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章 同往山下去小说精选

少清山的小九幼蕖劈头盖脸云里听得云乱扯,拉上了山上的贵客祁宁之,往八哥七哥所住的抱扑院而来。这时,抱朴院窗前,守玄正苦兮兮地将一厚本手抄的《少清仙志》收尾。他望向书案一侧已很贴心准备好的又一叠新纸,和面无表情坐在窗外看道典的知素,脸上真是能拧出苦此时,抱朴院窗前,守玄正苦兮兮地将一厚本手抄的《少清仙志》收尾。。

免费阅读

少清山的小九幼蕖一通云里雾里乱扯,拉上了山上的贵客祁宁之,往八哥七哥所住的抱扑院而来。

此时,抱朴院窗前,守玄正苦兮兮地将一厚本手抄的《少清仙志》收尾。

他望向书案一侧已贴心准备好的又一叠新纸,以及面无表情坐在窗外看道典的知素,脸上简直能拧出苦汁子来。

双胞胎的抱朴院,完全以青白色巨石垒成,院角一泓清泉微涌细珠,四壁爬满了青蓝色的望仙藤,门窗皆是未刨树皮的雪叶松木,看似随意,却无处不古雅质朴,果然院如其名。

从守玄所在的窗口看出去,远近皆成画。

近看,院内几块天凌石的玲珑窍中正有白云轻吐,石旁一丛凤尾方肚竹和两株玉骨琼枝的老梅逸趣盎然;远望有青山如障,满目青润之气直侵肺腑。

配以泉声泠泠、松风阵阵,时有幽禽细语一两声,在这窗下读书,真是人生一大乐事!

可是,正在窗前罚抄的守玄,对眼前美景完全视而不见,在他眼里,他的窗外,显然只有他那双胞胎哥哥的石板脸。

幸好,救星很快就来了。

幼蕖一脸小意殷勤,知素见到幼蕖自是觉得理所当然,及见到幼蕖身后的祁宁之,他就一脸愕然了。

只有守玄眼前一亮,差点跳了起来!

所幸他这些天毕竟练出来些许定力,见到幼蕖微妙眼神之后,守玄假作抻了抻腰板,一本正经地将笔尖在砚台里润了润,左手点在那册厚厚的《少清仙志》上顿住不动,眼神垂下,好似在思索书中道义。

幼蕖忍住不去看苦兮兮抄书的八哥,笑嘻嘻地与知素问长问短。

“祁兄远来佳客,还请入内奉茶。”

知素招呼他们,脸上的笑意虽淡,却不敷衍,并非客套,“我这里有潮音竹芽,虽比不得师父的天霖雾枞,却也颇有些野趣,祁兄若不嫌弃,可品味一二。小九,我这里还有些新果子,你一道坐下来吃两个。”

幼蕖哪里是真的来作客!她心里实急着救守玄下山去玩,连连推辞:

“七哥何必客气,这也太见外啦!我就是陪祁师兄过来,他很有些道法欲与七哥切磋。”

祁宁之初来,还未与山上诸人熟识,见幼蕖不肯入内,他也极有眼色地不肯登堂入室,只在抱朴院书房门边略站,与知素客气寒暄了一回。

那里幼蕖与知素东拉西扯,知素亦故作不知其来意,一本正经地陪她闲聊。守玄肚子里都要闷出火来!

祁宁之四处打量了一下抱朴院布置。院如其名,不用工巧,尽取自然平真之物。

院内的石凳、屋内的桌椅,均极简式样,又大方厚重,材料都是极好。墙边的几株不知名的绿植,亦不是凡品。

单看离他最近的那张木案,灰白的原木色看起来甚是简朴,其实纹细路直,质如温玉,木纹之中隐隐有风雷之势流动,分明是经历过三次以上雷劫的雷吟木,修士常用此木来打造可抵御雷劫的雷吟盾。

雷吟木虽不是极贵重之物,但一般修士也只舍得用来炼制盾牌,剩下的边角料还要就着形状打磨成剑坠、护腕之类,绝不浪费,绝非可随意得随意用的。而这里,只是一件随意的书案。

案上除了笔墨纸砚,就只有一方青空石镇纸,石上隐隐有山水纹样;另外贴着窗台处还摆了两只泥人,惟妙惟肖,极为逼真,正是双胞胎兄弟模样,倒使得端肃的室内多了分意趣。

泥人虽是儿戏,用的却是难得的青盘泥,是炼制灵器的好材料。

室内深处也不便多加打量,但一张书案已是如此,其余物事可想而知。

白石真人真是舍得!这少清山上的产出只怕都用在徒弟身上了!

祈宁之跟随师父在外行走了好几年,也是见过这样身居华屋而袋中空空的修士,各人喜好吧——有人抠抠索索看起来寒酸得很,其实是藏了满袋灵石舍不得花;有人呢,起居讲究精美豪奢,却为此落不下几个灵石。

少清山好东西是见了不少,修士最需要的灵石灵器却没多见,这过的日子也是半修道半凡俗,只怕其实并不宽裕。

知素听到九妹“一番好心”特意请祁宁之来说是与他“切磋道术”,一时不知是笑还是无奈,表情甚为复杂。

小九妹幼蕖满脸甜笑,小八守玄也是哀哀切切地看向他这个兄长,想想这几日那《少清仙志》已是抄了两遍,字迹也颇工整,查问的一些细微之处,竟然也记得大差不离。可见,确实长进了。

知素一来觉得不便在外人面前摆出强硬姿态,失了自家弟弟颜面;二来这两日被这对活宝弟妹的幽怨小眼神瞅得着实有些心软;三来他实也怕待会儿说不定大师兄二师兄三师兄六师兄等一连串的人再过来帮小九说话……

“唉……”,默默在心底叹一口气,知素虽仍板着脸,拉扯了几句后,却是将手高高抬起,终于放了老八这回。

至于道术切磋,知素很是歉意地谢过了祁宁之,道是确实是一直想有请教,只是今日仓促,一时还未有准备,待他一并想清了哪几样道术方面存疑,到时再请祁宁之指点一二。

于是,幼蕖拉着欢呼一声的八哥便欲往山下冲,一眼看见祁宁之这个临时借用的“外人”无所事事地站在门边,她一时有些不好意思:本来拉人家来就是借他的面子救八哥,现在八哥是救出来了,但这个祁师兄可吊在了半空中没处好放……

干脆同去?

于是,幼蕖便客客气气问祁宁之是否要同往山下一行?

正好二师兄如松也来了抱朴院,一见老八已被放出,便很是热情地招呼新来的客人结伴下山走走。

下山啊……去,还是不去?

或许是幼蕖与守玄的表情太过向往,或许是如松师兄在肩上拍的那两下太过亲切,或许只是想了解一下少清山下到底是什么让凌砄师徒不能清心寡欲……

总之,祁宁之鬼使神差地应了,又别别扭扭地跟下山去了。

连载

清都仙缘

作者:可与语

在线阅读 微信阅读网友评论

版权说明

猜你喜欢

热门小说推荐

更多

网友评论

我要跟贴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