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章真是放肆小说精选

“三嫂怎的这样说话的,但是我开罪你了?”秦鹿懒得说与韩家的人打交道,给了对方一个白眼。“我反胃你们韩家众人,将来莫要与我闲聊。”这般一丝不挂的言语,惹得韩福生心中油然怒气。“三嫂这话就过了吧,你做为儿媳,却不敬公婆,而如今却成了我家的错,这是何道理。“我恶心你们韩家众人,日后莫要与我闲谈。”。

免费阅读

“三嫂怎的这样说话,可是我得罪你了?”

秦鹿懒得与韩家的人打交道,给了对方一个白眼。

“我恶心你们韩家众人,日后莫要与我闲谈。”

这般赤裸的言语,惹得韩福生心中顿生怒气。

“三嫂这话就过了吧,你身为儿媳,却不敬公婆,如今却成了我家的错,这是何道理。”

如此三两句话的功夫,倒是引来了几个人在不远处围观。

秦鹿不想给人看热闹,留下闲谈的话柄,架不住韩福生想用世俗压制她。

“我是谁?”秦鹿面无表情的看着他。

韩福生不解其意,“我三嫂。”

“是的,我是你嫂子,而非韩家买回去的奴隶。自你三哥过世后,我对公婆无处不听从,可谓恭敬有加……”

“难道这不是三嫂应当应分的吗?”这有什么好提的。

“何来的应当应分?”秦鹿冷笑,“大盛朝可并未禁止寡妇改嫁,我也为你三哥守孝三年。可是在你三哥刚过完头七,你爹娘就将怀着身子的我从住处赶到牛棚居住,那时你身为小叔子,怎么没为我这个三嫂说句话?”

“爹娘的决定,我作为儿子,如何能左右的了。”韩福生丝毫没觉得哪里做错了。

“那分家也是你父母做的决定,现在你和我说的哪门子不孝?”秦鹿眼神凉薄,看的人遍体生寒。

“我,你……”韩福生无论如何都想不到,秦氏居然如此能说会道,“若你孝顺,爹娘如何会把你分出去。”

秦鹿不由得笑出声来,“若你孝顺,何故要去做上门女婿?”

“你父母贪墨我的嫁妆,我没去官府上告,已经很是孝顺他们了。你顶着那张厚脸皮出门去打听打听,得是什么样的公婆,厚颜无耻的惦记儿媳妇的嫁妆。”

回头看着不远处的婆子,秦鹿笑道:“大娘觉得呢?”

被点名的婆子愣了一下,随后赶紧摇头,“我们可做不出来。”

在大盛朝,即便是再愚昧的婆婆,也不敢明目张胆的贪墨儿媳的嫁妆,一旦传出去,脊梁骨都要被人给戳断。

“日后莫要喊我三嫂,你们就当我带着儿子改嫁了。还有,我儿子不叫狗蛋,四个孙子,前面的都有正经名字,却用这般难听的名字打发我们母子。古话说得好,母慈子孝,母慈在前,子孝在后。别会写两个字,就胡乱指点别人。你当老祖宗都是你这样的愚昧之人?少拿孝道来压我。但凡婆婆是个疼爱儿媳的,我必定敬她护她。这几年,我在你们家过得猪狗不如,儿子都险些被你那几个好侄儿谋杀,你真当我没脾气?”

“婆婆贪墨我二十两嫁妆,长嫂更是无耻的夺走娘家陪嫁的拔步床,我的衣裳布料都被你们家的女人抢走,最后反倒是我落得个人善被人欺的下场,却要纵容你们全家的恶毒行径,更甚者还要被你一个小叔子指着我的鼻子说我不孝,你以为自己这个给人当了上门女婿的好大儿,算个什么东西。”

“自己贪慕富贵,却对我说孝顺,无耻。”

连番的呵斥冲向韩福生,教他面色煞白,怒不可遏。

旁边的几个人面面相觑,为秦鹿的利索嘴皮子暗自佩服。

当然,他们对秦鹿的做法并不赞同,哪怕公婆的做法的确不太好。

想到自己若是有这样的儿媳妇……

几个人从心底是抗拒的。

“好狗不挡路,滚开!”上前两步,嫌恶的撞上韩福生的肩膀。

这一下子,直接把韩福生给撞飞出去,踉跄推开几步,重重摔在地上。

围观众人目瞪口呆。

这也行?

“废物,说不过就用这种下三滥招数,面泥捏的?”

秦鹿冷嗤一声,扬长而去。

旁人不知道,只觉得韩福生这做派着实丢人。

唯独当事人,此时疼的险些叫出声来。

之前妻子私下里和他说过,秦氏下手极狠,他并未当回事。

今日亲身体验,心内后悔不迭。

被她撞到的肩膀此时疼的厉害,好似有无数根针在里面乱窜,可能被撞脱臼了。

接触到不远处几位看客的眼神,韩福生心内羞愤难掩。

赶忙站起身,慌乱的跑向家的方向。

**

本就是小插曲,秦鹿并未放在心上。

一个吃软饭的废物,哪里值得她花心思去对付。

不仅仅是大盛朝,往前数的封建王朝,以及现在的周边北黎等国家,赘婿是没有任何的地位的,甚至都没资格上桌用饭。

且赘婿不得参加科举,地位与奴隶等同。

除非是家里穷的要命,否则没有男人愿意给人做赘婿的。

徐家能给韩福生一个体面,可算是忠厚之家了。

甚至为了不让韩福生被人诟病,每年徐氏都会去韩家住上三四个月。

如此这般,韩福生不懂得夹着尾巴做人,居然敢舞到自己面前。

真是放肆。

韩镜回来,吃到了母亲给他做的点心。

晚饭是红烧排骨,顺带一道素菜和清汤。

母子俩聊起今日的琐事,顺便说到了韩福生。

韩镜没有说什么,心底却惦记上了这件事。

之后却抽了个时间,去了一趟县学。

韩博文听说有人找他,和同窗低语了几句,身穿一身青衫走了出来。

当看到韩镜,他微微愣神,“狗蛋?”

韩镜压抑着心底的燥怒,道:“我有名字,韩镜。”

韩博文忍俊不禁,上前,低头笑道:“好,韩镜。吃过午饭了吗?”

“还没有,找个地方吃点吧,我有事和堂哥说。”

“行,去福来酒楼吃点。”韩博文乐呵呵的带着韩镜往酒楼而去。

福来酒楼一楼角落位置,此时稍稍过了午饭时间,酒楼里的人却不少。

毕竟县里有一座码头,虽说码头吞吐量不大,来往的几乎都是普通的商船,一年到头见不到一两个稍微体面些的大人物,寻常的商船倒是络绎不绝。

韩博文是童生,穿着倒是较为体面,至少不需要受限于粗布麻衣,在县里走动,也能被人高看两眼。

“和三婶住在县里?”韩博文给他倒了杯水。

韩镜点头,“我在三问书院读书,是老师的入门弟子。”

“白老爷?”韩博文倒是有些惊讶。

“嗯!”韩镜点头,“目前读完了三百千,正在学习四书……”

“你等等。”韩博文开口打断他,“三百千都掌握了?”

他才多大,还不到五岁。

就在一个月前还是个什么都不懂的孩子,即便是再有天赋,也太夸张了吧?

连载

权臣重生后只想搞事业

作者:席妖妖

在线阅读 微信阅读网友评论

版权说明

猜你喜欢

热门小说推荐

更多

网友评论

我要跟贴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