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章小子你还太嫩小说精选

一位族老,当着族人的面,将韩福生做了登门女婿的事情说了一遍。围在祠堂外的族人之人,登时炸开了锅。议论纷纷声此起彼伏,不绝于耳。“登门女婿,多丢脸呐。”“可也不是嘛,三叔公家过的可不差,当初但是四个儿子挣钱,干啥让小儿子给人当登门女婿。”“徐氏每一年围在祠堂外的同族之人,顿时炸开了锅。。

免费阅读

一位族老,当着族人的面,将韩福生做了上门女婿的事情说了一遍。

围在祠堂外的同族之人,顿时炸开了锅。

议论声此起彼伏,不绝于耳。

“上门女婿,多丢人呐。”

“可不是嘛,三叔公家过的可不差,当年可是四个儿子赚钱,干啥让小儿子给人当上门女婿。”

“徐氏每年都回来住几个月,瞧着不像是上门女婿啊,要真是,徐家图啥。”

“徐家可就徐氏那么一个闺女,而且徐家是地主,家财万贯。是你,你舍得把唯一的闺女嫁出去?家产咋办?”

“图啥,肯定是图博文,那可是童生,不知道啥时候就能考中秀才,到时候咱们都得喊声秀才老爷。”

“对对对,说不定就是这个呢。”

韩水生站在旁边,老脸羞臊的恨不得挖个深坑钻进去。

他没想到,小儿子做赘婿的事情,就这么突然爆出来了,之前明明隐藏的很好。

想到里正的孙子韩博文在县里读书,说不得是他听到了风声,回来告知了里正。

族长翻开族谱,找到韩水生这一页,准备将韩四牛的名字抹掉。

里正此时却开口制止,“五叔,且慢!”

韩水生眼神迸发出希冀的光芒,双唇颤抖的看着对方。

“除族乃是大事,我们还是等四牛回来,询问后再做决定吧。”

族长眯着布满皱纹的眼,嗯了一声表示同意。

**

此时的韩福生已经被族人找到,说是族中有事,须得让他回村一趟。

天还未亮时,里正就派了村里的两名青壮年去了县里,将韩福生带回。

而秦鹿对此一无所知,正和找上门的韩博文闲聊。

“改嫁?”她笑眯眯的看着眼前的青年,“暂时没有这个想法,日后谁又说得准。“

韩博文被秦鹿看的心脏狂跳几下,说不上哪里的问题,曾经总是低着头,胆小怯懦的女子,此时变得锋芒毕露。

看似温和,实则眼神直抵人心,好似内心的想法,被她瞬间勘破。

“三婶勿怪,非是我做晚辈的不懂事,只是韩镜毕竟是韩家人,我爷爷那里也惦记着。”

“惦记什么?”秦鹿轻笑,“你比我尚且大一岁吧。”

“是,小侄今年二十三岁。”韩博文不解,怎么说到这里来了。

秦鹿道:“你是晚辈,但你年龄比我大,还是读书人,而我只是一个无知村妇,所以你觉得自己的话能骗过我。”

“……”韩博文表情有一丝龟裂,“三婶,您这是何意,我此次上门并非恶意。”

“我知道你没有恶意,否则早被我打断腿扔出去了。”秦鹿扔给他一枚桂花酥,“但是你的目的不纯啊,说什么惦记韩镜,惦记他有读书的天分才是真吧?”

“如若韩镜是个不开窍的,我们母子的生死,韩家怎会惦记。承认自己的目的不丢人,但是你不该小看我。莫要以为读了几年书,就能用冠冕堂皇的理由来诓骗我。小子,你还嫩着呢。”

韩博文面露尴尬,“让三婶见笑了。”

“不管我会不会改嫁,韩镜不会更改姓氏。”秦鹿顿觉没意思,“不是因为韩家,而是看在韩三牛的面子上。当初他为了我和儿子进山打猎,被野兽咬死,我不能让他连个烧纸的后代都没有。所以,你没必要担心。”

但凡韩三牛是个不负责任的,秦鹿早让韩镜跟随自己姓了。

她养大的孩子,跟着她姓,有什么问题吗?

秦氏是个无能的,韩三牛却不一样。

那个憨厚老实的汉子,对妻子非一般的好,对儿子的出生也带着全部的期待。

不能让他死后无人祭拜。

“记住,是韩三牛的韩,不是韩家的韩。”

韩博文点头,“是,三婶说的是。”

不管哪个韩,只要不改姓,那就是韩家的子孙。

他不会和三婶在这上面争辩。

得到想要的答复,韩博文也没留下来讨嫌,态度恭敬的离开了秦家。

另外一边,韩福生跟着族中的兄长返回东桑村,直接被带去了祠堂。

时间还不到午饭,村子里的族人都没离开。

见到祠堂前如此大的阵仗,韩福生心生忧虑。

到底出了什么大事,让族里在不到祭祖的日子,开了祠堂。

“爹!”看到面色凄惶的老父亲,韩福生赶忙走上前,“发生什么事儿了?”

不等韩水生开口,里正那边先发话了。

“四牛,你是否给人做了赘婿?”

“轰——”

青天白日,韩福生的脑袋好似被一道雷鸣击中,炸的他七荤八素。

众人见他全身抑制不住的发抖,脸色更是惨白如纸,心中了如明镜。

“奎子,你说。”族长点了去往县城的青年名字。

韩奎上前来,道:“五叔公,我和青哥在县里打听了,好几位掌柜的都知晓这件事,他们都说徐家的确招了一个上门女婿。”

这边韩福生没抗住,“噗通”一声跪在地上,汗流浃背。

“看来还真没凭白冤枉了他。”族长冷哼一声,“现在,我当着韩家列祖列宗以及众族人的面,将这不孝子孙逐出宗族。因罪名不恕,夺其姓氏,死后不入祖坟。”

“五叔……”

“五叔公……”

韩水生父子俩肝胆俱裂,跪在地上不断的磕头求饶。

父子俩再如何的求情也无济于事,韩福生的名字最终还是从族谱中抹掉。

眼见木已成舟,韩福生全身的力气好似被一瞬间抽走,软绵绵的坐在地上,张大嘴嗬嗬的发出痛苦的嘶哑声。

韩水生同样狼狈,本来年龄就大,此时比儿子好不到哪里去。

“四牛,日后你就不是韩家人了,韩姓也不能用,且好好的陪你父母两日,离开村子吧。”族长交代两句,摇摇头离开了。

韩福生看着负手远去的族长,心里怒气顿生。

“五叔公,如若我入赘的是高门大户,你们可还敢如今日一般,将我驱逐出宗?”

族长闻言,停下脚步,却并未回头。

“自然不会。我身为一族之长,最终要考虑的是族人。如若你入赘的是高门大户,还会如今日这般,瞒着阖族上下?”

韩福生适才涌上来的怒意,消散了。

他做不到如族长那般坦诚,没有发生的事情,他无法给予肯定的答案。

商户赘婿,是没有科举资格的,他在入赘徐家时,图的是徐家的富贵,从未往读书上边考虑。

韩水生的子孙,压根就没有读书的天赋。

已经入了学堂的韩永平兄弟仨,至今连三字经都读不了几行。

韩镜则是个异类,可惜知晓此事的只有韩家的几位族老,他们听了里正的分析,并不打算告知韩水生一家。

连载

权臣重生后只想搞事业

作者:席妖妖

在线阅读 微信阅读网友评论

版权说明

猜你喜欢

热门小说推荐

更多

网友评论

我要跟贴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