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山上有仙人小说精选

厨房里糯米了被磨成了粉,雪白的米粉在大笸箩里堆得跟小山通常,其中一小笸萝的黑糥米粉,散着淡淡米香。磨盘旁边站着碾子爹,一位极精悍的更年轻汉子,正手脚麻利地拾掇着撒落的米粒。小九随便地打招呼了声“刘叔”,眼见得笑着一点点头,她就欢欢喜喜地跑到米山面磨盘旁边站着碾子爹,一位极精干的年轻汉子,正在麻利地收拾着散落的米粒。。

免费阅读

厨房里糯米已经被磨成了粉,雪白的米粉在大笸箩里堆得跟小山一般,另有一小笸萝的黑糥米粉,散着淡淡米香。

磨盘旁边站着碾子爹,一位极精干的年轻汉子,正在麻利地收拾着散落的米粒。

小九随意地招呼了声“刘叔”,两下里笑着一点头,她就欢欢喜喜地跑到米山面前,不知为何,她就是极喜欢这种米面的香味。

师父和几位师兄都笑话小九,少清山上就这一个宝贝女娃,有什么好吃的都尽着她先,几时饿着她来?

师父后园里的灵果,师兄捕到的深山里的飞禽走兽,山下农户们时常送来的鲜蔬野味,山那头海里的珍味,都不知被她吃了多少。

可是每到过年前,山下村里开始准备年节里糕饼之时,她都要眼馋地跑下山来。

打从进了腊月就开始心心念念,师父交代的功课也不抓紧了,就惦记着谁家今天在蒸馒头,谁家明天会打年糕……于是就和小八一逮着空就往山下跑。

少清山地处东楚州东南端,一边临海,另一边山脚下便是这七舍村。早年间世俗有一刘姓大儒为避战乱,率族人远徙至此,徙来时此山下只有本地七户人家,故名“七舍村”。

刘姓定居后,安心在此务农,也不禁与外姓嫁娶,渐渐繁衍生息,形成这处小小的聚落。

世易时移,七舍村早已与刘氏家族融为一体,已有百十户人家,“七舍”之名却未更改,也是不忘此地先民的意思。

此处山明水秀,物产甚丰,不忧生计,民风倒也淳朴,因祖上出过大儒之故,后人虽多以农猎为生,却亦习书礼,人人都带了几分文秀之气,很是晓事明理。

村民们世代相传,当年老祖宗定居于此便是受了仙人指点,这少清山的主峰凝碧峰上更常有仙人驻守,不过向来多是传说,几乎不见仙踪。

且凡人对神仙向来敬畏,山间也多迷障猛兽,故都不太敢入山太深,打猎采摘什么的活计向来只在山外围打转。

只是近数十年来,山上新来的这几位仙长与祖先传闻中的高冷仙人不同,极平易极心善,村里农户多受他们师徒护佑,山上山下相处甚为融洽。

那位师父凌仙长虽然素日不常下山来,但偶尔见面都和气得很,山中有时与猎户相遇,还会指点一二;徒弟亦从不骄狂,几位弟子平日里助村民们驱猛兽、通山路,特别是救伤助老,热心如邻家少年。

村民们自己却也很是知道分寸,从不妄求不该得之物。山上山下互知彼此善意,故村民不特意讨好,师徒也无施恩之态,不惧不谄,两下里自然亲近。

山下村民们得了好物都不忘招呼他们师兄妹,特别是小九。

小小一个漂亮女娃,打得了猛兽也拔得了萝卜,会教村里孩子们练几手很是得用的防身招术,会帮村民们到凡人不得上的山崖上采几枝难得的药草,还会跟婶子大娘们打杂聊天。刘婶缝一件小土布褂子,她也能毫不犹豫地套上,故大伙儿都极为疼她。

小九一直深以为憾的是,师父师兄们实是修道修得有些缺心眼儿,怎么就如此不懂得叔叔婶婶们的心意!

村民们有时请师父师兄来吃饭,他们往往只客气回一句“:心领了!”十次有九次不下山来!幸好我小九尚有几份体贴,总算不令刘婶她们的心意落空。

人家这般赤诚待你,你若不同样赤诚地敞开胃口,刘婶她们该何等失望!

故此,小九不仅逢邀必至,还有时拉着八哥不请自来,自村头到村尾走一遭,不吃撑着了不回山。

特别是打年糕之时,她必要从磨米粉开始参与每一环节,磨完米粉还要蒸米粉,再到年糕被“打“软,直至最后年糕成型、切成长条,亲力亲为。其投入之程度,师父师兄都觉得,若是小九练功有这般用心,凭她那少有的灵窍通透之体质,修为早超过几位师兄了。

说是这般说,师父师兄却也从来不下大力逼她。

师父总是拍拍她脑袋,无可奈何地说:“小九儿啊,你要是再加把力,早就比师兄们强啦……”

大师兄洗砚有些唠叨,也就几日里苦口婆心地勉励她一回;二师兄如松在陪练傀儡上设了机关,在她练功有进益时,会“心花怒放”——在胸口处开出一捧花来!逗得她不免多用些功夫在对练上。

三师兄云清会卖弄一个有趣的法术来引她去学,六师兄明炎时常承诺到深谷里采一把好吃的灵果给她作为奖励。七师兄知素话最少,但看到她练功练得好,会难得露个笑脸,转头呵斥亲弟弟老八:你怎地不如小九上进!

八师兄啊,八哥最好啦!八哥守玄只比小九大一岁,和她最为相得,掏白翅鹰的窝,抢土盾熊的蜜,都是她随喊随到的好帮手。

最妙的还是,如若得了手,两人会共享战利成果,毫不藏私地交流得意绝招,接着计划下一个更难的行动;若不幸灰头土脸铩羽而归,则一起分析失利之原因,力保下次得手。

偏偏近来开始忙多了,师父自冬至之日起令她每日清晨去山头练习半个时辰的吐纳之术,道是冬至之日,初阳渐生,她需要多多地吸纳阳和之气。

早饭后,还要去跟师父或大师兄他们习法术,午食后还要跟着三师兄诵习道典,然后还要去演武场实战新修的法术,简直忙煞人也!

当然,更苦的倒还不是她,而是八哥。

“九儿姐姐,八哥呢?八哥怎么没下来?”

碾子欢喜过了,想起来与九儿姐姐形影不离的守玄来,他也是跟着一起喊八哥的。

“嗯,八哥?”花妹有话学话地跟着念叨。

“就是,守玄那小子怎么没来?上次还让我给他做桂花馅儿的年糕呢!”

刘婶边拍着身上的白米粉,边跟着发问。

“我琢磨了一下,带馅儿的年糕我可做不了,问了李大娘她们,都说年糕就没这样的!我倒是可以给他的那一份上刷层桂花蜜,你瞅瞅行不?”

“肯定是淘了呗!”刘叔很肯定,因为他很了解,“守玄就长得像仙童,皮起来,三个虎子都比不上!凌仙长可是轻易不罚人!”

小九咧嘴而笑,对刘叔刘婶胡乱点着头,既是认同刘叔的话,也是认可刘婶的桂花糕。

连载

清都仙缘

作者:可与语

在线阅读 微信阅读网友评论

版权说明

猜你喜欢

热门小说推荐

更多

网友评论

我要跟贴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