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章暴躁小说精选

“别用这么受了委屈眼巴巴的眼神看我。”伸出手捏了捏他的鼻子,“姑且先不去了,等过半年反正。”韩镜也会觉得羞恼,表情也看不出分毫,“为何要等半年?”“你用这种我仿若要扔弃你的眼神看我,我还走的了?”秦鹿给了儿子一个白眼。光,是罪过吗?是也也不是。身在幽暗伸手捏了捏他的鼻子,“暂且先不去了,等过两年再说。”。

免费阅读

“别用这么委屈巴巴的眼神看我。”

伸手捏了捏他的鼻子,“暂且先不去了,等过两年再说。”

韩镜也觉得羞恼,表情也看不出分毫,“为何要等两年?”

“你用这种我好似要丢弃你的眼神看我,我还走的了?”秦鹿给了儿子一个白眼。

光,是罪过吗?

是也不是。

身处黑暗,一瞬间的光芒是魔鬼的诱惑。

永恒的光芒,才是救赎。

他自小吃尽苦头,秦氏对儿子的爱,让秦鹿不齿。

苦难不是美德,拉着儿子和她一起沉沦在苦难中,更是自私自利且恶毒的。

韩镜是无辜的,丈夫去世后,秦氏本应好好照顾这个儿子。

韩家上下的确污秽横生,但凡秦氏能硬气三分,这孩子也不会过的猪狗不如,任由旁人随意打骂。

她的确想吃辣,比起韩镜来,辣椒可以无限期延后。

“老师教你的道理,懂得便好,有些事情无需照做。”

“哪些事?”韩镜不解。

“比如孝顺父母……”

韩镜脸色一沉,“孝顺父母,何错之有。”

秦鹿抬眉,这孩子,话都没听完呢,就急眼了。

“孝顺没错,我只是要告诉你孝顺的方式。”给他重新添了一碗粥,“你无需万事都听我的,更不需要日日向我请安,母子之间相处本应用一种更舒服的方式。你是个有思想有追求且独立的人。”

“我不否认很多父母生育子女纯粹是为了养老送终,但我不是。我生下你,只是为了将你带到这个世上,看遍万千风光,体验人生百态。绝非为了日后让你给我养老。”

“我的人生是我自己的,不会为了你无底线的付出。同样,你的人生也是你自己的。”

这番言论,震惊了韩镜。

如若是作为子女来说,绝对是不孝之辈。

可此番话却出自母亲口中,一时之间他反而无法回神。

“母亲这是不想要我了?”否则缘何会说出如此惊世骇俗之语。

“你是我的儿子,这是无法改变的,我为何不要你?”秦鹿笑道:“我只是想告诉你,从你出生在世上的那一刻起,你就是自由的,你的意志、身体,以及任何决定,都可以全权做主,你并非我的私有物。”

“韩镜,人生来便是自由的,你懂吗?”

“当然,自由是在法度的框架之内的,而非胡作非为。”

给他塞了一个包子,“快点吃,理解不了没关系,日后总能明白的。”

用过早饭,韩镜带着母亲给他准备的拜师礼,糊里糊涂的出门了。

**

“老师!”

书房内,韩镜写完一张大字,送给白秀才过目。

白秀才看到字的第一眼,就觉得震惊。

一个还不到五岁的幼童,却写出这样一幅好字,关键之前从未学过。

他是照着自己的字帖临摹的,只是端看字形,已经模仿了近九成。

若非他年纪小,身体骨骼还未发育好,才让这幅字少了几分锋锐。

即将入土的年纪,收了这样一个天赋超绝的弟子,白秀才欣喜欲狂。

“这些字可都识得了?”白秀才故意板着脸问道。

韩镜点头,“听老师教导两遍,学生都已认得。”

“如此甚好,纵然聪慧,也切莫疏忽懒惰。”

“弟子谨记。”韩镜恭敬应答。

午后,白夫人想着去给丈夫添一壶茶,来到书房外,还未进门便听到丈夫的笑声。

透过门缝看进去,见白秀才手里拿着一张纸手舞足蹈,喜悦之情毫不遮掩。

忍着笑将书房的门合上,摇摇头离开了,并未入内打扰。

学堂里的其他学生没有欺负韩镜,这些人都比韩镜大些,得知他是先生的关门弟子,身份不同,也没人来找他不痛快。

如今他仍旧有些不习惯,日子太过平静,平静的没有丝毫波澜。

院中的桃花因倒春寒再次盛开,散发出沁人的香气。

春寒似乎正在过去,气候开始回暖,他心里却反而变得无法安定了。

一股无法言说的暴躁情绪在心里盘旋,无法散去,也无法纾解。

韩镜自己都不知道,这股暴躁因何而起。

多年养尊处优的生活,让他对现在的一切都很难适应。

前世的种种压在心头,一日闷过一日。

看完一页书,他放下书本,找到了白夫人。

“师娘,家中可有佛经?”

“自是有的。”白夫人就是向佛之人,每年都会手抄几本佛经送到佛堂供奉,“你要佛经作甚?”

“还有不到两月便是父亲的忌日了,母亲夜里无法安眠,学生便想着为母亲读一读佛经,平心静气。”

白夫人闻言,感动的险些热泪盈眶。

“好孩子。”她走进右花厅里,从博古架上取下一个木匣子,从中取出一本佛经,放到韩镜手里,“你是个孝顺的,呦呦知晓必然欣慰。”

“呦呦?”难道这是母亲的乳名?

白夫人笑道:“你母亲名唤秦鹿,呦呦鹿鸣,呦呦便是她的乳名儿。”

他不知道这个并不奇怪,乳名儿寻常人叫不得,知道的人自然也就不多。

韩镜的父亲早逝,秦鹿的乳名儿在婆家自然也便用不上了,这孩子也就无从得知。

“佛经里的字多是生僻拗口,可需要师娘教你?”

韩镜忙拱手道谢,“不敢劳烦师娘,若有生僻字,学生会请教老师的。”

送走韩镜,白夫人也怀揣着一颗好心情,回房小憩。

来到桃树下,韩镜翻看佛经,里边的字似乎真的有抚慰人心的力量,看了一会儿,心底的躁动消减不少。

**

秦鹿不知儿子的遭遇,买了十几斤肥瘦相间的五花肉正在剁馅儿。

先做一些灌肠,剩下的晚上可以包饺子。

肥皂还没有完全定型,暂且没办法用。

等到成型后,她会将其买到杂货铺和胭脂铺里售卖,也算是多个进项。

如果可以,再买一辆马车,当然这个难度极高。

大盛朝的马匹,是由朝廷统一饲养,统一管理的,除皇族外,能驾驭马车的少之又少,王侯勋略才有资格乘坐。

寻常的官宦只能乘坐牛车。

连载

权臣重生后只想搞事业

作者:席妖妖

在线阅读 微信阅读网友评论

版权说明

猜你喜欢

热门小说推荐

更多

网友评论

我要跟贴
取消