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本

情天霹雳

时间:2021-04-08

分类:言情小说

作者:浅莱

在线阅读 微信阅读网友评论
最近更新:更多章节

给大家提供情天霹雳免费阅读,沈若渔江浩庭的小说《情天霹雳》是一部很好看的现代都市言情小说,作者浅莱。情天霹雳小说全文讲述主人公沈若渔和江浩庭的爱情故事,这本书又名《浴火挚爱》,沈若渔和江浩庭结婚当天,她和自己的公公搞在了一起,公公因为太过于幸福当场死亡。“沈若渔,你真是贱到骨头里了,你怎么这么恶心!!”这几个字几乎是一个字一个字咬牙切齿的从江浩庭嘴里蹦出来的。眼前的男人扭曲着盛怒的脸,眼睛喷着火星,似乎随时都能爆炸。他用一种似乎看到极度恶心的东西的表情看着沈若渔。。

免费阅读

  “啊——”

  沈若渔迷迷糊糊中被一个女人尖锐的惊叫声惊醒。紧接着身上的被子就被人粗鲁的一掀而起。她条件反射的迅速坐起来抱紧自己的身体,这才看清掀她被子的人竟然是平日百般宠溺自己的未婚夫江浩庭。

  “沈若渔,你真是贱到骨头里了,你怎么这么恶心!!”这几个字几乎是一个字一个字咬牙切齿的从江浩庭嘴里蹦出来的。眼前的男人扭曲着盛怒的脸,眼睛喷着火星,似乎随时都能爆炸。他用一种似乎看到极度恶心的东西的表情看着沈若渔。

  “浩庭,我怎么啦,你干嘛这么说我?”沈若渔禽着泪水,这是生平第一次,她的浩庭哥哥用这么恶毒的话骂她,用这么可怕的表情看着她。

  “怎么啦?你还有脸问?你看看你们这干的龌龊事。天呐,我,我真想死了算了,呜呜。”准婆婆李淑贤气的浑身发抖,趴在沈若的渔闺蜜向姗身上呜呜的大哭起来。

  在众人的目光下,沈若渔这才注意到,自己身边还躺了一个人。而这个人不是别人,正是她的准公公江如海!!!

  “啊!”沈若渔幡然醒悟,翻跳下床,“公公、公公、怎么、怎么?”沈若渔又惊又怕,已经有点语无伦次。

  “别装死了,给我起来!!”江浩庭仿佛一头暴怒的狮子,转向自己的父亲江如海,他用脚狂踢床脚,可是任由屋子里吵的再凶,江如海半裸着身子躺在床上一动不动。

  向姗觉得奇怪,走过去一探鼻息,骤然收回了手,一张小脸吓的惨白,“董事长、董事长他好像已经死了!”

  “什么?”江浩庭和母亲异口同声的说完跑过去确认,吓懵的沈若渔呆立在一旁,只觉得双腿发软,丝毫不得动弹。

  “江如海?江如海?”李淑贤使劲摇晃着江如海的身体,江如海没有任何反应,“快,快,快叫医生!”

  江浩庭赶紧拨通了医院电话。正说话间,一个男人探头探脑的出现在门口,趁人不备咔嚓咔嚓拍了几张照片。江浩庭扭头一看,男人迅速跑了出去。

  “王八蛋、给我站住!”江浩庭紧追其上。

  向姗拿了件衣服给只穿了睡衣的沈若渔披上,沈若渔吓的瑟瑟发抖,直到现在她还是懵的。公公怎么会死在她的床上?她怎么又和公公睡在了一块?

  江浩庭气喘吁吁的跑了回来,脸色似乎能杀人。

  “怎么样?追到了吗?”向姗问。

  “嗯!”江浩庭举着手里的已经被摔坏的相机。紧接着,江如海的家庭医生和护士也跟进来了,他们检查了江如海的状况,确定他已经死亡。

  “从董事长的各种表征来看,董事长应该是……”赵医生看了看江浩庭和江太太的脸色,吞吞吐吐说不下去。

  “是什么?快说!”江浩庭狂吼道。

  “董事长应该是在极度兴奋过程中心脏病突发而死!”赵医生说完,一屋子的人顿时静默了。赵医生的话等于间接宣布江如海是在性高潮过程中死亡。

  江浩庭一双无比阴鸷的眸子射向沈若渔,似乎想把她生吞活剥都不解恨。沈若渔缩在墙角,一双美丽的大眼睛蓄满了泪水,只是茫然无措的摇着头,“不是我、不是我,浩庭,你相信我,真的不是我。”她走过去,想拉住浩庭哥哥的衣角。江浩庭猛然甩开她的手,沈若渔一个站立不稳,几乎摔倒。

  “不是你?不是你,你怎么穿成这副德行和他躺在一张床上?他又是怎么死的?你给我解释清楚!”江浩庭咆哮着,一步步逼近沈若渔。

  沈若渔被吓哭,不住的摇着头,“我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呜呜,浩庭哥哥,你相信我,你相信我!呜呜。”

  “别再叫我名字,也别再叫我哥哥,我听着都觉得恶心!”江浩庭捏紧了拳头,他像小白兔一样清纯的女友此刻在他眼里简直连妓女都不如。

  “浩庭!浩庭!伯母晕倒了!”向姗焦急的叫着。江浩庭只得暂时放过沈若渔,跑去照看母亲。

  “没事!夫人只是急火攻心,休息一会就好了。”赵医生看过后宽慰他,“只是浩庭、董事长的后事恐怕得找人处理一下了,总放在酒店可不是办法。”

  江浩庭点点头,他感觉自己身体似乎被掏空,疲惫至极。向姗看在眼里,非常贴心的提议,“浩庭,你带伯母回家休息吧。这边我来安排处理,有什么问题我再向你汇报。”

  “嗯。”江浩庭抱起母亲,随着赵医生走出房门。

  “浩庭!”向姗叫住他,用眼神示意似乎已经被众人遗忘的沈若渔,“若渔她?”

  江浩庭头也不回,语气冷的像十月寒冰,“叫她有多远滚多远,我永远都不想再见到她!”

  沈若渔听在心里,每个字都像刀片一样凌迟着她的每片肌肤,双眼一闭,两行清泪落了下来。

  向姗走过去,给沈若渔递了一张纸巾。沈若渔哇的一声大哭起来,“姗姗,我和浩庭完了!呜呜,呜呜。”

  看着楚楚可怜的沈若渔,向姗心疼的紧紧抱住她。

  沈若渔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走回家的。她推开家门,沈太太正在精雕细琢一副水彩画。看到女儿进来,奇怪的问道,“你不是和浩庭去商量婚事了吗?怎么这么早就回来了?”

  沈若渔一言不发,径直走回自己的房间。

  沈夫人摇摇头,“这孩子,真是嫁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这会就不理我了。”

  江宅,江浩庭安顿好母亲,回到书房,听取工作人员对江如海后事的安排处理。几个工作人员轮流汇报工作,江浩庭脸上面无表情,看不出悲喜。

  江如海贵为长海集团董事长,生财有道,富甲一方。但天性风流好色,明里暗里各色女友遍布全城,增城无人不知。

  江太太根本管不了丈夫,只好忍气吞声一心培养儿子。在这样的家庭环境下长大的江浩庭一向以父亲为耻,发誓将来要找一个自己最爱的女人,钟爱一世,白头偕老。绝不可以像父亲这般无德。

  沈若渔自小与他青梅竹马、情投意合。即便他四年求学海外,两人的感情也是有增无减。江浩庭极为呵护自己这段纯真的感情,这几乎是他全部的情感诉求。可是,这一切都被自己的父亲毁了。父亲不仅毁了他的母亲、他的家、还有他的未婚妻、连他最为最为珍视的情感也一并摧毁。

  所以,江如海的死并没有让他难过、也没有解脱、他只是更恨他的父亲了。如果可以重头再来,他根本不想做他江如海的儿子。

  “行了!”江浩庭打断工作人员的话,“你们怎么安排就怎么做吧。我只有一点要求,对外宣布,前董事长是因为心脏病突发死在家里!都散了吧。”

  偌大的书房只剩下江浩庭一个人。一想到上午在酒店房间看到的场景,他就血气上涌、狂躁不安。顺手拿起记者的那个相机,猛的摔在了地上。还不解气,直接上去再踩几脚,直到相机裂为好几块。

  江浩庭平复了下气息,这才发现相机里根本没有存储卡。“该死!”他骂了一声,赶紧给自己的助理打电话。“给我联系增城周刊记者潘宇,告诉他,我要他手里的照片,让他开个价!”

  沈锡培被太太沈琳一个电话叫到家里,进门就抱怨,“什么事儿啊,催的这么急,我接下来还有一个大手术呢!”沈锡培是增城最大私立医院的院长,也是院里的一把手,医术精湛。

  沈家,沈太太乐呵呵从丈夫手里接过公文包,“江家来人了,估计是说婚礼的事。问他也不说,还说非得等你回来一起说,搞得还挺神秘。”

  沈锡培进到客厅,见来人是江浩庭的贴身秘书小陈,心里感到有些不妙。江家怎么会派个秘书来谈婚事?

  沈太太又给小陈换了热茶,沈锡培招呼他喝。小陈摆摆手,“谢谢沈医生,既然两位都到了,我就直接说了吧。江总委托我过来是要告诉两位……”小陈欲言又止,艰难的说道,“江总要取消和沈若渔小姐的婚礼!”

  “什么?”沈太太和沈锡培异口同声的叫出来。沈太太更是激动,“为什么取消呀,凭什么取消呀。婚礼十天后就要举行了,全城的人都知道我们女儿要嫁给江浩庭,说不结就不结了。你们让我女儿以后怎么办?”

  “让江浩庭来见我!”一直没有说话的沈锡培沉声说道。

  “对不起,沈院长,江总说他以后绝对不会踏进沈家一步!”小陈为难的陈述。

  沈锡培脸色凛然一变,“为什么?我们沈家有做什么对不起他的事情吗?竟然做出这么绝的事,说出这么狠的话来。”这下连沈锡培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怒火了。“去叫他亲自来谈,不然我们不会接受单方面悔婚!”

  小陈猛的站起来,对沈家夫妇鞠了个九十度的躬,“对不起,沈院长,我真的办不到。”

  “你回去吧,我来跟我爸妈谈!”沈若渔憔悴的站在父母身后,声音气若游丝。小陈像得了大赦,提了公文包又鞠了一躬,走出沈家。

  “到底怎么回事呀?小渔,怎么会突然悔婚呢。”沈太太拉着女儿,近乎祈求的看着她。再看看父亲,也是一脸担忧。沈若渔控制不住,泪水再度涌了出来,“爸!妈!”

  在沈若渔断断续续的陈述中,沈锡培夫妇大致听到了事情的原委。

  “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沈锡培长叹一口气,不住的摇头。

  沈太太气的浑身发抖,“江家真是欺人太甚、这么侮辱我女儿的清白,竟然还怪罪到我女儿头上,我要去找江浩庭这个混小子说清楚。”

  沈锡培和沈若渔来不及拉住她,沈太太拎着包就冲了出去。


霹雳倚情天  情天霹雳是什么歌  情天霹雳电影  情天霹雳之下集大结局评价  情天霹雳之下集大结局电影国语  情天霹雳之下集  情天霹雳是什么生肖  情天霹雳之下集大结局  情天霹雳之下集大结局在线观看  


情天霹雳小说章节

查看全部目录

情天霹雳小说资讯

猜你喜欢

言情小说推荐

更多

网友评论

我要跟贴
浅莱
  “&经死亡

  “嗯!”江浩庭举着手里的已经被摔坏的相机。紧接着,江如海的家庭医生和护士也跟进来了,他们检查了江如海的状况,确定他已经死亡。

浅莱
看过后&是浩庭

  “没事!夫人只是急火攻心,休息一会就好了。”赵医生看过后宽慰他,“只是浩庭、董事长的后事恐怕得找人处理一下了,总放在酒店可不是办法。”

浅莱
怎么穿&成这副

  “不是你?不是你,你怎么穿成这副德行和他躺在一张床上?他又是怎么死的?你给我解释清楚!”江浩庭咆哮着,一步步逼近沈若渔。

浅莱
身上的&自己的

  沈若渔迷迷糊糊中被一个女人尖锐的惊叫声惊醒。紧接着身上的被子就被人粗鲁的一掀而起。她条件反射的迅速坐起来抱紧自己的身体,这才看清掀她被子的人竟然是平日百般宠溺自己的未婚夫江浩庭。

浅莱
她还是&懵的。

  向姗拿了件衣服给只穿了睡衣的沈若渔披上,沈若渔吓的瑟瑟发抖,直到现在她还是懵的。公公怎么会死在她的床上?她怎么又和公公睡在了一块?

浅莱
过去确&弹。

  “什么?”江浩庭和母亲异口同声的说完跑过去确认,吓懵的沈若渔呆立在一旁,只觉得双腿发软,丝毫不得动弹。

浅莱
别再叫&连妓女

  “别再叫我名字,也别再叫我哥哥,我听着都觉得恶心!”江浩庭捏紧了拳头,他像小白兔一样清纯的女友此刻在他眼里简直连妓女都不如。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