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章云桑之死小说精选

“云桑,你会觉得还能逃跑吗?”奔逃在林中小路的云桑听见声音心中有些惊慌失措,云啼,他怎么出了。相比较之后如雪白的发丝,目下变的乌黑,去了易容后的云啼站在云桑面前,有异能他身的云啼如六年前一样更年轻,可云桑也不是。之后受云啼的诛杀少了二十年的修为,后面被相比之前如雪白的发丝,现下变得乌黑,去了易容后的云啼站在云桑面前,有异能在身的云啼如六年前一样年轻,可云桑不是。。

免费阅读

“云桑,你觉得还能逃走吗?”

逃窜在林中小路的云桑听到声音心中有些惊慌,云啼,他怎么出来了。

相比之前如雪白的发丝,现下变得乌黑,去了易容后的云啼站在云桑面前,有异能在身的云啼如六年前一样年轻,可云桑不是。

之前受云啼的诛杀少了十年的修为,后面被落雁岛的人追杀,两鬓之间已有星星白点,苍老了许多。

云啼运用体内的精气,一掌诛杀向云桑劈去,云桑受了一掌惊愕的看着他。

“没想到我谋划这么多年,最后还是败在你手中。”

云桑最后跪在云啼面前,嘴角的血一路直流在地上,看着云啼,他败了,他以为能取代族长,他可以为所欲为。

最后他只不过是一颗棋子而已,头向前直接栽倒在地,仿佛在向云蓬岛去世的族人谢罪。

看着死去的云桑,云啼向云蓬岛的方向行了云蓬岛祭祀礼,祭奠那些被云桑迫害离去的族人。

李成秉与李怀泽随李瑾回了李府,到府中已住了三日了,李怀泽还是没有缓过来,比被自己小的妹妹救了回来,他有些受不住这个打击。

每每一起用饭时,他都不好意思,反而李明珠觉得这不叫什么事,太强大了能怎么办。

李瑾有些头痛,女儿说她又变强大了,是的,回家这三天,估计是太兴奋了,家里碎了不少古董花瓶和宝贝,他只觉得心肝疼。

在家修养三天后,李明珠把她的赚钱大计重新启动起来,没错,卖糖葫芦赚钱。

王二牛虽有一千两银票在手,可他不敢用呀,这钱太多太烫手,还是卖糖葫芦的钱他敢花,云娘没有积蓄,不卖糖葫芦她一文钱的进账也没有。

看着王二牛穿起之前卖糖葫芦的行装,李明珠也在思考,她和阿满的衣服是不是有点好。

找到云娘让云娘特意给她和阿满做了两身粗布衣裳在身,虽然料子是比之前差很多,不过这样看上去才是卖糖葫芦的人。

秦芳兰在街上采买时看到李明珠和阿满,差点咬了舌头,这,这两个孩子,转身回了府中,找到了李瑾。

“不是我说你,你母后给你留了那么多产业,你随变漏点缝给明珠,明珠也不用那般辛苦,你看看你闺女身上穿的。”

说完就走,留下一头雾水的李瑾静坐在书房,明珠怎么了?身上穿的进贡的云禅缎,这还差?

李瑾的母后可是个名人,娘家是宁江城最大的富商,名下产业可以说遍地全国。布业、粮食、马匹、车行、金楼、酒楼……只要宁江城能赚钱的宁家都有渗透。

可宁静姝也是一个狠人,为了扶持当时没权没钱的当今皇帝登上皇位,和几个兄弟斗智斗勇,最后赢得宁家所有产业。全天下百姓都知道这个皇后的狠毒和手段,没有娘家却赢得这天下女人最羡慕的后位。

晚饭时间,当看到女儿和阿满两人身上的衣服,正在用茶漱口的李瑾一口水直喷在主位上的李成秉一身。

被儿子喷了一身的茶水,顺着儿子的目光看向门前,只见两个身穿粗布衣裳,带有四处被撕开的口子,除了脸还白着,活妥妥的两个乞丐儿。

“这衣服?”

李瑾看着女儿,指着她身上的衣服问

“爹,我扯破的,怎么样,像卖糖葫芦的吧。”

李明珠得意的说,本身衣服是好的,只是她觉得还不够普通,她看过王二牛的衣裳。

就把好好的衣裳撕了左一块洞右一块洞,为了和王二牛同步她故意扯破了衣裳达到与王二牛同步的样子。

(王二牛是家里穷好么,老娘去了,兄嫂不管他,他又不会针线活,所以只有这样穿)

“像。”

嘴角抽了抽,不是说卖糖葫芦,怎么变成要饭了?难道真是我的教育有问题,是不是真要给明珠一点产业让她打理,李瑾正在反省中。

李成秉却心酸,他的孙女,永安国的郡主,身上穿的是最差布料做的衣裳。

同样旁边的李怀泽也心疼的看着李明珠,小叔是不是太穷了,要不要给明珠妹妹送点钱和布料,这还不如他府上的下人穿得好。

被三人反省、心酸、心疼的李明珠,坐在桌边,用茶漱口后,真接端起白米饭吃了一口,她太饿了,她需要补充食物满足自己的胃。

用了晚饭后,李明珠提着装钱的布袋,找上王二牛一块去了云娘的屋子,分钱。

云娘看着在外辛苦的李明珠,想了想还是不要麻烦明珠小姐外出卖糖葫芦了,她有一块玉佩,卖掉换了银钱也够她一家四口嚼用了。

连载

珠仙路

作者:无涩咖啡

在线阅读 微信阅读网友评论

版权说明

猜你喜欢

热门小说推荐

更多

网友评论

我要跟贴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