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钱从何来小说精选

“事情败露什么事情?刚突然发生了什么,你说她又骗另一个姑娘,究竟怎么回事?”林筝问着。“你们前天办妥手续以后,昨天他就物色到好目标动手,准备骗财骗色,幸好那个小姑娘的家人遇“你们昨天办完手续以后,昨晚他就物色好目标下手,打算骗婚,幸亏那个小姑娘的家人遇上我,才知道他原来不过是个大骗子。”庞丽义愤填膺的道。。

免费阅读

“败露什么事情?刚刚发生了什么,你说她又骗另一个姑娘,到底怎么回事?”林筝问道。

“你们昨天办完手续以后,昨晚他就物色好目标下手,打算骗婚,幸亏那个小姑娘的家人遇上我,才知道他原来不过是个大骗子。”庞丽义愤填膺的道。

林筝越听越迷糊。

“阿姨,血口喷人不好吧!”

不远处的韩虾闻言,忍不住反驳道:“他什么时候骗婚了?昨晚是我病发,然后他出手救的我,今天又过来帮我治病,跟骗婚有半毛钱关系?”

“姑娘,你年纪太小,根本不懂社会的险恶,还没告诉你们他在我们家两年来做的恶呢!听完你们就知道他是个啥样的人了!”

庞丽依旧坚持看法,继而道:“为了钱入赘我们家,自己不孕不育却想伪造检查证明,把责任推卸给家林筝……”

“妈,你别说了,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

林筝闻言赶紧拦住庞丽,垂下脑袋,失落道:“不是他的问题,是我的问题。”

“你就别维护他了,是谁的问题,检查结果上说的明明白白。”

庞丽没好气的瞪林筝一眼:“婚都离了,还帮他说什么话。”

“真是我的问题。”

林筝泫然欲泣,缓缓的取出早上的检查报告:“我们都误会他了,是他不想让我自责,所以才把事情都揽到自己的身上。”

“真不是他的问题?”

庞丽接过单子,震惊的嘴巴张大。

“瞧瞧,人家设身处地的为你们着想,然而你们却处处针对他,诬赖他。”韩虾越说越气愤:“真替他感到不值!”

林筝落泪无声,羞愧难当。

“还有我妈也是。”

韩虾瞧见林筝以后,越来越气,越气也火大:“人家好心帮我把病治好,也没有索取报酬,非但得不到感谢,还要看你脸色,好人都是被你们给逼疯的!”

韩虾末尾的一句话,如同重锤狠狠的击打在林筝心脏,令她自责不已。

庞丽跟佟芬显得淡定淡定的多,没有感到丝毫愧疚。

“救你又怎么了?他是医生,救你不是应该的吗?”佟芬过去半响才想到一个借口反驳。

“确定没有误诊?”庞丽难堪,不愿接受事实。

林筝难受的说不出话,连连摇头。

庞丽心情一落千丈,林家还如何传宗接代?

“阿姨,你跟我妈俩真是天造地设一对,要不是同性,我都想回去让我爸妈离婚,然后你俩去过算了!”

韩虾看着庞丽和自己的母亲佟芬,鄙夷道:“全世界只有你们最清醒,别人都是错的,别人都是带有目的性的!”

“韩虾你闭嘴!”佟芬大喝。

“难道不是吗?一个是婚姻,一个是救命恩人……”

韩虾也豁出去了,但没等她说完,佟芬直接上手捂住她的嘴,使她无法发出声音。

医生护士满脸尴尬与无奈。

默默离开。

韩虾也被她母亲拖回病房里,把门关起来,里边时不时传来争吵。

“有啥好哭的,是他自己非要藏着捂着,那是他犯贱,怎么能怪咱呢!”

韩虾的话让庞丽脸色青一阵紫一阵,又不想与她多计较,愤愤道:“他在咱们家吃几年白饭,说他几句又怎么了?搞的好像我们没有养他似的,难道他敢说不是贪我们家的钱,才当上门姑爷的?”

庞丽越说,林筝愈痛苦,哭成泪人,站都站不稳。

她终于明白,余年入赘以来,忍受了多少的委屈!

“对了,刚刚看到他卡里多出一大笔钱,没太看清是十亿还是一亿,我本来想查清楚钱是不是从咱们家捞的好处,他怕的赶紧逃了。”

庞丽扶着女儿在过道的椅子坐下:“那么大一笔钱,必须要查清楚来历,万一是伙同他人,从我们家窃取的呢?”

“钱……跟我们家没什么关系。”

林筝哭了很久,微微平复一下以后道:“我今天去找品自集团的人,他们告诉我,之所以选择跟我们公司合作,全都是卖余年的人情。”

她实在没脸告诉庞丽,余年进入林家起,她就一直提防着余年,担心他悄悄窃取林家的财产。

但经过观察以来,余年根本没动过分毫。

就连给他买菜或者其他日常开销,就算剩余三两块都会如实归还!

他处处为自己着想,自己却像防贼一样防他!

“女儿你好好说清楚,到底怎么回事?品自集团怎么说。”林父听到外面的对话,急的都从病床上下来,走到门口问。

林筝收拾心情,起身把他爸扶回病房,再慢慢把王宏说的话复述一遍。

听完,病房里一阵沉默。

“卖他的面子?他一个窝囊废能有什么面子?”林易冷哼道。

“我终于搞明白他的钱从哪来的了,吃回扣,绝对是伙同其他公司,然后暗中吃回扣。”

庞丽一拍大腿,信誓旦旦道:“因此离婚后他无法继续待在我们家,没办法跟别人继续合伙从中窃取咱们家财产,所以合作方纷纷取消,他也终于得到两年来的回报,数额过亿!”

“妈你说话前能不能搞清楚关系,我们是施工方,是靠别的合作方赏饭吃的。”林筝反驳,逻辑上根本讲不通。

“你可看清楚,他真有那么多钱进账?”林易问。

“看的清清楚楚,当时隔壁的病人家属也见到。”庞丽抬起手来,做出发誓模样。

“窝囊废哪来这么多钱,一定有古怪。”

林易坐在病床上,露出一副老谋深算的模样:“查,必须要查的清清楚楚,搞不好真是从我们家捞的好处。”

“爸,妈妈她不懂公司的事,难道你也不懂?项目的报价是所有高层共同计算拟定,然后提交给合作方,人家的工程进度款也未拖欠过分毫,每一笔财务都有记录,再说了,余年他又不在公司上班,哪有机会耍手段。”林筝心累。

“肯定是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环节。”林易言之凿凿。

他马上打电话托人找私家侦探,去调查余年跟合作方之间的联系。

版权说明

猜你喜欢

热门小说推荐

更多

网友评论

我要跟贴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