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载中

活在南宋

时间:2021-04-24

分类:历史军事

作者:偷糖吃的黑蚂蚁

在线阅读 微信阅读网友评论
最近更新:更多章节

北宋覆亡,面对自己大金铁骑的赫赫兵锋,不但北宋的赵构皇帝惶惶不可终日,生活……在最底层的小百姓赵浩也在苦苦地地挣扎!一切为了活着,时势造英雄!我大宋,来了!(看一个小乞丐摸爬滚打吃尽苦头,慢慢的不断成长为一头巨鳄的故事,这一切都怪作者没赋于他金手指的原因)所以狗儿一行人就跟着老丈回了他家,本来他儿子还想留下来继续割地里的庄稼,后被老丈抽了一棍子,只好扔下镰刀乖乖回了家。。

免费阅读

所以狗儿一行人就跟着老丈回了他家,本来他儿子还想留下来继续割地里的庄稼,后被老丈抽了一棍子,只好扔下镰刀乖乖回了家。

更不用说后来办的木炭作坊,每个月烧出来的炭块儿都能装数百辆马车,远的都卖去成都府了,当然啦,这一切还得感谢狗儿的狱友陆安,若没有他,这生意也不会那么火。

“考科举啊?小官人真是博学多才的很,俺们村前些年也曾中过一个解举人,后来进衙门做了书吏,如今听说在咱们祐川县孙主薄门下做事儿哩!不晓得小官人是否识得?”

“老朽一定不会辜负赵小官人的重托,此生不把这家书院办好,绝不认输。”

杨老汉扭头看看旁边桌上一声不吭,只是默默无语低头吃饭的“兵汉”们,心里夸声“好规矩”,便举起手中酒继续与狗儿走一个道:

三间正屋外加东西四间小厢房,全是土坯外包青砖砌筑,西南的猪栏里还养有两头肥猪,至于长有两只爪子的咯咯哒,自然是满地乱跑。

这么一想,狗儿就放开了手脚痛快的吃喝,当本村的村正,带着一群体面人物来到老丈家参拜自己时,狗儿还能坐着住,但是当听到屋外传来一阵嘶吼的猪叫时,狗儿彻底坐不住了。

旁边的村正帮腔道:“那肯定的,回头中了皇榜,自然是高官厚禄,驷马豪车!”

半年不见,这群小乞丐果然懂礼了许多,所以狗儿就拽着极力要走的高秀才回了屋,又当着所有人的面掏出一锭五两的银子递给了他。

下首的老汉与本村村正对视一眼,村长嘿嘿笑的举起酒杯,冲着狗儿道:“小官人说笑了,如今战事停了,本乡田里的庄稼虽算不上大丰收,但也比去年收的多,村人们交完衙门的赋税,还能有些剩余,所以今年能放心的过个好年,没什么事要麻烦贵人的!”

狗儿又让老丈喊过来他的儿子,俩人喝了一个,算是谢过他们招待之情。

“哎呀,是老汉失礼了”伺候在一旁的老丈端起酒杯指着周围人对狗儿介绍道:“本村正名叫杨家庄,但是乡人们多称俺们叫荒滩村,因为村北五里处有一片野水滩地而得名”

所以狗儿举杯又和他喝了一杯,感谢他帮这群可怜的娃子们找到了衣食,然后当众拜托他看顾这家木炭作坊,即,作坊大管事。

“快来看啊,南城小善人回来啦!”

就在狗儿对着一群人敬酒时,大门口,传来两道马嘶声,不大会儿,狗剩领着唐小二和唐小七走了进来。

提举煤球司公事,是狗儿锁厅官职前的官名,所以孙主薄一行人这么称呼自己。

哑巴汉的事儿,狗儿没必要告诉他们,但是自家什么情况就得说明白了,毕竟自己打肿脸充胖子,万一对面顺杆子往上爬那么一下下,那可就难受了,所以狗儿便痛快的告诉人家自己的真实情况,免得他们过后真有所求,也算提前打了个招呼。

狗儿夹一筷子刚端上来的猪耳朵,放进嘴里嚼一嚼咽下去道:“哦,衙门里人员众多,一时半会也没认全,孙主薄倒是晓得!”

所以如今的狗儿就像是后世普通民众围观明星一般,在刚进了西城坊草市子集的一瞬间,就被人群围堵的寸步难行。

“好好好!”


活在南宋txt下载八零  活在南宋顶点  活在南宋百度百科  活在南宋主角是穿越的嘛  活在南宋的有名的女诗人  活在南宋txt下载奇书网  活在南宋起点  活在南宋txt下载  活在南宋小说  活在南宋  


活在南宋小说章节

查看全部目录

活在南宋小说资讯

猜你喜欢

历史军事推荐

更多

网友评论

我要跟贴
偷糖吃的黑蚂蚁
儿真是&酒咱们

“小老儿真是太谢谢小官人了,来,这杯酒咱们再喝过。”

偷糖吃的黑蚂蚁
的身份&有什么

狗儿呵呵笑着不说话,只瞅着俩人到底要说出个啥来,反正自己已经提前把自己微末小官的身份说了,有什么办不成的事儿自然可直接拒绝。

偷糖吃的黑蚂蚁
桌上一&声不吭

杨老汉扭头看看旁边桌上一声不吭,只是默默无语低头吃饭的“兵汉”们,心里夸声“好规矩”,便举起手中酒继续与狗儿走一个道:

偷糖吃的黑蚂蚁
乃是我&几位杨

狗儿听他介绍,便举起面前酒盅与众人碰一个道:“小子姓赵,今年十二岁,这位姓庞,乃是我亲卫,论岁数,在座的几位都比我俩大,来,我俩敬杨村正和几位杨员外一杯。”

偷糖吃的黑蚂蚁
爹,仍&庄稼,

马车继续开动,一行人重新踏上官道,田地里老丈的儿子,杨小修的爹,仍旧挥舞着铁镰收割着地里的庄稼,这一次,他后面少了一个偷懒的小滑头。

偷糖吃的黑蚂蚁
小官人&孙主薄

“考科举啊?小官人真是博学多才的很,俺们村前些年也曾中过一个解举人,后来进衙门做了书吏,如今听说在咱们祐川县孙主薄门下做事儿哩!不晓得小官人是否识得?”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