时节。清晨,一声鸡鸣,唤醒了整个村庄百来号人。秦老头放好他的白褂衫在筐里,用盐巴漱了漱口,挑起担子赶集去了。城里的老爷们都爱干净的很,看城门的那些个官兵也是看衣衫的主。进城穿的破烂点,用几把筐里的枣孝敬那些个大爷,也就过去了。佃农要是穿得好了进城,不交铜板怕是进不得,也走不得。等进了城再换件体面衣衫,东西也好卖些,破衣衫出城时还得换上。一件衣衫,换了就似换了个人似的。

  余勤也不和他理会,只说是芙蓉膏的事。王虎听了,皱着脸就走出屋去了。一是这芙蓉膏的价贵,一钱值得好几十两银子;二是听说最近上头查得严,听说还因为这事和洋人打起来了;三则是王虎知道这芙蓉膏能上瘾,多少富家翁被关进监牢他不知道,但一些熟识的匠人家破人亡,被赶出城门的,他见识过不少。已经听到秦河活不久的王虎站在门外,低头看着地面,目光闪烁。

  摊位是在街边煎饼摊的旁边。卖煎饼的已不是去年那个脸色黝黑的汉子,大概是赚了大钱回乡去了吧。秦河想着,打开盖在箩筐上的布,准备叫卖。卖东西是极其有讲究的。煎饼摊将要收摊,来买煎饼的人也有赶得晚的。这样借着煎饼摊的人气,卖些枣是很方便的,可以让匠人们就着当零嘴吃。煎饼摊主人也不会因为被抢生意而生气。这样的大智慧,秦河准备毫无保留地教给自己的儿子。孩子还没出生,秦老头就认定那一定是个儿子。

  匠人们倒也和气,问了价是一文一斤,有要的,就三五斤地买了。等快卖完筐里百来斤红枣,秦河也揣怀里一钱多钱。已经近午时了,还余下十来斤,他要送村里王虎家六斤,张行家两斤,余下的出城门时为保住怀里的铜钱献上孝敬是应该的。那些守门的官爷,有哪个是不记仇的。张行是同村的佃农,最近他家婆子也怀上了。打好关系,若他家生的是个女儿,就为孩子未来的亲事找着着落了。若他家生的是个男孩,也算是给儿子找了个弟兄。孩子难养活,现在的秦河在弄丢了一个孩子又死了第二个孩子后,只想着最后尽心养活这个未出世的孩子。

  ”最多再有半个月,你就可以不用看见他们了。”

  李乡绅一直想兼并三山村山下的几百亩良田,可这秦老头一直碍事,只愿交朝廷规定的部分。乡里人见他秦河,也想学着他,不愿做佃农。但这十来年,各种苛捐杂税还不是让他秦河愁白了头,卖了开荒的十几亩地,弯腰为他李家种粮。偏是这个倔脾气,还想着赎回田地,翻身过上好日子。借着这次意外,便有了许诺王虎事成之后做管家的事。死了秦河,其他的泥腿子,只要稍微吓唬一下,还不乖乖签订地契。而代价,不过是多养条咬人的狗罢了。

  “我许你逛窑子,玩女人,但你要敢三妻四妾,我跟你没玩。这次大肚子这个赶紧送走,我不管她是何家的还是李家的,都不想再见到她。还有那个半死不活的男人,也给我弄出去。”

  进了城,秦河是熟门熟路。这临江城近十几年变化不大,每年秦河赶庙会也会进城一次,倒是不怕迷路。澧县县城临江城在山脚下,临河而建。往年下大雨时,从周围山川河流汇合而来的雨水就会将使得澧河水位上涨。但为何不叫三山城呢,秦老头经常这样想。凡是能和三山村,能和他秦老头扯上一点关系的,总能使他高兴。城东头朝阳是贵人老爷们的宅院,城南临江是商贾大富翁的宅子,城北通路是匠人们的住所,而城西面山是穷人的聚集所在。卖枣往城北去是最好的,其次才是城西。在城北巷道里换好白褂衫,秦河这才走向街头。

  “......“

  已经正午,李肆打的累了,想找个地休息。正当这时,他当衙门捕快的弟兄周起过来邀他喝酒去。听说这事,就着李肆耳边说了些什么。那李肆一个劲高兴,说道还是兄长有妙计。王虎更是看不下去了,扭过头去。只见李肆往自己衣裳上撒了些土,又将刀鞘往秦河身边一扔。周起则揪过几个路人,大叫道“这斯强闯城门,不肯接受官兵搜查,定是作奸犯科之徒,看我捉拿他归案。”秦河哪敢担这罪名,立马要起身辩解。只是周起已经冲过来,又是一阵拳脚往胸口招呼。秦河疼的直咬牙说不出话来。

  ”你也倒是敢说。啊,吴画,若不是你没生养,不能给岳父他老人家抱上孙子,我能十年了还是个看城门的。若不是看在吴老县太爷的面上,早就休了你了。”

  哭声也停止了,院子里又回复了安静。

  行脚医生余勤本余显之,应那秦老头的请求,本该一月后才来三山村为那秦老头小孩看诊。现在提前半月有余被张行家叫来,说是秦老头家有急事。余显之不禁遐想,难道是那孕妇早产了。而后又嘿嘿一笑,心道,那秦老头倒也真能,只是也太不小心了。余显之收拾好心情,紧了紧肩上的系着背篓的布条,加快了前进的脚步。

  背后又是一阵火辣辣的痛感袭来。秦老头昏迷前想的最后一件事是,若是当今是秦朝,我这姓秦的秦氏子孙又怎么会被你们欺辱。秦朝是他听先生说的,他姓秦,也就是秦氏子孙,要排资论辈,他在秦朝也该是个县太爷。先生真个有见识。孩子的名字也请先生起好了,就叫秦礼。将来若是能当个县太爷一样的大官,真是祖坟冒青烟了。

  虽然饿着肚子,但秦河心里头还是很高兴。挑着担子,迈着轻快的步子,往城外走。但他这会又被拦住了,守城门的还是那李肆,王虎。看到秦河穿着白褂衫,一副高兴模样出城,李肆一把抓住他的衣衫,扯住秦河。“呦呵,你小子,进趟县城,出来就变得人模狗样了啊。怎么样,给爷的孝敬。”李肆对王虎眨巴眨巴眼,让王虎过来。午时,城门口进出的人少。这李肆今天的酒瘾又犯了,打算不从这小子手里榨出百十个子绝不罢休。秦河抹抹额头上的汗,搬过筐,憨憨的笑着说道“这是小的特意孝敬官爷留的几斤枣。”


剑刃风暴百年战争与噩梦  


百年战争之噩梦初醒小说章节

查看全部目录

猜你喜欢

历史军事推荐

更多

网友评论

我要跟贴
小白原
不是看&县太爷

  ”你也倒是敢说。啊,吴画,若不是你没生养,不能给岳父他老人家抱上孙子,我能十年了还是个看城门的。若不是看在吴老县太爷的面上,早就休了你了。”

小白原
  天&候变得

  天空不知什么时候变得阴暗下来,像是会有一场暴雨要袭来。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