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但寻芙蕖香小说精选

还说那韩二听此得妙香楼有人舍得花钱买古,不由得口中流涎,慌里慌张奔了来,果真看见一位青衣公子,温言平和。韩二暗道了声:“这公子端的好人才!“他咽了咽唾沫,刚要讲堂。那公子一抬手收住他,但是依然笑容,却多了两分严肃认真:“这位兄台,适才你因为未来时我了跟大家韩二暗道了声:“这公子端的好人才!“他咽了咽唾沫,刚要开讲。那公子抬手止住他,虽然仍然微笑,却多了两分严肃:。

免费阅读

却说那韩二闻听得妙香楼有人花钱买古,不由口中流涎,急慌慌奔了来,果然见到一位青衣公子,温言平和。

韩二暗道了声:“这公子端的好人才!“他咽了咽唾沫,刚要开讲。那公子抬手止住他,虽然仍然微笑,却多了两分严肃:

“这位兄台,方才你未来时我已经跟大家说过要求。在下有言在先,虽则是为家母收录奇闻逸事,但家母喜好追根问底,这奇闻来自何地,与何人相关,皆要说得明白,坊间要能查出根源来才行。故在下不收那胡编乱造的无影之事。”

那公子语声清朗,目光清澈,面色温和,虽无逼人之意,一扫之下却令人端肃。韩二心头似是一阵清凉,心头竟生不出半点扯谎的念头。

幸而韩二本就确实有则奇闻存在心中,他此时有多少话正急着倒出来:

“有影,有影,何止有影!这可是真真的事情,我姑妈是宫里放出来的老宫女,这可是她亲眼所见的事。这事虽然长安里外也有传闻,可都传得野了。我姑妈她只疼我,出来后只细细跟我说过。”

那公子点点头,似乎甚感兴趣,韩二来了劲,接着讲出一大篇话来:

“这长安城,这天下谁不知道,当今天子的这位文德皇后是古往今来少有的宽和慈爱……

“……那异色荷花多少年才结了一只碧玉莲蓬,这莲蓬内又竟然独独只生了一颗明珠美玉般的莲子……

“那文德皇后自吃了那莲子,就有了身孕,十个月后果然生下一位娇滴滴的小公主来,当时啊,那是天降异香,红光满室,空中还有仙乐阵阵,可见这公主原是荷花仙子化身,因娘娘善心感动天地,特地下凡来如娘娘心愿的……”

韩二只恐讲得不够细不够全,口沫横飞,搜尽脑袋里的边边角角,把一则本就甚奇的故事又添了七八分神奇。

那公子听得“异色荷花”几字,已经神情一凝,又听说“莲子”“生女”等事,双手已然不由在身前紧握了起来。

韩二只把这位将满五岁的莲子小公主在相貌品行上夸了又夸,却不知如何更多说一些奇事出来。

欲要再讲,又实在再无余货,不讲,又实在不甘心,嘴张了又张,正要再挤几句出来,那公子一抬手,韩二便不由自主地停下了。

青衣公子的笑容更温暖了几分:“这位大哥说得甚好。”

看着公子轻轻搁下的一只小锦囊,韩二一时不敢伸手去取,这分明不止一块碎银子,看起来沉甸甸的呢!那得有多少顿大餐了哎……

韩二只怕那公子是错拿了,可别是空欢喜一场!

韩二眼睛虽然似钩子一般放不开那锦囊,却仍然如泥塑未动。他在这长安城混了三十多年,也不是没脑子的,哪里相信这动动嘴皮子就真的能得了好大一注财!

而且,这些书院公子,都不是可轻易得罪的!人家要是反悔,又或是翻脸,岂止是银子得不着,可别被官家找上事儿!

青衣公子却没有半分收回的意思,手势轻轻一挥,锦囊径直接落入韩二怀里,韩二完全呆住。

青衣公子温言道:“大哥勿要客气,在下说来还应感谢大哥说得这好古!此则奇闻一定甚合家慈心意,区区心意,当不得谢,就当给大哥买杯茶润润喉。”

韩二方晕陶陶地捂住了胸腹,掉在那里的银子烫得他一阵阵心慌。

青衣公子长身而起,对着门口挤挤挨挨的一群人拱了拱手:

“蒙各位乡邻热心,这两日收得不少奇闻异事,应是已足家母心愿,在下就此告辞。那些酒食,诸位可尽取了,便当是在下叨扰大家这两日辰光的谢意。”

说罢,袍袖一拂,便往外去了。

门口还围着那许多人,竟不知怎么地,也未见挤挨,他一人就这么分花拂柳般自人群里潇潇洒洒轻松出去了。

众人也顾不上惊奇,一窝蜂地扑向桌上酒食,小二连声呼喝,也禁不住人多手杂脚步乱。

一时满地竹筒乱滚,大堂里有追竹筒的,有抢荷叶包的,你踩了我手,我抓了你脚,满室笑骂,比方才不知热闹了多少。

说罢长安街头事,再来看大明宫内人。

宫城内,四月的太液池边已是绿意盎然,几株晚桃的垂枝低低照水,红英纷落。水面上虽还未有芙蕖盛开,但是新出的荷叶高高低低、或舒或卷,一片嫩绿,已堪赏玩。

池边的水榭四面荷风,兕子小公主却正是珠泪盈盈。她听采珠姑姑说了多少次这太液池莲花的事,莲叶田田之季,太液池边便是她最爱来的地方。

虽已无当初那株异色红莲,但是翠盖红衣,绿房紫菂,依然满湖清嘉。

风起的时候,看碧叶左右摇曳,芙蓉粉色里会闪出小宫女们采莲的笑脸;下雨的时候,听雨珠儿叮咚,那妙音比父皇最爱的焦尾琴的拨弦声还悦耳。

早晨来,有圆溜溜清露在大大圆圆的莲叶上转来转去,如碧玉盘里滚着亮晶晶的珠子,叶子一歪,那盘中珍珠便“唰”一下滑进水波里,有时还会惊起一条小红鱼儿;下晌午的时候来呀,采珠姑姑会摘一朵荷叶给她当小伞,清香微凉……

每至这处水榭,小公主便流连不去。

近来许是年纪略长,渐渐晓事,兕子小公主常常向采珠问起母后的事。今日到了水榭,她思及娘亲当年时常驻足于此,饶是小小年纪,也忍不住孺慕感伤。

采珠陪着好生劝慰了一会,见小公主哭得累了,便抱向榻上轻轻拍着哄着,唱些轻柔的曲儿。

小公主渐渐睡眼朦胧,到底年纪还小,抵不住走了半圈太液池,又哭了好一会,倦意一阵阵涌上来,一会儿渐渐鼻息沉沉。

采珠见小公主睡得沉了,轻轻盖上薄被,微叹了口气。

若是宫里嬷嬷见了她竟任由小公主日间在水榭小眠,少不得要怪责她几句。

可是,说句诛心的话,公主这身体还不知能不能够得享天年,还不如由着公主心意,只要不伤了身子,能松散自在几天,就自在几天吧!

在哪不是睡呢?何况,陛下也说啦,凡事让小公主舒心即可。

连载

清都仙缘

作者:可与语

在线阅读 微信阅读网友评论

版权说明

猜你喜欢

热门小说推荐

更多

网友评论

我要跟贴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